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 重回黑河部落
    第535章重回黑河部落

    “想跑?晚了。”薛讷冷哼一声,身体紧跟着消失,下一刻黑衣人的身体仿佛撞在了一面坚硬的墙壁上面,倒退了回去。

    黑衣人倒退回去后,薛讷才在原地显露出了身形,刚才黑衣人正是撞在了薛讷的身体上面。薛讷现在的身体已经相当于痕道圣者巅峰了,黑衣人和薛讷相撞,自然是找死了。

    黑衣人这一撞,可是撞的不轻,倒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

    薛讷一挥手,就将黑衣人脸上蒙着的黑巾揭掉了,露出了一张图腾联盟中人特有的脸庞。

    “你是黑河部落的人?”薛讷开口问道。

    黑衣人看了一眼薛讷,没有说话。

    “用沉默来对抗吗?要不是想要从你口中问出一些东西,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薛讷冷笑一声,在黑衣人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黑衣人只感觉到一股暖流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虽然让他的身体感觉到异常舒服,但是黑衣人心中却是恐惧,因为薛讷不会这么好心给他疗伤的。

    “你在我身体上动了什么手脚?”黑衣人第一次开口说话。

    “很快你就知道了。”薛讷看了一眼黑衣人,不再搭理他。黑衣人杀了这么多人,薛讷自然不会放他离开,如果不让他尝试一下酷刑,薛讷觉得都对不起那些死在黑衣人手中的普通百姓。

    黑衣人感受到,薛讷送入他身体的那股暖流,开始顺着他的经脉运转,每运转一圈,这股暖流的温度就会提升一些,当十圈运转下来后,黑衣人感觉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百多度的水中。

    黑衣人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变得通红,仿佛煮熟的大虾。薛讷送入黑衣人身体中的,是一缕玄影火,玄影火在黑衣人身体中游走的时候,会吞噬黑衣人身体中的痕力,来壮大自身。玄影火本身不属于黑衣人,当玄影火壮大到一定程度后,就会由内向外灼烧黑衣人的身体。

    十个呼吸时间后,黑衣人的身上开始冒出白色的水雾,喉咙中发出压制不住的低吼声,以他一阶痕道圣者的修为,也是扛不住了。

    “你杀了我吧!”黑衣人扭动着身体,可是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没有办法消除身体中的玄影火。

    “说出你的名字,你所属的部落,还有,谁派你来的?”薛讷眼神冰冷的注视着眼前惨叫的黑衣人。

    “我,我说,你能不能先将我身体中的这个解除掉?”黑衣人的心神彻底崩溃了,他这一辈子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疼痛。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耽搁的时间越长,疼痛越剧烈,最终你的身体就被被里面那一缕火苗吞噬。”薛讷说道。

    “我叫腾格提,是黑河部落的长老。”黑衣人为了少受一些痛苦,快速说道。

    “你是黑河部落的长老?谁派你攫取灵魂的?”听到腾格提的话,薛讷不禁一愣,在自己的部落中大肆杀戮,他难道不怕暴露吗。

    “是,是庹辽将军派我来的。”腾格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他身后的主谋供了出来。

    “原来如此。”薛讷心中了然,怪不得找不到灵魂攫取者,原来是打着贼喊捉贼的口号来的。

    “我怎么能相信你?怎么证明不是你诬陷庹辽将军呢?”薛讷虽然心中已经肯定了腾格提的话,但是还是质疑了一句。

    “庹辽将军身上还有装满灵魂的水晶球,还不到给飞云山那位上交的时间。”腾格提显然比较了解,急忙解释道,他害怕薛讷杀了他。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庹辽将军吧。”薛讷召唤出陆地飞舟,将腾格提抓起来扔在陆地飞舟上,直接向着黑河部落的总部飞了过去。

    远方的天空已经出现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开始了,百瑞部落的人们陆陆续续起床,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他们不知道,他们这个夜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薛讷带着腾格提飞行的很快,薛讷担心庹辽将军意识到不对,提前逃走,到时候,要再找到,就有些麻烦了。

    腾格提乖乖的待在薛讷的陆地飞舟上,既然打不过薛讷,他已经认命,至于庹辽将军的安危,腾格提现在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连自己的性命都掌控不了了,哪里还顾得上别人。

    当天空大亮的时候,薛讷就已经赶到了黑河部落的总部,在庹辽将军统领军队的营帐前,薛讷带着腾格提降落了下来。

    “薛道友这么快就抓住灵魂攫取者了,真是厉害。”薛讷刚从空中降落下来,庹辽将军就已经从他的大帐中走了出来,热情的说道。

    当庹辽将军的目光扫过地上的腾格提后,脸色微微一变,冲着腾格提厉声说道:“竟然是你,黑河部落养育了你,你却这样回报黑河部落,真是畜生不如。来人,将腾格提拖下去斩首。”

