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沧澜城
    第588章沧澜城

    眼看着控制不住陆地飞舟,薛讷迅速将小九收进了痕戒中,至于小毛,则被薛讷收入了玄帝殿中。

    陆地飞舟在空间乱流的冲击下,迅速分解,变成了碎屑,薛讷顿时暴露在了空间乱流中。在紧急关头,薛讷只来得及召唤出来破天痕甲,就被空间乱流压迫,失去了知觉。

    ……

    龙牙界,一条荒凉的窄道上,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正吱呀吱呀的行走着,拉着马车的并不是马匹,而是一只通体火红的狮子。

    在马车中,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男子,随着马车的的摇晃,身体也随着摇晃着。

    “这次回到沧澜城,一定要在父亲大人跟前好好表现,求他不要再让我去红谷城了,那里的环境实在太艰苦了,连个侍奉的姑娘都没有。”青年男子闭目在脑海中思索着。

    这个青年男子名叫沧若水,这次回来,是按照家族规矩,例行汇报工作的。

    “吱呀”一声,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沧若水的身体随着惯性,顿时向前冲去,“咣当”一声,撞在了马车的门框上。

    “老黑,你他娘的会不会赶车,老子都快要撞死了!”沧若水一把掀开马车帘子,冲着外面赶车的黑瘦老头喊道。

    “少,少爷,前面路上躺着一个人。”老黑被沧若水一吼,一紧张,顿时说话都不利索了。

    “死人还是活人?直接碾压过去不就行了。”沧若水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就在沧若水准备坐回马车里面的时候,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复又折身出来,对老黑吩咐道:“去看看,是男是女?是死人还是活人?多大年龄了?”

    “是!”老黑放下赶狮子的鞭子,向着前方路上躺着的人处走去。

    薛讷被空间乱流卷住,一下子就拉入了空间黑洞中,等到再次出来的时候,直接出现在了这龙牙界中,落在了沧澜城外面。

    老黑小心翼翼的走到薛讷身旁,伸出手指,在薛讷的鼻孔处探了探,发现薛讷还有一丝呼吸。遂立即回到马车旁边,对坐在马车中的沧若水回复道:“少爷,前面那人是个青年男子,二十岁年纪,还有一丝呼吸,看其样子,应该是受了重伤,浑身都是血迹。”

    “去,将那个人搬到马车后面来,我们带回沧澜城去。”沧若水吩咐道。

    老黑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沧若水,“少爷什么时候改性,变成好人了?”

    “快去,我们的矿山中不是正缺人吗?带回去送到矿上去,还能博得父亲的高兴。”沧若水不耐烦的催促老黑道。

    “是,少爷!”

    老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本以为少爷变好心了,谁知是空欢喜一场,原来还是要将这个青年送到矿上去啊。进入沧家的矿上,走着进去,除非是抬着出来,不然,没有谁能够出来。

    老黑将薛讷搬到了沧若水的马车后面的空地上,喂了薛讷一些水和简单的疗伤药,这还是沧若水害怕薛讷死在半路上,白带薛讷一路。

    到傍晚时分,沧若水的破旧马车终于到达了沧澜城下。

    “还是沧澜城好啊!”沧若水走下马车,舒展了一下身体,坐了一整天的马车,摇摇晃晃,让他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看着眼前如同洪荒巨兽一般盘踞着的沧澜城,沧若水感慨万千,想当初,他也是这沧澜城的一份子,要不是犯了错,怎么可能会被家族发配到苦寒之地去,即使是自己的父亲,都保不住自己。

    “哟,这不是废物沧若水吗?回家省亲来啦?”就在沧若水感慨时,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从城门里面缓缓行驶了出来,和沧若水拉马车的卷毛狮子不同,这辆马车是由两只全身雪白的独角兽拉着的,神骏非凡。

    “原来是澜少爷啊,嘿嘿,我也是在外面呆的久了,回来看看父亲。”沧若水听到有人喊自己废物,脸色立即阴沉下来,本准备怼回去的,不过看清楚马车中坐着的人,沧若水的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对方可是和沧澜城中,和沧家齐名的澜家的三少爷,澜羽。

    “嗯,那你赶紧回去吧!”澜羽点了点头,既然沧若水如此识时务,澜羽也没有再为难他,放下窗帘,准备离开。

    “三哥,他的马车后面躺着一个人。”坐在澜羽身旁,用纱巾蒙着脸的女子突然开口,声音清脆婉转,如同夜莺般动听。

    “躺着一个人?”澜羽复又掀起帘子,看向沧若水的马车车厢后面,果然,在那里,躺着一个浑身血迹的青年。

    “估计是沧若水的仆人,受了伤吧!”澜羽笑着给自己的妹妹澜晓晓解释道。

    “哦!”澜晓晓臻首微点,再次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沧若水马车后面的薛讷,总觉得薛讷给她的感觉不一样。

