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滴34章 守株待兔
    第534章守株待兔

    “好,请那人进来!”塔甘可汗向着侍卫吩咐道。

    前来拜见塔甘可汗的正是薛讷,与其漫无目的在这黑河部落寻找,还不如直接找黑河部落的头领,能更快一些。

    “在下薛讷,风月帝国人,拜见塔甘可汗。”薛讷进入可汗大帐后,向着塔甘可汗行礼道。

    “薛道友请坐,不知薛道友来我黑河部落,所谓何事?”塔甘可汗邀请薛讷坐下来,自有侍卫给薛讷奉上茶水。

    “不瞒可汗,我有一位朋友,他来自你们黑河部落,不过他现在已经过世,但是听他说他的家人还在,所以我想过来看望一下他的家人。”薛讷坦言说道。

    “呵呵,这么说来,薛道友是我黑河部落的朋友了。不知您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还有他的家人叫什么名字?”对于痕道圣者境界强者,塔甘可汗自然能拉拢就拉拢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强。

    “多谢可汗。”薛讷致谢说道:“我的朋友叫图塔,他的父亲叫图甘洛,母亲叫伊瓦尔。”幸好图塔曾经告诉过薛讷他的家人的名字,不然,薛讷这次来也是抓瞎。

    “图甘洛?伊瓦尔?”塔甘可汗扭头看向一旁的庹辽将军,他日理万机,怎么可能记住那么多人的名字。

    庹辽将军同样眉头紧锁,仔细思索着,薛讷刚才说出的这三个名字,有一个庹辽将军有一点印象,但是印象不深,一时半会儿却也是想不起来。

    “将军是否知道?”看到庹辽将军如有所思的神情,薛讷精神一振,急忙开口询问道。

    庹辽将军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没有什么思路,正准备回答,突然抬头看到眼前他拿给塔甘可汗看的信件,脑海中顿时响起了图甘洛这个人的信息。

    图甘洛,是黑河部落下面一个非常小的部落的酋长,那个部落只有两万多人,而且这两万多人,前两天已经全部莫名其妙的全部死亡了。

    庹辽将军将这两天他们黑河部落发生的事情给薛讷解释了一遍,告诉薛讷,图甘洛所在的小部落,已经全部死亡了。

    “罗飞鸿,你真该死!”薛讷恨恨说道。

    只听庹辽将军述说了一遍这些人的死状,薛讷就明白,这绝对是罗飞鸿手下的人干的,他们攫取了这些普通人的灵魂,没有了灵魂的人,自然是死亡了。

    “薛道友知道是什么人干的?”看到薛讷愤怒的神情,塔甘可汗心中一喜,这些天来,塔甘可汗为了追查到杀人凶手,可谓操碎了心,但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薛讷点了点头,说道:“在下确实知道,还请可汗告诉我图甘洛部落的位置,我想去凭吊一番,另外,麻烦庹辽将军将近期发生大批死人的部落地址告诉我,我要为我兄弟的父母报仇。”

    “薛道友,这伙人非常狡猾,我们追查了好几天了,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的。”塔甘可汗好心提醒了薛讷一句,在他看来,薛讷不过二阶痕道圣者修为,怕薛讷去了送死。

    “多谢可汗提醒,我自有办法。”薛讷向着塔甘可汗行了一礼说道。

    拿到了庹辽将军给予的地图,薛讷先去图甘洛所在的青木部落祭拜了一番图塔的父母。整个青木部落的人都被攫取了灵魂,整整两万人的死亡,在青木部落中堆起了好几座人山。为了防止出现瘟疫,庹辽将军派人,将青木部落的人整个都火化了。

    图塔的父母自然随着他的族人们一起被火化在了一起。薛讷索性对着整个青木部落的旧址祭拜了一番。

    在薛讷看来,罗飞鸿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种不可控制的局面,有他一部分原因的,当初要是拼命杀了罗飞鸿,就不会有今天的这哀鸿遍野了。

    “罗飞鸿,这次已经要将你斩杀。”薛讷拿出庹辽将军给予他的地图,看了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原地。

    黑河部落的大帐中,塔甘可汗和庹辽将军面对面坐着。

    “庹辽,你觉得这个叫薛讷的小子,能找到那些可恨的灵魂攫取者吗?”塔甘可汗端起眼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问道。

    庹辽将军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好说,从风月城来的人,或许他们有不同于我们图腾联盟的特殊手段,也说不准啊。”

