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争夺令牌
    第523章争夺令牌

    红色令牌的出现,让各方势力都惊动了起来,先不说伴随红色令牌的那个传说是不是真的,光红色令牌坚硬的材质,就让很多修炼者垂涎,更有人流传说红色令牌是圣器o

    圣器可是痕道圣者境界方可使用的武器,圣器这个传说一出,原本只是低阶修炼者争夺的红色令牌,立即变成了痕道圣者境界强者之间的争夺o

    飞云山自然也得到了消息,飞云山的痕道圣者境界强者中,也只有太上长老镇岳和上任掌门楚枫拥有圣器,其他人都没有o毕竟在陨神界中,还没有哪个炼器师能够炼制出圣器,现在出现的圣器,都是以前的人遗留下来的o

    圣器,对于痕道圣者的吸引力非常强烈,当天,飞云山的一批痕道圣者,就在罗飞鸿的带领下,赶到了虎吼城o

    红色令牌现在在虎吼城第一大家族宋家手中,不过当红色令牌是圣器这个消息流传出去后,宋家就陷入了一片恐慌中,宋家的老祖宗现在才是一阶痕道圣者修为,面对痕道圣者境界以下的强者,是绝对的霸主,但是面对一群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时,就变成了绝对的弱者了o

    “老祖,这下该怎么办啊?令牌是圣器这个消息一传出去,绝对会吸引来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到时候我们宋家就岌岌可危了o”宋家现在的家族宋从宇忧心忡忡的站在宋家老祖宋林山跟前说道o

    “先拖着,能拖一会是一会儿o这个令牌我看不透到底是不是圣器,但是它的坚硬程度,是我见多的最坚硬的,单凭这一点,我们就不能轻易交出去o”宋林山直接否决道o

    宋林山之所以如此干脆的拒绝将红色令牌交出去,主要是他发现了红色令牌的一个秘密,那就是在他修炼的时候,如果握着红色令牌,就会让灵魂力量有缓慢的增进o

    灵魂力量是最难修炼的,一般灵魂力量的增强,都是在修为提升的过程中自然增长,并没有什么捷径,但是依靠自然增长的灵魂力量,是非常弱小的o

    宋林山发现了红色令牌有增长修炼者灵魂力量的作用后,自然不肯交出去了,即使宋家被人灭掉了,只要他宋林山在,就可以再建立一个新的宋家o

    宋从宇退出了宋林山修炼的密室后,宋林山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决定带着令牌离开宋家,找一处没有人的地方闭关修炼,等到他修为大涨以后,再出来o

    身影一晃,宋林山的身影消失在了密室中,等到他再次出现后,就已经到了虎吼城的城外,认准了一个方向后,全力飞行而去o

    “这么着急,想要干什么去啊?”突然,一道沧桑的声音在宋林山的耳边响起,同时,一道身穿大红色长袍的青年从天而降,挡在了宋林山的前方o

    “你是谁?”宋林山看着前方一头红色长发的魁梧青年,心中一突,因为他看不透对方的修为o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将你手中的令牌交出来就行了o”红色长发的青年的声音非常诡异,明明是青年模样,但是他说话的声音,却仿佛活了几十万年似得,充满了沧桑o

    “什么令牌?我没有令牌!”宋林山一脸警惕的看着对方,直接否装傻充愣道o

    “既然你不交出来,那还是我亲自来拿吧!”红发青年突然向前一步跨出,看似短短的一步,却是仿佛跨越了空间,瞬间到达了宋林山的跟前,一伸手,向着宋林山的胸膛拍了下去o

    “去死吧!”宋林山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忍者匕首,向着红发青年的手掌刺了下去o

    宋林山的嘴角噙着一抹残忍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了红发青年手掌被自己刺穿的情形o

    红发青年冷冷一笑,拍向宋林山的手掌改拍为抓,一把抓住了宋林山刺过来的忍者匕首o

    残忍的笑容在宋林山的脸上凝固,然后变成了惊恐,因为红发青年不光抓住了他的忍者匕首,而且手掌一用劲,直接将他的忍者匕首折断成两截o

    宋林山的心沉到了谷底,自己的忍者匕首虽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是在宝器中,也算是非常锋利的一种了,而对方竟然只是轻轻一握,就将自己的忍者匕首折断,这份能力,就算是八阶痕道圣者,也不一定拥有吧o

    “再给你一个机会,交出红色令牌,然后臣服于我,不然,死!”红发青年的声音冰冷异常,让近在咫尺的宋林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o

    “我臣服!”宋林山浑身一抖,赶紧从痕戒中拿出了自己获得的那块红色令牌,双手捧给了红发青年,在绝对的实力跟前,宋林山选择了保留自己的性命o

    红发青年从宋林山手中接过红色令牌,打量了一番,低语道:“果然是火陨令,天风,师傅将他的衣钵传给你,并赠予大量的宝物,不过最终还是要落入我的手中啊!”

