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又见灵魂攫取者
    第492章又见灵魂攫取者

    “你,你杀了他们?”国师笼罩在黑色斗笠中的脸色充满了惊骇,他这四个手下组成的《四海战阵》,就是遇到八阶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也能抗衡一二,现在却是轻易的就这么折损在这两个年轻人手中了。

    “哼,杀我燕家人,你就要做出血债血偿的准备!”燕回天杀气腾腾,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国师。

    “你,你是燕家的人?不可能,燕家只有一个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早已被葛老头杀了。”国师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镇定,暗中捏碎了一块藏在衣袖中指头蛋大小的袖珍玉牌。

    “葛老头是谁?告诉我,灭我燕家的都有谁参与了,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燕回天的眼神冷静的可怕。

    “哈哈,给我一个痛快?小子,你是不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你的修为比我还要低,竟然还敢口出狂言给我一个痛快,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捏碎了袖珍玉牌,国师心中镇定下来,一脸不屑的看着燕回天和薛讷说道。

    刚才薛讷施展出来的灵魂攻击虽然诡异,但是国师自信只要自己注意,是可以躲避过去的,况且施展灵魂攻击,对灵魂力量的消耗非常大,国师不相信薛讷可以无限次施展。

    没有了薛讷施展灵魂攻击这个威胁,至于燕回天,国师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通过燕回天刚才与他四个手下的战斗,国师对于燕回天的实力,已然了解。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到援军到来。

    如果薛讷和燕回天不给国师等待援军的时间,国师也有信心拖延到援军的到来,六阶痕道圣者的修为,足以碾压绝大多数修炼者。

    “哼,既然不说,那就现将你拿下,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开口!”燕回天的眼中闪过寒光。在迷失岛,作为圣火帮的大护法,燕回天也是一个狠人,不然,很难坐稳大护法这个位置。

    燕回天脚尖点地,整个人瞬间到了国师的跟前,手中长剑突兀出现,迅若奔雷般刺向了国师的胸膛处。

    燕回天的长剑在刺向国师的时候,刻意避开了国师的要害部位,他还担心一不小心将国师弄死了,后面的线索就断了。

    “小辈,欺人太甚!”国师口中呀呀大叫着,拿出了他的武器,一对圆钹,旋转着砸向燕回天的长剑。

    “铛铛铛”的响声传出,两个圆钹交替抵挡,燕回天一时也近不了国师的身。

    “去死吧!”国师突然爆发,一只圆钹裂开,卡住了燕回天的长剑,另外一只圆钹,则是呼啸着割向燕回天的脑袋。

    “吾命休矣!”燕回天心中后悔,后悔自己刚才太托大了,没有预料到国师还有这一招。

    “锵!”

    突然,斜刺里伸过来一杆长枪,抵住了切割向燕回天的圆钹。

    “去!”

    长枪陡然发力,一下子就将圆钹给挑飞了,呼啸着飞向了远方,让国师一时半会儿找不回来了。

    挑飞圆钹的,自然是薛讷了,本来他准备将国师留给燕回天对付的,不过看到燕回天遇险,薛讷不得不出手了。

    “嘭!”

    趁着国师一愣神的时机,燕回天一掌拍在了国师的胸膛,顿时将他拍飞出去。

    “有两下子,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吗,哈哈,你太天真了!”国师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金属般的嗓音嘎嘎怪笑着。猛然间,国师的修为突然呈井喷状升高,瞬间就冲到了八阶痕道圣者修为。

    “来吧,两个小家伙,能够逼迫我浪费这一个灵魂球,你们也算不错了,为了弥补我的损失,我决定了,要将你们的灵魂抽到这个灵魂球中,炼化百日,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国师整个人的气势变得阴冷起来,虽然现在是夏季,但是周围的树叶上,凭空结了一层寒霜。

    “哼,又是攫取普通人的灵魂!看来这些人哪里都存在啊!”薛讷脸色阴沉,刚才国师修为升高的时候,薛讷就感受到了,有一股灵魂力量的波动,在国师的身上闪烁,最终全部融入了国师的体内,这才让他的修为迅速提升到了八阶痕道圣者。

    “小家伙们,开始恐惧吧,感受死神的到来吧!”国师缓步向着薛讷和燕回天走近。现在他的修为大增,一时倒不急着杀死薛讷和燕回天了,而是如同猫戏弄老鼠般,想要慢慢玩弄薛讷和燕回天。

    “薛兄弟,怎么办?这老家伙怎么莫名奇妙的修为提升了这么多?我们估计打不过他了。”燕回天的脸色同样不好看,因为国师的修为突然提升太多,已经超出了燕回天三阶。

    “没事,我来对付他,你在一旁警戒!”薛讷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国师说道。

    “好!”燕回天没有废话,他知道薛讷的能力不能以常人来判断,当即与薛讷拉开了一段距离,关注着周围的情况,至少不能让其他人参与到薛讷与国师的战斗中去。

    “嘎嘎,一阶痕道圣者修为的小家伙,你确定你要一个人对付我?”国师微微有些错愕,在他看来,他已经是八阶痕道圣者修为,薛讷和燕回天两个人只有联手,才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薛讷冷哼一声,说道:“哼,靠歪门邪道提升起来的修为而已,三招解决你!”

