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炼化封印
    第498章炼化封印

    “南宫牧天,你天天往这里跑,不嫌烦吗?老子都觉得烦了。”石门一打开,还未等薛讷进去,里面倒先传出一道声音。

    薛讷不认识什么南宫牧天,自然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自顾走进了进去。

    石门后面是一个现对宽敞一点的山洞,里面用精钢隔离成了一个个牢笼,借着山洞顶上镶嵌的那颗月亮石的微弱光芒,薛讷看到,在这里,关押着十来个人,牢笼分成了两个,男的和女的分开关着。

    “南宫牧天,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和你们一样,成为灵魂攫取者,去祸害普通百姓的。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开口说话的,是关押在靠近石门处的这个牢笼中,一个披散着花白头发的老者。

    “咦?你不是南宫牧天,你是谁?怎么会来到这里?”等到薛讷的身影完全显露出来,老者口中发出惊咦声,伴随着精钢铁链的抖动声,老者和另外两个中年男子一起来到了牢门前。

    “你们是南宫家族的人?”薛讷注视着眼前的这一老两少三个人问道。

    “你是谁?和南宫家族什么关系?怎么能够进入到这里?”老者没有回答薛讷的问题,而是反问薛讷,他原本浑浊的眼睛中,迸射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

    “我认识南宫穹!”薛讷直接抛出了上华圣者的名字,同时眼睛紧紧盯着这三个人,观察着他们脸上的神色。

    “你认识我爷爷?”旁边一个肌肉发达的中年汉子隔着栅栏激动的问道。

    头发花白的老者和另外一个壮汉急忙给中年汉子使眼色,可惜这已经有点晚,中年汉子的表现,全部落入了薛讷的眼中。

    “既然你们和南宫穹关系如此亲近,那我也不再隐瞒,我是南宫穹前辈的弟子,我这次来这里,也是受师傅所托,前来照顾一下他的后人。”薛讷看着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脸真诚的说道。

    “不可能,我父亲已经离开碧波大陆了,怎么会收你这个弟子。一定是南宫牧天那老家伙改变策略了,让你来骗我们对不对?”薛讷的话还没有说完,头发花白的老者突然激动的大声呵斥起来。

    “你们可以先看看这个。”薛讷将手指上戴的那枚痕戒摘了下来,递给了头发花白的老者。

    薛讷根本就不担心他将自己的痕戒据为己有,因为薛讷已经发现这些人似乎都被什么秘法控制了修为,现在也就比普通人强壮一点而已,对于薛讷没有一点的威胁。

    “这,这是爷爷的痕戒。”还是之前开口的那个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头发花白的老者没有说话,只是用颤抖的双手捧着痕戒,仔细观察着,然后用他脏兮兮的衣袖擦了擦痕戒,仿佛怕弄脏了。擦拭之后,这才还给了薛讷,说道:“你真的是家父派过来的?家父可还健在?”

    看着三人期盼的眼神,薛讷叹息一声,说道:“我遇到师父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父亲果然已经不在了!”头发花白的老者听到薛讷肯定的答复后,仿佛全身没有了力气,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在下薛讷,不知前辈怎么称呼?”确定了眼前这个老者是师傅的儿子后,薛讷拱手问道。

    “老朽南宫牧野,这是我的两个犬子,南宫海,南宫川。你也不用称呼为为前辈,你既然是父亲大人的弟子,那就是我的师弟了,你就喊我师兄吧。”南宫牧野将自己和其余两个中年男子介绍给薛讷。

    “还不见过你们师叔!”南宫牧野踢了一脚南宫海和南宫川呵斥道。

    “见,见过师叔!”南宫海和南宫川讪讪的向薛讷弯腰行礼,不过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薛讷现在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而南宫海和南宫川都已经活了一千多岁,现在向薛讷行礼,自然觉得不自在。

    “别看薛讷师弟年纪小,但是他是你们爷爷的弟子,辈分在那放着,拜见长辈心要诚,要是让我知道你们两个以后不尊重薛讷师弟,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南宫牧野站在南宫川和南宫海的身后,看到两人的不情愿,照着两人的脑袋,一人拍了一巴掌训斥道。

