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交易
    第625章交易

    “该死,我的身体怎么了?”薛讷有些惊恐,他的身体完全失去了知觉,而且这种范围还在扩大,正在快速向着薛讷的脑袋上蔓延。

    澜晓晓似乎不知道自己配置的药物出现了问题,依旧在观察着薛讷的情况。

    “要被这女的给弄死了!”薛讷急得满头大汗,不过身体却是始终不听他的指挥,在澜晓晓看来,薛讷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黑色的物质,往上已经蔓延到了薛讷的脖子处,往下,则是蔓延到了薛讷的丹田。

    当这些黑色物质,刚进入薛讷的丹田中,“轰”的一声,虚空无根火突然出现,将这些黑色物质焚烧成了虚无。

    这是虚空无根火的主动护主本能,而且这些黑色物质,已经入侵到了虚空无根火所在的区域,所以虚空无根火开始了反击。

    “小智,你苏醒了,太好了,赶紧,帮我把这些黑色物质驱除出去。”薛讷看到虚空无根火出现激动的热泪盈眶。

    “老大,你怎么了?身体中怎么有这么多的东西?”小智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别说这么多了,先赶紧帮我驱逐这些东西吧!”薛讷着急的说道。这些黑色物质,马上就要进入薛讷的脑海中了,再慢一步,薛讷害怕自己失去意识。

    “好的!”虚空无根火答应一声,立即分身八个,进入了薛讷身体中的八条经脉。

    “轰……”

    虚空无根火所过之处,所有黑色物质,都如冰雪般消融,,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些黑色物质,就被虚空无根火全部焚烧殆尽了。

    “这样才舒服些!”薛讷心中松了一口气。

    “咦,这是什么?”旋即,薛讷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发现这种黑色物质被虚空无根火焚烧后,还残余有少量的透明物质,正缓缓渗透进他的身体中,随着这些物质的渗透,薛讷感觉自己身体的机能,正在缓慢恢复。

    因为施展《置之死地》而损伤的身体,也在缓慢恢复着,甚至他的修为,也以一定的速度增长着。

    “看来这女的配的药还是有些效果的。”薛讷立即想到刚才澜晓晓滴到他身体上的那种黑色粘稠状物质。

    “嘻嘻,看来我的理论研究没有问题,他真的在恢复!”澜晓晓看到薛讷的身体逐渐恢复着,激动的跳了起来,她还以为是她配的药起作用了。

    薛讷身体的恢复,确实是澜晓晓配置的药起作用了,不过也只对拥有奇火的人有用,要是薛讷身体中没有奇火,光是那些黑色物质,就已经要了薛讷的性命了。

    这种恢复持续了三天时间。在这期间,每天,澜晓晓都会配置那种黑色的物质,倒在薛讷的胸膛上,让薛讷吸收。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每当澜晓晓将黑色物质要倒在薛讷身上的时候,薛讷都会召唤出虚空无根火,等黑色物质一出现,就立即焚烧,只保留下那种透明的物质。

    三天后,薛讷损伤的身体机能,终于完全恢复了,甚至薛讷的修为,也重新恢复到了气痕境初期。

    当第三天的药物全部吸收后,薛讷的手指轻微的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能够控制身体的感觉真好!”薛讷微微一笑,这种感觉,就像是第二次重生一般。

    薛讷一挺腰杆,坐了起来。

    “你恢复了啊,太好了!”听到薛讷这边的动静,澜晓晓转过了头,看向薛讷。

    “啊……流氓……”

    澜晓晓的樱桃小口突然张开,发出了高分贝的喊叫声,伴随着喊叫,澜晓晓随手一掌,拍向了薛讷。

    “嘭!”薛讷被澜晓晓从床上拍了下去,一直滚到了墙角。

    “噗!”

    身体感刚刚有所恢复的薛讷,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

    “你给我治疗的时候,看了我那么多遍,也没有脸红过,现在至于需要这么大的反应吗?”薛讷心中恼火。

    “你给我还吃什么药了,我的身体中怎么没有痕力?”刚才澜晓晓一掌拍过来,薛讷下意识的就要抵挡,可以双手举起来,却是难以调动一丝的痕力。

    没有了痕力辅助,薛讷只能靠**力量,将澜晓晓的这一掌硬抗了下来。

    “当然是给你吃能够控制你的药了,不然你醒来再跑了怎么办?”澜晓晓得意的冷哼一声,昂起了精致的脸蛋。

    见识了薛讷的逃跑能力,在沧玉这个魂痕境初期强者的追杀下,都能逃脱,澜晓晓不敢大意,一将薛讷带过来,就给薛讷吃了控制薛讷身体中痕力的药,让薛讷暂时无法聚集痕力。

    “你们将我抓过来,想干什么?”薛讷从地上爬起来,抓起床上的床单,将自己**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抓你过来,当然是有用了。”澜晓晓像一个精明的小女人,坐到了薛讷前面的一张椅子上,眼神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薛讷身体的某个凸出位置。

    “想要我干什么?”薛讷直接问道。他知道,这个时候跪地磕头求饶什么的,没有任何的用处。

    “等下,我通知爷爷过来,让他跟你说吧。”澜晓晓拿出联络玉牌,联系了澜淮镇。

    片刻后,一身玄色长袍的澜淮镇就走了进来。

    “爷爷,他治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澜晓晓在澜淮镇面前,像一个调皮的小女孩,冲着澜淮镇眨了眨眼,就离开了房间。

    “不知阁下将我抓过来,所为何事?”见到澜淮镇进来,薛讷冷冷的问道。

    本来薛讷施展《置之死地》,已经甩开了沧玉的追杀,眼看要逃出生天,谁知道,半路闯出来一个澜淮镇,将他打伤,而且还将他抓了回来。所以,对澜淮镇,薛讷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澜淮镇笑眯眯的看着薛讷说道。

    “没有兴趣!”薛讷直接拒绝道。

    “嘿嘿,如果拒绝了,那老夫只得将你交给沧老鬼了。”澜淮镇脸上的笑容不见,不过给薛讷的感觉却是奸诈阴险的笑容。

    “什么交易?”薛讷知道自己没得选,要是落在沧玉的手中,绝对是有死无生,甚至是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