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没事找事
    第597章没事找事

    “沧真,怎么回事?”为首的一人气息悠长,赫然是气痕境后期的修为。

    “贺长老,刚才有人从钨铁矿井中逃出来了,他们将我打伤,逃走了。”沧真有些羞愧的说道。被两个体痕境巅峰的人打败,沧真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贺兰山皱了皱眉,先示意跟来的那几个人循找薛讷和寒山的气息追踪了下去,而他则是看着沧真问道:“他们突破到气痕境了?”

    “没有,不过其中一个小子拥有奇火,战斗力很强,我也是大意之下,被他们给偷袭了。”沧真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被偷袭的理由。

    贺兰山深深看了沧真一眼,不用说,贺兰山都明白,沧真是看上那人的奇火了,想据为己有,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贺兰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着薛讷等人离开的方向追踪下去了。

    沧真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面对贺兰山,沧真的压力很大。贺兰山是沧家唯一一位外姓长老,不过这位唯一的外姓长老,却是掌控着实权,甚至比他这个管理钨铁矿的长老权力都要大。因为贺兰山是沧家的执法长老。

    薛讷和寒山一直奔出一百多里地后,这才停了下来。

    “似乎没有人追过来!”寒山凝神倾听了一会儿,发现后方并没有什么动静传来,这才舒了一口气。

    “这次多谢薛兄弟了,要不是你,我们估计都难逃一死!”寒山本以为自己对薛讷已经看得很高了,但是薛讷每一次表现出来的,都是遇强更强。现在寒山,都看不清薛讷的底牌有多少了。

    和寒山的几个属下汇合后,寒山问薛讷道:“我们准备离开东铀界,去四海界,薛兄弟有何打算?”

    薛讷没有回答寒山的问题,而是询问道:“寒大哥,你可知道冥界在哪里?”

    “冥界?你们要去冥界?”寒山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开口说道:“那里都是死人呆的地方,我们修炼者很少愿意去那里的。而且那里非常的危险,冥界中充斥的并不是天地元力,而是死亡之力,我们修炼者进去后,痕力消耗后根本就得不到补充,只能依靠痕精。”

    “再危险我也得去,不知寒大哥可否告知我冥界的方位?”薛讷坚定说道。

    薛讷已经答应了小毛,要帮助小毛找到他的父亲的。人不能言而无信。

    寒山苦笑说道:“我的痕戒早已被沧家的人给拿走了,里面的界域地图,同样遗失了。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冥界和天界两个大界是挨在一起的。你走去后随便打听一下,就能找到。”

    “好,我知道了,多谢寒山大哥了。”薛讷向着寒山拱手致谢。

    “谢什么,我也没有帮到你什么。我们要走了,你跟着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寒山劝道。

    薛讷摇头道:“不了,我还有点事情,你们先离开吧!”

    “那你注意安全!”寒山知道薛讷底牌众多,就算是留在这里,沧家的人也不一定能抓住薛讷,便没再过多的劝阻,一行人离开了东铀界。

    “沧家,你们莫名其妙将我抓住,让我为你们挖矿,既然我逃出来了,你们怎么也得付出点代价吧!”薛讷的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薛讷没有立即展开对沧家的报复,而是变换了容貌,进入了沧澜城中。在沧澜城中,一袭青衫的少年公子,肩膀上蹲伏这一只浑身雪白的异兽,瞪着一双黑幽幽的眼睛,四处张望着。

    这一人一兽,自然就是薛讷和小毛了。他们是第一次走出陨神界,看到陨神界之外的界,所以从一进入沧澜城中,就非常的新鲜,对什么都感到好奇。

    在沧澜城中,他们看到了十多米高的巨人,还有不到一米高的矮人,甚至薛讷还看到了树妖族的人,不过这些树妖族的美丽女子,都被关在了笼子里,成为了供那些有钱有背景的公子哥挑选的玩物。

    沧澜城与好几个上界都建立有传送阵法,所以,很多稀罕的东西,在沧澜城中都能见到。

    薛讷和小毛转了一圈后,就上到了沧澜城中最大的一座酒楼,名叫百味居。

    一进入酒楼,小九就在薛讷的痕戒中待不住了,闪身飞了出来,占据了一个座位后,立即嚷嚷着让小二赶紧送上他们的美酒。

    “哇,这里竟然还有雪龙肉,玄鸟烤翅,赶紧,赶紧,将这些特色菜每样给我们来一份。”小九拿着菜单,看的口水哗啦啦的流淌下来,让桌子上湿了一大片。

    薛讷扭过头去,不看小九,话说在陨神界中,他们也是各种美味都吃过的,薛讷不相信这家百味居的食物,会比陨神界做的好吃很多。

    当薛讷他们点的菜一道道端上来后,薛讷这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是差距,这百味居做的菜,真的比陨神界要强的太多,每一种饭菜下肚,薛讷都能品尝出至少一百种的味道,在舌尖依次変换。

