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沧家家主出现
    第620章沧家家主出现

    “去死吧!”

    薛讷的长枪一抖,刺向沧邗江的喉咙。

    “我要死了!”沧邗江惊恐的看着刺向自己喉咙的长枪,枪尖快速放大着。

    “铛”的一声,一柄长剑突然划破天际,突然出现,携带着恐怖的威势,撞击在了薛讷的破天枪上。

    破天枪被着一股巨力一震,顿时偏向了一旁。

    “大胆小辈,在我沧家还敢如此猖狂!”三道人影踏空而来,眨眼间就走到了薛讷的跟前。

    “家主,快,你们一起出手,杀了这个小子!这个小子的战斗力很强。”沧邗江看到沧铁山和大长老、二长老出现,顿时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拖着受伤的身体,奔到了沧铁山三人身旁。

    二长老沧花红看了看沧邗江,微微皱眉。堂堂沧家三长老,气痕境后期修为,竟然被一个气痕境初期修为的小子吓成这样,说出去,沧家都没脸见人了。

    “哈,真是好笑,难道只允许你们抓住我,逼着我给你们挖矿,就不允许我跑出来报仇吗?”薛讷将手中的破天枪“铛”的一声,插入到了地上。

    沧铁山瞥了一眼躲在一旁的沧沁槐父子,心中恼怒,抓人当矿工,至少有选择性的抓啊,像这种强者,你抓他进去,不是找死吗?

    不过愤怒归愤怒,为了沧家的颜面,沧铁山还是需要先解决薛讷的,不然以后传出去,说沧家被一个只有气痕境初期修为的小子,折腾的鸡犬不宁,就会成为沧澜城的笑柄了。

    沧铁山冲着身旁的大长老沧厉使了个眼色,沧厉会意,当即上前一步,冷笑说道:“既然这样,就让老夫来会一会你。”

    沧厉魁梧的身躯向着薛讷猛然扑去,双臂张开,仿佛大鹏展翅般,不过一接近薛讷,沧厉的双手手指却是微微弯曲,呈爪状,划过玄妙的轨迹,抓向薛讷的喉咙,速度快准狠。

    薛讷双目微眯,等到沧厉快冲到他跟前的时候,这才抬起右脚,在地上猛然一跺,“锵”的一声,破天枪发出一声轻吟,从地上飞起。

    薛讷右手一伸,就将破天枪抓在了手中,枪尖朝向沧厉,狠狠刺出。

    “铛”的一声,破天枪的枪尖刺在了沧厉的手爪上,当初金铁交鸣的声音。

    “这长枪不怎么锋利啊!”沧厉大笑一声,身形不退反进,一只手将破天枪抓在手中,另外一只手,则是继续前进,抓向薛讷的胸膛。

    薛讷的瞳孔猛然一缩,心中暗道:“好强的防御!”

    “湮灭!”

    薛讷的拳头急忙轰出,虚空无根火萦绕在拳头的周围,让周围的空间层层塌陷。

    “嘭!”

    薛讷的拳头与沧厉的手爪碰撞在了一起,两人都是身体一震,同时倒退出去三四步远。

    “怪不得你这么猖狂,原来是身具奇火!”沧厉目露惊讶之色,开口说道:“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即使拥有奇火,对你的帮助也不会太大了。”

    “有没有帮助,打过才会知道!”薛讷微微一笑,这次他不等沧厉动手,脚掌一蹬地面,主动攻击向了沧厉。

    “嘿嘿,小辈,让你见识一下老夫的真正实力吧!”沧厉桀桀一笑,两只手掌快速变得漆黑起来。

    “大长老的鬼屠手练的已经达到大圆满了吧!”沧花红惊讶的看着沧厉变得漆黑色手掌自言自语道。

    沧铁山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说道:“大长老的修为,已经不下于我了。”

    在沧铁山等人说话间,薛讷与沧铁山已经战斗在了一起。

    每一次攻击,沧厉的手掌中,都会带起阵阵腥风,薛讷刚开始吸入了一些,立即感觉到有些头晕,顿时明白,沧厉的这鬼屠手上,还带有剧毒。

    “赤火掌!”

    薛讷催动《七火破灭掌》,一条赤色的火龙,从薛讷的手掌中蹿出,张大嘴巴的火龙,一口就将咬向了沧厉的漆黑手掌。

    所有的毒物,火都能克制,况且薛讷施展的是奇火,温度更甚一筹。

    果然,一与虚空无根火接触,沧厉的手掌中就传来了“滋滋”的响声,仿佛水珠溅入了油锅中一般。

    “哼,修为的差距,可不是奇火所能弥补的。”沧厉冷哼一声,掌印变化,低喝道:“鬼屠手,屠天地。”

    “轰……”

    漆黑的雾气从沧厉的身体中散逸出来,伴随着恐怖浑厚的痕力,遮天盖地,扑向了薛讷。

    至于薛讷拍出赤火掌所幻化的那条火龙,在漆黑雾气的侵蚀下,迅速消融了。

    “比痕力浑厚程度吗?奉陪到底!”薛讷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同时丹田一震,从痕晶中快速涌出了大量的痕力,注入到了薛讷的经脉中。

    “轰隆隆……”

    从薛讷的身上,同样释放出了大量的痕力,痕力的浑厚程度,丝毫不在沧厉之下。

    “这小子怎么这么多底牌,就连痕力,都这么浑厚!”沧厉心中吃惊,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机会让他去思考这么多为什么了,因为薛讷的痕力化作黄色的火焰,已经铺天盖地过来了。

    沧厉不知道,薛讷的丹田,本就比同境界武者的大,痕力的容量是同级别武者的八倍,也就是说薛讷现在丹田中储存的痕力,是沧厉的两倍,比痕力,薛讷根本就不惧。

    “这小子不能留,如果让他成长起来,就会成为我们沧家的噩梦。”沧铁山面沉似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薛讷与沧厉的战斗。

    “要不我去帮帮大长老,看这小子痕力浑厚的程度,似乎不在大长老之下,大长老恐怖一时半会儿制服不了他。”二长老沧花红突然开口说道。

    沧铁山沉默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也好,反正这里都是我们自己人,我们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的事情,没人会传出去。”

    薛讷和沧厉现在比拼的就是痕力,看谁先痕力消耗殆尽,所以在攻击招式上,全部都是大开大合,都想将对方击杀。

    突然薛讷心头警兆突显,下意识的,薛讷将身体向着右边横移了一米,然后,薛讷就看到一支箭矢,从他的身旁急速飞出,射在了前方的墙壁上,入墙三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