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黑河部落
    第533章黑河部落

    薛讷行走在风月帝国的各个地方,寻找着罗飞鸿派出去搜集灵魂的魂隐卫,既然没有绝对的实力正面斩杀罗飞鸿,那只能先斩掉他的爪牙了。

    薛讷现在是二阶痕道圣者修为,虽然应触摸到了三阶痕道圣者的屏障,但是薛讷却是缺少一个突破的锲机。

    小毛留在了风月皇宫中,小毛现在是九级魔兽,可以保护花小溪的。

    薛讷从风月城中出来后,一路向北,他此行的目的地是随风大陆最北边的图腾联盟,那里是图塔的家。图塔已经被血魔尊者夺舍,作为图塔的兄弟,薛讷有责任将图塔的事情告诉图塔的家人。

    现在罗飞鸿的人已经掌控了飞云山,正在逐渐扩大自己的势力,薛讷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战胜罗飞鸿,但是在与罗飞鸿交手之前,薛讷还是决定将图塔的事情告诉图塔的家人。

    薛讷在丹田中构建了四象阵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种不同的魔兽幻影,代表着木、金、火、水四种不同属性的痕力。

    薛讷以前曾经掌握过简单的意境,不过后来随着丹田破碎,掌握的意境,同样破碎,现在的薛讷,战斗主要还是依靠丹田中的玄影火,除了玄影火,再无其他的战斗手段。

    “实力提升的优点慢了啊。”

    在风月皇宫见到太上长老镇岳后,薛讷就知道,一对一,他不是镇岳的对手,但是就算是镇岳这种强者,也被罗飞鸿手下的魂隐卫逼迫的逃走,说明这次罗飞鸿所拥有的魂隐卫,比薛讷在碧波大陆所见到的魂隐卫还要强大。

    从风月城去图腾联盟的路上,薛讷索性放弃了飞行,一边行走,一边琢磨着意境的变化,反正罗飞鸿这段时间正忙着扩张和稳固自己的势力,一时半会儿,应该是不会和风月皇城产生什么冲突的。

    一袭青衫的薛讷,缓步行走在树木郁郁葱葱的森林中,眼睛微微闭着,凭着直觉在行走着,感受着周围树木释放出来的浓郁元力。

    不错,在森林中,最浓郁的就是木属性的元力了,但是除了木属性的元力。薛讷彻底封闭了自己身体中的其他痕力原核,只保留木属性的痕力原核运转,用身体感受着周围树木传递过来的信息。

    最初的时候,薛讷只能感受到木属性的元力,不过随着薛讷对木属性元力的剖析,薛讷从中发现,这些木属性的元力,并不单纯的仅仅是木属性的元力,在这些元力中,还包含了树木的情绪。

    人有喜怒哀乐,植物自然也有它的喜怒哀乐。遇到阳光就会明媚高兴,遇到狂风暴雨就会厌恶,遇到电闪雷鸣,就会瑟瑟发抖,心中害怕。

    情绪不光人类有,植物也有,这是一种本能,趋利避害的本能。薛讷微微一笑,继续前行,通过植物释放出的不同情绪,去观察每一种植物的特性。

    “嗯,这应该是一棵强壮的大树释放出来的,因为它的情绪中就没有害怕,一心不断生长,生长到天外,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咦,有趣,作为一株小草,却是想要去远处看看远处的风景,梦想远大,希望你是一株蒲公英吧,让你的下一代,带着你未尽的梦想,随风周游各个地方吧。”

    ……

    薛讷不断地剖析着他所遇到植物的情绪,心境不知不觉受到了这些植物情绪的影响。作为植物生命,它们虽然有自己的情绪,但是远不如人类情绪那般多变和深沉。每一株植物,都有一个远大的梦想,那就是不断变得强大。

    “看来我有些迷失自我了,总想着保护我最爱的人,匡扶正义,除魔卫道,但是没有真正的力量的时候,这些就是最最可笑的笑话。”薛讷突然想明白了很多,感觉自己肩膀上轻了很多,心境上,却是通透了很多。

    “木之意境,应该是一路前行,不断进取。”薛讷拿出了破天枪,开始顺着自己的心意,练起了枪法。

    一路前行虽然不错,但是也要有强大的力量支撑,不然后继无力,终难到达终点。薛讷的破天枪仿佛拥有无尽的生命力,一枪接着一枪刺向前方的空气。

    没有气爆声,前方的空气中,凭空出现了一个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黑洞,那是空间裂缝,薛讷的攻击突破到这个空间的承受极限后,出现的黑洞。

    “唰!”

