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神秘残片
    第464章神秘残片

    “嗤,真是土包子,跑到这里来买酒喝!”正说话间,从门口传来一道鄙夷的声音。? ???  ?

    “去吧!”薛讷没有理会外面那道鄙夷的声音,只是吩咐侍女去办他交代的事情。

    在薛讷的认知中,行走在江湖,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疯狗咬人,疯狗咬你一口,难道人就要再咬回去吗?对于疯狗,可以不搭理它,但是疯狗要是纠缠不放,那就要狠狠的收拾它一顿,让它不敢再过来乱咬人。

    从门口经过的悠久玉就是被薛讷当成了一只疯狗,对于悠久玉的嘲讽,薛讷没有做任何的回应,这让悠久玉非常难受,就如同打出一拳,结果打在了棉花上,浑不受力,反而让自己非常不舒服。

    “喂,土包子,见了我们少主还不赶紧行礼!”跟在悠久玉身后的一个侍卫古三立即跳出来,冲着薛讷呵斥道。

    “滚,不要影响大爷喝酒的心情。”小九瞪着它那滴溜溜的大眼睛,对于古三非常恼火,小九现在可就瞪着侍女拿灵酒过来了,这古三没有眼色,非要跳出来找薛讷的麻烦。

    “啪!”

    随着小九的呵斥,一个酒杯从薛讷所在的包间飞出,直接砸在了古三的脸上,让古三知道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混蛋,敢打我弟弟!”悠久玉身后的另外一名侍卫大怒,一拳砸向薛讷。

    小九明显就不属于人类,古一认为这是薛讷授意小九这样干的,所以他的攻击目标第一个就放在了薛讷的身上。

    对于古一这样胡搅蛮缠的人,薛讷脸色一寒,一抬手,拳头就向着古一的拳头硬碰而去。

    “嘭!”古一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跌落到楼下,砸裂了四五张桌椅。

    “竖子,敢尔!”

    古一倒飞出去后,悠久玉身后一个全身都隐藏在黑袍的中枯瘦人影突然动了起来,眨眼间就出现在了薛讷的身前,伸出一个几乎全是骨头的干枯手掌,向着薛讷的脑袋狠狠抓了下来,凌厉的劲风,刮得薛讷的脸皮生疼。

    “是个劲敌!”

    感受到对方的强大气势,薛讷瞳孔一缩,丹田中的火雷属性迅融合,包裹在住薛讷的拳头,迎上了黑袍人的干枯手掌。

    “咔嚓!”

    薛讷与黑袍人的攻击碰撞在一起后,黑袍人后退了半步,而薛讷,屁股下坐着的椅子四分五裂,变成了碎屑。

    薛讷前跨一步,正准备施展攻击的时候,一道灰色的人影快插入了他和黑袍人的中间,开口说道:“两位,这里是我们御宝拍卖场,如果两位有什么恩怨,可以在拍卖会结束后,去外面解决。在拍卖场中,还请给我们御宝拍卖场一个面子,不要动手。”

    在灰衣人说话的时候,薛讷明显感觉到,从拍卖场四周隐蔽的角落中,隐隐显露出好几个痕道圣者境界的气息。能够开得起拍卖场,御宝拍卖场的底蕴还是非常深厚的。

    黑袍人冷哼一声,收起了气势,站在黑袍人身后的悠久玉,则是看着薛讷,阴狠说道:“土包子,敢伤我我的手下,等拍卖会结束,再找你算账。”

    悠久玉说罢,就带着黑衣人,以及三名侍卫,进入了薛讷隔壁的包间中。御宝拍卖场的这些包间,都是用特殊材料制作,有很好的的隔音效果,在这神识不能使用的迷失岛,薛讷自然也听不到隔壁包间的说话声了。

    悠久玉离开没多久,侍女就带着一个管家打扮的老者来到了薛讷的包间中,薛讷付出一千枚痕石后,购买到了十坛春紫酿酒。

    拿到了春紫酿酒,小九就带着这些酒进入了玄帝殿中,应该是去找黑石喝酒去了。包间中重新剩下薛讷和小毛两个。

    “铛”的一声,拍卖会开始,一个胡子全白的老者正站在前方的拍卖台上,一柄精致的小木槌被他拿在手中,开始了今天的拍卖会。

    “各位尊敬的客人,我是御宝拍卖行的席拍卖师冰火,今天是我们御宝拍卖行拍卖的日子。老规矩,今天我们一共准备了十种宝物供大家竞拍。先提前给大家透漏一下,这十种宝贝中,有一个宝贝可是男性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东西哦!”这个叫冰火的拍卖师猥琐的笑着说道。

