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第一生一世
    第568章第一生一世

    “只有不断强大自身,才能保护自己和自己身边最爱的人,没有绝对的实力,任何人都能够肆意欺凌你!”薛讷如实回答道。

    “嗯,很好!”天山老人的眼中流露出赞赏的神色,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再送你一场造化,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你了!”

    说罢,一挥手,薛讷就快速向着身后的一个模拟出来的世界中坠落而去。

    ……

    洛雪出现的地方,是一片长满桃树的地方,正是阳春三月,桃花朵朵盛开,而洛雪,就是这片桃树林主人的唯一女儿小桃。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正是才子佳人外出踏青的大好时光。小桃家的这一片桃树林,就成为了众多才子佳人的首选之地,每天来到这里赏花观景的才子佳人络绎不绝。

    小桃属于农家女子,从小就没有上过学,所以特别敬佩那些能够出口成章的才子,每当有才子过来,在桃树林中赋诗作文的时候,小桃就悄悄地躲藏在一旁观看。

    有一天,桃树林中又来了三位书生,不过这些书生和前几天的不同,他们身上的衣着都非常破旧,而且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志远兄,这届的大考,你应该最优把握了吧?”一个头上戴着书生巾的书生开口问另一位书生道。

    薛志远摇了摇头,愤慨道:“胸有诗书又如何,奈何朝廷奸臣当道,他们只录取投靠他们的乌合之众。”

    “其实,我们可以去投靠当朝的那位宰相的,有他帮助,我们就能鲤鱼跃龙门了。”第三位书生迟疑了一下说道。

    “嗯?”薛志远的眼睛突然盯着第三位书生,面带不愉。

    “志远兄,别误会,左易只是说我们可以暂时假意投靠那位宰相,等到我们名列三榜,再做回正直的官吏。”吴朏亦开口替左易解释道。

    薛志远看了一眼吴朏亦和左易,叹了一口气道:“我薛志远虽然出身贫寒,但绝不会为了功名去向那奸贼俯首,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走吧,从此以后,我们划道而绝。”

    “志远兄,你太迂腐了。”左易和吴朏亦同样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桃树林。

    “我辈生而高傲,岂能为了三斗米而折腰。功名,我之所愿,气节,亦我之所愿。”薛志远看着桃树林,高声说道,似乎在表明自己的志向。

    “我辈生而高傲,岂能为了三斗米而折腰。”小桃躲在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桃树后面,低声重复着薛志远说的这句话,不禁被薛志远的气节所感染。

    “扑嗵”一声,似乎什么东西摔倒了。小桃急忙从桃树后面探出脑袋去看,发现原来是薛志远摔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小桃将薛志远搀扶到了桃林中她所居住的小屋子中,给他喝了一些开水,然后准备去喊郎中的时候,却听到了从薛志远肚子中传来的“咕咕”叫声。

    “原来是饿晕过去了!”明白了薛志远昏迷的原因后,小桃立即做了一碗米粥,给薛志远小心的喂服了下去。

    一碗米粥下肚,薛志远这才逐渐醒转,知道是小桃救了他后,薛志远连忙起身向小桃致谢。

    就这样,因为救命之恩,让薛志远和小桃认识了,小桃崇拜薛志远的学识,而薛志远则是被小桃的善良所吸引。

    小桃不知道的是,薛志远早已婚娶,还有一个三岁的儿子。

    慢慢的,小桃发现自己爱上了学识丰富的薛志远,就在她鼓足勇气想要向薛志远表白的时候,薛志远迎来了朝廷的科举考试。

    读书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为的就是这能够一飞冲天的科举考试,这是所有读书人鲤鱼跃龙门的盛会,薛志远自然不例外。

    知道薛志远家境贫穷,小桃偷偷变卖了自己的首饰,为薛志远凑够了去赶考的盘缠。

    三个月的等候,薛志远衣锦还乡,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新科状元,知道薛志远已经结婚,黄帝赐薛志远的妻子为四品诰命夫人。

    小桃听闻薛志远中了状元,激动的去城门口迎接,不过看到的,却是骑着高头大马,和接发妻子游街的薛志远。

    “原来他有妻子!”小桃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灵魂,呆呆的站在街边的一棵桃树下,看着被人群簇拥的薛志远。

    天空不知从什么时候下起了雨,蒙蒙细雨,打湿了小桃的发梢和衣衫。

    回到家的小桃,从此一病不起,身体日渐虚弱,小桃的父母担心女儿,就安慰了小桃几句,然后去如今的状元府找薛志远,希望薛志远来见小桃一面。谁知薛志远直接拒绝,否认认识小桃。

