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大杀四方
    第621章大杀四方

    薛讷扭头看去,发现沧家的二长老沧花红正拉着一张金色的短弓,在短弓上,一支精钢打造的箭矢已经摆放到位,此刻,正瞄准了薛讷。

    “我最讨厌被人用弓箭指着我了!”薛讷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本来他还不准备在沧家大开杀戒,只杀死几个和他有恩怨的人就行了。不过看现在的情形,薛讷是不得不打开杀戒了。

    “小心!”

    喊出这句话的,是站在沧花红身后的沧家家主沧铁山。只见在沧花红脑袋旁边,空间突然裂开,一柄巴掌大小的透明短剑飞了出来,狠狠地刺入了沧海红的脑海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到沧铁山反应过来,沧花红的双目已经变成了白眼,旋即“扑嗵”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花红!”沧铁山用手探了探沧花红的气息,发现沧花红已经死亡。当即站起身来,脸色阴沉的看向薛讷。

    “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轰!”

    沧铁山长袍无风鼓荡,气痕境巅峰的气势彻底释放了出来。沧铁山困在气痕境巅峰已经有数十年了,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沧铁山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魂痕境了。他的气势一彻底示释放出来,顿时让薛讷的速度都受到了几分影响。

    “呼!”

    沧铁山一步跨出,就来到了薛讷的跟前。此刻,他也顾不得以多欺少了,和沧厉一起围攻薛讷。如果让薛讷再将沧厉给杀了,那他们沧家的三大核心长老,就只剩下沧邗江一个人了,这种损失,沧铁山承受不起。

    “唰!”

    沧铁山逼近,薛讷身形一个闪烁,就与沧铁山拉开了距离,他现在面对着两个人的围攻,而且两人都是气痕境巅峰,薛讷稍有疏忽,就是毁灭性的,甚至会丢掉性命。

    “小子,你不是很厉害吗?有种别跑!”沧厉心中同样愤怒,他和沧花红是表亲,将近一千年,一直在沧家,关系非常好,但是眨眼间,就天人两隔,沧厉恨不得将薛讷碎尸万段。

    “赤火掌!”

    薛讷一掌拍向沧厉,然后继续催动《七火破灭掌》,再次拍出橙火掌,拍向沧铁山。

    “哼!给我破!”

    沧铁山一挥衣袖,一股恐怖的痕力从他的袖袍中飞出,将橙火掌冲击的七零八落,让里面的能量快速消散。

    “给我死来!”从沧铁山的身后,突然飞出了一柄铁剑,沧铁山一伸手,就握在了手中。

    铁剑入手,沧铁山的气势再次爬升,此刻沧铁山的气势,就算是面对魂痕境初期的强者,都能坚持几招。

    “轰!”

    沧铁山铁剑向着薛讷劈了下来,一道恐怖的黑色气浪,从铁剑的剑身上释放出来,张牙舞爪扑向了薛讷。

    黑色气浪所过之处,空间裂缝,地面迸裂,仿佛世界末日到来一般。

    薛讷眼神炯炯的盯着呼啸而来的黑色气浪,然后两只手掌缓缓向前推出,只见从薛讷的两个手掌中,各自出现了一个赤火掌和橙火掌。

    “合!”

    薛讷低喝一声,两只手掌突然向内一拍,赤火掌和橙火掌的掌印被薛讷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赤橙两色的掌印。

    “去!”

    薛讷一挥手,赤橙两色的掌印呼啸飞出,迎向了黑色的气浪。

    赤橙两色的掌印,在飞出的时候,就由巴掌大小快速增长,眨眼间变成了两米多高的巨型掌印。

    “轰隆”一声,仿佛巨石落下挡住决堤的洪水一般,挡住了黑色气浪的冲击。

    赤橙两色的掌印和黑色剑芒同时消散。

    沧铁山的脸上首次出现了凝重的神色,他刚才这一击,已经用上了全力,但是薛讷却是依旧接了下来,这痕力的雄厚程度,已经不下于他了。

    “鬼屠手!”

    沧厉趁着薛讷与沧铁山战斗的机会,隐藏在薛讷的身后,突然发难,漆黑的手指,抓向薛讷的后心。

    “等候你多时了!”

    薛讷的嘴角微微上扬,破天枪突然出现,丹田中的玄黄之力滚滚流淌起来,充斥在了薛讷的四肢百骸中。

    “轰……”

    薛讷的气势突然大涨,沧厉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薛讷,而是一个洪荒远古巨人一样。

    “死!”

    薛讷手中的破天枪,被当做了棍子,狠狠向着沧厉的身体抽去。

    “给我破开!”

    沧厉眼中闪现出一丝惊慌,因为他从薛讷的破天枪上,感受到了十分危险的气息。

    “躲开!”

    沧铁山急忙开口提醒,同时一扬手,铁剑向着薛讷疾飞而去。

    “嘭!”

    沧铁山的提醒,终究是晚了半步,破天枪先是与沧厉的手爪碰撞在了一起,沧厉的五指漆黑如墨,黑色的痕力疯狂的涌现,化解着破天枪上的力量。

    “咔嚓!”

    沧厉的手指发出骨折的清脆响声,剧烈的痛楚,让沧厉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不过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这些疼痛了,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拼尽全力抵挡住薛讷这一枪。

    催动玄黄之力的薛讷,就是远古洪荒巨人,拥有无上的巨力。在远古,这些洪荒巨人,就算是一座山,都会被他们手中的巨棒砸得粉碎,更别说沧厉了。

    “噗!”

    沧厉最终没有抵挡住薛讷的破天枪,破天枪重重的抽打在了他的胸膛上,顿时,让沧厉的胸膛塌陷了下去,一大口鲜血,混着碎肉,喷了出来。

    沧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脑袋一歪,就昏死了过去。能否活下来,就要看沧厉的造化了,不过即使活下来,没有天材地宝,沧厉也是废人一个了。

    薛讷一枪抽飞沧厉,沧铁山的铁剑这才激射到了薛讷的身前。

    “铛”的一声,破天枪随意一挑,铁剑就被破天枪磕飞了出去。

    俗话说一力降十会,薛讷催动玄黄之力后,力量大的惊人,在力量上,沧铁山没有任何的优势。

    “小杂碎,就算是追杀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沧铁山气的紧咬牙根,伸手召回铁剑,向着薛讷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薛讷这太狠了,他们沧家三大核心长老,一死两废,损失三位核心长老,沧家对外的震慑力立即降至最低,甚至还不如沧澜城的一些小家族了。

    沧铁山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薛讷斩杀,以泄心头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