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杀沧真
    第616章杀沧真

    随即,赤帝殿快速缩小,变成磨盘大小后,“嗖”的一声,向着空中飞去了。

    “哇哈哈哈,红哥我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遨游世界了……”

    火红嚣张的声音从赤帝殿中传递出来,久久回荡。

    “这小子,看来压抑的太厉害了!”黑石不知何时,从玄帝殿中飞了出来,站在了薛讷的身旁,遥看着火红消失的地方。

    “那小子,精神有问题了!”小九也出来凑热闹了,看着火红飞去的方向,一脸不屑的说道。

    “九哥,黑老,你们当初为什么选择跟着我?”沉默片刻,薛讷突然开口询问道。

    薛讷现在已经开始成长,不再是以前那个懵懂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了,所以当初小九和黑老说的那些话,薛讷现在一点都不信。

    “呃,这个,那个。”小九顾左言他,嗯啊了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跟着你我们也能看到这个精彩的世界啊!”

    薛讷笑了笑,没有说话,显然是不相信。

    “算了,小破阵,该告诉他一些事情了。”黑石叹了一口气,问薛讷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护道之宝?”

    薛讷摇了摇头。

    黑石知道薛讷不知道,也不停顿,继续说道:“你接受了黑帝大人的传承,就是黑帝大人的传人,我要保护你顺利成长起来,所以我就是护道之宝物,在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帮助你。”

    “可是我也接受了赤帝前辈的传承啊!”薛讷想到火红驾驭着赤帝殿离开,不禁疑惑问道。

    “呃!”黑石一阵语塞,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说道:“估计当初赤帝大人没有要求火红成为你的护道之宝,而黑帝大人,则要求我了。”

    “哦!”薛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九哥,你呢?”薛讷转过头,没有放过小九的意思。

    “我,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受别人委托,前来照顾你,不过这个人是谁,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你成长到一定程度,才能告诉你。”小九摊了摊手说道。

    “好吧,我相信你们,现在我们就离开这里吧!”薛讷转身向着以前放置赤帝殿的地方走去,那里有一个传送阵法,通过传送阵法,就可以离开这里。

    薛讷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动着自己,为自己规划好了成长的轨迹,让自己按照一定的路线不断成长着。虽然这只大手的主人还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但是被别人操控的感觉,很不爽。

    玄帝殿中,小九和黑石两人坐在一起。

    “还好糊弄过去了,这小子对我们的目的开始起疑心了。”小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

    “还不是你惹来的,那个人身上的气势太过于强大,我们都惹不起,只能乖乖听从他的话,不然,我也早就离开了。”黑石有些埋怨的看了小九一眼道。

    小九委屈说道:“我当初也只是想跟小讷子玩玩而已,谁知道,一下子被捆绑在了小讷子的身旁。不过小讷子成长的速度很快,我们应该很快就能解放了。”

    ……

    薛讷从传送阵出来的地方,距离沧家的钨铁矿山不远。

    薛讷将小毛从玄帝殿中召唤了出来,既然沧家几次三番招惹他,薛讷准备开始实施对沧家的报复了。沧家现在明面上修为最高的是沧家的家主沧铁山,气痕境巅峰修为。

    薛讷推断,沧家即使有隐藏的武力,也最多是魂痕境初期,而且都是那种常年闭死关的老古董,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不与他们正面交锋,以自己身上的底牌,保命是没有问题的。

    决定后,当即,一人一兽,向着沧家的钨铁矿山奔去,薛讷的报复,将从钨铁矿上开始。

    沧真正舒服的躺在钨铁矿山上一处装饰豪华的房间中,两名美貌的侍女,一左一右,伺候在两旁,一个替他揉捏着肩膀,另外一个,则将剥好的紫绛果喂到他的口中。

    虽然被人服侍的舒舒服服,但是沧真这几天心中还是有着说不出的烦躁。

    一年前,贺兰山追杀那个叫薛讷的小子,然后重伤返回,虽说没有明着怪罪沧真提供的消息不全面的,但是这一年来,贺兰山对于沧真的态度,已然是冷淡了很多,而且贺兰山所掌管的执法队,已经找了他钨铁矿山好几次事了。

    “都是那个该死的小子,幸好你掉进鹰愁涧死了,不然,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沧真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知道你怎么让我生不如死呢?”沧真所在房间的房门被薛讷一脚踹开。

    “你,你没有死?”沧真“唰”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站在门口的薛讷。

    “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呢!”薛讷抬脚走进了沧真的房间中。

    “那你去死吧,断魂爪!”沧真的身形突然扑向薛讷,漆黑的五指抓向薛讷的脑袋。

    薛讷抬起拳头,一拳轰向沧真,拳头上,黄色的火焰跳跃,似乎随时可以撕裂空间。

    “嘭!”

    薛讷的拳头与沧真的手掌撞击在一起,在薛讷恐怖力量的冲击下,沧真的手掌直接倒折了回去,发出清脆的骨折声。

    借助薛讷这一拳的冲击力,沧真从房间的墙壁上撞了出去,顾不得手腕上传来的剧痛,沧真头也不回的向着沧澜城的方向逃去。

    薛讷刚才展现出来的修为是气痕境初期,看到薛讷的修为,沧真没有一点与薛讷对抗的勇气。薛讷还是体痕境巅峰的时候,就能将气痕境初期修为的沧真打败,现在突破到了气痕境初期,而他沧真的修为,却是没有任何的提升。

    沧真逃跑的速度很快,在他的神识探索中,薛讷的气息已经消失,说明被他甩掉了,沧真心中不禁暗自舒了一口气。

    突然,一道白影出现,猛地加速向着沧真冲了过来。

    “妈的,从哪跑出来一只麒麟,不过只有体痕境后期的修为,竟然敢袭击我!”沧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没有受伤的左手闪电般伸出,抓向眼前这只麒麟兽。

    浑身雪白的麒麟兽的眼神中,同样闪过一丝不屑,心中暗自骂了一句:“蠢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