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绝灵水
    第589章绝灵水

    为了争夺高端矿工,沧家和澜家甚至还大打出手过一次,高端矿工,对于一个矿井,是非常重要的劳动力,一个高端矿工,可以让一个矿井每年多增加一成的矿石产量。

    “我就知道我的运气不错。”沧若水激动的打了一个响指,立即招呼老黑,和老黑一起,将薛讷用魔钢链结结实实的捆绑住了。

    如果薛讷真的跟他父亲所说的,是体痕境后期的强者,那他沧若水还真不是对手。

    沧沁槐离去没有多久,很快就和一位胖乎乎的老者一起过来了。

    “见过沧真长老。”沧若水急忙行礼,这位沧真长老,可是沧家一位手握实权的长老,因为他掌管着沧家所有的矿藏。

    沧真长老冲着沧若水摆了摆手,就奔到了薛讷跟前,观察了一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沧若水,一脸赞赏的说道:“不错,能够为家族抓来一个高端矿工,这份功劳了不起。”

    “这是我应该做的。”沧若水向沧真长老行了一个礼谦虚说道。

    “嗯,不错,不骄不躁,你的功劳我记下了,我会在家族的长老会上提出来的。”沧真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跟着他来的两名族人,将薛讷直接带走了。

    薛讷在空间乱流中,身体受伤比较重,但是灵魂上倒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不过因为身体受伤重,没有恢复,所以薛讷的神识没有办法回归到身体中去。

    对于沧若水与他父亲,以及沧真长老的对话,薛讷是听的清清楚楚。不过奈何身体不能动,只能心中苦笑着任由沧真等人折腾。

    “唉,苦命的小讷子啊,刚走出陨神界,就要沦为矿工了,真是命苦啊!”小九面带微笑的感叹薛讷命运多舛。

    “九哥,你还是多多操心一下你自己吧,我手上戴的痕戒,他们绝对要拿走的,到时候,就会发现你的存在了。”薛讷笑呵呵的看着小九,对于他现在的遭遇,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只要他的修为恢复,薛讷有信心从沧家的矿井中逃出来。

    “且,你也太小看你九哥的本事了,九哥现在就给秀一把!”小九说罢,原本戴在薛讷手上的痕戒突然凭空消失了,直接出现在了玄帝殿中。

    玄帝殿在薛讷的丹界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够直接透过薛讷的身体发现薛讷身体中的丹界。

    “怎么样?九哥连你的痕戒都给你保住了!”小九得意的声音在薛讷的脑海中响起。

    “咦?这个人的身上,竟然没有任何的储物东西,真是奇怪。”和薛讷猜测的一样,将薛讷带走的两个人,在路上,其中一个人就在薛讷的身上寻找起储物戒指之类的东西来。

    “别找了,他身上值钱的东西,估计都被沧沁槐父子给拿走了。”另外一个人愤愤说道。

    “有可能!”

    其实这两个人算是冤枉沧沁槐父子了,沧沁槐和沧若水两人,发现了能够立下功劳,让沧若水回到家族,早就高兴的忘记搜查薛讷身上的东西了。

    “给他喂服绝灵水,另外再给他喂服一粒潜能丹,让后将他扔到矿井中去。”沧真吩咐了抬着薛讷的两人一声,就回去了。

    “九哥,绝灵水是什么?”薛讷询问小九道。

    潜能丹薛讷知道,在陨神殿中接受考验的时候,在幻境中,薛讷还服用过一粒潜能丹,能够瞬间激发身体中的潜能,要么让修为提升,要么让受的伤迅速恢复,不过这都是以压榨生命力为代价的。

    “绝灵水是一种专门炼制出来的药液,服下它后,会让你失去对外界天地元力的感应,不能修炼。”小九解释道。

    “那有没有办法阻止它进入我的身体?”薛讷有些着急的询问道,因为其中那个胖乎乎的侍卫,已经将盛好的绝灵水端到了薛讷的嘴边。

    “如果你是清醒的,可以控制身体不吸收它们,但是你的身体现在不受你控制,我也没有办法!”小九摊了摊手说道。

    绝灵水被灌入了薛讷的口中,然后化作五彩斑斓的光点,顺着薛讷的经脉开始流转,每到一处经脉,这些五彩斑斓的光点就会分出一部分,附着在薛讷的经脉上面。

    数十个呼吸时间之后,薛讷的八条经脉上面,全部覆盖了五彩斑斓的光点。

    两人喂薛讷喝完绝灵水后,又拿出一粒潜能丹,让薛讷吞服了下去。

    潜能丹一下肚,立即融化,融入了薛讷的身体中。薛讷只感觉到身体中似乎有一丝丝的特殊的能量,被逼迫了出来,这些特殊的能量,被他的经脉完全吸收,然后,薛讷的四肢就逐渐有了知觉。