    “哈哈哈,真是年少无知啊!这个是老夫活了一千年来,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了!”一层黑色的痕力气流从国师的身体中散逸出来,围绕着国师身体周围缓缓旋转着。

    “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陡然间,国师的语气阴冷,一掌拍向薛讷。随着国师一掌拍出,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黑色痕力气流,一起向着薛讷的身体涌去。

    国师的手掌还未拍到,薛讷就感觉到身体周围的空气温度突然下降,让自己身体中的痕力运转都出现了一丝阻塞感。

    “给我破!”

    薛讷暴喝一声,阴阳玄火缠绕在破天枪上,直接迎向了国师拍过来的手掌。

    “嘭!”

    国师发出一声闷哼,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

    至于薛讷,则是稳稳地站立在原地。薛讷现在光是**力量,就已经是相当于五阶痕道圣者境界了,再配合上他的痕力,在力量上,完全是碾压国师的。即使他靠秘法提升到了八阶痕道圣者,照样碾压。

    “第二招!”薛讷的脚下突然传出一声爆响,他脚下的石板破碎成了无数块,而薛讷的身体,则是闪电般冲到了国师的身前,雷火痕力融合,刺向了国师的身体。

    “给我挡住!”国师双手握着仅剩的那只圆钹,挡住了薛讷的破天枪。

    “呲啦,呲啦!”

    从薛讷的破天枪枪尖上,突然传出无数银色电蛇,通过圆钹传递到了国师的身体上。

    “啊……”

    国师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如同筛子般颤抖起来。

    “第三招!”

    薛讷的身体三百六十度转弯,手中的破天枪抡圆砸在了国师的腰间。

    “嘭!”

    国师的身体如同破麻袋般飞了出去,撞塌了布置在院子中的假山,将假山撞成了一堆碎石。

    “你该死!”

    国师的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假山方向低语道,不过只是说完这三个字,他的脑袋一歪,就断了气。

    “抱歉,没有控制住力道,把他给弄死了!”薛讷有些歉意的对燕回天说道。

    其实以薛讷刚才控制的力量,国师不可能这么轻易死掉的,毕竟国师是八阶痕道圣者,不够也是因为国师依靠邪法提升了修为,所以在面对薛讷雷火融合痕力攻击的时候,带着天地正气的雷电,对国师的伤害是最大的,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毁灭性的伤害,这才导致他承受不住薛讷的第三招攻击,直接死掉了。

    “没事,要不是你,估计我这次就凶多吉少了!”燕回天虽然知道薛讷很厉害,但是真正看到薛讷三招秒杀掉八阶痕道圣者修为的国师后,心中的惊讶直接写在了脸上。

    “呵呵,燕兄不要惊讶了,我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罢了!”薛讷微笑着解释了一句。

    “走吧,我们去问问那个施达国主,看他知道你们燕家的事情不?”薛讷灵魂力量在皇宫中一扫,就发现了玄阳城施达国主的地方。

    “好!”燕回天和薛讷快速向着施达国主所在的地方纵跃而去,至于这里,薛讷他们自然不会再管,他们可没有替别人收尸的嗜好。

    当薛讷和燕回天离开后,一道灰色的人影从距离国师尸体一百多米处的大树后面显露出来,他所在的位置,正是刚才国师瞪圆了眼睛死死盯着的方向。

    当这个灰色人影完全从大树后面出来后,如果薛讷和燕回天在这里,就会吃惊的发现,这个灰色人影,正是他们在燕府废墟旁边询问的那个唯唯诺诺,没有一点修为的灰衣老者。不过此刻,灰衣老者身上展露出来的气势,一点都不比国师弱。

    “南宫老二,你仗着南宫家族的背景,压制我这么多年,现在你死了,这里以后就是我说了算了!哈哈哈……”

    “看在咱们认识这么多年的面上,我就跑一趟南宫家族,让你南宫家族的那位老祖宗来给你报仇吧!”灰衣老者的身影逐渐变淡,直至完全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