    “师兄,你们怎么会被关在这里了?”薛讷搀扶起南宫海和南宫川后,看向南宫牧野询问道。

    南宫牧野叹了一口气,恨恨说道:“还不是南宫牧天那个家伙,想要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投靠了一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黑衣人,为他收集普通人的灵魂,然后获得强大的修为。我不愿意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他将我这一脉的人,都关在了这里。”

    “都是渴望力量,才走到这一步啊!我先将你们救出去,然后在想办法对付南宫牧天那一脉。既然他走到了我们的对立面,师兄这些年受的苦,不会白受的。”薛讷伸手,在精钢栅栏上使劲一拉,就将牢门给拉开了。

    精钢栅栏并不算什么结实的东西,只不过南宫牧野等人被南宫牧天封住了修为,所以才逃不出去。

    薛讷拉开了关闭南宫牧野父子的栅栏后,又来到旁边,将关押着几位女眷的栅栏同样拉开,放出了她们。

    等到南宫牧野三人走出来的时候,在南宫川和南宫海手中,则是各自抱了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不过孩子浑身软塌塌的,手脚都无力地垂在空中。

    “这两个孩子怎么了?”薛讷奇怪问道,薛讷能够感觉到,这两个孩子的呼吸非常的微弱,随时有断掉的可能。

    “唉,这两个孩子是我的孙儿,是我这个当爷爷的没有用,他们承受不住这里的恶劣环境,早已昏迷了过去,要不是我能勉强汇聚一点痕力,替他们护住心脉,或许他们现在早已死去了。”南宫牧野堂堂七尺男儿,说道这里的时候,心中一酸,虎目中忍不住涌出了泪水。

    “父亲,别伤心了,等我们出去,这笔账,一定要跟他们好好算算。”南宫海身上涌出一股煞气,那是在这个不见天日的牢笼中压抑出来的。

    “师兄,你说南宫牧天用痕力封住了你们的修为,而不是用药物让你们失去了修为?”薛讷心中一动,开口询问道。

    现在虽然将南宫牧野这些人放了出来,但是他们现在身上没有任何的修为,这样出去,薛讷不敢保证能够保护他们所有人的周全。不过要是帮他们恢复了修为,再出去,就要容易多了。

    “是的,南宫牧天那老东西从他那主子那里学到了一招,把那个一团漆黑的痕力注入我们的任督两脉中,就可以封住我们的修为,让我们无法调动痕力。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尝试炼化那团漆黑的痕力,不过它就像附骨之疽一样,怎么都炼化不了。”南宫牧野一脸黯然的说道。

    “我来试试吧!”薛讷看向南宫牧野,不过却是没有动手,他在等南宫牧野的态度,如果想要帮助南宫牧野等人驱除身体中的那团漆黑痕力,就需要薛讷将痕力从南宫牧野等人的任督两脉中注入。但是任督两脉是人体最重要的经脉,如果薛讷有异心,只需要多用一些力道,就能将人弄死。

    南宫川和南宫海同时看向南宫牧野,欲言又止。

    “没用得东西,薛讷师弟还会害我们吗?”南宫牧野当即上前一步,对薛讷说道:“薛师弟,那就请你试一下,看能否驱除,如果不可为,千万不要勉强。我反正已经这样很多年了,也不急在一时半会儿。”

    “呵呵,师兄放心,我以前跟这种阴毒痕力打过交道,或许有驱除的可能的。”薛讷微微一笑,抬起手掌,轻轻按在了南宫牧野的任脉上面。

    薛讷没有立即将大量痕力送入南宫牧野的任脉中,而是微微释放了一丝无属性痕力进去,然后神识锁定,观察着南宫牧野身体中的变化。

    痕力带着薛讷的灵魂力量进入了南宫牧野的身体中,在任脉上,薛讷看到了南宫牧野所说的那团漆黑颜色的痕力,这团漆黑颜色的痕力,将整个任脉都包裹了起来,让南宫牧野的痕力根本就调动不起来。

