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变成试验品
    第624章变成试验品

    看到薛讷突然爆发出来的速度,沧玉大吃一惊,因为薛讷这时候逃跑的速度,已经不下于沧玉了,甚至比沧玉的速度都要快上一丝。

    沧玉身形变得模糊,追踪着薛讷而去,如果让薛讷在他手中,都逃跑了,那真的是要被人耻笑了。

    薛讷感受着周围快速倒退的树木,虽然经脉中不时传来阵阵疼痛,但还是让薛讷心中暗自高兴,只要从沧玉的手中逃脱,修为掉落了,还是可以修炼回来的。但是如果丢了小命,就什么都没有了。

    “停下!”

    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道恐怖的气息,丝毫不在沧玉之下,甚至比沧玉的气息还要强大几分。

    恐怖的威压,让薛讷的速度大减,不过薛讷还是一咬牙,催动虚空无根火,硬扛着恐怖威压,继续向前逃窜。

    “哼!”

    一道冷哼传来,重重的敲击在了薛讷的脑海中,让薛讷的脑袋疼痛欲裂,紧跟着,一个用痕力凝聚的巨大手掌凭空出现,拍在了薛讷的身体上。

    “嘭!”

    薛讷被拍击的陷在了地面上,口中不停地向外吐着鲜血。

    催动《置之死地》后,薛讷已经是将潜能逼迫到了极限,这下又承受了这一掌,顿时身受重伤,新伤旧伤一起发作,让薛讷失去了行动能力。

    茂密的灌木分开,一个身穿玄色长袍的老者走了出来,在老者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

    玄色长袍老者来到昏迷的薛讷身旁,跟在他身后的女子上前一步,贝齿轻吐,说道:“爷爷,就是他了,身具奇火,可以帮您完成那个心愿了。”

    “好,看来老天都在帮我啊!”玄色长袍老者放声大笑起来,正准备将昏迷的薛讷带走,突然,后方一道恐怖的气息快速逼近。

    “澜老鬼,你要干什么?这是我要追杀的人。”沧玉赶了过来,看向玄色长袍老者,沉声问道。

    这个玄色长袍老者,正是澜家的老祖宗澜淮镇,至于跟在澜淮镇身旁的那位女子,则是澜淮镇的孙女澜晓晓。

    “哈哈哈,沧老鬼,你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追杀一个小辈,而且还追杀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杀死他!”澜淮镇戏谑的说道。

    沧玉的脸色忽青忽白,狡辩道:“这小子杀了我儿子,我不想让他死的太轻松,所以才慢慢折磨他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澜淮镇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语气一转说道:“不过我需要这小子帮我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成功的几率不到一成,这样的话,相当于便相的替你儿子报仇了。如果他成功了,活着出来,那我还将他交给你处置,怎么样?”

    “我直接杀了他不好?这么多事干嘛?”沧玉的眼神闪烁。

    “一棵天灵芝!”澜淮镇伸出一根手指道。

    “两棵!”沧玉讨价还价。

    “成交!”

    澜淮镇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他接下来要让薛讷去拿的东西,关系着他能否再进一步,突破至魂痕境后期,送出一些对他没有用处的宝物,澜淮镇丝毫不心疼。

    澜淮镇的天赋已经消耗殆尽,达到魂痕境中期后,再难突破一步。如果有了那样东西,可以提高澜淮镇的天赋,甚至有让澜淮镇冲击魄痕境的可能。

    “说好了,如果这小子拿到你要的东西后,还没有死,你要将他交给我。”沧玉点了点头,至于澜淮镇要让薛讷去干什么危险的事情,沧玉丝毫不在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修炼之路,有自己的机缘,就像沧玉,无意中得到了一张古丹方,只要将丹方中的丹药炼制出来,可以让沧玉的修为从魂痕境初期,提升至魂痕境后期。

    沧玉离开后,澜淮镇一挥衣袖,带着薛讷,向着澜家所在的方向快速奔去。

    澜家最深处的一间密室中,薛讷浑身**,躺在一张床上,在一旁的桌子旁边,一道倩影正忙碌着。

    “他似乎施展了一种激发潜能的秘法,想要恢复起来,真是麻烦!”这道倩影自然是澜晓晓了。

    澜淮镇将薛讷带回来后,就交给了澜晓晓,让澜晓晓帮助治疗。如果让这样状态的薛讷进入那个地方,绝对是十死无生。

    澜淮镇花费了两棵天灵芝将薛讷换回来,自然是希望薛讷起到作用的。

    澜晓晓,澜家最优天赋的炼丹师,现在已经是兽阶炼丹师了。不过澜晓晓对炼丹真正感兴趣的,是各种药材之间属性的冲突和叠加,现在的薛讷,就成了澜晓晓实验的对象。

    “这两种含有剧毒的度养草和血甲石,混合在一起,按照药理推断,应该能够快速补充人体损失的潜能的。先试试吧!”澜晓晓将一种两种不同颜色的液体,倒在了一起,变成了漆黑且有恶臭气味的粘稠状物质。

    “真难闻!”澜晓晓控制痕力,自动封闭了嗅觉,然后端着这碗粘稠状的东西,来到了薛讷的身旁。

    薛讷身体受了重伤,早已陷入了昏迷中,所以,对于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

    澜晓晓将粘稠状的物质,用一根棍子搅动起来,然后开始往薛讷的心脏部位滴去。

    “啪!”

    一滴黑色的粘稠状物质滴在了薛讷的胸膛上,薛讷的身体,顿时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筛子般,澜晓晓按都按不住。

    “反应怎么这么大?”澜晓晓有些惊慌,对于她碗中的东西,澜晓晓心中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算了,错就错吧,就当试验了!”澜晓晓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碗里多半碗的黑色粘稠状物质,全部倒在了薛讷的心脏上面。

    “滋滋滋……”

    薛讷的胸膛上冒起了一股青烟,同时发出了肉烤焦的气味。不过澜晓晓封闭住了嗅觉,没有闻到。

    黑色粘稠状的物质,一进入薛讷的身体中,就迅速分布在薛讷的身体中,很快,薛讷身体中的骨骼和经脉,就变成了漆黑的颜色,仿佛被用墨水染了一样。

    薛讷被突如其来的剧痛所疼醒,想要移动身体,却是发现身体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而进入他身体的那种黑色物质,所过之处,肌肉完全失去了感觉,似乎那都不属于薛讷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