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血战魂隐卫
    第499章血战魂隐卫

    “轰!”

    一股气浪从南宫牧野身上迸射出来,吹得站在周围的南宫海等人不禁后退了好几步,只有薛讷稳稳地站在南宫牧野的身旁,关注着南宫牧野的状态。

    片刻后,南宫牧野这才睁开了眼睛,在南宫牧野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威严的气势随即而出,曾经叱咤风云的南宫牧野又回来了。

    “多谢师弟的救命之恩!”南宫牧野站起身来,向着薛讷深深鞠了一躬。

    “师兄太客气了,我们是师兄弟,互相帮助是应当的,况且我还受过师傅的恩情。”薛讷急忙将南宫牧野搀扶了起来。

    “那个,师叔,我们身体中的封印是不是也可以炼化掉啊?”南宫海看到自己的父亲恢复了修为,顿时有些按耐不住,焦急问薛讷道。

    “混账,没有一点眼色,没看到你薛师叔刚替为父炼化封印,消耗痕力还未恢复吗。”南宫牧野瞪了一眼南宫海训斥道。

    “好了,师兄,我这消耗不大,为他们炼化体内的封印没有问题。”薛讷劝了南宫牧野一句,现在薛讷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这个师兄还是一个暴躁的脾气啊。

    给南宫海和南宫川炼化封印用的时间很短,毕竟薛讷已经在南宫牧野身上试过一次了,只用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就完全炼化了,奇火的威力,可不是靠吹牛皮吹出来的。

    至于葛善华等女眷,以及南宫牧野的两个孙儿,薛讷并没有出手帮助他们炼化体内的封印,用奇火炼化封印虽然速度快,但是需要承受很大的痛苦,这种方法用在南宫牧野几个大老爷们身上还行,但是用在这些女眷和孩子身上,就有可能出现伤亡事故。

    当薛讷将自己的担忧给南宫牧野说明之后,南宫牧野点了点头,说道:“师弟考虑的甚是周全,也不用着急,反正已经封印了这么多年,不急在这一时,等回去后再慢慢想办法。”

    “嗯,那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吧。”薛讷当即带头向着山洞外面走去,南宫牧野紧随其后,在南宫牧野身后,则是跟着葛善华几个女眷,至于南宫海和南宫川兄弟两,则是各自抱着自己的儿子,在后面殿后。

    从山洞里面到山洞口,一路出奇的顺利,没有任何的阻拦,不过薛讷却是隐隐有着一丝感觉,是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

    “师兄,你们都注意点,马上就要到出口了,如果有敌人阻拦,你们只要自保就行,其余的交给我来对付。”薛讷扭过头,对身后的南宫牧野等人吩咐道。

    “师弟,我和你一起,让海儿和川儿保护他们娘几个就行。”南宫牧野上前一步,身上的杀意毫不掩饰的释放了出来,被关了这么多年,南宫牧野心中的那种家族观念早就完全淡化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恨。

    “好,我们一起!”薛讷也明白南宫牧野心中的恨意,当即不再说什么,和南宫牧野一起走出了山洞。

    果然如薛讷所预料,在山洞外面的空地上,站了十几个魂隐卫,将薛讷他们逃走的道路严严封死了。

    外面的空地上,除了魂隐卫外,还有一个老者,虽然穿着的是管家的服饰,但是他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气息,却是让薛讷有些吃惊,因为这个老管家赫然也是八阶痕道圣者境界的修为。

    “哪里跑来的混账小子,竟然敢闯进我们南宫家族的禁地?”老管家阴沉着脸,浑身释放出渗人的杀意。

    “狗东西,在老夫跟前,你还自称你们南宫家族,害臊不害臊?”南宫牧野上前一步,看着老管家似笑非笑的问道。

    “啊?南宫牧野,你怎么跑出来了?还有你的修为,不可能!”老管家身上的气势一滞,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老管家的主人在南宫牧野身上下的封印,几乎属于无解的那种,现在突然看到南宫牧野恢复了修为,甚至还有所突破,老管家心中顿时不淡定了。

    南宫牧野盯着老管家,淡淡的说道:“狈里青,你只不过是我们南宫家族的一条狗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做一个人了啊。”

    “哼,一个将死之人罢了,懒得和你废话。魂隐卫听令,给我杀死他们!”狈里青一挥手,周围整齐待命的魂隐卫立即行动了起来,向着薛讷和南宫牧野围攻而来。

    或许有狈里青的刻意吩咐,有四个魂隐卫向着山洞入口冲去,看样子,想要对山洞里面的人动手。

    “真是印象!”薛讷冷笑一声,手指屈指一弹,一块玉牌飞出,斜插在山洞入口的地面上。

    “嗡”的一声,《周天幻虚阵》启动,将山洞入口笼罩了起来,所有进入《周天幻虚阵》的魂隐卫,顿时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阵法中团团转了起来,不过任凭他们如何攻击,始终无法中《周天幻虚阵》中逃出来。

