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报仇
    第502章报仇

    看到自己的媳妇和两个儿媳妇在炼化封印的过程中,没有任何的痛楚,南宫牧野这才将悬着的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很快,南宫牧野的两个孙儿南宫浩和南宫然都炼化了封印。炼化了封印后,薛讷发现,南宫牧野的妻子竟然是五阶痕道圣者修为,看来自己师傅家族还是非常强大的啊。

    在薛讷帮助南宫牧野等人炼化封印的时候,在南宫飞的操纵下,天风国对他旁边的小国东丽国发动了战争。在强大的天风国汇聚城下后,东丽国国主吓得直接举着白旗出来投降了,不过在东丽国国主投降的时候,从东丽国的军队中冲出一个身穿东丽**队铠甲的中年汉子,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天风国国主柳定鼎跟前,将一柄长剑刺入了柳定鼎的胸口中。

    这名东丽国的刺客被愤怒的天风国当场格杀,不够这还不能够消除天风国的愤怒,在天风国国师诸葛毅的建议下,天风国的虎狼之师冲进了东丽城中,将东丽城中的普通百姓屠戮一空。

    东丽城被屠城的那几天,整个天空都飘荡着丝丝血腥味,东丽城中血流成河,到处都是横七竖八死去的普通百姓。

    在东丽城中,数十道黑色影子飞奔在城中,他们手中的水晶球,不断吸收着周围死去平民的灵魂。

    楚汉城,南宫家族的一处密室中。

    南宫飞和南宫牧天分别坐在太师椅上,在南宫牧天的前方,则是跪着独臂的狈里青。

    “什么?你说南宫牧野他们被人救走了?”南宫牧天一巴掌拍在太师椅旁边的茶几上,顿时将这个价格不菲的茶几拍的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废渣。

    “是老奴没用,没有看守好那里,还请家族责罚。”狈里青脑袋触地,吓得不敢抬头。

    “救走南宫牧野他们的那个人是谁?你可认识?”一旁的南宫飞突然开口询问道。

    狈里青依稀记得南宫牧野喊那个人为薛讷师弟。回忆了一会儿说道:“好像叫薛讷!”

    “该死,又是这个薛讷!他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屡次跑来破坏我们的事情。”南宫牧天一拳向着放茶几的地方砸去,不过砸到一半响起茶几已经被他刚才给拍裂了,急忙硬生生收住下落的拳头。

    “父亲,这个薛讷这次专门去横断山营救南宫牧野等人,莫非他真的是大爷爷的后人?”南宫飞有些不淡定了,之前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是现在,薛讷专门去横断山,将南宫牧野等人救了出来,这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南宫牧天用手摸索着下巴点头说道:“现在看来,你猜测的很有可能了。”

    南宫牧天转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的狈里青,说道:“狈里青,你立即派出魂隐卫,去打探那个薛讷和南宫牧野等人的行踪,打探清楚了第一时间汇报给我,我亲自带人去,不能让他们再发展下去了,以免以后造成不可控制的局面。”

    “是,老奴现在就去!”狈里青站起身来,正准备出去,突然,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让整个密室都晃动了起来,狈里青没有注意,又摔倒在了地上,刚好压到了他的那个断臂处,顿时殷红的鲜血又渗了出来,疼的狈里青龇牙咧嘴。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牧天第一个冲出了密室,这里是他南宫家族,汇聚了大量的痕道圣者修为的魂隐卫,有人来这里闹事,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不过当南宫牧天看到外面的情形后,顿时肉疼了起来,因为发生爆炸的地方,刚好是他们南宫家族魂隐卫居住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在深坑的一些地方,还在汩汩流淌着岩浆,可见刚才的爆炸威力之大。

    “是谁?谁干的?”南宫牧天气的脸色发青,突然暴喝道。

    “呵呵,在家里扔了一个炸弹,你就气成这样,你这气量是不是太小了点啊!”伴随着说话声,南宫牧野的身影出现,和南宫牧野一起来的,还有薛讷和燕回天,以及南宫海、南宫川,至于其他人,则是没有来。这场战斗,注定是痕道圣者之间的战斗。

    刚才那个爆炸,自然是薛讷搞出来的。既然来报仇,就要将南宫牧天等人的帮手全部都消灭掉。薛讷他们来的时候,刚好是晚上,所有的魂隐卫都集中在一起休息,薛讷当即融合了一个火怒苍穹,扔了过去,这才有了刚才的那个爆炸。

    “南宫牧野,你同样是南宫家族的子弟,你这样帮着外人对付南宫家族的族人,你对得起祖宗吗?”南宫牧天指着南宫牧野说道。

    “我呸!”南宫牧野冲着南宫牧天狠狠啐了一口,说道:“将我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的时候你考虑过我是南宫家族的族人了没?在我身上下封印的时候,你考虑过我是南宫家族的族人没?你连我十岁的孙儿都不放过,难道他们不是南宫家族的族人?”

