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斩杀南宫飞
    第503章斩杀南宫飞

    “哈哈哈,你想杀我?”南宫牧天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看着逐渐逼近的南宫牧野,南宫牧天带着不屑说道:“就凭你刚刚突破到八阶痕道圣者境界的修为,想好杀死我,真是太好笑了。”

    “只要我愿意,即使是我以前的修为,照样能够将你斩杀。”南宫牧野的声音非常冰冷,没有丝毫的感情。

    “那就试试吧!”南宫牧天手中出现了一柄半月铲,毫无征兆的向着南宫牧野的头顶竖劈了下来。

    南宫牧天知道,他和南宫牧野的恩怨必须有所了断,即使南宫牧野没有从横断山的地牢中逃出来,南宫牧天也已经下定决心,要杀死南宫牧野等人。

    “哼,你除了偷袭,还会干什么?”南宫牧野冷哼一声,手中瞬间出现了一根镔铁棍,挡住了南宫牧天竖劈下来的半月铲。

    南宫牧野的武器早就被南宫牧天给搜走了,这根镔铁棍是南宫牧野临时找的。南宫牧野和南宫牧天两人使用的都是重型武器,一时间乒乒乓乓打了一个难解难分。

    南宫飞和南宫龙兄弟两人,看到父亲父亲南宫牧天与南宫牧野战在了一起,当即就想要上前帮忙,在他们的思想中,可没有以多欺少的概念。不过还未等他们上前,薛讷早已一步跨出,出现在了他们身前。

    “他们的战斗,你们不能参与。”薛讷冷淡的看着南宫飞和南宫龙两人说道。

    “狗东西,你算什么东西?既然你敢挡住大爷的路,那就先让大爷解决掉你。”南宫龙直接一拳向着薛讷轰击而去,在他看来,薛讷一个小小的一阶痕道圣者修为,竟然敢阻拦他和他大哥两个人,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要知道,南宫飞和南宫龙两人一个是三阶痕道圣者,一个是五阶痕道圣者,都比薛讷的修为要高。

    “三弟,不可大意,这小子很古怪,能够越级挑战。”南宫飞不像南宫龙,他对薛讷了解的要多得多,知道薛讷不能只看他表面的修为,当即严肃提醒南宫龙道。

    “大哥,你太小心了。”南宫龙不屑地看了薛讷一眼,浑然没有将南宫飞的提醒当做回事,一边走向薛讷,一边说道:“我最喜欢斩杀那些所谓的天才了。”

    南宫龙的武器是一把宽背大砍刀,带着凌厉的劲风横砍向薛讷。将近一千斤的宽背大砍刀,挥舞起来,刀背上的风环,带着尖锐的呼啸声。

    “三弟,小心!”站在一旁的南宫飞看到南宫龙竟然如此托大,在攻击薛讷的时候,身前的空门大开,完全没有什么防备,当即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感觉,急忙飞身而起,向着薛讷冲去。

    南宫飞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薛讷的破天枪出现在薛讷的手中,干净利落的一招直刺,直接穿过南宫龙的宽背大砍刀,穿透了南宫龙的胸膛。

    “噗哧!”

    薛讷的破天枪洞穿南宫龙的胸膛后,立即回收,一捧鲜血从南宫龙的胸膛中喷射出来,血溅三尺。

    薛讷杀死南宫龙的动作非常快,快到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南宫龙就已经捂着胸膛躺在了地上,没有了声息。

    “你给起去死吧!”薛讷刚杀死南宫龙,南宫飞就紧接而至,两柄薄刃刀,交互向着薛讷的脖子处割下。

    “嘭!”

    薛讷的破天枪突然高高竖起,由上向下,狠狠的劈在了南宫飞的两把薄刃刀上,将南宫飞的薄刃刀压得直接呈弓型弯曲了。薛讷的破天枪不光压弯了南宫飞的薄刃刀,薄刃刀抵消了一部分力量后,剩余的力量则是全部倾泻在了南宫飞的身上,将南宫飞劈飞出去。

    “你们为了得到灵魂,残杀了多少普通百姓,今天我只是收取一些利息,等过几年,我就会去寻找你们身后的那位,让你们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薛讷一枪劈飞南宫飞后,身形紧跟而上,继续一枪向着南宫飞的胸膛处刺去。

    看到薛讷刺过来的破天枪,南宫飞吓得亡魂大骇,千钧一发之间,从痕戒中拿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圆形盾牌,圆形盾牌瞬间成直径一米五左右的大盾牌,挡在了南宫飞的胸前。

    “铛”的一声,薛讷的破天枪刺在了圆形盾牌上面,发出金铁交鸣声,破天枪在盾牌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痕,却是没有刺穿盾牌。

    既然在力量上比不过薛讷,南宫飞索性放弃了进攻,只是拿着圆形盾牌,一味防御着薛讷的攻击。

    南宫飞对他父亲还是有信心的,毕竟南宫牧野在地牢中关押了那么多年,这期间,因为封印的存在,南宫牧野是不能够修炼的,相当于这么多年,南宫牧野的修炼白白荒废了。

    “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是现在你一时半会儿奈何不了我,等我父亲杀死了南宫牧野,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南宫飞的眼角闪过一丝狠厉。

    “你确定我奈何不了你?”薛讷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飞。对于南宫飞的心思,薛讷一清二楚,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南宫牧野输给南宫牧天,就算输了,薛讷也能帮其找回场子的。

    “哼,有本事就先破掉我这个盾牌吧!”南宫飞将自己的身体整个躲藏在了圆形盾牌后面。

    “三倍痕力,叠加!”薛讷的气势突然一凝,双手握着破天枪,从上往下,再次一个竖劈,劈斩下南宫飞的圆形盾牌。不过这次薛讷的攻击明显有了不同,他的攻击气势,犹如滔滔不绝的海浪,一波接一波,连绵不绝的劈斩向了南宫飞的圆形盾牌。

    “咔嚓!”

    一道轻微的声音从圆形盾牌上响起,声音非常细微,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来,不过南宫飞恰巧听到了,紧接着,南宫飞的脸色就变得惨白。因为他的圆形盾牌上面,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而且这道细微的裂缝,正在迅速的变大。

    “嘭!”

    南宫飞的圆形盾牌碎裂成了无数块,将南宫飞的身影完全暴露在了薛讷的破天枪下。

    “不要杀我!”南宫飞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抱歉,你说的有点晚了!”薛讷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他的破天枪,则是将南宫飞的脑袋砸的稀巴烂。

    ps:抱歉,今天有事,就先更新2000字,欠的明天或者后天,习惯给大家补上,不好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