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喝退田家
    第453章喝退田家

    “谁来了?”荷花有些好奇的探出脑袋向着村口方向看去,不过那里没有任何的人影。? ?

    “没有人啊!”荷花有些不解的嘟囔道,不过就在荷花嘟囔的时候,从环山古村的村口处,走进来数七八个人影,他们看似一步一步的行走,但是眨眼间就已经到了薛讷等人的跟前。

    “老朽石林峰,是这个村子的村长,请问各位是?”石林峰当先越过众人,来到前面,态度恭敬的询问道。

    “老东西,赶紧让荷铁山将那株化形草拿出来,不然,就血洗了你们村子!”田山南抢上前来,指着石林峰的鼻子说道。

    田山南之前在薛讷的手中吃了亏,这回带了家族中的人来,有人撑腰了,田山南就想将之前丢掉的面子捡回来。

    “这?”石林峰有些为难,他没有想到对方一上来,就指名道姓让荷铁山拿出化形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将目光转向站在人群后面的薛讷身上。

    “化形草已经是我的了,你带这么多人过来,是想抢夺吗?”薛讷上前几步,站在了石林峰的身旁,冷冷的看向田山南。

    “你,你不要得意,我劝你最好乖乖的将化形草拿出来,不然,哼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田山南最初看到薛讷,有些害怕,薛讷杀死田二和田三的手段,已经深深印在了田山南的脑海中。不过田山南旋即想到自己是和爷爷一起过来的,自己的爷爷田三亩,可是一阶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腰杆又硬了,大声呵斥薛讷道。

    “你确定你们能够杀死我?”薛讷戏谑的笑了笑,然后将自己的修为完全展现了出来,三阶金甲圣尊修为的威压,全部作用在了田山南的身上,将田山南直接压迫的趴在了地上。

    “他,他不是银甲尊者境界,而是三阶金甲圣尊!”田山南的脸色惨白,脑海中混乱一片,他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年轻的人,竟然是三阶金甲圣尊修为,这比自己爷爷的修为都要高啊。

    不光田山南心中震惊,田八亩和田三亩以及他们身后的族人,心中同样震惊。薛讷将自己的修为完全展现出来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薛讷的修为。

    薛讷没有展露修为之前,田三亩背着双手站在那里,用一种睥睨的眼神看着薛讷,在他看来,薛讷如此年轻,修为不会有多么高。不过当薛讷真正展露出修为后,田三亩心中除了震惊,还有苦涩,三阶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已经不是他这个一阶金甲圣尊所能战胜的了,即使加上他带来的所有人,也不可能。

    “前辈,晚辈不知前辈在这,多有打扰,还请恕罪!”田三亩冲着薛讷深深弯腰道。

    “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厉害,连田家的老祖都害怕他!”这回轮到石林峰和荷铁山两人震惊了,田三亩是什么身份,石林峰和荷铁山一清二楚,现在看到连田三亩都向薛讷弯腰行礼,石林峰和荷铁山两人对望了一眼,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既然田三亩屈服,那么他们环山古村目前应该是没有什么隐患了,至少田家不会再来找麻烦了。

    “恕罪?”薛讷冷笑一声,开口说道:“你带着这么多然气势汹汹到这里来,是不是想杀了我抢夺化形草啊?”

    “没有,晚辈不敢!”田三亩战战兢兢的替自己辩解,心中恨死了田山南,要不是田山南说薛讷只有银甲尊者修为,自己怎么会赶过来。

    “不敢?要是我的修为没有你高的话,估计你就敢了!”薛讷没有给田三亩留一点面子,修炼者的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你只有比别人强大了,才会活的潇洒。

    “没有,晚辈只是带领家族的后辈子弟来此踏青,对,就是踏青,别无他意!”田三亩感觉自己的脸皮烫,如此厚颜无耻的理由都能瞎编出来,真是不可思议。

    “哦,既然你是带领家族弟子来踏青的,那你完了就可以离开了,不过我要告诉你一声,这个环山古村是我罩着的,你下次来的时候,先提前思量思量,或许等你下次来了,就不会再让你走了!”薛讷淡淡的瞥了一眼田三亩,开口警告道。

    “是,是,晚辈以后不会再走错地方了!”被薛讷看了一眼,田三亩感觉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涔涔流淌下来,薛讷带给他的威压,太强大了,比一般的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都要强大的多。

    这也不怪田三亩有这样的感觉,修为高的武者,对低修为武者的威压压迫,都是通过灵魂力量来实现的,而薛讷的灵魂力量比一般的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都要强大,产生的威压,自然非常强大了。

    田三亩在薛讷的威压下,都是冷汗涔涔,至于田山南,在薛讷的威压下,坚持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昏迷了过去。

    薛讷抬脚,将脚下昏迷的田山南踢到田三亩的跟前,说道:“带着他走吧!”

