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本心考验
    第565章本心考验

    “好了,开始你们的考验吧,记住,守住你们的本心,才有可能成功的哦!”天山老人一挥手,两个一人高的气泡突然凭空出现,将薛讷和洛雪分别包裹了进去。

    “嗡!”

    薛讷眼前的场景快速发生了变化,等到薛讷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身处一座寺庙中。

    在薛讷的身前,是一座镀着金身的弥勒佛塑像,而且薛讷,则是双膝跪倒在塑像前的蒲团上。在薛讷的身旁,则是一个须眉皆白的老和尚,正拿着一把剃刀,给薛讷剃度。

    “了然,既然入我佛门,就要放下世俗的一切仇恨,四大皆空。”老和尚一边剃度,一边对薛讷说道。

    “了然?以后我的法名就叫了然了吗?以后再无状元郎苏世昌了。”薛讷的意识中,他不叫薛讷,之前他是隋始国的状元郎苏世昌,现在,他则是鼓山寺的新剃度弟子了然。

    “佛门讲究与人慈悲,但同样追求除恶务尽。”老和尚帮助薛讷剃度结束后,在薛讷的耳边絮絮叨叨说大了一大堆佛法,最后才拿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交给薛讷说道:“这是为师专门为你挑选的功法,名叫《伏魔心经》,希望你修炼它之后,可以压制你的心魔。”

    薛讷拿着《伏魔心经》,走出了这座大殿。大殿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让薛讷的眼睛一时没有适应,不禁眯起了眼睛。

    鼓山寺非常大,薛讷行走在鼓山寺中,不时能够见到排成一队行走的僧人。薛讷所在的地方在鼓山寺的后山院中,没有香客能进来,否则人就更多了。

    成为和尚,薛讷的生活变得很单调,每天除了念佛外,就是修炼《伏魔心经》。《伏魔心经》据说是鼓山寺一位已经圆寂的高僧顿悟后所创造,可以帮助心中有魔的人压制心魔。

    不过既然取名《伏魔心经》,里面自然有降妖除魔的攻击招数。在《伏魔心经》的最后,则是《伏魔三式》。

    薛讷在鼓山寺中一待就是二十年,二十年中,薛讷一直在修炼着《伏魔心经》,通过修炼《伏魔心经》,薛讷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了五阶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

    “师傅,我想下山去走走!”一日,薛讷突然来到了他师傅的住处,向师傅请示。

    “看来你心中还是有一些执念,也罢,有因方有果,有些因果,也该你去了断了。去吧,希望你这次去,可以了却因果。”老和尚摆了摆手说道。

    薛讷双手合十向老和尚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看着薛讷离开的背影,老和尚低声喃语道:“此行是一个劫数,希望你能迈过这道坎。”

    伴随着鼓山寺早晨响起的晨钟,薛讷离开了鼓山寺。

    二十年的苦修,薛讷的容貌基本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当初那个书生的模样,不过头上的发髻没有了,身上的穿着也换成了一件宽大的袈裟。

    隋阳城,隋始国的国都。

    薛讷站在隋阳城的城门口,看着门口熙熙攘攘的人流,薛讷有些恍惚,曾经,他骑着高头大马,伴随着钟鸣鼓乐,从这里出发抵达皇宫,受到了黄帝陛下的设宴款待。

    在席间,薛讷见到了那个文静的白衣姑娘,安安静静的坐在大殿中抚着手中的瑶琴,清新脱俗,仿佛九天仙子下凡。

    薛讷感觉自己的心“扑嗵扑嗵”的快速跳动起来,还没有哪个姑娘,能够让薛讷如此心动。

    作为这一届的新科状元,不乏有名门大族托媒人找上门来,想要将他们家族中的适龄女子嫁给薛讷,不过都被薛讷拒绝了,薛讷不想要那种被利益捆绑的婚姻,他要寻找自己的真爱。

    在见到白衣女子的时候,薛讷感觉自己找到属于他的真爱了,这一刻,他真的心动了,那是一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愉悦。

    理想是丰满的,奈何现实是残酷的,还未等薛讷向皇帝陛下提出婚约,皇帝陛下就将白衣女子赏赐给了当朝宰相的儿子,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

    薛讷忘不了白衣女子听到皇帝陛下的赏赐后,脸上出现的那种无助的神情,薛讷的心很痛,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似乎感受到了薛讷的目光,白衣女子看向了薛讷,一脸的彷徨和希冀。

    犹豫了片刻,薛讷猛地站起身来,在众人惊愕的神情中,大踏步走到皇帝陛下身前,单膝跪倒,请求黄帝陛下将白衣女子婚配给他。

    “放肆!”一只白玉瓷碗被皇帝陛下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皇帝陛下一脸怒容的看着薛讷说道:“你是我隋始国这一届的金科状元,是我隋始国读书人的楷模,怎能娶一卑贱下人为妻?”

    “微臣喜欢她,只想今生今世与她在一起!”薛讷昂起了头,看着皇帝陛下。

    文人有傲骨,文人有傲气,薛讷喜欢白衣女子,他不在乎白衣女子的出身,他只是喜欢白衣女子这个人,喜欢她身上的那种气质。

    “朕已经为你选好了妻子,朕给你做媒,选当朝大学士的孙女作为你的妻子,可好?”

    皇帝陛下看着薛讷,对于薛讷,皇帝陛下非常欣赏,薛讷的才识,百年罕见,爱才之心,人皆有之,皇帝陛下自然也不例外,他也想选择一些有才学的人,来辅佐他治理国家。

    “多谢陛下,但是微臣还是喜欢她!”薛讷向着皇帝陛下行了一礼,用手指向了白衣女子。

    “你别忘了你是状元郎,是天下读书人的楷模。”皇帝陛下脸色阴沉,一字一句的对薛讷说道。

    “微臣宁愿不当这状元郎,只想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没有自由的婚姻,不是微臣所想要的。”薛讷再次行礼道。

    薛讷这话一出,顿时大殿上大多数人脸色都变了。黄帝的威仪不容触犯,薛讷这公然顶撞黄帝,已是犯了大忌。

    “哼,既然你不想当这状元郎,那朕就成全你!”黄帝陛下一甩衣袖,喝道:“来人,扒掉他的官服,将他逐出皇宫!”

    “是!”

    皇宫侍卫立即冲上来,将薛讷身上崭新的状元郎官服扒掉,拖着他向皇宫外走去。

    “陛下息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