    “嗝!”小九拍拍他圆滚滚的肚子,有些不舍的将目光从桌子上转移开,这一顿,薛讷他们将百味居的所有菜都吃了一遍,而且煤中菜都是双份的。

    小二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做了,就站在薛讷他们桌子的不远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薛讷他们。

    刚才老板吩咐过来,薛讷这一桌,一顿饭吃掉了一百痕精,如果让薛讷等人悄悄溜走了,小二就要付这个帐的。要知道,小二一年的工钱,才五个痕精。

    看到薛讷等人吃的差不多了,小二赶紧走上前去,谄笑这对薛讷说道:“公子,您这顿饭一共消费一百零二个痕精,我们给您优惠一下,抹去零头,你需要付一百个痕精就行。”

    不待薛讷开口,小九冲着小二一瞪眼说道:“我们像付不起痕精的人吗?大爷还没吃好呢,一边候着去!”

    小二看了一眼薛讷,看到他没有什么表示,只得委屈的重新站在了一旁。

    “九哥,这饭怎么这么贵啊!”薛讷传音给小九。

    痕精,薛讷知道,在陨神殿闯关的时候,那些傀儡人身上的动力,就的就是痕精。不过薛讷现在身上只有五个痕精。在陨神界,他们用的都是痕石,但是走出来后,薛讷明白了,这痕石,蕴含的天地元力非常少,人们根本不屑于用,所以,所有的货币交易,都用痕精了。

    “这是正常价格啊,你要是去那些上界中的酒楼吃饭,比这还要贵十倍。”小九用牙签一边剔着牙,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九哥,你有痕精没?我的痕精不够啊!”薛讷的语气有些不足,悄悄地给小九传音道。

    “我没有!”小九非常干脆的回应道。

    “呃!难道我们要吃霸王餐?”薛讷悄悄的释放出神识,观察了一下酒楼的四周,很快就发现,在酒楼的几个出口附近,盘踞着几个恐怖的存在,以薛讷目前的修为,根本就冲不出去。

    “谁说要吃霸王餐,这送钱的不是来了?”小九指了指楼梯口对薛讷说道。

    薛讷抬头看去,从楼梯口上来了几个衣着华丽的翩翩公子,而且其中一个薛讷还认识,正是将他从路上捡到,并且送进钨铁矿井的沧若水。

    沧若水好不容易回到了沧澜城中,自然就要迫不及待的融入这沧澜城的少爷公子圈中。今天和沧若水一起来的两个人,一个是沧真的儿子沧鹰翼,另外一个,则是沧家执法长老贺兰山的儿子贺古力。

    则是沧若水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沧鹰翼和贺古力邀请到的,平时这两位可是连看都不看沧若水一眼的,因为沧若水的父亲只是沧家一位没有实权的长老,在这拼爹的环境中,沧若水是没有一点优势的。

    小九原本垂在半空中的脚,突然变长,向着沧若水等人必经的路上伸去。

    贺古力是走在最前面的,一脸孤傲的贺古力,走路从来都是脸朝着天的,当即被小九一绊,身体就向前扑去,好在贺古力反应很快,单手一支,身体迅速弹了起来。不过即便如此,也让贺古力恼火异常,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竟然扑在了地上,这让自己的脸面何存。

    不等贺古力开口,沧若水早已向着薛讷他们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他刚才看的清清楚楚,是从薛讷这张桌子下面伸出一条腿,绊倒了贺古力。

    “啊,我的腿,你眼瞎了吗?都快将我的腿踩断了!”沧若水还未开口,小九就先他一步,从椅子上蹦了下来,抱着一条腿在地上打着滚哀嚎起来。

    薛讷强忍着笑意,他刚才明明看到小九伸出去的是右腿,这会儿却是抱着左腿在哀嚎。

    看到小九的打滚哀嚎,贺古力的脸色由白变青,指着小九对沧若水说道:“将这玩意给我拆掉。”

    小九是一个傀儡人,旁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嗖!”听到要拆自己,小九一下子就从地上蹦了起来,向着薛讷冲了过去:“主人,救命啊,他们要杀我!”

    小九直接冲进了薛讷的痕戒中,临进去的时候,还不忘从桌子上带走两坛灵酒。

    “小讷子,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小九得意的声音传进了薛讷的脑海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