    “是!”田八亩迅抱起昏迷的儿子,跟着田三亩离开了环山古村。

    对于田三亩等人,薛讷之所以没有杀死,主要还是为了环山古村的这些人的安全考虑,如果田三亩等人全部被薛讷杀死,那么在南海城中绝对会引起不小的波澜,到时候如果有人寻根究底,就会寻找到环山古村,给环山古村带来新的麻烦,薛讷不可能一直守护在环山古村的。

    不杀田三亩等人,反而会让他们对薛讷有所畏惧,不敢再找荷铁山等人的麻烦,即使薛讷离开了,田三亩也不敢轻易过来,因为保不准薛讷哪天回来了。

    田三亩等人气势汹汹而来,狼狈离去,一路上田三亩等人一直保持着沉默,怕说错话引来田家老祖的怒火。

    “父亲,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沉默了一路,快到南海城的时候,田八亩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不这么算了,你难道还想报仇?”田三亩抬眼看了一眼田八亩问道。

    “我只是觉得憋屈!”田八亩不甘心的说道。

    “你能打过那个叫薛讷的年轻人?”田三亩没有回答儿子的话,而是抛出了一个问题。

    “我们可以请外援!”田八亩想出了一个主意。

    “我们去环山古村的目的是什么?”田三亩心中叹息一声,对于儿子的话,有些失望。

    “找那株化形草啊!”田八亩下意识的开口说道,不过说完,就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了。

    找到了强大的外援,固然可以杀死薛讷,但是到时候,化形草还会属于他们田家吗?化形草这种宝物,本来就稀缺,没有人会嫌宝物多的。

    “你找的外援能杀死那个年轻人最好,但是杀不死的话,我们田家估计就会从南海城除名了!这种后果,你能承受得起吗?”田三亩对于儿子的领悟能力,稍微满意了一点。

    田八亩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承受不起。”

    “我们现在只是死掉了两个护卫而已,对我们田家没有多大的影响。有多大的能力,就拿多少东西,既然我们现在没有能力得到化形草,那么我们就不要轻易与那个年轻人为敌。等山南醒来,告诫一下他,让他以后不要去那个环山古村了。”田三亩吩咐了自己的儿子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田八亩脸色阴晴不定的思索了片刻,最终也是暗中叹息一声,放弃了一切报复的想法。田八亩虽然在创新和远见上没有他父亲看的远,但是在一些大事的决断上,还是能够做到取舍的,这也是天三级放心让田八亩当田家家主的原因了。

    ……

    等到田家众人离开后,石林峰和荷铁山对待薛讷的态度,更加恭敬了。之前他们就认为薛讷的修为很高,至少也是田家家主这个境界的,不过看到田家老祖田三亩对薛讷的恭敬态度后,石林峰和荷铁山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幼稚了,原来薛讷早已过了田家家主的修为,甚至比田家老祖都要强大。这么强大的武者,竟然会来到他们环山古村,这让石林峰和荷铁山心中一阵庆幸。

    第二天,薛讷不顾石林峰和荷铁山的再三挽留,离开了环山古村,薛讷能来到环山古村,纯粹是个意外。要不是荷花捡到了化为小塔模样的玄帝殿,薛讷早已离开这里,进入了海域。

    “呼……”

    薛讷站在一望无际的大海边,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大海边的空气,潮湿且带着一股海腥味,让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气味的薛讷,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薛讷是第一次见到大海,虽然他早已听过别人对大海的描述,也从一些书籍上看过对大海的介绍,但是当他真正站在大海前的时候,才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海跟前,即使他现在是金价圣尊境界的强者,也是非常的弱小,因为即使是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也没有办法一口气飞过这片海域。

    “进入海域之前,再完成最后一件事情吧!”薛讷拿出玄帝殿,将它变小后隐藏在了一处沙粒中,然后薛讷进入了玄帝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