    “我们走吧!”澜羽踢了踢马车的车门,他的马车再次缓缓起步,前行了起来。

    “呸!不就是一个狗屁三少爷吗,神气什么!”看着澜羽的马车远去,沧若水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狠狠说道。

    “走,回家!”沧若水没有心情再感慨,蹬上马车,吩咐老黑赶着马车直接向沧家的方向行去。

    沧家和澜家,是沧澜城的两大家族,共同主持着沧澜城的运转,从城池的名字以两个家族的姓氏命名,就可以看出沧家和澜家在沧澜城的权势。

    破旧的马车“吱呀吱呀”响着,停在了沧家后院的马厩里面,沧若水从马车上跳下来,就急匆匆的去找他父亲去了,至于马车后面的薛讷,则是被老黑扛起来,寻找沧家的郎中去救治了。

    沧若水的父亲,是沧家的一位长老,有着自己独立的院子。

    “若水,你回来了,小翠,赶紧准备饭菜!”看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回来,沧沁槐心中一阵激动。

    “若水,在红谷城怎么样?”沧沁槐坐下后问沧若水道。

    “父亲,能不能不让我再去红谷城了,那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沧若水苦着脸说道。

    “唉!”沧沁槐叹息道:“为父也没有办法啊,实在是你上次惹的祸太大,竟然跑去调戏澜观海的掌上明珠,家主看在为父的面上,对你的惩罚还算是减轻了的。”

    “这种惩罚还轻啊!”沧若水激动的站起身来,说道:“那个澜晓晓又没有损失什么,我都没有碰到她一根的毫毛,我却被发配到了红谷城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不公平。”

    “坐下来说话,激动什么,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沧沁槐训斥了沧若水一声。

    “若水啊,你在红谷城好好表现,等过两年,这件事的舆论平息了,我就动用关系,将你调回到沧澜城来。”沧沁槐拍了拍沧若水的肩膀安慰道。

    “还得等候两年啊!”沧若水的脸色再次垮了下来。

    “咦,父亲,我记得为家族立功后,可以将功折罪。是吧?”沧若水突然想到了他在路上救下的薛讷,开口问他父亲道。

    “是的,家族有这么一条规定。”沧沁槐点了点头道。

    “父亲,咱们在城外的钨铁矿不是缺少矿工吗,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在路上捡到了一个人,似乎受了伤昏迷了,救治一下,不就可以成为我们的矿工了。这个算不算我为家族立下的功劳?”沧若水献功似的说道。

    沧沁槐笑了,如果在路上随便捡个人让他成为沧家钨铁矿的矿工,那沧家的功劳也太好得了。

    不过既然是儿子的一片心意,沧沁槐没有明确的说明,只是站起来对沧若水说道:“你捡来的那个人在哪里?带为父先去看看吧。”

    “好!”沧若水顿时激动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幻想留在沧澜城后的下一步打算了。

    薛讷被老黑带到了下人居住的地方,随便找了一张没人住的床,放了上去。

    薛讷在空间乱流中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身体中的经脉,大部分都被堵住了,一身修为发挥不出来,自然一时半会儿很难清醒过来。

    沧若水带着父亲来到放置薛讷的地方,沧沁槐原本漠不经心的神情突然收敛了起来,看向薛讷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精芒。

    “哈哈哈,若水啊,你的运气真好,随便捡一个人,竟然都是体痕境后期修为的人。哈哈哈……”沧沁槐畅快的大笑起来。

    “父亲,我,我能留在沧澜城中了?”沧若水激动的看着他的父亲。

    “没有问题,为父现在就去为你操作,不过你们最好找魔钢链,将这个人捆绑住,不然他清醒过来,你们估计制服不了,要是让他跑了,你的功劳也就跑了。”沧沁槐交代了沧若水一句后,就匆匆离去了。

    沧家钨铁矿中的矿工,大多数都是没有突破到体痕境的武者,能够突破至体痕境,就算是加入雇佣军,也要比当矿工强的。

    但是体痕境以下的人,挖矿的速度太慢,现在沧家就面临着矿工人数减少,没有高端的矿工,钨铁矿中每天挖不出多少钨铁来。

    所谓高端矿工,就是达到体痕境的武者了,一般情况下,沧家钨铁矿中的高段矿工,都是沧家通过不光明的手段,抓来的外面来的体痕境强者,封住了他们的修为后,扔到了钨铁矿中,强迫他们挖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