    小桃的父母回来后,如实告诉了薛志远的话,希望小桃能够忘记薛志远,重新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

    小桃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开始谁也不见,也不再吃饭,每天就静静的躺在床上,回忆着她与薛志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回忆是美好的,不过现实却是残酷的,小桃的回忆,每次都会到达薛志远与他的妻子成为状元游街庆祝的情景。

    “薛公子,希望下辈子,我能够早一点认识你!”小桃的意识开始模糊,她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走到了终点。

    “薛,不对,在我意识中,似乎还有一个姓薛的人,那个人对我才是最重要的。”小桃的脸上突然泛起一抹红润,使劲回忆着在他脑海中的那个姓薛的人。

    “薛,薛……讷。”

    小桃的气息完全消失了,房间中的那一盏油灯,在一阵风吹来,最终彻底的熄灭了。

    房间中很安静,房间中的温度开始降低,那是一种死寂的温度。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小桃房间中的油灯,突然“砰”的一声,自己燃烧了起来,屋子里面开始有了光亮,房间中的温度,也开始逐渐回升。

    小桃安详的脸上,眼睫毛突然抖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原来我喜欢的人叫薛讷,而且我也不叫小桃,而是叫洛雪。”小桃的脸上重新恢复了一丝红润,心跳也恢复到正常状态了。

    “不过这个薛讷是谁呢?”洛雪歪着脑袋想着,她虽然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但是依然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洛雪站起身来,打开了这间封闭许久的房间门,外面的阳光非常明媚,刺眼的阳光照到洛雪的脸上,让她忍不住用手遮挡住了眼睛。

    “小桃,你没事了?”看到女儿的房间门打开,一直担心的小桃父母急忙敢来,关心的询问道。

    “既然他们还认为我是小桃,那就先当小桃吧。”洛雪看着眼前这对朴实的村民,不忍让他们伤心,就继续扮演着小桃的角色。

    “父亲,母亲,我没事了。”洛雪冲着他们一笑说道。

    “好,好,没事就好!”小桃父母高兴的泪花都出来了,他们这一辈子,就小桃这么一个女儿,女儿就是他们的心头肉。

    小桃的生活重新恢复了平静,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在桃树林中,帮助父母打理桃树林。

    在桃树林的东边,有一个小村庄,在村庄的最边上,生活着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只有两个人,一个瞎眼的老娘,一个十**岁的小伙子。小伙子名叫薛讷,每天早出晚归,靠打柴为生。

    这个薛讷,正是天山老人送过来的薛讷,不过他被封印了修为和记忆,只知道他的名字叫薛讷,其余的一概不知。

    一天,薛讷砍柴,无意中误走到了桃树林,见到了正在桃树林边的小溪中浣洗衣服的洛雪。

    “好美的姑娘!”看到美丽的洛雪聚精会神浣洗衣服,薛讷不由的看痴了。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感觉到有人看她,洛雪抬起了头,刚好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薛讷,不由好奇问道。

    “在下薛讷,误入这里,还请姑娘见谅。”薛讷向着洛雪拱手说道。

    “薛讷,你叫薛讷?”洛雪的心底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急忙询问道。

    “是的。”薛讷虽然奇怪洛雪的态度,但还是如实回答道。

    洛雪放下手中浣洗的衣服,莲步轻移,来到了薛讷的跟前,仔细打量着薛讷,因为在洛雪的心底,他是喜欢一个叫薛讷的人,但是这个薛讷长什么样子,并没有出现在洛雪的心中,所以今天见到这个叫薛讷的,洛雪自然要仔细打量了。

    此刻的薛讷,完全是一副乡下汉子的打扮,对襟马褂,**着双臂,手上拎着一把砍柴的斧头,背上背着捆柴的麻绳和挑柴的扁担。

    “你家住哪里?”洛雪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又问道。

    薛讷是个朴实的汉子,既然洛雪询问,就都如实相告了。

    问完自己的问题后洛雪就让薛讷离开了。

    好奇心在洛雪的心底慢慢滋长发芽,既然上天让这个叫薛讷的人来到了她的面前,洛雪开始关注起薛讷的一举一动来。

    知道薛讷和他瞎了眼的老娘一起住,洛雪开始隔三差五趁薛讷外出打柴,去薛讷家照看薛讷的老娘,给薛讷的老娘带一些亲手做的小点心。

    不过洛雪不知道,因为她的美貌,已经被他们村的一个恶霸盯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