    “师兄,就让我们大杀一场,来纾解一下你这么多年来的压抑如何?”薛讷转过头看向南宫牧野说道。

    “好,今天就让我们师兄弟联手,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南宫牧野长啸一声,当先冲进了这群魂隐卫中。

    见识过了南宫家族的这些魂隐卫后,薛讷已经逐渐了解,这些魂隐卫,有的擅长速度,有的擅长防御,还有的擅长杀戮,不过他们的缺点却是非常明显,只会听从命令,不会变通,而且只会施展攻击招式,不会施展一些威力巨大的术。

    既然这些魂隐卫的缺点这么明显,薛讷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薛讷同样没哟施展威力巨大的术,也没有拿出破天枪,赤手空拳直直的冲进了魂隐卫中。

    薛讷突破到痕道圣者境界后,丹田中构建的《风火雷阵》已经可以向着《四象阵》衍化,不过薛讷不管怎么努力,却是始终难以再衍化出一种属性来,甚至薛讷以前掌握过的属性,现在也衍化不出来。

    薛讷回顾了自己现在所掌握的功法,发现就《玄黄战技》施展出来后,可以隐隐感受到土属性的痕力,虽然不甚明显,但是总归是有感觉的。所以,薛讷决定从《玄黄战技》入手,来领悟出土属性的痕力。

    《玄黄战技》的最好突破,就是不停地施展《玄黄战技》的战人式、战地式和战天式,当这三招施展到极致,就可以领悟出和大地相接的玄黄之气,从而领悟土属性痕力。

    “嘭,嘭,嘭!”

    薛讷的拳头势大力沉,与那些魂隐卫硬碰硬战斗在一起,即使是以防御为主的魂隐卫,薛讷也是毫不避让,与他们的拳头使劲碰撞。

    这一刻,薛讷感觉自己身体中的鲜血似乎沸腾了起来,已经很久没有面对这么多的敌人了,可以稍有疏忽,就可能面临着尸首分家的危险。

    薛讷不知道自己与这些魂隐卫战斗了多长时间,以他痕道圣者中期的**防御,他的拳头上也是流出了鲜血,身上的长袍上面,更是密布着数不清的血痕,有薛讷自己的,但是更多的还是那些魂隐卫的。

    一旁南宫牧野的状态,并不比薛讷好多少,在他的胸膛位置,有一道自上而下的血痕,是被魂隐卫的长剑劈的,差一点将南宫牧野开膛破肚。

    “师兄,怎么样?还能坚持住吗?”薛讷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南宫牧野背靠背站在了一起,在他们两人的前方,还有十个魂隐卫,双手握剑,寻找着薛讷和南宫牧野的破绽。

    “没有问题!”南宫牧野喘着粗气吹牛道:“老子当年,一个人就可以杀他们三十个,要不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年龄大了,这些傀儡,我一个人就能全部干掉。”

    “呵呵,师兄现在也不老,宝刀未老。”薛讷顺着南宫牧野的话夸奖了一句,暗中在调动着丹田中的阴阳玄火和奇幻影火。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薛讷丹田中的痕力消耗巨大,很难再将眼前这十个魂隐卫干掉了,相信南宫牧野也是这种情况,他现在只不过是在硬撑而已。

    要想将这十个魂隐卫快速干掉,薛讷现在只能借助火怒苍穹了。阴阳玄火和奇幻影火在薛讷的手指间欢快的跳跃着,随着薛讷将两种火焰融合,周围的空气温度骤然升高,同时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也开始暴动起来。

    “师兄,你想办法将这些魂隐卫引到一起,我给他们来一个大爆炸。”薛讷一边融合火怒苍穹,一边给南宫牧野交代道。

    “哦,好!”南宫牧野看着薛讷手中开始融合的阴阳玄火和奇幻影火,微微有些愣神。以南宫牧野老辣的眼光,自然能够认出薛讷这两种火焰是奇火,不过让南宫牧野心惊的,还是薛讷开始融合的火怒苍穹,从这个融合的火焰中,南宫牧野开始感受到了一丝致命的危险气息。

    “你们这些傀儡人,来啊,来这里抓老夫啊!”南宫牧野嘲讽功能全开,开始将这些魂隐卫往一起召集。

    “没卵蛋的货,说的就是你!瞪什么瞪,来,过来抓你家爷爷我啊!”南宫牧野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能说出如此有格调的话,让在一旁融合奇火的薛讷也感觉到汗颜。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