    不用说,这些特殊的能量,应该就是潜能丹透支薛讷生命力,形成的能量了。好在薛讷还年轻,距离一千五百年的寿命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损失这点生命力,倒没什么大的影响。

    “醒醒,别装了!”胖胖的侍卫显然非常有经验,给薛讷喂服潜能丹一刻钟后,就用脚踢了踢薛讷的身体,让薛讷醒来。

    薛讷看到隐瞒不下去了,只得睁开眼睛。

    “嘿嘿,体痕境后期,比我们哥俩的修为都要高,可惜马上就要成为我们沧家的矿工了。”胖胖的侍卫狞笑一声,能够踩比自己修为高的人,胖侍卫感觉很爽。

    薛讷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两个侍卫。

    “哟,挺有脾气的啊,竟然瞪你家大爷!”瘦一点的侍卫一巴掌扇在了薛讷的脸上,让薛讷的半边脸庞瞬间肿胀了起来。

    “你们会后悔的。”薛讷记住了两个侍卫的容貌,有仇不报,从来都不是薛讷的风格。

    “嘿嘿,还想报仇!”胖侍卫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因为那些进入沧家矿井的矿工,这么多年,还没有谁从矿井中逃脱出来。

    “砰!”胖侍卫抬脚一踢,将薛讷的身体踢飞出去,撞在了旁边院子的墙上,说道:“告诉你小子,你家大爷我叫贾大胖,他叫马二杆,如果你能从矿井中走出来,欢迎你来报仇。哈哈哈哈……”

    薛讷保持了沉默,没有再说话,和这些人渣说话,简直是浪费唾沫。

    “鬼笑什么呢,赶紧将他送到矿井中去!”沧真突然出现在了院子里,皱着眉头对贾大胖和马二杆呵斥道。

    “是!”贾大胖和马二杆敢对薛讷无礼,但是面对沧真这位沧家的长老,他们立即恭恭敬敬的去执行沧真的命令了。

    薛讷被装上一辆马车,连夜出城,来到了距离沧澜城五十里外的一座秃山脚下。

    说是秃山,一点都不夸张,整座大山上,寸草不生,全部都是黑漆漆的岩石,晚风吹过,一片死寂。

    “独眼龙,快开门,给你送人来了。”还未到山洞门口,贾大胖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让寂静的夜晚突然喧闹了起来。

    “大半夜的瞎嚷嚷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山洞石门打开,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汉子从山洞中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三四个睡眼惺忪的小弟。

    “奉沧真长老命令,来给你们送高端矿工了。”贾大胖笑嘻嘻的将薛讷从马车上拖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薛讷被魔钢链捆的像个粽子,站都站不起来。

    “他是体痕境后期的高手!”黑夜中,独眼龙的那只独眼中突然迸射出一抹亮光,看向倒在地上的薛讷。

    “哈哈哈,果然是,有了他,我们今年的钨铁矿产量就能增加三成了,到时候对家族也能有个交代了,你可不知道,这段时间,为了矿工的事情,我是愁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啊!”独眼龙拉着贾大胖和马二杆热情的说道:“走走走,今个儿我做东,请两位兄弟好好吃一顿,你们可是给我雪中送炭了。”

    到天亮,独眼龙估计是和贾大胖、马二杆吃喝结束了,这才来到了关押薛讷的地方。

    薛讷静静的盘坐在房间中,一动不动。独眼龙等人走后,薛讷尝试了,想要运转痕力,结果只要薛讷一运转痕力,他身体中的八条主要经脉,就如同刀割一般疼痛,让薛讷没有办法运气。

    至于捆绑住薛讷的魔钢链,这可是当初连巫天都挣脱不开的东西,以薛讷目前的修为,是挣脱不开的,更何况薛讷现在是没有办法运转痕力。

    独眼龙大马金刀的坐在薛讷前面的太师椅上,对薛讷说道:“小子,来到我这里,生死就由我控制了,我劝你最好是乖乖的听话,这样还能多活一些时间,要是不听话,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了。”

    薛讷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因为说了也白说。

    独眼龙站起身来,走到了薛讷身前,独眼死死地盯着薛讷的脸庞说道:“每半年交一次钨铁矿石,每次十公斤,要是不够,是没有解药的。”

    说罢,独眼龙用厚厚的手掌拍了拍薛讷的脸蛋,站起身离开了房间。独眼龙刚走,就有他的两个手下过来,将薛讷架起来,抬到了一处阵法前面,将薛讷直接抛入了阵法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