    “哈哈哈,那还不赶紧开始,老子都等不急了。”台下一个身上绣着纹身的彪形大汉怪笑着催促道。

    “好,第一件拍卖品,是一个残片,虽然我们目前没有搞清楚它的作用,但是,这个残片的材质非常特殊,我们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都难以损坏这个残片,包括痕道圣者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也没有后在这个残片上留下什么痕迹。”冰火老头并没有第一时间将第一件拍卖品拿出来,而是侃侃而谈,介绍着这件拍卖品。

    “这么坚硬的残片,老娘喜欢,老娘就喜欢硬的东西,赶紧拿出来看看!”台下一个衣着暴露的女子舔着腥红的嘴唇说道,这具有诱惑力的表情,让她周围的一群大汉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冰火揭开侍女托举的玉盘上的红布,露出一块土黄色不知名材质的残片,残片很小,只有婴儿手掌大小。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虽然小,但是如果有识货的人,买回去没准就是宝贝。”冰火不遗余力的介绍着这个残片。

    “操,这么小的残片,老娘买回去都没法用,老娘不喜欢小的,喜欢粗大的家伙。”看到冰火拿出的残片,衣着暴露的女子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嘿嘿,小美妞,这个残片小,但是大爷我有大家伙,不光大,还持久哦!”坐在衣着暴露女子边上的一个光头大汉,淫笑着对衣着暴露女子说道,同时还挺动了几下胯下的家伙。

    “真的吗?我可是要先验货的哦!”衣着暴露女子冲着光头大汉抛了一个媚眼,手掌轻轻抚上了光头大汉的脸颊。

    “没问题,包你满意!”光头大汉非常享受的闭着眼睛,任由衣着暴露女子抚摸。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脸颊上传来了一阵刺痛,紧接着这阵刺痛变成了那种痛彻骨髓的痛。

    光头大汉猛地睁开眼睛,用手向脸颊上摸去,等到手掌再拿下来,手掌中除了鲜血,还有五六颗黑的牙齿。

    坐在光头大汉周围的人们,看到光头大汉的样子后,再看向衣着暴露女子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带上了敬畏和害怕。因为光头大汉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恐怖了,他的半边脸颊全部消失,变的血肉模糊,甚至都能看到光头大汉的口腔了。

    “啊……”

    光头大汉出惨叫声,剧烈的疼痛,让他已经忍受不住。

    光头大汉出惨叫后,立即从二楼跳下来两名灰衣人,一左一右,将光头大汉夹住拖了出去。至于衣着暴露的女子,仿佛没事般,看都不再看光头大汉一样。

    “真是找死,竟然敢去调戏毒四娘!”人群中出不屑的声音,显然有认识这位毒四娘的。

    光头大汉的事情,只是拍卖会中的一个插曲,根本影响不了拍卖会的进行,拍卖台上的冰火老头,已经介绍完了残片的作用,开始让台下的人参与竞拍。估计残片的用途没有人研究出来,所以起拍价很低,只有五千痕石。

    “老大,这个残片,算是半个宝贝!”小毛看了一眼台上的残片,对薛讷说道。

    “半个宝贝?什么意思?”薛讷有些不理解。

    “那个叫冰火的老头都说了,这是个残片,只有一部分,要想挖掘出这个残片中的宝贝,必须再找到另外一半才行。”小毛能够感应宝贝,对于残片是否有用,冥冥中都能感应出来。

    “哈,即使是半个宝贝也行啊!”薛讷对这个残片顿时有了兴趣,很早以前,用极低的价格买到宝贝,可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冰火拍卖师将残片喊出五千痕石的拍卖底价后,台下并没有人开口报价,毕竟这个残片目前除了坚硬外,还没有现其他的用途。

    所有人的痕石都是一点点积攒起来的,都不是大风吹来的,与其花五千痕石去买一个不知用途的神秘残片,还不如将痕石留下用在需要的地方。

    “各位,这个神秘残片是经过我们御宝拍卖行席鉴定师鉴定过的,残片很有可能就是打开一处宝藏的钥匙。”见到没有人报价,冰火拍卖师心中有些着急,这个神秘残片,已经流拍过两次了,如果这次再流拍了,那就只能永久的放在他们御宝拍卖行仓库角落中了。

    “呵呵,既然是拼运气了,那我出五千痕石,买下来玩玩。”看到没有人拍卖,薛讷开口给出了五千痕石的价格。

    “好,七号包间中的公子出价五千痕石,还有没有人出价?”听到有人报价,冰火拍卖师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至少这个不知名的神秘残片能够卖出去了。不过作为一名合格的拍卖师,烘托气氛,抬高拍卖品的价格,是冰火拍卖师必备的技能。

    “六千痕石。本少爷心情好,也买来玩玩。”薛讷旁边的包间传出了悠久玉嚣张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