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算计
    第519章算计

    原来是武飞悄悄绕到了薛讷的身后,手中的大锤狠狠砸向薛讷的脑袋o如果薛讷被武飞这一锤砸中了,脑袋绝对会变成被开了瓢的西瓜o

    薛讷给了花小溪一个放心的眼神,身体突然向后撞去o

    “靠山撞!”

    薛讷的身体陡然加速,刚好避开了武飞砸落的大锤,他的后背紧紧地撞在了武飞的胸膛上面o

    武飞的身体像破麻袋一般飞了出去,落地后,口中的鲜血这才喷了出来o至于薛讷,则是神定气闲的站在原地,看着倒地的鲁长天,正在思索要不要斩草除根,杀死鲁长天o

    “薛讷哥哥,你好棒!”花小溪冲着薛讷伸出两个大拇指o

    “既然这仇恨已经无法化解,那就将你彻底斩杀吧!”薛讷看到花小溪烂漫的笑容,心中突然下定了决心o留着这些人仇人,或许他们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对身边的人,却能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o

    “呼!”

    薛讷向着躺在地上的鲁长天拍出一掌,如果这一掌拍下去了,鲁长天就会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o

    “大胆!飞云山内竟然敢向飞云山的贵客下手!”突然,罗飞鸿的身影出现在了青龙殿前面的广场上,一掌拍出,拦下了薛讷的这一掌o

    “嘭!”

    罗飞鸿与薛讷各自拍出的一掌对撞在一起,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后退了一步o

    “看来罗飞鸿的实力比起之前,有所增长啊!”薛讷心中微微有些惊讶,不过也就是微微惊讶罢了,如果罗飞鸿这几年修为没有寸进,薛讷才会吃惊呢o

    “一定要赶紧杀死他,不能让他再这么成长下去了!”罗飞鸿心中却是非常的吃惊,薛讷的成长速度,让罗飞鸿心惊o曾几何时,薛讷在罗飞鸿面前,只是一个任他揉捏的小蝼蚁,可是现在,薛讷已经让罗飞鸿真正重视了o

    “你什么意思?”薛讷脸色沉了下来,虽然说自己与罗飞鸿之间,迟早有一战,但是却不是现在,因为大庭广众之下,他是没有办法斩杀罗飞鸿的o

    “鲁副谷主是飞云山的贵客,你无缘无故打伤鲁副谷主,竟然还要杀他,你有没有将飞云山放在眼里?”罗飞鸿厉声质问道薛讷道o

    “呵,鲁长天要杀我可以,我杀他就不行了?”薛讷怒极反笑o

    “就是,罗飞鸿,你还讲不讲理了,刚才这个坏蛋杀薛讷哥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跑出来插手?”花小溪现在有薛讷撑腰,一点都不害怕罗飞鸿报复o

    “一个外人,在我飞云山中杀人,难道还有理了?”罗飞鸿将外人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提醒薛讷注意自己的身份o

    “我要杀的人,没人能拦得住!”薛讷的眼神冷了下来,死死盯着罗飞鸿说道o

    “你可以试试看!”罗飞鸿意味深长的微笑着说道,罗飞鸿之所以敢这么说,因为他有足够的底气,在飞云山中,比他厉害的人还有很多,能够斩杀轻易杀死薛讷的,也有很多,不然,飞云山凭什么屹立万年o

    “唰!”

    薛讷的身体突然动了,仿佛一道微风拂过,悄无声息,但是速度却是奇快无比o

    “找死!”罗飞鸿手中青虹剑出现,一道剑光迎着薛讷斩了下去o

    “铛”的一声,罗飞鸿的青虹剑斩在了薛讷的破天枪上,挡住了薛讷的去势,不过挡住了薛讷的人,却是没有挡住薛讷的阴阳玄火o

    趁着罗飞鸿阻拦他的间隙,薛讷屈指一弹,一缕阴阳玄火快速激射向鲁长天,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鲁长天的脑袋上o

    “嗤嗤!”

    仿佛积雪融化一般,鲁长天的脑袋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手指头粗细的窟窿,窟窿中没有一滴鲜血流淌出来,赫然被阴阳玄火完全蒸发干了o

    鲁长天被薛讷打的身受重伤,能够勉强吊住一口气已经很不容易了,对于薛讷弹出的这缕阴阳玄火,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眼睁睁看着阴阳玄火落在了自己的脑袋上面o

    鲁长天也够可悲的,本来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横着走了,替儿子报仇,是最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了o可惜他遇到了薛讷,鲁长天的报仇对象是薛讷,一个可以越级挑战的天才,一个成长快速的天才o

    找一个成长起来的天才报仇,鲁长天纯粹是

    “你敢在飞云山杀人?”罗飞鸿的眼睛眯了起来,一扬手中青虹剑,朗声说道:“飞云山被逐弟子薛讷,在飞云山公然杀死镇云谷副谷主鲁长天,意欲挑起两派的矛盾,此子其心可诛,今天,我就代飞云山替天行道,给鲁副谷主报仇o”

