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国师
    第491章国师

    蓦然,黑袍人全身黑袍飘荡,抬头向着皇宫的上空看去,在那里,有两道人影正凭空站在那里,而黑袍人,则是已经被那两道人影锁定。

    两道人影正是薛讷和燕回天,进入玄阳城后,燕回天先是去他的家族燕家府邸转了一圈,不过那里已经荒芜很久了,整个府邸中,早已荒草丛生,没有了人烟。很多房屋,像似被大火烧毁的,一片焦黑。

    询问了一下周围的居民,燕回天得知,在他进入迷失岛后,也就是五十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族人兴旺的燕府中,突然不停地传出一道道惨叫声,伴随着惨叫声,还有熊熊大火。

    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这才逐渐熄灭,而原本兴盛的燕府,一夜之间,付之一炬。

    “老丈,您知道是谁干的不?”燕回天双目赤红,双手抓着身前灰衣老者的胳膊问道。

    “啊!”燕回天询问的灰衣老者只是一个普通人,哪禁得住燕回天的手掌力道,当即惨叫起来。

    “燕兄,冷静点!”薛讷单手在燕回天的手臂上拂过,将灰衣老者从燕回天的手掌中解救了出来。

    一缕痕力从薛讷的指尖飞出,没入了灰衣老者的身体中,灰衣老者顿时感觉自己仿佛浸泡在了温泉中,浑身舒坦,刚才被燕回天抓伤的胳膊处,也是暖融融的,非常舒服。

    这也就薛讷能够给普通人输入痕力,换做燕回天,是绝对做不来的,因为薛讷的痕力是没有属性的,即使是普通人,也可输入,帮助他们疗伤。

    薛讷一翻手,拿出一袋痕金币,大概有一百枚的样子,递给灰衣老者,说道:“老丈,我这朋友刚才情绪太过于激动了,您还请勿怪!”

    “哦,没事!”灰衣老者接过薛讷递过来的痕金币,有些心悸的看了一眼燕回天。

    “老丈,您再仔细想想,当时又没有人从燕府中出来?”薛讷语气温和,循循善诱道。

    “这个,让我好好想想!”灰衣老者蹙着花白的眉头,仔细思索着。

    “对了!”灰衣老者突然抬头,看着薛讷说道:“我记得当时有五六个黑衣人从燕府中飞了出来,他们全部都是御空飞行的。”

    “他们长什么样子?往哪个方向飞去了?”燕回天从薛讷身后冲过来,急切问道。

    昔日人员兴旺的燕府,突然之间变成了一片废墟,燕回天的亲人,在那场大火中,全部死去,换作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接受。

    看到燕回天冲过来,灰衣老者的身体一个颤抖,下意识的就向身后退去,不过一只大手突然伸出,却是燕回天抓住了他的衣襟。

    “大哥,松手,我来询问,你在一旁听着就行!”薛讷无奈的再次出手,将灰衣老者从燕回天的手中解救出来。

    理解了燕回天的焦急,灰衣老者这回不等薛讷再重复燕回天的话,主动开口说道:“当时天太黑,我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不过看他们飞行的方向,似乎是往皇宫方向飞去了。”

    看着灰衣老者不是很确定的说法,薛讷没有说话,而是看向燕回天,涉及到玄阳城皇宫中的人,要怎么做,还是需要燕回天做决定的。

    “薛兄弟,我想去皇宫探个究竟?”燕回天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对薛讷说道。

    薛讷拍了拍燕回天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陪你去!”

    “谢谢!”燕回天感激的说道。

    没有任何犹豫,薛讷和燕回天直接一飞冲天,向着玄阳城皇宫方向飞去。飞到半空中了,薛讷向着下方灰衣老者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隐约中,薛讷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不过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等到薛讷和燕回天飞的看不进踪影了,灰衣老者一改之前唯唯诺诺的神态,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看着薛讷和燕回天远去的方向,黑衣人桀桀怪笑道:“南宫老二,希望你能喜欢我送给你的这份礼物!”

    灰衣老者的身影逐渐变淡,然后彻底的消失在了原地,在他消失的地方,一袋痕金币跌落在地面上,正是薛讷刚才给予他的一百痕金币。

    ……

    国师看着站在远处空中的薛讷和燕回天,一边暗自运转痕力,一边高声问道:“两位来我玄阳城,所为何事?”