    “去!”薛讷控制这一缕无属性的痕力,冲向了那团漆黑颜色的痕力。

    “嘶!”南宫牧野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额头上瞬间出现了大滴大滴的汗珠。

    “父亲,你怎么样了?”南宫海和南宫川同时上前一步,站在了南宫牧野的身旁,一脸警惕的看着薛讷。

    “退回去,薛讷师弟在帮我驱除身体的黑色痕力,我能有什么事?”南宫牧野瞪了两个儿子一眼,将他们呵斥退,这才转向薛讷不好意思笑着说道:“两个犬子涵养不够,让师弟看笑话了。”

    “无妨!师兄,这黑色痕力在你身体中呆的时间太久了,我这样驱除的太慢,而且你要忍受的痛苦也很大。”薛讷从南宫牧野身上撤回了手掌,对南宫牧野说道。

    “那这黑色痕力没有办法驱除了?”南宫牧野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有!不过需要师兄忍受一些痛苦。”薛讷肯定的说道。

    刚才薛讷通过试探南宫牧野身体中的那团黑色痕力,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不够得提前跟南宫牧野说明才行。

    “那就来吧,一点痛苦算得了什么。”南宫牧野大手一挥说道。

    “父亲!”南宫海开口,不过还未等他说话,南宫牧野就打断了南宫海,呵斥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这么墨迹呢。”

    “海儿,让你父亲尝试一下吧,薛师弟既然有把握,那必然是没有什么风险的。”一直没有说话的南宫牧野的妻子葛善华开口说道。

    “还是善华理解我。薛师弟,开始吧。”南宫牧野冲着妻子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对薛讷说道。

    “好!”

    薛讷这回没有犹豫,薛讷的手掌上出现了一团赤红色的火焰,正是奇幻影火。奇幻影火具有隐匿气息的能力,薛讷想要将奇幻影火送入南宫牧野的身体中,给黑色痕力来一个出其不意,让后将其快速炼化。

    奇幻影火在薛讷的精确控制下,顺利的进入了南宫牧野的身体中,南宫牧野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不过站在一旁看着的葛善华和他的两个儿子,却是一脸的紧张,甚至将呼吸都刻意放缓了,害怕有声音发出打扰到了薛讷。

    奇幻影火像一个丛林潜伏者,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黑色痕力,然后在黑色痕力的附近隐藏了下来,在后面薛讷孩子啊源源不断地将奇幻影火送进来,进入南宫牧野身体中的奇幻影火越来越多。

    薛讷送入南宫牧野身体中的奇幻影火,不光潜伏在南宫牧野的任脉附近,就是督脉附近,也潜伏了相同数量的奇幻影火。

    等到所有的奇幻影火达到吞噬黑色痕力的数量后,薛讷这才传音给南宫牧野道:“师兄,马上就要开始了,能不能顺利炼化这些黑色痕力,就看这一下了,您可得忍受住啊!”

    南宫牧野双手正在地面上,眼神坚定的看向薛讷,狠狠地点了点头,示意薛讷开始。

    “进攻!”

    薛讷的念头一动,南宫牧野身体中的奇幻影火瞬间变成了豺狼虎豹,恶狠狠地扑向了黑色痕力。

    “嘶!”

    南宫牧野感觉到自己的任督两脉,仿佛被撕裂般,传来的剧烈痛楚,让南宫牧野这个经历过无数风浪的老人,也有一种忍受不住的感觉。

    “砰!”

    在南宫牧野双手支撑地面的地方,地上的青石板被南宫牧野拍成了碎末。

    南宫牧野身体中的痛苦来得快,去的也快,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下一刻,南宫牧野就感觉到,从自己的丹田中,滚滚痕力涌了出来,仿佛开闸泄洪的大坝一般,激流四射。

    南宫牧野身上的气势快速增强着,从黑甲战士、铜甲武者一路增长到了痕道圣者,提高到七阶痕道圣者修为后,南宫牧野身上的气势突然顿了一顿,紧接着,就一鼓作气冲到了八阶痕道圣者修为。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