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老者
    第706章老者

    薛讷的拳头再次与一尊荒石卫碰撞在了一起,这次,用这玄黄之力的增幅,薛讷的身体并没有再后退,反而将荒石卫震得向后倒退而去。

    相比于薛讷的力量,小毛就更加恐怖了,作为魔兽,它与一尊荒石卫碰撞在一起后,直接将那一尊荒石卫碰撞的向后倒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让整个走廊,都出现了轻微的震颤。

    “走!”

    薛讷冲着柳如烟大喝一声,同时用玄黄之力凝聚出的一个巨型手掌,将其余的六尊荒石卫动笼罩在了里面。

    “嗖!”

    柳如烟的身体如同一缕青烟,快到让人看不见身形,瞬间就穿过了荒石卫的拦截,到了荒石卫的后方。

    “吼!”

    荒石卫发出了怒吼声,身体一震,就将薛讷施展出来的巨型手掌给震散了。以薛讷现在的力量,想要同时困住六尊荒石卫,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过薛讷要的是那一瞬间的机会,现在柳如烟已经闯过了荒石卫的封锁,那么,接下来,薛讷和小毛就无所顾忌了。

    “小毛,速战速决!”

    薛讷拿出了破天枪,扭头对小毛说道。

    “没问题,看我的!”小毛直接化为了魔兽形态,开启麒麟真身,变得跟荒石卫一般高大,一个助跑俯冲,两只前蹄直接踩踏在了冲向它的一尊荒石卫的胸膛上面,将荒石卫的胸膛踩得塌陷了下去。

    荒石卫的控制和能量核心,都在它的胸膛部位,小毛这一踩下去,这尊荒石卫的能量和控制阵法就被破坏掉了,荒石卫瞬间就一动不动了。

    “厉害!”薛讷冲着小毛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破天枪螺旋般刺出,将另外一尊荒石卫的胸膛钻透,破天枪的枪尖进入荒石卫的胸膛中,薛讷的玄黄之力喷土,瞬间就震散了这尊荒石卫的阵法控制。

    一个冲击,薛讷和小毛就各自解决了一尊荒石卫,现在,还剩下六尊荒石卫。

    “老大,我给你看一个暴力的!”小毛额头上的尖角上,释放出了土黄色的光芒,激射而出,射在了一尊正准备冲向小毛的荒石卫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这尊荒石卫的脑袋炸得粉碎,变成了无头的荒石卫。

    不过荒石卫本是傀儡,是没有痛感的,在荒石卫的脑袋中,并没有什么控制阵法,所以,即便这尊荒石卫的脑袋被小毛给炸裂了,荒石卫依旧冲向小毛,铜钹大小的拳头,向着小毛的身体重重砸下。

    “没脑袋了,还敢在我跟前放肆,滚!”小毛撇了撇嘴,直接一蹄踢出,将这尊没有脑袋的荒石卫给踢得四分五裂了。

    “老大,还有五个,你要加油了!”小毛冲着薛讷喊道。

    “哈哈哈,剩下的都交给我了!”薛讷发出豪爽的笑声,两个金色的掌印出现在了半空中,正是薛讷施展出来的一掌盖天。

    “嘭!”

    两个金色的掌印,从两边,向着这五尊荒石卫狠狠拍击下来。同时,薛讷手中的破天枪瞬间变大,一枪横扫过去,就将三尊荒石卫的脑袋给抽飞了,三尊荒石卫的脑袋,在把空中,就因为承受不住大力的抽击,爆裂开来,变成了粉末。

    两个金色掌印,将五尊荒石卫狠狠拍在了地上,荒石卫一半的身体,直接镶嵌进了地面的青石板中。

    薛讷没有将这些荒石卫全部斩杀,留下来几个,还能继续阻拦后面进来的人。

    薛讷拍了拍手,正准备离开,突然,他的眼睛余光扫到了三尊荒石卫脑袋爆裂后的地方,有一块释放着淡淡黄色光芒的玉牌。玉牌很小,婴儿巴掌大小,通体释放着淡淡的温润感觉。

    “这是什么?”薛讷手掌中吸力喷吐,就将掉落在地面的玉牌吸到了手中。仔细打量起来。这块玉牌,应该是从其中一尊荒石卫的脑袋中掉落出来的。

    玉牌上面,刻画着一个**着身体的男人,在这个男人的身后,是一大片无尽的原野,似乎有无尽的玄黄气息涌出。

    薛讷把玩了一会儿,却是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既然发现不了秘密,薛讷随手就将这块玉牌放进了痕戒中,等以后再慢慢研究吧。

    走出了这片荒石卫守卫的区域,走廊中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

    “不愧是上古宗派,随便制造出来的荒石卫,就有着堪比魄痕境强者的实力,真是厉害!”薛讷心中感叹。

    “老大,你说这里会不会还有比刚才那些荒石卫更加厉害的?”小毛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比那些荒石卫还要厉害,那岂不是快要接近坤痕境修为了。在坤痕境修为的荒石卫跟前,我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的。”柳如烟惊呼道。

    “走着看吧,如果我们真遇到了坤痕境修为的荒石卫,那说不得就只有捏碎进来是我们你得到的那个救命石符了。”薛讷无所谓道。有这一样保命的东西,薛讷并不怎么担心。

    随着逐渐深入,薛讷发现,周围空气中的玄黄之气开始变得浓郁起来,只要稍微催动功法,就能将周围空气中的玄黄之气炼化为玄黄之力。

    “这里真是一处适合土属性痕力的人修炼的宝地啊!”薛讷感叹道。

    “嗯,嗯,就是,真舒服!”小毛早已恢复了人形态,一边吸收周围浓郁的玄黄之气,一边舒服的呻吟起来。

    柳如烟恨恨的瞪了薛讷和小毛一眼,心中有着不平衡。着荒石宗中,到处充斥着玄黄之气,对于土属性痕力的修炼者来说,最适合修炼,但是对于柳如烟这个风属性痕力的修炼者来说,就是一种煎熬,因为外面充斥着大量的土属性的天地元力,柳如烟时刻关闭着身体对外界元力的吸收,如果吸收到了土属性的元力,还需要花费时间逼出去的。

    薛讷他们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拱桥,拱桥上盘腿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薛讷的神识延伸出去,落在老者的身上,竟然什么都探测不出来,那个老者如同一潭古井无波的死水,薛讷的神识落在他的身上,探测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