    伴随着黑袍人的询问声,四周“唰,唰”几声,再次出现了四个黑衣人,将薛讷和燕回天隐隐围在了中央。

    燕回天瞥了一眼出现的四个黑衣人,发现他们只不过是三四阶的痕道圣者,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当先向着国师跟前走去。

    只要不是八阶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燕回天和薛讷还是不会畏惧的。

    感受到薛讷和燕回天身上的气势,国师心中同样舒了一口气,一个五阶痕道圣者,一个一阶痕道圣者,除了燕回天这样的五阶痕道圣者对付起来会稍微费点事外,薛讷这个一阶痕道圣者,直接被国师给忽略了。

    一阶痕道圣者修为的薛讷,在国师这个等级,那就是路人甲,随便一掌,就能结束薛讷的性命。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燕府是不是你灭的?”燕回天语气冰冷,死死盯着国师询问道。

    “燕府?哪个燕府?”国师微微一愣,不禁开口询问道。

    “城南燕府!”燕回天的口中蹦出这几个字。

    国师心中一凛,看着燕回天询问道:“阁下和燕府什么关系?”

    “看来燕府就是你带人灭门的了!”燕回天突然上前一步,直接一拳攻击向国师。

    国师是六阶痕道圣者修为,比燕回天只是高了一阶,所以燕回天并不惧怕,直接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给我杀了他们!”国师与燕回天对了一掌,身形微微后退,对着四周的四个黑衣人下命令道。

    “轰!”

    四个黑衣人的气势冲天而起,虽然没有燕回天的气势强大,但是在这玄阳城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国师现在已经与燕回天他们来开了距离,站在十多米远处,看着四个黑衣人围攻薛讷和燕回天,并没有亲自出手的意思。

    四个黑衣人的攻击展开后,薛讷和燕回天立即感受到了不对。按理说,四个黑衣人,两个三阶痕道圣者,两个四阶痕道圣者,相较于燕回天,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但是一进入战斗状态,燕回天和薛讷就感觉到身上的气势威压突然一重,竟然隐隐有面对八阶痕道圣者修为强者的感觉。

    “不好,他们这是战阵,不要让他们结成战阵!”薛讷心中一惊,大喝道。

    “哈哈哈,小子有点眼光,不过已经晚了!”国师站在不远处,背着双手,遥看着薛讷、燕回天与他四个手下的战斗。

    “轰隆隆……”

    四个黑衣人的攻击,如同汪洋大海中的浪花,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断,不断轰击向薛讷和燕回天。

    “妈的,他们的痕力不要钱吗?这么频繁的攻击,也不怕痕力消耗完!”燕回天全力拍出一掌,看看抵挡住了黑衣人攻击向他的一个巨大手印。

    “燕兄,他们结成战阵后,每个人只需要释放出少量的痕力,汇聚到一起,经过战阵放大,就能发挥出堪比八阶痕道圣者境界强者的攻击。”薛讷是阵法师,对于战阵自然了解。

    其实说白了,战阵是阵法的一个分支,四个黑衣人通过组合为阵法,将攻击威力放大,以达到越级战斗的目的。不过这样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缺陷,那就是四个黑衣人,如果死掉一个,这个战阵就不攻自破了。

    “哈哈哈,我这《四海战阵》的威力如何?你们只要发誓臣服于我,老夫可以网开一面,绕你们性命!”国师站在一旁开口劝降薛讷和燕回天,他现在的手下,达到痕道圣者境界的,就只有这组成《四海战阵》的四个黑衣人,国师如果想要再扩大自己的势力,需要招纳更多的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才行。

    “哈哈哈!”薛讷突然爆发出一阵长笑,说道:“口气挺大,想要招降我?看我破掉你这《四海战阵》吧!”

    一道迷你小剑突然出现在薛讷的头顶,滴溜溜的快速旋转着。

    “去!”薛讷随意一指,迷你小剑瞬间从薛讷的头顶消失不见,等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面前。

    透明小剑刺入了那个黑衣人的脑袋中,在他的脑袋上,没有任何的伤势,但是黑衣人却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口鼻流血瘫倒在了地上,手脚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声息。

    死掉了一个黑衣人,他们组成的《四海战阵》立即不攻自破,带给薛讷和燕回天的威力顿时消失。

    “去死吧!”燕回天突然拿出一柄长剑,身影快速晃动,在其余三个黑衣人的喉咙处,分别留下了一个血窟窿,挣扎片刻,变没有了声息。

    本来燕回天是没有办法如此轻易杀死其余三个黑衣人的,毕竟他们与燕回天的修为相差不大,不过他们都被薛讷施展出来的灵魂攻击吓破了胆,在一愣神的时间中,给了燕回天杀死他们的机会。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