    “希望这个薛讷能找帮我们找到那个灵魂攫取者吧,帮助我解决掉心头的忧患。”塔甘可汗端起眼前的酒杯,将里面剩余的美酒一饮而尽。

    夜幕逐渐降临,大草原上的夜幕,降临的非常快,刚才远处还有着漂亮的晚霞,可是眨眼间,就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草原上的牧民,遵循的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当夜幕降临以后,牧民们将放牧回来的马牛羊关入圈中,一个多时辰之后,整个百瑞部落就陷入了寂静中。

    “呱,呱。”

    天空中一两只不知名的魔兽飞过,让整个百瑞部落更添几分寂寞。

    当天空中的皎洁月光逐渐偏离中天,即将隐去的时候,百瑞部落外面的草地上,突然出现了两道人影,悄无声息的飞奔到了百瑞部落的外面。

    其中一个黑衣人向另外一个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另外一个黑衣人就围绕着百瑞部落外面奔跑起来,一边奔跑,一边将一些玉牌扔到地面上,插入隐蔽的位置。

    在另外一个黑衣人忙碌放置玉牌的时候,留在百瑞部落进口处的那个黑衣人,则是祭出了一个水晶球,关注着水晶球中的变化。

    在两个黑衣人忙碌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在百瑞部落中的一座房顶上,依靠着房顶端坐着一个青年,正关注着他们的动作。

    这个青年正是薛讷,他推断出这些灵魂攫取者这次要行动的地方是百瑞部落,所以提前一步来到了百瑞部落中守株待兔。

    当放置玉牌的那个黑衣人围绕百瑞部落,放置了一圈玉牌后,与另外一个黑衣人汇合到了一起。

    祭炼着水晶球的黑衣人,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手指轻盈的跳跃,开始催动整个阵法。要想无声无息的攫取整个部落所有人的灵魂,需要先将整个部落用阵法屏蔽起来,然后催动迷幻性质的阵法,让他们陷入幻境中,利用水晶球,轻易夺走他们的灵魂。

    不过祭炼水晶球的黑衣人嘴角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就突然凝固住了,因为他催动阵法失败了。

    黑衣人再次检查了一遍阵法,发现布置的阵法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催动起来,却是纹丝不动。

    黑衣人不停地检查着阵法,急得满头大汗,但是最终的结果依然和之前一样。

    “你是不是缺少一块这个啊?”就在黑衣人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薛讷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黑衣人的身后,在薛讷的手中,拿着一块布置阵法的玉牌。

    “该死,怎么会有人,杀了他。”黑衣人低骂了一句,对另外一个黑衣人吩咐道。

    对于薛讷的出现,黑衣人还以为是村子里半夜睡不着觉的人瞎溜达的,为了防止薛讷打扰他的计划,黑衣人自然是要杀死薛讷。

    站在一旁听候吩咐的黑衣人,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薛讷的身前,一柄漆黑的长剑划破长空,斩向薛讷的喉咙。

    “木醒!”薛讷的破天枪似真似幻,后发先至,率先到达了黑衣人的身前,“噗哧”一声,刺穿了黑衣人的喉咙。

    这个黑衣人自然是魂隐卫了,只是听从命令,薛讷一枪刺穿了他的喉咙,即使他再不怕疼痛,也是快速失去了生命。

    “说出你的性命。”薛讷杀死魂隐卫后,拎着滴血的破天枪走向另外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似乎很害怕的样子,面对薛讷的步步逼近,黑衣人一步步向后退去。当薛讷走近到黑衣人五米距离后。

    “去死吧!”黑衣人突然暴起,手中一颗黑色的湮灭弹突然飞出,向着薛讷激射而来。

    扔出湮灭弹后,黑衣人的身影快速向后暴退而去,因为湮灭弹的威力非常大,他害怕湮灭弹爆炸的余**及到他。

    湮灭弹,是以九级魔兽的兽晶石作为原料炼制,可以威胁到痕道圣者初期的强者。

    在黑衣人的身后,没有发生他预料的爆炸,当黑衣人抬头看去的时候,眼神中露出了惊骇的神情。因为他刚才扔出的那颗湮灭弹,此刻正在薛讷的手中滴溜溜的旋转着。

    “这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黑衣人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因为在他的认知中,还没有人能够接住扔出去的湮灭弹,最恐怖的是,还能不让湮灭弹发生爆炸。

    不让湮灭弹爆炸,对别人来说几乎不可能做到,但是对薛讷来说,却是不费吹灰之力,因为湮灭弹的引爆,是靠灵魂力量的,薛讷在黑衣人扔出湮灭弹的瞬间,用灵魂力量切断了黑衣人与湮灭弹的联系,黑衣人以为他引爆了湮灭弹,其实不知湮灭弹早已被薛讷所控制,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爆炸了。

    见识了薛讷的诡异手段后,黑衣人这次不再犹豫,脚底突然发力,整个人如同弹簧一般,向着远处快速逃窜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