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终逃脱
    第636章终逃脱

    “小子,敢尔!”澜淮镇勃然大怒,一掌拍出,向着薛讷镇压而去。

    作为魂痕境中期的强者,他竟然被一个气痕境初期的小辈压着打,这要是穿出去了,恐怕就成为众人的笑柄了。

    “一掌盖天!”薛讷这次凝聚出了一个金色的掌印,向着澜淮镇当头拍下。施展一掌盖天,是薛讷临时起意,既然玄黄之力的威力如此巨大,那施展一掌盖天,应该威力也很大的。

    果然不出薛讷所料,澜淮镇拍出的那一掌,被薛讷的一掌盖天拉枯摧朽般破掉了,然后金色掌印,直接拍在了澜淮镇的身上,将他拍倒在了地上。

    “唰!”薛讷的身体一个闪烁,就到了澜淮镇的身体旁边,猛地一抬脚,将澜淮镇的脑袋踩到了地底下。

    踩完后,薛讷立即快速后退,在后退的过程中,顺手将小毛从澜淮镇的手中救了回来。

    “气煞我也!”

    薛讷的身体刚退出去,澜淮镇惊天怒吼声就响了起来,这么多年了,他从来没有吃过像今天这样大的亏,更没有受过今天这般屈辱。

    薛讷刚才那一脚,对于澜淮镇的伤害并不大,毕竟澜淮镇是魂痕境中期的强者,身体强度比薛讷都要强一些,但是薛讷那一脚,却是结结实实的踩在了澜淮镇的脸上,并且将澜淮镇的脸踩进了土壤里面。要不是想要杀了薛讷报仇,澜淮镇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太打脸了。

    澜淮镇拍出去的这一掌却是拍空了,因为薛讷已经带着小毛逃窜到了火山口处,正准备向下跳跃。

    “就是现在!”一直没有出手的沧玉心中有着难掩的兴奋,他早已算到薛讷会向这里逃窜,所以,就在火山口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躲藏了起来,等候着薛讷的到来。

    “嗖!”

    随着薛讷和小毛向着火山口跳下,沧玉也是一蹬地面,仿佛一只鹞鹰,悄无声息的冲出,双手成爪,抓向薛讷肩膀上的小毛。

    沧玉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他这一手,相信薛讷是没有防备的。

    沧玉的脸上带着笑容,薛讷的脸上,同样带着笑容,不过薛讷脸上的笑容,是一种诡异的笑容。

    “不好!”看到薛讷脸上的笑容,沧玉心中不禁一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沧玉的预感就实现了,他的脑袋中传来剧烈的疼痛,整个识海都动荡了起来,在识海的周围,出现了大量的裂缝,那是识海即将奔溃的象征。

    “轰隆隆……”

    沧玉感觉自己的脑地轰的一声爆炸开来了,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哼,澜淮镇有防护灵魂攻击的宝物,我就不信你也有!”薛讷冷哼一声,身体向前一蹿,就到了沧玉的身旁,伸手将沧玉戴在手上的痕戒拿了下来,然后一松手,沧玉的尸体,就掉落进了炽热的岩浆中,瞬间化作了飞灰。

    薛讷和小毛,紧跟着沧玉,也掉落进了岩浆中,不过和沧玉化作飞灰不同,薛讷在落入岩浆的时候,虚空无根火自动出现,将薛讷和小毛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不受这灼热岩浆的影响。

    澜淮镇冲到了火山口,不过却是止住了脚步,下面岩浆中,有多么的恐怖,澜淮镇是深有体会。

    “哼,我看你能在里面坚持多长时间!”澜淮镇转身寻找了一处干净的岩石,盘膝坐在了上面,他要等薛讷在岩浆中坚持不住,自己从里面出来。

    “幸好那小子给我找到了生生不息草!”澜淮镇下意识的用手去摸自己戴在手指上的痕戒。

    “我的痕戒呢?”澜淮镇立即站起了身,伸出双手,上面的痕戒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一定是那个麒麟兽,我饶不了你们!”澜淮镇一拳将自己身旁的巨石轰成了碎末。

    澜淮镇愤怒咆哮的时候,薛讷和小毛已经来到了那只巨大的火麟兽旁边。

    “前辈!”薛讷忍受着身体中传来的阵阵虚弱感,轻声呼唤陷入沉睡的火麟兽。

    薛讷施展《置之死地》的时间已经到了,他的修为开始下降,小毛同样受了重伤,需要治疗,他们必须立即寻找一处可以安静疗伤的地方。

    之前进入的那个麒麟兽的坟冢,自然成了薛讷他们的首选之地。

    “哦,又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啊!”火麟兽睁开了眼睛,说道:“看来你们还受了不轻的伤啊!”

    “前辈,能否让我们再次进入之前那个空间,我们想在那里疗伤。”薛讷向着火麟兽躬身行礼道。

    火麟兽没有看薛讷,而是看了一眼趴在薛讷肩膀上昏迷过去的小毛,点了点头,说道:“看在这只麒麟至尊的份上,我就让你们再进去一次吧。”

    火麟兽庞大的身躯晃动,在它的身体底下,出现了一个洞口,将薛讷和小毛吸了进去。

    岩浆中逐渐恢复了平静,火麟兽也是闭上眼睛,进入了睡眠中。

    一进入那个荒凉的空间中,薛讷立即从痕戒中,拿出一些疗伤的丹药,给小毛喂服了几颗,然后催动痕力,帮助小毛化解药效。

    小毛受的伤很重,本来施展火神雷,对它的身体就是一个过度的负担,之后又被澜淮镇拍中,抓了过去,让小毛受的伤更加严重了。

    薛讷将自己的痕力不断过渡到小毛的身体中,帮助小毛温养着受伤的身体,这样的过程,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薛讷感觉到脑袋一阵发晕,原来是他光顾着给小毛输送痕力,让他丹田中的痕力,已经消耗一空了。

    “不行,小毛还没有醒,我不能放弃给它传输痕力。”薛讷用力咬了一下舌根,强迫让自己清醒过来,一边吸收外面的天地元力,一边压迫自己的丹田,挤出更多的痕力,传送到小毛的身体中。

    薛讷丹田中的痕力原核早已没有了任何的光彩,变得灰暗无比,仿佛失去了能量的行星。

    “咔嚓!”

    因为强行抽调痕力,让薛讷的痕力原核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缝。

    “唉!”

    一道叹息声响起,虚无缥缈,下一刻,只见黑帝原核上亮起一道光芒,却是黑帝踏在脚下的五色灵龟口中,突然吐出一道痕力,补充进了薛讷的痕力原核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