    南宫牧野突然仰天大笑,浑浊的泪水从他的脸颊上流淌下来,这么的多年的委屈,南宫牧野对南宫家族已经失望透顶,除了他的儿子和孙子,其他人都已经被南宫牧野排除出了南宫家族。

    南宫牧天所在的家族,已经腐朽,已经不算是完成的南宫家族,南宫牧野决定,他要重建南宫家族,重新恢复昔日南宫家族的荣耀。

    “既然你坚持要与南宫家族作对,那么老夫宣布,将南宫牧野和他的子嗣永久逐出南宫家族。来人,将他们拿下!”南宫牧天脸色阴沉,南宫牧野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随着南宫牧天的命令下达,立即有南宫家族的痕道圣者境界强者向着南宫牧野等人冲去。

    南宫家族的魂隐卫虽然被薛讷的一记火怒苍穹全部干掉了,但是家族中还是有一些痕道圣者境界的长老存在的。

    “谁敢!”南宫牧野突然举起右手,在他的大拇指上,赫然戴着一个青铜色的扳指。

    “这是南宫家族只有历代家主才可以佩戴的族戒,只有佩戴族戒着,才算南宫家族的组长,你们难道要助纣为虐吗?”南宫牧野高举着族戒,瞪着那几个冲过来的长老呵斥道。

    “这……”

    这几个长老顿时有些犹豫,他们从小在南宫家族中长大,对于族戒自然非常清楚,族戒代表的意义,同样清楚。

    “这一定是假的,当初关押你的时候,你身上根本就没有族戒。”南宫牧天的脸色有些狰狞,这枚族戒的出现,让南宫牧天出现了一丝的慌张。

    “你白痴吗?”南宫牧野像看傻子一般看着南宫牧天说道:“你设计抓住我关押我的时候,我还不是家主,我怎么可能有族戒。”

    “那你这枚族戒怎么来的?大伯当初已经离开碧波大陆去随风大陆了,是不可能将族戒送回来的。”南宫牧天下意识的问道。

    “你真是个白痴!”南宫牧野鄙夷的看着南宫牧天,摇了摇头,说道:“你没有看到薛讷吗,他是我父亲在随风大陆收的弟子,他将族戒给我送回来了。”

    南宫牧野这话倒不是欺骗薛讷,这枚族戒就是薛讷还给南宫牧野的。当时上华圣者送给薛讷痕戒的时候,这枚族戒就放在痕戒中。薛讷一次偶然翻看痕戒的时候,将这枚族戒给找了出来。族戒其实没有任何的用处,除了材质特殊一些,外人没有办法仿造外,其他的没有任何的用处。

    族戒的戒面上用小篆雕刻着“南宫”两个字,所以当薛讷救出南宫牧野后,就将这枚族戒拿了出来,送给了南宫牧野。这枚族戒一看就是南宫家族的,薛讷这样做,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看到那几个长老犹豫,南宫牧天冷冷的看向那几个长老,说道:“这么多年是谁供给你们修炼资源的,南宫牧野给予你们一块痕石了没有?你们考虑好了,如果今天不杀了南宫牧野,那你们就滚出南宫家族吧!”

    这几个长老心中略微挣扎了一下,然后就重新齐齐攻击向南宫牧野。南宫牧野现在毕竟只是拿着一枚可以证明他是南宫家族家主的族戒而已,其他的一无所有,但是南宫牧天不一样,南宫家族所有的资源,都被他掌握在手中。这几个长老很快就做出了选择。

    “既然你们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你们就去死吧!”南宫牧野的心彻底凉了下来,看来南宫家族中,除了他和他的儿子,其余的人彻底投靠了南宫牧天。

    “轰!”

    燕回天和南宫海、南宫川三人出现,抵挡住了冲过来的三个南宫家族的长老。

    “大哥,南宫牧天就交给你了,我替你拦下其他人。”薛讷叮嘱了南宫牧野一句。

    作为最直接的受害者,南宫牧野的仇,自然是南宫牧野亲自出手最为合适,所以薛讷将南宫牧天交给了南宫牧野,他只是在旁边,不让其他人打扰到南宫牧野报仇就行。

    “轰……”

    南宫牧野身上的气势冲天而起,系着他头发的绳子自动断裂,花白的长发无风飘扬起来。南宫牧野仿佛来自地狱的魔神,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向着南宫牧天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