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老熟人(下)
    第808章老熟人(下)

    “给我破开!”

    薛讷大吼一声,《玄黄之体》催动到极致,双掌朝天,猛地撑住了坠落下来的石头人。

    “轰!”

    薛讷的膝盖以下,全部陷入了沙土之中。

    “虚空无根火,灼烧!”

    恐怖的火焰,从薛讷的手掌上传递到了石头人大山的身上,让石头人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

    “不好,他这是奇火!”原本神色笃定的大山,突然尖叫起来,小山般的身体,想要从薛讷的头顶下来,不过薛讷岂能让它如愿,两只手掌插入了大山的岩石身体里面,高高举着大山,任由虚空无根火将大山灼烧成了一堆灰烬。

    “混蛋!”

    榆罔想要救援大山,不过薛讷早有准备,嘴中喷出三团虚空无根火,在他的身体周围,布置了一座《三火扑朔阵》,将榆罔阻拦在了外面,一时间闯不到薛讷的跟前,眼睁睁看着大山被虚空无根火烧成了灰烬。

    “你这机关术不错,竟然连石头,都做成了有灵智的机关人。”薛讷称赞了一句,刚才被他烧成灰烬的大山,就是榆罔用石头制作成的机关人,一般魄痕境巅峰的强者,遇到大山,也不一定能够轻易战胜,毕竟大山是没有痛感的。35xs

    “哼,我家老祖就是奇巧门的长老,这些小玩意还只是开胃菜而已,我会让你后悔得罪我的。”榆罔虽然心疼大山,但是既然已经被薛讷烧成灰烬,心疼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奇巧门战斗方式。”榆罔说着,只见他的身上,突然自动浮现出了一套铠甲,将榆罔的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了里面,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露出来。

    “靠,这是什么战斗方式?”薛讷看到榆罔的打扮,不由好奇道。

    “唰!”

    突然,榆罔的身体向着薛讷所站的地方冲了过来。

    “靠,这么快的速度!”

    薛讷被吓了一大跳,榆罔这回表现出来的速度,比他之前的速度,快了一倍。

    薛讷的身体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幻的残影,向着后面快速躲避开了榆罔的攻击。

    “追踪!”

    榆罔一击没有打中薛讷,不过他的右臂向上一抬,一个十公分长的短矛从榆罔手臂上方的小孔中激射而出,追踪着薛讷而来。

    “给我破!”

    薛讷一掌拍向激射而来的短矛。

    “砰”的一声,短矛突然爆裂开来,里面封印的恐怖能量瞬间释放出来,薛讷猝不及防之下,只感觉到仿佛一柄巨锤砸中了自己的胸膛一样,喉咙处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35xs

    “哈哈,我这追魂之矛的滋味还不错吧!”榆罔狞笑一声对薛讷说道。

    “旁门左道罢了!”薛讷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迎着榆罔冲了上去。

    “晴儿,你说他们两人谁会赢啊?”玄武克丁和朱雀晴儿站在一旁观看着薛讷与榆罔的战斗。

    “当然是薛讷了。”朱雀晴儿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为什么不会是对面那个人呢?”玄武克丁酸酸的说道。

    “因为薛讷还有底牌没有施展出来的,他那个底牌,就算是我,都抵挡不住的。”一想到薛讷曾经施展出来的火怒苍穹,朱雀晴儿就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哦!”玄武克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唰,唰,唰。”

    从榆罔的身体上,不断有爆炸的小武器飞出,干扰者薛讷的战斗。此刻的榆罔,相当于一个人形的移动堡垒,薛讷的攻击,落在榆罔身体的铠甲上面,对榆罔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哈哈哈,我的这个铠甲,可是我耗尽心思才制作出来的机关铠甲,能够百分之百吸收你的攻击的,就算是我站在这里不动,任由你攻击,你也伤不了我的。”榆罔得意说道。

    榆罔的这个机关铠甲,可不是榆罔自己制作的,而是他的那位老祖,给榆罔制作的。坤痕境修为强者以下的物理攻击,可以百分之百的吸收,不会有丝毫传递到机关铠甲里面人的身体上去。

    “那你试试这个!”

    薛讷的右手突然向前伸出,做出了一个握剑向前方指出的动作,在薛讷的识海中,灵魂力量缓缓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阴阳鱼模样的图案。在阴阳鱼图案的核心,孕育着一黑一白两柄透明短剑。

    “阴阳玄灭剑,去!”

    薛讷的右手向前一挥,一黑一白两柄透明短剑,从薛讷的识海中冲天而起,在空中,瞬间融合成了一柄黑白两色互相缠绕的短剑,然后穿梭虚空,来到了榆罔的面前。

    没有任何声息,阴阳玄灭剑刺入了榆罔的眉心位置,他的机关铠甲没有起到任何的阻拦作用。这个机关铠甲,只是针对物理攻击有防护作用,但是对于灵魂攻击,却是没有任何的防护作用。

    “你,老祖不会放过你的!”榆罔猛然间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薛讷,他没有预料到,薛讷的灵魂力攻击,竟然如此强大。

    “轰”的一声,榆罔的身体倒在了地上,随着榆罔的死去,穿在他身上的机关铠甲瞬间分解,化为了一个核桃大小的圆球,滚落在了地面上。

    “这个机关铠甲不错!”薛讷上前一步,将机关铠甲所化的圆球捡起拿在了手中。然后又将榆罔的痕戒摘了下来,有一个在奇巧门当长老的老祖,榆罔应该不会太穷了吧。

    榆罔死了,榆罔的痕戒成为了无主之物,薛讷轻易就破开了榆罔在痕戒上设置的阵法,打开了榆罔的痕戒。

    “他的破云堡垒还在痕戒中存放着啊!”看到榆罔放置在痕戒中的破云堡垒,薛讷有些唏嘘,当初在陨神界,破云堡垒就是一座战争堡垒,谁拥有破云堡垒,就是无敌的存在。

    不过现在,这座破云堡垒在薛讷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什么价值,唯一的价值,就是收藏价值了。以薛讷现在的修为,随手一击,就能将这座破云堡垒拍成一堆废铁。

    “小讷子,快逃!”突然,小九焦急的声音,在薛讷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怎么了九哥?发生什么事情了?”薛讷不解问道。

    “是谁,是谁杀了我的曾孙?”薛讷几人的头顶,天空乌云突然密布,有着闪电在乌云中丝丝闪烁,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了薛讷等人的头顶上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