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沧邗江
    第619章沧邗江

    “薛,薛讷,你,你怎么来了?”沧若水的脸色苍白,薛讷可是连续杀了他们沧家的贺兰山和沧真两位长老了。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念叨我吗?所以我就来了。”薛讷随意的站在那里,戏谑说道。

    趁着薛讷与沧若水说话的时间,沧沁槐悄悄给传讯玉牌中输入了一段信息。薛讷还在自顾与沧若水说着话,不过眼神中却是精芒一闪,随即消失不见。

    “你当初将我从路上救起,我很感激你,但是你不应该将我送入不见天日的钨铁矿井中啊!”薛讷对于沧若水,还真下不去杀手。当初要不是沧若水在路边将薛讷救起,没准昏迷中的薛讷,已经进了魔兽的肚中。

    “前辈,是晚辈愚蠢,不知道前辈的厉害,将前辈送进了钨铁矿山,还请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晚辈吧!”沧若水直接“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不停地向着薛讷磕头。

    沧沁槐,同样向着薛讷作揖,请求薛讷饶过他的儿子。不过沧沁槐在作揖的时候,眼中时不时闪过怨恨的神色,这一切,都被薛讷清楚地捕捉到了。

    “好了,别磕头了,你们等候的人来了。”薛讷懒洋洋的说道。

    沧沁槐父子不禁一愣,旋即就听到一连串的破风声响起,五六个人影,正快速从远处飞向这里。

    “哼哼,我们的人来了,这回看你还往哪里跑?”沧沁槐拉着儿子沧若水,快速后退,与薛讷拉开了距离。

    能够成为沧家的一位长老,沧沁槐同样是气痕境初期的修为,不过他这个气痕境初期,是靠丹药提上来的,与薛讷相比,战斗力相差太多。但是作为气痕境初期修为,沧沁槐能够清楚的看出薛讷的真实修为,和他一样,是气痕境初期。

    “唰,唰,唰!”

    人影闪烁,五道人影迅速将薛讷包围了起来。

    “小子,竟然敢来到我们沧家,真实狗胆不小啊!”这五道人影,为首的一人,正是沧家的三长老沧邗江。

    沧邗江是气痕境后期修为,虽然没有贺兰山的修为高,但是沧邗江带来的这几个人,都是沧家的长老,个个都有气痕境中期的修为。

    即使薛讷能够越级挑战,现在他们五个人围攻薛讷一个人,沧邗江不相信还会输。

    薛讷一直安静的站在原地,对沧邗江五人的到来,脸上没有露出任何的惊慌神色。

    “小子,快快束手就擒,听从我等的发落。”另外一个鹰钩鼻老者开口呵斥道。

    “你们确定可以留下我?”薛讷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突然间,薛讷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嘭!”

    刚才呵斥薛讷的鹰钩鼻老者,口中鲜血狂喷,倒飞了出去。

    “畜生,你敢!”沧邗江双眼怒睁,一掌拍向了薛讷的后背,和沧邗江一起动手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全部都是气痕境中期的强者。

    “滚!”

    薛讷一掌拍出,与沧邗江的手掌狠狠碰撞在了一起,沧邗江的身体倒退出去三四步远,才勉强停了下来,而薛讷,则只是身体晃了两晃,脚下没有移动半步。

    “给我死!”

    一柄释放着嗜血气息的血红色长刀,突然从天而降,砍向薛讷的脑袋。这柄血红色长刀的主人,正是跟随沧邗江一起来的长老沧洪海,靠着一把血煞刀,也闯出了不小的名气。

    和沧洪海一起的另外两人,分别拿着一杆鱼叉和大锤。拿鱼叉的名叫沧洪流,和沧洪海是亲兄弟,而那个拿大锤的,名叫沧断崖。

    和血煞刀一起落下来的,还有沧洪流的鱼叉和沧断崖的大锤。

    “给我开!”

    破天枪瞬间出现在薛讷的手中,薛讷双手握住枪杆,猛地向外一个横扫。

    “铛,铛,铛。”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先后响起,在薛讷恐怖的力量下,沧洪流、沧洪海和沧断崖三人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开去。

    “沧浪掌!”

    薛讷刚逼退沧断崖三人,沧邗江再次欺身而上,浩浩荡荡的一掌,拍向了薛讷。

    这沧浪掌是沧邗江的成名绝技,一掌拍出,携带着大海的威势,仿佛被大海中的海浪当头拍下一般,让中招者瞬间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感受到沧浪掌的威力,薛讷脸色不禁一变,不愧是气痕境后期的强者,施展出来的攻击,比沧断崖三人强大太多。

    “燎原!”

    薛讷手中破天枪向上一挑,迎着沧邗江刺了过去。从破天枪枪尖开始上抬的过程中,破天枪上面汇聚的黄色火焰迅速增加着,仿佛一个喷火器,从破天枪的枪尖处,喷射而出。

    “看我的水给你灭火!”沧邗江面露狞笑,蕴含在这一掌中的海啸声,变得更大了。

    “哼,别忘了,火亦可焚江。”薛讷催动虚空无根火,化作一条火龙,蜿蜒盘旋着,冲向了天空。

    “轰……”

    虚空无根火化作的火龙,与沧邗江的沧浪掌碰撞在了一起,下一刻,大量的水汽被蒸腾了出来,将周围化作了迷蒙的水雾环境。

    “就在这时!”薛讷的身体如同幽灵,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嘭……”

    “啊……”

    惨叫声突然从周围传出,等到沧邗江接连拍出几掌,冲散水雾,沧断崖三人,已经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等到沧邗江寻找到薛讷的身影的时候,薛讷正停留在沧沁槐的身旁,沧沁槐的脖子,已经被薛讷捏在了手中。

    “畜生,你敢杀我沧家之人,我沧家不会放过你的!”沧邗江惊怒异常,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如此对待他们沧家,所有人在沧家威势跟前,无不是战战兢兢。

    “杀他犹如杀只狗。”薛讷的手掌用力,“咔嚓”一声,扭断了沧沁槐的脖子。

    “别说是杀他了,就算是杀了你,你们沧家又能奈我何?”薛讷嘴角噙着笑意,漫步走向了沧邗江。

    “你,你不要过来!”沧邗江已经被薛讷的残忍手段吓破了胆,看到薛讷走过来,吓得手足无措。

    “怎么?这会儿害怕了,刚才气势汹汹过来想要杀我的时候,怎么不害怕?”薛讷脚下的步伐没有停止,依旧一步步向着沧邗江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