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为难
    第494章为难

    “不好了,天风国的军队开过来了,大家赶紧逃命吧!”薛讷和燕回天所居住的客栈突然喧闹起来,大批住宿的客人,开始慌张的收拾行李,准备逃离玄阳城。

    “怎么突然之间,两个国家会打仗?”薛讷皱着眉头,隐约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不过一时半会儿却是想不明白。

    “燕兄,你怎么看?”薛讷询问燕回天道。

    “以前这些国家都是和睦相处的,很少有动用军队的情况发生,即使有矛盾,那也是在每年的生死擂台上解决的。”燕回天也是一头雾水。

    “我们去看看吧!”薛讷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桀桀,不用去看了,你们没有机会了!”突然,外面传来怪笑声,紧接着薛讷他们房间的门就被轰成了木屑。

    看到进来的葛辉山,薛讷的瞳孔猛然一缩,因为现在的葛辉山,竟然和南宫腾一样,都是六阶痕道圣者。

    葛辉山是六阶痕道圣者并不让薛讷吃惊,薛讷吃惊的是,他们之前遇到葛辉山的时候,他明明是一个普通的老头,没有一点的修为。唯一能说通的,就是之前葛辉山在薛讷和燕回天跟前隐藏了修为。

    “薛兄,我们这回麻烦了!”燕回天在薛讷的耳边低声说道。

    薛讷闻言看了一眼葛辉山的身后,脸上顿时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刚才他光顾关注葛辉山了,却是忘记了看葛辉山身后跟来的那五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人影。

    “竟然是五个八阶痕道圣者!”薛讷的脑袋一时有些不够用,什么时候痕道圣者像路边的大白菜一样,这么廉价了,一来就是五个,而且还都是八阶的痕道圣者。

    “哈哈,吃惊吧,放心吧,看在你们帮我杀了南宫腾那个废物,我一会儿会让他们给你们一个痛快的。”葛辉山非常享受的看着薛讷和燕回天流露出惊讶的神色,薛讷他们越是吃惊,葛辉山就越是觉得自己了不起。斩杀天才,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南宫腾?他是南宫家族的人?”薛讷突然心中一动,想到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就是遵照上华圣者的遗嘱,前来看一下南宫家族,是否还存在。

    “你知道南宫家族?”这回轮到葛辉山发愣了,不过他也只是愣了一下罢了,因为南宫家族在楚汉城算是非常有名的,薛讷知道也不奇怪。

    “南宫家族现在在哪?”薛讷开口询问道。

    “在楚汉城,不过你估计没有办法去找了,因为你活不过今天的。”葛辉山身形向后一退,指挥那五个魂隐卫道:“给我杀了他们。”

    “燕兄,跟着我!”薛讷双手快速抖动,无数闪烁着光点的阵基从薛讷的手中飞出,落在了他的周围。

    阵法一成的瞬间,薛讷和燕回天,包括那五个魂隐卫一起消失在了房间中。

    “这小子竟然会阵法!”葛辉山微微一愣,不过随即释然,因为薛讷即使再厉害,在八阶痕道圣者跟前,葛辉山不相信他能反抗起来。

    薛讷布置的这个阵法是三级阵法《幻虚阵》的升级版,名叫《周天幻虚阵》,可以将阵法中的人分别隔离开来。三级阵法《幻虚阵》如果布置出了,那些魂隐卫很容易就能破开,但是《周天幻虚阵》就不一样了,它本身就是五级阵法,虽然魂隐卫都是八阶痕道圣者,但是他们想要破开,也是需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做到的。

    “走,我们去逐一击破!”薛讷带着燕回天,开始向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魂隐卫走去。

    燕回天傻傻的跟在薛讷身后,他已经被薛讷所表现出来的能力震撼到麻木的程度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五阶痕道圣者修为,竟然就能去反杀八阶痕道圣者,这个想法真的很疯狂。

    “我主攻,你在一旁策应!”薛讷吩咐一声,破天枪瞬间划出一道冲天气势,猛地刺向了这个魂隐卫的喉咙处。

    这个魂隐卫虽然在本能的攻击着《周天幻虚阵》,但是当薛讷的攻击出现,气息流露出来后,立即做出了反应,他身体猛地一个横移,刚好躲过了薛讷的这迅疾的一枪。

    “他的实力比南宫腾强多了!”这是薛讷脑海中冒出来的想法,因为薛讷刚才这一枪属于偷袭,可是对方竟然都能躲开,说明非常不简单。

    如果南宫腾还活着,知道了薛讷的想法,估计就哭了,尼玛,他根本和这些魂隐卫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这些魂隐卫是专门被训练出来杀人用的,即使受伤,也不会感觉到疼的,他们唯一的本能,就是按照命令杀死对手。

    “唰,唰,唰。”

    魂隐卫躲开后,立即反手,一柄一米长的黑色长剑出现,剑尖抖动,笼罩了薛讷的浑身要害。

    薛讷心中一惊,脚下痕力爆发,让薛讷的身形快速后退,脱离了魂隐卫刺出的这一剑。魂隐卫这一剑速度太快了,薛讷的眼睛几乎反应不过来,要不是薛讷的神识笼罩着魂隐卫,或许薛讷这会儿身上已经中剑。

    “马踏飞燕!”

