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厉风行出现
    第481章厉风行出现

    “嗡!”

    元磁之心突然绽放出无尽黑光,薛讷感觉一柄大锤砸在了自己的脑袋山,耳朵中轰鸣不断。鲜血从薛讷的耳朵、鼻孔和嘴巴中流淌了出来,煞是恐怖。

    就在薛讷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破天枪中的力量突然活动了起来,全部涌到元磁之心处,开始对元磁之心进行压制。

    不知是不是因为破天枪现在与元磁之心合为一体的原因,破天枪的力量一出,立即将元磁之心压制了下去,黑色的光芒重新收敛进了元磁之心中。

    “看来刚才释放的痕力还是太多,导致元磁之心暴动。”薛讷心有余悸,不过当他感受到身体中的变化的时候,又咧开嘴笑了,因为就刚才那一会儿的时间,薛讷的**力量,又被强化了百分之一,而且这种强化,属于终极强化,就是元磁之心释放的元磁之力所能达到的最好的强化效果。

    “哈哈,有效果的话,那就继续来吧。”薛讷顾不得擦掉脸上的血迹,重新释放痕力进入破天枪中,去挑逗元磁之心,反正有破天枪对元磁之心的压制,不会让元磁之心真正伤害到自己,薛讷反而不害怕了,无非就是多承受几次痛苦而已。只要能够提升修为,承受一点痛苦又有何妨。

    在元磁之心的作用下,薛讷的**力量逐渐在提升着,身体中的微小细胞,不停地分裂生长,如果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就能够发现,薛讷的肌肉细胞之间的空隙,变得更加小了,密度更大了。

    一个月后,从薛讷闭关的密室中,突然传出了一声长啸,薛讷终于将**力量提升到了痕道圣者中期,这就意味着,薛讷的**力量,堪比五阶痕道圣者了。再加上八阶巅峰的金甲圣尊修为,薛讷有信心面对八阶痕道圣者修为的强者,也能一战了。

    薛讷走出修炼密室,小顺子立即迎了上来,自从薛讷让小顺子跟随自己后,小顺子在黑崖山的地位立即水涨船高,俨然是薛讷之下第一人了,就是护矿队的队长熊九,面对小顺子的时候,也是陪着笑脸。

    “大人,您出关了?”小顺子谄媚笑着上前问道,不过小顺子作为一个彪形大汉,这一笑,却是有些渗人。

    “嗯,你忙去吧,我自己转转。”薛讷应了一声,就将小顺子打发走了。

    薛讷的目标是离开迷失岛,而不是在黑崖山建立自己的势力,所以,当初让小顺子跟着自己,完全是为了方便自己熟悉黑崖山的形势。至于以后小顺子如何发现,只能看他自己了,薛讷最多帮他到这一步了。

    在黑崖山外面远处的一座山峰上,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影,庞大而气势,让周围的魔兽都远远地躲开了这里。

    “找了你找么久,原来你小子躲在这里了,灭门杀子之仇,一定要百倍偿还给你。”黑衣人紧咬牙齿阴狠说道。如果薛讷在这里,就会认出,整个人,就是碧落门的门主厉风行。当日逃脱后,隐姓埋名,养好了伤势,不过他不敢去悠乐谷和圣火殿找悠德凯、火冲天等人报仇,虽然厉风行也是八阶痕道圣者修为,但是悠乐谷和圣火殿,可不止一位八阶痕道圣者强者。

    被仇恨折磨的厉风行,根本就无心修炼,最终,他将复仇目标选在了薛讷的身上,作为造成碧落门与圣火殿、悠乐谷冲突的罪魁祸首,厉风行决定先拿薛讷开刀。

    薛讷的金甲圣尊修为,根本就没有放在厉风行的眼中,他决定等到天一黑,就去黑崖山抓住薛讷,然后带离这里,找一处无人的地方,狠狠折磨薛讷,以发泄自己的心中愤怒。

    薛讷呆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上他已经陷入了一个瓶颈,再多修炼也没有办法进步,薛讷就放弃了继续闭关。

    夜已经很深了,喧闹了一天的矿上,相继陷入了安静,不过劳累了一天的矿工们的呼噜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传出去很远。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快速冲向了薛讷所在的房间。

    “嘭!”

    黑影直接一拳轰出,将房间的木头门轰的粉碎,木门破碎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异常清晰。

    “什么人?”薛讷立即从打坐中清醒了过来,大喝一声问道。

    “哼,要你命的人。”黑衣人正是厉风行,当即手握呈爪,向着薛讷当头抓下。

    厉风行既然敢直接闯进薛讷的房间,而且不怕造成大的动静,自然是有所依仗。在他看来,抓住薛讷一招足以,然后他可以从容离开这里,因为八阶痕道圣者的速度,一般人是拍马都追不上。

    计划赶不上变化。感受到厉风行凌厉的掌风,薛讷眼睛微眯,虽然吃惊,但是却不害怕,八阶痕道圣者境界,换做之前五阶金甲圣尊境界时,薛讷或许还会有所慌张,但是现在嘛,薛讷有硬抗八阶痕道圣者境界强者的本钱。

    没有丝毫犹豫,薛讷抬手,直接一拳迎着厉风行的砸了过去。

    “铛!”