    薛讷一枪刺入了身旁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仿佛融化一般,沿着破天枪枪尖一圈,那里的树木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中,似乎天生就没有一样。

    “这招就叫木醒吧,算是我的一次觉醒。”薛讷看着手中破天枪,低声喃语。

    薛讷虽然领悟树木,创造了“木醒”这一带有意境的攻击,不过还是非常的粗浅,需要薛讷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完善。

    在通往图腾联盟的路上,薛讷发现了好几起魂隐卫攫取普通人灵魂的事情,既然碰上了,薛讷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魂隐卫的实力,和楚枫相当,虽然是八阶痕道圣者,但是由于他们不会思考,只是依靠本能去战斗,所以,单打独斗,薛讷根本就不怕。

    不过魂隐卫的实力虽然不是非常的强大,但是薛讷想要斩杀,却也是要费不小的功夫的。这些魂隐卫的身体被神秘黑袍人改造过,除了不怕疼痛外,身体的防御也很强大,薛讷曾经试验过,他全力一掌拍在魂隐卫的胸膛上,只能让他们倒退几步,根本就造不成什么伤势。

    既然普通攻击对魂隐卫构不成什么威胁,薛讷索性放弃了普通攻击,拿起破天枪,利用魂隐卫开始完善他领悟出来的那一招“木醒”。

    魂隐卫也有武器,面对薛讷的破天枪,他们手中的黑色长剑,每一招都让周围的空间激荡起细微的裂缝。

    不得不说创造这些魂隐卫的那个黑袍人是天才,他将这些魂隐卫的潜能激发到了极致,虽然他们不能领悟意境,但是每一个魂隐卫,都是八阶痕道圣者的极限,四五个魂隐卫,就能够威胁到领悟意境的痕道圣者。

    遇到薛讷,只能说这些魂隐卫运气不好,单打独斗,薛讷完全可以斩杀。

    就这样,薛讷一边前行,一边斩杀遇到的魂隐卫,当薛讷斩杀了五个魂隐卫的时候,薛讷终于进入了图腾联盟的境内。

    图腾联盟,其实就是北方大草原上五个大型部落组建起来的一个联盟,五个部落,各自派遣一位长老,共同管理着北方大草原上的事情。

    图塔的家属于黑河部落,座落在北方大草原的东边,紧挨着横穿整个大草原的黑河。

    当薛讷进入黑河部落范围后,却是发现,这里人迹罕至,很多牛羊皮缝制的毡棚都已经荒废,偶尔遇到一个人,也是匆匆忙忙的行走,根本就不理会外来的薛讷。

    “难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薛讷心中疑惑,直接身形快速闪烁,向着黑河部落最中心的那座最大的毡棚奔去。

    “可汗,我们部落的人,已经死去十分之一了,族人们每天都人心惶惶,已经出现了族人逃亡的迹象了,这样下去,我们黑河部落就散了啊。”一个脸色黝黑的老者对端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正是黑河部落的塔甘可汗,脸色黝黑的老者则是黑河部落负责军事的“夷离堇”,庹辽将军。

    “没有请横木供奉和水濑供奉前去调查吗?”塔甘可汗苦恼的挠了挠头问道。

    “横木供奉和水濑供奉都前去调查了,但是每次赶到的时候,那些人已经都死去了,至于杀死这些族人的凶手,早已消失不见。”庹辽将军同样愤怒,在大草原上,人类的繁殖本就困难,部落之间,生存环境非常严峻,现在他们黑河部落一下子死掉了数十万的族人,这如何不让塔甘可汗和庹辽将军生气。

    “让那些小部落都聚集到一起,加派人手,我就不信,杀死这么多人,凶手就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塔甘可汗一拍桌子沉声吩咐道。

    “是!”庹辽将军站起身来,躬身行礼,正准备退去时,外面的侍卫突然进来禀报道:“可汗,一位自称是从风月城来的人,求见可汗。”

    “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来见我,不见!”塔甘可汗正头疼部落族人死亡的事情,自然没有心情见别人。

    “是,那属下让他离开。”侍卫躬身行了一礼,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那个人什么修为?”庹辽将军突然开口,顺口问了一句。

    “这个,属下看不出来!”侍卫面带惭愧之色说道。

    “看不出来,那至少是痕道圣者修为了。”庹辽将军神色凝重说道。

    能够给塔甘可汗当侍卫,至少都是金甲圣尊境界修为,既然这个侍卫看不出来人的修为,那么前来拜见塔甘可汗的人,至少是痕道圣者境界了。

    “可汗,属下认为还是见上一面好!”庹辽将军看了塔甘可汗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