    魂隐卫一招刚用老,新招未出的时候,一旁伺机等候的燕回天,身体急速射出,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一般,激射向魂隐卫。

    “铛!”

    魂隐卫不愧是专业杀人的,在刻不容缓间,手中黑色长剑突然紧贴在他的身体上,让激射过来的燕回天手中的长剑刺在了黑色长剑上面。

    魂隐卫的双脚在地面上拉出两米多长的划痕,这才止住了倒退的身形。

    “呼哧,呼哧。”一击之后,燕回天很没形象的弯着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刚才这一击,已经达到了他身体的承受极限,要不是魂隐卫用黑色长剑抵挡住,绝对能够将魂隐卫来一个对穿的。

    “咣当!”魂隐卫手中的长剑断为两截,剑尖那一截掉落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娘的,我就说我这全力一击,不可能没有任何效果的。”看到魂隐卫的长剑断掉,燕回天这才咧开嘴笑了,至少他这一击起到了作用。

    “噗哧!”破天枪的枪尖从魂隐卫的胸膛前刺出,却是薛讷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魂隐卫的身后,突然出现,破天枪刺入了魂隐卫的胸膛。

    破天枪一个旋转,在魂隐卫胸前钻出了一个恐怖的大洞,生命力的流失,让这个魂隐卫最终瘫倒在地上,失去了声息。

    “在我的阵法中,只能任我揉捏。”薛讷收回破天枪,一脚将魂隐卫的尸体踢掉了一旁。

    “燕兄,看你痕力消耗比较大,你就在这里休息吧,剩下的四个魂隐卫就交给我了。”薛讷给燕回天打了一个招呼,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

    燕回天苦笑了一声,没有逞强,随即盘坐在原地,恢复起消耗的痕力来。

    一炷香时间很快就到了,薛讷布置的《周天幻虚阵》缓缓消散,露出了盘膝坐在地上恢复痕力的燕回天,以及薛讷和五个魂隐卫的尸体。

    “咦?那个老头呢?”燕回天站起身来,四处张望。薛讷能够杀死这五个魂隐卫,燕回天现在一点都不惊讶了,因为薛讷带给他的惊讶已经够多了,燕回天都麻木了。

    “被他跑了!”薛讷有些惋惜的说道。

    葛辉山既然能够命令这五个魂隐卫,自然就能够感知到他们的状态,当这五个魂隐卫一个个死去的时候,葛辉山心中害怕了,当第三个魂隐卫死了之后,葛辉山没有犹豫,立即快速离开了这里。

    薛讷本来想去追赶,但是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如果被剩余的两个魂隐卫跑出来,再想要杀死就很困难了。所以薛讷只得放弃了去追杀葛辉山的想法,反正薛讷已经知道了南宫家族的所在地,到时候直接去找就行了。

    葛辉山既然是来给南宫腾报仇的,那么必然和南宫家族有关系了,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说的就是葛辉山了。

    “走吧,燕兄,我们先去战场上看看,我总觉得发动这场战争的人,别有用心。”薛讷招呼燕回天,向着玄阳城外飞去。

    “师傅,你的后人现在看来过的挺好的,可惜和邪恶势力搅和到了一起,到时候我要不要帮你清理门户呢?真的好为难啊!”薛讷心中对自己说道。

    一边是自己的师傅的后人,另外一边,他们都是灵魂攫取者,残害着普通的人们,薛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薛兄弟,想什么呢?”看到薛讷神不守舍的样子,燕回天好奇问道。

    “唉,不瞒燕兄,我此行来碧波大陆,是为了寻找我师傅的后人,我师傅的后人就是南宫家族,如果他们遇到困难,就帮他们一把。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成为了灵魂攫取者,成为了邪恶的人。”薛讷叹了一口气说道。

    “嘿嘿,薛兄弟,你想多了,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和坏人,南宫家族中应该也是这样,我不相信所有南宫家族的人都没有了良知,变成了灵魂攫取者。”燕回天拍了拍薛讷的肩膀安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