    厉风行的手抓在了薛讷的拳头上面,不过给厉风行的感觉,却是如同抓在精铁上面一样,难以捏动。

    “哼!”

    薛讷冷哼一声,另外一只手抓向厉风行的手腕,同时左腿突然踢出,目标直指厉风行的脑袋。

    “嘭!”

    匆忙中,厉风行伸手格挡了一下,堪堪挡住了薛讷踢出的这凌厉一脚,两人同时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了身体。

    “小子果然有点门道。”厉风行嘿然一笑,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仅仅一年时间,薛讷的成长竟然如此之快,一年修为提升四阶。最重要的是,一年前,薛讷仅比厉莫言厉害一点,一年之后,竟然能够硬憾自己了,这让厉风行心中的杀机更加强烈,如果今天不杀死薛讷,那么估计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厉风行眼神一寒,脚步诡异变换,瞬间欺近了薛讷的跟前,右手呈钩,抓向薛讷的眼睛。

    眼睛是人认识世界的窗户,薛讷自然不会让厉风行的这招攻击得逞,当即双手一合,挡在了眼前。

    “嘿嘿,小娃子,果然嫩了点。”厉风行口中突然怪笑一声,攻向薛讷眼睛的手突然收回,另外一只手,则是突然出现,拍向了薛讷的胸膛。

    “嘭!”

    厉风行的手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薛讷的胸膛上,薛讷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直接倒飞出去。精铁矿石建造的墙壁,被薛讷直接撞塌,碎石滚落一地。

    “小子跟我走吧,老子绝对会将你折磨的欲仙欲死的。”厉风行面目狰狞,一伸手,就向着薛讷的腰带抓去,想要带着薛讷离开这里。

    “滚开!”

    迎接厉风行的,是薛讷一记连环踢,将厉风行顿时逼退了回去。至于薛讷,则是一个鲤鱼打挺,重新站了起来。

    “你,你怎么没事?”厉风行一幅见了鬼的样子,指着薛讷吃惊问道。

    这不怪厉风行吃惊,换作一般人,挨了厉风行这一掌,即使不死,也会身受重伤。八阶痕道圣者的一掌落在金甲圣尊身上,那可是致命的一击啊。

    “嘿嘿,是不是很失望了老匹夫?”薛讷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问道。

    刚才说了,换作一般人承受了厉风行的这一掌,早就嗝屁了,不过薛讷不是一般人。薛讷的**强度达到了痕道圣者中期,即使薛讷站在那里不动,任由五阶痕道圣者修为以下的人去攻击,也对薛讷造不成任何的伤害。

    厉风行的等级高了一点,但是也只是对薛讷造成了一点轻伤。痕道圣者境界的**防御,可不是一般人能偶达到了,从燕回天已经是五阶痕道圣者修为,但是他的**力量只是金甲圣尊境界,就可以看出来。

    “哼,阴谋诡计而已,在绝对的等级面前,看你能坚持多久。”厉风行将薛讷刚才承受他一掌没有受伤,理解为使用了某种宝物上面,当即身形晃动,继续对薛讷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严格来说,薛讷刚才也算是使用了宝物,那就是破天痕甲,刚才危急情况下,破天痕甲帮助薛讷抵挡了一般的力量。不过破天痕甲可不是一定行的消耗品,而是可以长期使用的,只不过厉风行不知道罢了。

    薛讷和厉风行的战斗动静,早已吸引了大批的人员,不过这些人员大部分都是矿工,熊九到来后,却是不敢上前去帮忙。开玩笑,那个攻击薛讷的黑衣人,释放出的强大气势,明显就是八阶痕道圣者修为,他们这里连一个达到痕道圣者修为的人都没有,冲上去不是送死吗?

    面对厉风行的狂暴攻击,薛讷阻挡的有些吃力,境界的差距,却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薛讷能够越级挑战,靠的主要是融合的火焰,不过现在周围有这么多人,薛讷如果将融合火焰施展出来,估计就会毁掉这里。

    想到这里,薛讷虚晃一招,身体一个倒翻,落在了屋顶上,脚尖一点,身体快速向着远处的黑暗中窜去。

    “有本事就跟着过来!”薛讷的声音遥遥传来。

    “你跑不掉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厉风行舔了舔嘴唇,化作一道青烟紧追着薛讷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