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苏世昌的结局
    第567章苏世昌的结局

    “混账,给我杀了这个秃驴!”侯如龙从马车下爬了出来,他也是修炼者,拥有铜甲武者修为,所以倒没有受到什么伤,不过簇拥在他身旁的那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却是在薛讷的刻意下,全部死了。

    “给我死!”

    跟随侯如龙的四个侍卫,立即向着薛讷冲了过去,敢在隋始城中招惹他们公子,纯粹是活的不耐烦了。

    “哼,助纣为虐,不可活!”薛讷双眉一挑,快速拍出四掌,每一掌都印在了这些侍卫的胸前。这些侍卫都只是铜甲武者修为,在金甲圣尊修为的薛讷跟前,就跟小孩面对壮汉一般,全部口吐鲜血抛飞出去。

    “你,你是什么人?我,我可是当朝宰相侯思礼的儿子,你要是杀了我,我父亲不会饶了你的。”

    看到薛讷一招就将他的四个侍卫打的生死不知,侯如龙有些害怕,多少年了,在隋始城中,还没有人敢如此对他。

    “哼,宰相又怎样?既然你依然如此作恶,那我今天就替天行道!”薛讷一掌向着侯如龙的脑袋拍了下去。

    以前是普通人的时候,在薛讷的眼中,黄帝的权利是大如天的,没有人敢违背黄帝的意愿,相应的,那些王公大臣,同样是高高站在普通人的头顶的,掌控着普通人的生死。

    不过岁老和尚修炼,成为修炼者后,薛讷的眼界发生了变化,这世间最强大的,不是外在的强大,而是自己内在的强大。如果拥有绝对的力量,就算是杀了黄帝,其他人又能怎么样?

    所以,薛讷面对侯如龙的威胁,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一个普通的宰相而已,即使他召集来军队,薛讷也能轻松完全斩杀。五阶痕道圣者修为,在这片世界中,已经算是高高在上的强者了。

    “嘭!”

    从侯如龙的身上突然飞出一道虚幻的掌印,与薛讷拍下来的手掌碰在了一起。虚幻掌印旋即消失,而薛讷落下的手掌,同样被阻拦了一下。

    侯如龙捏碎玉牌后,身体快速向着后方弹射而去,越过人群夺路而逃,只要让他逃到宰相府,就能保命了。

    “有意思,你父亲竟然也舍得,送给你一个金甲圣尊境界强者凝聚的攻击玉牌。”薛讷看着急速奔逃的侯如龙,并没有急着去追,而是来到了那个被侯如龙侍卫打伤生死不知的中年男子身旁。

    身穿打满补丁衣服的中年男子,面容消瘦,刚才被侯如龙抓住的少女,正跪在男子身边,低声哭泣着。

    薛讷蹲下身体,将手搭在中年男子手臂的经脉上,检查着中年男子身体情况。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爹!”看到薛讷过来,少女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脸希冀的看向薛讷。

    看到薛讷没有说话,少女心中焦急,还以为薛讷不愿救治,急忙继续说道:“大师,只要您能救我爹,小女子愿意,愿意给您为奴为婢,伺候您。”

    检查完了中年男子的身体情况,薛讷这才抬起头,冲着少女温和一笑说道:“别担心,你爹的身体没有大碍,我能救治。我也不需要你给我为奴为婢,我要是让你给我当奴婢,我和刚才那个人有什么区别。”

    “你不要说话,我现在就救治你爹。”薛讷将中年男子的身体扶着,让他坐起身来,然后双掌快速在中年男子身上点了几下,将一缕痕力送进了中年男子的身体中,然后控制着痕力在中年男子的身体经脉中游走,将中年男子身体中的伤势逐一恢复。

    “哇!”

    在薛讷痕力的控制下,中年男子吐出一大口腥臭的淤血,缓缓睁开了眼睛。

    “爹,你醒了!”少女高兴的扶着中年男子的胳膊问道。

    “多谢大师救命之恩!”中年男子看到薛讷,知道是薛讷救了他,连忙挣扎着站起身来,向薛讷行礼。

    “出家人慈悲为怀,施主不用介怀。”薛讷双手合十回了一礼,然后又拿出一粒调养身体的丹药递给中年男子道:“这粒丹药,可以调理你的身体。”

    “有缘再见吧!”薛讷转身向着侯如龙逃走的方向飘然而去。

    薛讷根本就不怕侯如龙逃走,在这隋始城中,侯如龙只会躲在宰相府中,或许还会带人过来找薛讷报仇。

    当薛讷来到宰相府的时候,侯如龙已经带着人严阵以待了。他摸不清薛讷的真实修为,不敢贸然前去报仇,所以就在宰相府中等候薛讷上门。

    “唰,唰,唰。”