    “哈哈哈哈……”红发青年突然扬天发出刺耳的大笑声o

    宋林山不明白红发青年为什么发笑,不过此刻红发青年释放出来的气势太强大了,直接压迫的宋林山匍匐在了地上o

    过了将近一盏茶的功夫,红发青年这才收敛了气势,重新恢复到之前那个冷酷的青年模样o

    “你叫宋林山吧,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只要你忠心耿耿,好处少不了你的,别的不说,让你突破至八阶痕道圣者修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o”红发青年看向宋林山说道o

    “多谢主人!”宋林山大喜,急忙跪伏在地上叩谢o宋林山突破到一阶痕道圣者修为,已经将近五百年,始终难以寸进,现在听到红发青年保证可以将他的修为提升至八阶痕道圣者,顿时心中大喜,这比得到那个红色令牌还要有用o

    “好了起来吧,我叫血魔尊者,你以后喊我尊者就可以了o”红发青年淡淡的吩咐道o

    这个血魔尊者,自然就是夺舍了图塔身体的那个血魔尊者了,只不过宋林山不认识图塔罢了,如果薛讷在这里,就会发现,眼前这个红发青年,正是图塔,不过控制图塔身体的,是血魔尊者o

    血魔尊者给宋林山抛出一块联络玉牌,说道:“你先回你宋家呆着,有事情的话,我会联系你的o如果有人来找你抢夺令牌,你直接告诉他们,就说令牌被血魔尊者拿走了,让他们直接来找我o”

    血魔尊者说罢,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虽然看似散步一般行走,但是仅仅走出三两步,血魔尊者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o

    看着血魔尊者消失的地方,宋林山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如果不是对方给了他一个臣服的机会,他宋林山现在百分之百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o

    “或许跟着尊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o”宋林山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血魔尊者消失的地方,这才转身向着虎吼城的宋家飞去o

    虎吼城的宋家门口,已经围了一大群人,其中最显眼的,则是身穿华丽长袍的罗飞鸿了,罗飞鸿这次带来了两个护山长老和两个峰主,打着为了飞云山的利益而来o

    在罗飞鸿周围,还有两三个同时释放着痕道圣者境界气势的强者,不过他们明显属于散修的行列,对于组团过来的的罗飞鸿等人,非常的忌惮,与罗飞鸿等人保持了足够的距离o

    所有人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求宋家交出他们获得的红色令牌o

    “众位前辈,我们老祖宗不在家族中,各位前辈请屋内稍坐,我们立即派人去寻找老祖宗o”宋天宇的额头上不断地冒着冷汗,一条手帕擦得都湿透了o

    宋天宇现在不过是五阶金甲圣尊修为,在罗飞鸿等人不断释放着痕道圣者气势威压下,行动都有些困难o

    “哼,不会是带着令牌逃跑了吧!”其中一个光头散修冷哼一声说道o

    “就是,你莫不是在这里故意拖延,好让宋林山那个老匹夫逃跑o”另外一个老妪模样的三阶痕道圣者说道o

    “不是,晚辈是真的已经派人去寻找了,老祖宗一般不会离开宋家的,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宋天宇的腰已经深深的弯了下去,周围几个痕道圣者境界强者释放达到威压越来越强,就连罗飞鸿也都若有若无的释放了一些威压o

    “哼,一群痕道圣者境界强者,难道只会欺负一个小辈!”宋林山的声音突然想起,紧接着,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o

    “老祖宗,您回来了!”看到宋林山出现,宋天宇都快要哭出来了,刚才在众人的威压下,宋天宇简直是度日如年o

    “宋林山,将红色令牌交出来,这种宝物,不是你一个区区一阶痕道圣者所能拥有的o”之前那个老妪一顿她的龙头拐杖说道o

    “令牌已经被人给拿走了!”宋林山轻蔑的瞥了一眼老妪,摊了摊手说道o

    “被谁拿走了?莫不是你自己藏起来了吧?”朱雀峰峰主倪山眯着眼问道o

    被倪山看了一眼,宋林山心中一突,从倪山的装束上,宋林山已经认出了倪山等人的归属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