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找上门来
    第618章找上门来

    贺兰山的身体,像破布一般,被抽飞了出去,整个脸颊一片血肉模糊。

    这就是奇火拥有灵性的好处,薛讷通过虚空无根火施展的赤火掌,可以进行短距离的控制,心随意动。

    “噗!”

    贺兰山一张嘴,吐出了三四颗牙齿。

    “小杂种,我要杀了你!”

    贺兰山疯狂了,面对一个比他修为要低两个等级的小子,竟然还被对方一巴掌抽飞了,这让贺兰山认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当即催动痕力,不惜代价,向着薛讷疯狂攻击而来。

    一个气痕境巅峰强者拼起命来,还是很恐怖的。从贺兰山身上释放出来的恐怖气势,让周围地面上的野草碎石,尽数粉碎。附近的一些小型的野兽,无不慌忙逃窜,一些逃的慢的,直接被这恐怖的气势惊吓而死。

    “唰!”

    一道刺眼的剑光突然出现,如同银河落九天般,从空中洒落下来,化作万千剑影,刺向薛讷。

    愤怒之下,贺兰山拿出了他的武器,龙影剑,一件圣器级别的宝剑。

    匆忙中,薛讷一拳轰在了贺兰山的龙影剑上,将龙影剑逼退,不过在薛讷的拳面上,则是有着丝丝血迹渗出。

    “看来身体还是不够强啊!”薛讷感叹一声,收回拳头,破天枪轻鸣一声,出现在了薛讷的身前。

    既然肉身强度不足以抵挡贺兰山的龙影剑,薛讷自然不会傻傻的用拳头去碰撞。

    “幻影千斩!”

    龙影剑不断变幻着剑影,形成一把打开的折扇模样,呼啸斩向薛讷的身体。

    “力劈华山!”

    没有华丽的招式,薛讷直接长枪竖起,猛地向着龙影剑劈了下去。

    “嘭!”

    薛讷的身体稳稳地站在原地没有后退,而贺兰山的身体,则是“蹬蹬蹬”倒退出去三四步,这才止住身形。

    “这不可能!”贺兰山满脸的不敢相信,低声喃语道:“他的力量怎么可能这么强?”

    薛讷自然不会告诉他在鹰愁涧的奇遇,不会告诉贺兰山他得到了赤帝的传承。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奇火吗?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

    薛讷冷冷的看着贺兰山,破天枪枪尖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弧,引出了虚空无根火。

    黄色的虚空无根火出现,直接形成了一条头有双角的火龙,咆哮一声,扑向了贺兰山。

    “给我破开!”

    贺兰山从火龙的身上,感受到了高度的危险,当即龙影剑舞成了一个球形,将他笼罩在了里面。

    或许薛讷施展的奇火攻击,贺兰山可以阻挡住,但是这次薛讷施展是虚空无根火,一个吞噬了两种奇火,而且觉醒了灵智的奇火。

    火龙接触到贺兰山的龙影剑后,“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作无数细小的火苗,从空隙中冲向了贺兰山。

    “滋滋……”

    火苗很快就附着在了贺兰山的身体上面,让贺兰山变成了一个火人。

    “饶,饶命!”

    贺兰山此刻再也没有了绝世高手的气魄,在地上不断打滚哀嚎,向着薛讷求救。

    薛讷冷冷的看着贺兰山,直到他的气息完全消失,这才一挥手,将贺兰山身上的虚空无根火收了回来。

    一阵风吹来,贺兰山的尸体化作了一串灰尘,散落在了周围的犄角旮旯中。

    “既然你想杀我,就要做好被我杀的准备!”看了一眼贺兰山消失的地方,薛讷招呼了小毛一声,向着沧澜城大步走去。

    ……

    “家主,家主,不好了!”沧家的议事大厅中,一名侍卫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张。”沧铁山放下茶杯问道。

    “家主,贺长老的灵魂玉牌碎了!”侍卫急忙禀告道。

    “什么?”沧铁山猛然站了起来。

    贺兰山是气痕境巅峰修为,和沧铁山相比,虽然差了一点,但是如果贺兰山要逃走,沧铁山是杀不死贺兰山的。

    “沧家这次危险了啊!”沧铁山有些无力的坐回到了椅子上。

    坐在一旁的大长老沧厉冲着侍卫挥了挥手,示意他先退出去。

    “家主!”沧厉开口道:“敌人这次是有备而来,专门针对我们沧家的。但是他又没有直接杀到我们沧家来,说明这个敌人,他没有灭掉我们沧家的把握。”

    “大长老的意思是?”沧铁山转过头看向沧厉问道。

    “收缩我们的生意,让我们沧家的实权长老暂时先回到沧家,我们抱团取暖,只要我们在一起,相信那个敌人不敢来沧家。等这一阵风头过去,我们再扩大沧家的生意。”沧厉建议道。

    “大哥,你难道让我们沧家的人都做缩头乌龟吗?在沧澜城,我们沧家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二长老沧花红拍着桌子生气说道。

    “对,大哥,我也不同意你的建议!”三长老沧邗江说道:“我们不是还有老祖宗吗,我就不信,那个敌人敢嚣张到沧澜城中,来杀我们沧家的人。”

    大长老的建议虽然稳妥,但是沧家作为沧澜城的两大家族之一,如果这样做,就没法再抬起头了。最终,沧铁山拒绝了大长老的建议,让沧家的众子弟,继续搜索杀害沧真和贺兰山两位长老的凶手。

    沧若水家中,沧若水和他的父亲沧沁槐面对而坐。

    “父亲,你说杀害沧真长老和贺长老的人,会不会就是我从外面捡回来的那个小子啊?”沧若水一些担忧的问道。

    “不可能吧,我看那小子的修为了,只是体痕境后期的修为而已。”沧沁槐皱了皱眉头说道。

    “可是那日在百味居,我亲眼看到贺长老追杀那小子去了,但是贺长老回来的时候,却是身受重伤。况且现在死去的贺长老和沧真长老,都是和那小子有恩怨的人。”沧若水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抖。

    “父亲,你说那个小子会不会过来找我报仇啊?”沧若水看向他的父亲问道。

    沧沁槐没有回答沧若水的问题,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沧若水的身后。

    “父亲,你怎么了?”沧若水用手在沧沁槐的眼前晃了晃。

    “他,他来了?”沧沁槐的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父亲,你怎么了?谁来了啊?”沧若水一边问,一边回过头去看身后。

    “嘎!”沧若水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