    罗飞鸿的青虹剑化作万千剑影,斩向了薛讷o薛讷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破天枪释放出一道清彻的龙吟声,如同一道闪电,迎向了青虹剑o

    “不好,薛讷上了罗飞鸿的当了,他这是故意让薛讷杀死鲁长天,然后用两派关系的大义,来压迫薛讷,想要让咱们飞云山的老祖出手,将薛讷灭杀在这里的o”洛雪神色凝重的看向薛讷,眉宇间有着明显的担忧之色o

    “那,那怎么办啊?遇到老祖,薛讷哥哥绝对打不过的o”花小溪有些着急,急忙转向绮莲恳求道:“峰主,您帮帮薛讷哥哥吧o”

    “放心,我不会看着不管的,现在我们先静观其变o”绮莲轻轻拍了拍花小溪的肩膀,示意她先不要着急o

    罗飞鸿与薛讷的战斗,看似招招声势浩大,产生的痕力波动时不时发出一声爆响,不过薛讷的脸色却是变得古怪起来,因为罗飞鸿没有尽全力o

    看似声势浩大的战斗,实则全部都是花架子,糊弄一下境界低的弟子罢了o

    “他这是什么意思?”薛讷有些疑惑,不过旋即脸色一变,心中暗道不好o薛讷并不笨,很快就想明白了罗飞鸿的打算o

    在擎天峰的最高处,楚枫和他的师尊镇岳并排站在一起,遥看着薛讷与罗飞鸿的战斗o

    “师尊,要不要出动护山长老,教训一下这个薛讷?”楚枫扭过头看向镇岳询问道o

    “任其自然发展吧!”镇岳的眼神深邃,脸上古井无波,叹息一口气说道o

    “是!”楚枫恭敬回答道o

    楚枫现在虽然也已经是八阶痕道圣者巅峰修为,和他的师尊相同,但是当真正交过手后,楚枫才知道他的师尊的修为又多么恐怖,即使是同一境界,镇岳也能够轻易斩杀他o

    薛讷与罗飞鸿两人战斗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罗飞鸿没有出全力,薛讷自然也也是应付,现在根本就不是斩杀罗飞鸿的最佳时机,与其白白耗费痕力,还不如应付着,观看事态的发展o

    一旁绮莲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自言自语道:“看来师尊是准备任薛讷自行发展下去了o”

    绮莲的声音不大,不过让周围的花小溪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不完全明白绮莲这句话的意思,但至少可以说明,飞云山不会出动护山长老来对付薛讷了o

    “嘻嘻,这个罗飞鸿就是一个小丑,自己蹦跶的怪欢快的,可惜没有人搭理他o”花小溪揪起的心放下后,重新恢复了活泼好动的性子,当即毫不避讳的嘲笑罗飞鸿o

    花小溪说这话的时候,故意用痕力控制,将声音直直的传递到了罗飞鸿的方向,让罗飞鸿能够听得清楚o

    果然,罗飞鸿听到花小溪的嘲讽后,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心中暗自恼恨,恨楚枫不帮他o只要楚枫下令,护山长老绝对会出来,将薛讷斩杀的o

    现在楚枫不帮他,罗飞鸿心中除了恼恨,却是无计可施,当即跳出了与薛讷的战斗圈子,在这样打下去,他真的就变成其他人眼中的小丑了o

    “哼,飞云山不追究你的责任,不代表镇云谷会放过你,你就等着镇云谷的追杀吧!”罗飞鸿撂下一句狠话后,头也不回的向着擎天峰的方向飞去了o

    “耶,这一局薛讷哥哥完胜!”花小溪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o

    罗飞鸿回到他的洞府后,气急败坏的他将洞府中的茶盏、桌椅一通乱砸,今天的事情,让罗飞鸿颜面大失,作为飞云山的代掌门,竟然没有一个护山长老出来o

    “好,很好,这是你们逼我的!”罗飞鸿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过了片刻,他毅然转身,走向了身后的墙壁o一道黑色的痕力从罗飞鸿的手中激射而出,落在了墙壁上面o

    “唰……”

    一层涟漪从墙壁上闪现,整个岩石墙壁仿佛活了过来,散发出淡淡的元力波动o

    “何事?”墙壁后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o

    “我要找主人!”罗飞鸿没有过多的废话,简单明了的说道o

    “嘎嘎,你终于想通了!”岩石墙壁后面的那个人突然一愣,旋即就发出了刺耳的怪笑声o

    “别废话,赶紧的!”罗飞鸿不耐烦的催促道o

    “我去通禀!”墙壁后面没有了声息o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墙壁上的光芒突然变得强烈起来,紧接着,墙壁上出现了图画,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出现在了墙壁上,他的脑袋同样被黑袍紧紧包裹着,只留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睛,释放着摄人心神的光芒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