    薛讷刚来到宰相府门前,就从宰相府中冲出数十道人影,将薛讷团团围了起来。

    “秃驴,你要是走了,我还拿你没办法,谁想你竟然愚蠢到追到了我宰相府,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侯如龙跟在一个头发花白的矍铄老者身旁,看着薛讷嚣张说道。

    “没有将你送入地狱,贫僧怎能离开?”薛讷看着和侯如龙一起出来的宰相侯思礼说道。

    “你是苏世昌?”侯思礼看着薛讷,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当年薛讷放着状元郎不做,非要迎娶一位婢女,给侯思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薛讷虽然剃度了,但是容貌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所以侯思礼一眼就认了出来。

    “苏世昌已经死了,贫僧了然。”薛讷淡淡的说道。

    “不知犬子哪里得罪阁下了,让阁下追上门来?”既然薛讷不承认自己是苏世昌,侯思礼也不在这上面纠缠,当即直奔主题。

    “强抢民女,当街杀人,他该死!”薛讷淡淡的看着侯思礼,对侯如龙进行了宣判。

    “我不过杀死几个贱民罢了,秃驴,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侯如龙对薛讷多管闲事非常不满意。

    薛讷双手合十,正色道:“佛祖曰,众生皆平等。”

    “你这是一定要置我儿于死地了?”侯思礼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侯如龙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个当爹的是一清二楚。侯如龙的行为虽然有时有些过,但是只要不惹下大祸,侯思礼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的。

    “正是!”薛讷微微点头。

    “既然这样,那我们只能是仇人了,给我杀了他!”侯思礼一摆手,顿时围着薛讷的十多个人一齐拔出了长刀,组成了一个长刀阵,一齐劈向中央的薛讷。

    这十个人虽然都是铜甲武者境界修为,但是一组成长刀阵后,就算是一般的银甲尊者,稍不注意,也会被斩杀的。

    这十个组成长刀阵的人,应该是演练过很多遍的,彼此之间配合的非常熟练,一道紧接着一道,连绵不断的劈向薛讷的身体。

    薛讷的身体快速闪避着,一边闪避,一边观察这些人施展的长刀阵。

    长刀阵,其实是借助人员的互相配合,消除了出刀之间的空隙时间,能够保证攻击连绵不断,薛讷只是观察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就明白了长刀阵的运转原理。

    “看你们修炼不易,就不废掉你们的修为了。”薛讷的身体突然旋转起来,整个人纵跃而起,双脚快速在周围的那十个人的胸膛上踩过。

    “嘭,嘭,嘭。”

    围攻薛讷的侍卫一个接一个的抛飞出去,铜甲武者与金甲圣尊之间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光靠一个长刀阵,是弥补不了的。

    薛讷击倒这些侍卫,一个雄鹰展翅,向着站在侯思礼身旁的侯如龙扑了过去。不过快到侯如龙的身边的时候,薛讷却在侯如龙的脸上,看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嘭!”

    薛讷没来得及思考侯如龙诡异笑容代表什么意思,整个身体就向后抛飞出去。

    侯思礼缓缓收回右掌,自言自语道:“一个小小的金甲圣尊境界的小家伙,也敢在我跟前,想要杀死我儿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父亲威武!”侯如龙拍着父亲的马屁说道。

    侯思礼没有理会侯如龙,身形一晃,就到了薛讷的跟前,一伸手,就将薛讷吸到了跟前,抓住薛讷的衣领说道:“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索性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让皇帝陛下将白可儿赏赐给如龙吗?就是因为你不听话,不肯加入我的阵营中。”

    “无耻!”薛讷的脸色突然涨得通红,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想要自爆吗?那我就成全你!”侯思礼出手快速在薛讷的身体上点了几下,让后将薛讷远远地抛了出去。

    “嘭!”

    薛讷的身体爆炸成了一片血雾。

    薛讷的身体虽然爆炸成了一片血雾,但是他的灵魂却在这一刻,突然苏醒了过来,变成了原本属于薛讷的思想。

    “怎么样?经过苏世昌的经历,你有什么感想?”天山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薛讷的身旁开口问道。

    薛讷现在还能看到下方侯思礼和侯如龙得意的笑容,也能看到侯如龙以前糟践过的年轻女子,不过薛讷的心中却是没有任何的愤怒。

    现在的薛讷,已经不是苏世昌了,他比苏世昌看的更深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