    “是!”庹辽将军的亲卫听到吩咐,就准备冲上来带走腾格提。

    “慢着!”薛讷的衣袍一鼓,无形的气势将走上来的两名侍卫冲击的连连后退。

    “庹辽将军怎么知道腾格提就是灵魂攫取者?薛某可没说腾格提就是灵魂攫取者啊。”薛讷盯着庹辽将军,一字一句的说道。

    “嘿嘿,庹某看薛道友将他抓了过来,所以下意识的就认为他是灵魂攫取者了,既然不是,那还请薛道友放了他吧,不管怎么说,腾格提也是我们黑河部落的一位长老,如果他有所得罪薛道友,还请薛道友多多包涵。”庹辽将军向着薛讷拱手说道

    薛讷没有理会庹辽将军,而是转过头看向腾格提,说道:“腾格提,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薛讷这一声淡淡的询问,让庹辽将军的目光瞬间盯死在了腾格提的身上。

    “庹辽将军,我,我已经承认了。”腾格提眼神有些躲闪的对庹辽将军说道。

    庹辽将军眼神一寒,看向薛讷问道:“薛道友什么意思?用他来诬陷本将军?”

    “是不是你与罗飞鸿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看到庹辽将军的神情,薛讷已经大致明白,庹辽将军已经与罗飞鸿走到一起了。

    “哼,我不认识那个什么罗飞鸿。”庹辽将军冷哼一声说道。

    庹辽将军确实不认识罗飞鸿,因为他与罗飞鸿见面的时候,罗飞鸿一直用魂天教特使的名义出现的。至于魂天教,正是罗飞鸿的主人,那位神秘黑袍人创建的教派名称。

    “既然你不承认,那我只有得罪了。”薛讷身形一晃,直接向着庹辽将军抓了下去。

    薛讷没有过多的耐心与庹辽将军来磨嘴皮子,还是用嘴直接,最粗暴的方法,将庹辽将军抓住,然后搜出装满灵魂的水晶球,到时候庹辽将军就没有办法狡辩了。

    “找死!”庹辽将军心中愤怒,薛讷竟然赶在他的军中直接动手,显然是不将他放在眼中的。

    “给我死!”庹辽将军翻手拿出一柄长柄大刀,向着薛讷当头斩下。

    “哼!”薛讷冷哼一声,脚尖在地面轻点,原本冲向庹辽将军的身体,突然划了一个半圆形的弧度,绕到了他的身体侧方。

    庹辽将军明显是身经百战之辈,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看到薛讷抓向他的腰间,斩向前方的长刀硬生生停了下来,刀柄向外一送,刚好挡住了薛讷的这一抓。

    一击不中,薛讷身形旋转,鬼魅般的绕到了庹辽将军的身后,一掌拍在了他的背上。

    “噗!”

    庹辽将军身体顿时向前扑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庹辽将军现在不过五阶痕道圣者修为,虽然比薛讷高出三阶,但是薛讷的真实战斗能力,可是八阶巅峰的痕道圣者。

    庹辽将军转过身来,脸色变得狰狞,深吸一口气,右手呈爪状,遥伸向薛讷说道:“防御,剥夺!速度,剥夺!”

    随着庹辽将军口中说出这八个字,一道黑色的光线从庹辽将军的手中飞出,不容薛讷反应,就已经落在了薛讷的身上。

    曾经,图塔也施展过这样的攻击,薛讷非常清楚这一攻击的逆天,基本很难有人能够抵挡。

    当黑色光线落在薛讷身上的时候,薛讷感觉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开始向着他的身体中钻了进来,仿佛有腐蚀性和黏性一般,降低着薛讷的身体防御,同时拉着薛讷,影响着薛讷的速度。

    “玄影火,驱除!”薛讷心意一动,玄影火在他的经脉中开始快速流动起来,只要遇到这种神秘力量,玄影火就会一扑而上,将这种神秘力量焚烧成虚无。作为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奇火,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挡住奇火的焚烧。

    这也是薛讷能够面对庹辽将军施展的攻击,沉着冷静应对的倚仗。以前薛讷见识过图塔施展后,好奇下曾经讨教过,发现奇火对这种神秘能领具有很大的压制作用,当这种神秘力量作用在身体上后,只要遇到奇火,就立即被克制住了。

    庹辽将军看到黑光落在了薛讷身上,心中一喜,身影瞬间前冲,手中长柄大刀带着呼啸声,斩向了薛讷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