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属于薛讷的玄黄之气
    第563章属于薛讷的玄黄之气

    薛讷好奇的看了一眼洛雪,对方会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容,薛讷顿时心中一荡,浑身紧绷的精气神外泄,铺天盖地的威压立即向着薛讷压迫而来。

    “骨碌碌!”

    薛讷坚持不住,顿时四脚八叉的从阶梯上滚落下来。

    “呵呵……”

    镇岳等人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向着阶梯上攀登,他们也都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薛讷的这个表现,他们完全能够理解。

    薛讷面红耳赤的从地上爬起来,抬眼偷偷看了看洛雪,看到洛雪没有看他,这才开始继续从第一层阶梯向上爬。

    薛讷没有看到,洛雪的嘴角微微上扬,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薛讷的神情,洛雪全部看在眼里。

    薛讷很快就追赶上了众人的脚步,毕竟,这阶梯,是越往上,威压越大,镇岳等人攀爬的速度同样慢了下来。

    “呼……”

    薛讷吐出一口浊气,他已经将第一层的十个阶梯爬完,站在了第二层的阶梯处。这里一共有三层阶梯,每一层都是十个阶梯。第一层阶梯到顶端,是气痕境初期的威压,第二层阶梯,则是气痕境中期的威压了。

    气痕境,是横在镇岳等人眼前的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多少年来,一直期望突破痕道圣者境界,达到气痕境境界,不过一直没有实现。

    薛讷的**强悍,能够越级挑战,所以在承受威压上面,也是有着很大的优势。

    回过头看了看镇岳等人,他们攀爬阶梯的速度虽然慢,但是都一直在前进。尤其是镇岳,再有两个阶梯,就能踏上第二层阶梯了。很多年的积累,带给了他们很大的挑战优势。

    薛讷扭过头看了看另外一侧的洛雪,却是看到洛雪已经站在了第二层的阶梯上,似乎感应到薛讷看她,洛雪扭过头来,冲着薛讷微微一笑。

    “不能让这个小妮子给超越了!”薛讷心中的大男子主义顿时展现,开始快速向着第二层的阶梯上攀登而去。

    “呼!”

    薛讷的一只脚刚踏上第二层的第一个阶梯,他的肩膀就猛地向下一沉,这里的威压,直接比之前第一层处增加了一倍。

    “有压力才有动力,继续!”薛讷咬紧了牙关,仿佛驮着一座大山,向着阶梯一步步前行。

    “嗵,嗵,嗵。”

    这个时候的薛讷,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脚印,双腿每上抬一次,都要用劲全身的力气。

    薛讷全身的肌肉全部鼓了起来,仿佛精钢铸造的肌肉上面,不断渗出一滴滴珠子大小的汗珠,从薛讷的身上滚落下来。

    第二层的阶梯,薛讷走了一半,他身上承受的威压,也从气痕境中期上升到了后期,恐怖的威压,让薛讷的脚步越发缓慢。

    薛讷看了一眼洛雪,只见洛雪正站在第二层阶梯的中间,似乎在休息,恐怖的威压,让洛雪也是举步维艰。

    在薛讷的身后,镇岳已经踏上了第二层阶梯,正一步步攀登。至于他的师傅钟山和林水,则是卡在了第一层的最后一个阶梯,每一次抬脚,但是面对恐怖的威压,怎么都将最后一步跨不出去。

    “天山老人将这考验关卡设置的这么难,到时候我们都耗尽了力气,还怎么去杀死那个魂宇宙的魔头!”薛讷心中嘀咕着。

    “嗵!”

    突然,从薛讷师傅钟山身上,迸放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瞬间抵御住了头顶的恐怖威压,让钟山踏上了第二层的阶梯。

    “师傅突破了!”薛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曾经对他有指导之恩的钟山,早已被薛讷超越,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钟山的突破,薛讷还是非常高兴。

    薛讷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重新看向阶梯的尽头,口中低语道:“看来是我疏忽了,在极大地威压下,人的潜能也能被激发出来,或许我也能借助这里的威压,做出一个突破。”

    薛讷一脚迈出,重重的踏在了阶梯上,整个身体迎着无处不在的恐怖威压,向着阶梯上走去。

    无处无在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压迫着薛讷的身体,似乎要将薛讷的身体挤压成肉泥。

    “咯吱,咯吱。”薛讷的骨骼发出了不堪负重的响声。

    薛讷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心中暗叹:“看来自己的这个身体,还不是很完美啊,强悍程度还是不够!”

    虽然骨骼已经发出了不堪负重的响声,不过薛讷没有理会,只是疯狂运转着身体中的痕力,他的痕力中,融有一缕玄黄之气,不够这缕玄黄之气非常稀薄,薛讷心中也没有底,不知道能不能激发。

    “拼一把了!”

    薛讷咬了咬牙,再次向上攀登了一个阶梯。薛讷的身体被压迫的弯曲了起来,仿佛一个弓着背的大虾。

    “给我站直了!”薛讷咬着牙,心中呐喊着,他弯曲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变直。

    经脉中的痕力,仿佛水库泄洪一般,汹涌狂吼着在薛讷的经脉中运转。在这股痕力中,一点黄色的光点若隐若现,如同黑暗中萤火虫身上发出的微弱光芒,虽然微弱,但是却清晰可见。

    对于经脉中痕力的变化,薛讷自然看的清清楚楚,心中暗喜,再次加快了痕力的运转速度。

    “吼吼。”

    薛讷经脉中的痕力发出了无形的咆哮,似乎酝酿着什么,终于,在他的痕力中,出现了一缕土黄色的丝线。说是丝线,其实是一缕痕力,不过像丝线的样子罢了。

    这缕土黄色的痕力一出现,就让薛讷的身体迸发出了一股沉重的气势,在原有的气势上,显得更加沉稳。

    一缕淡黄色的光芒从薛讷的身体中释放出来,替薛讷抵挡住了外面无处不在的威压。

    “这才是真正属于我的玄黄之气。”薛讷观察着经脉中随痕力运转的那缕玄黄之气,以前他虽然从地下搜集到过玄黄之气,但是都只是临时能够使用,那些玄黄之气,并不是真正的属于他。

    “这玄黄之气在吞噬我的痕力!”薛讷发现,他丹田中的那缕玄黄之气,正在吞噬着周围的痕力,同时这缕玄黄之气,不断变得壮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