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田家
    第452章田家

    一天后,薛讷就从他所待的房间中走了出来,一天一夜的时间,薛讷炼制出了畅穴丹和青竹玄元丹。?  不过让薛讷有些不满意的是,炼制的畅穴丹只是五纹丹药。

    如果薛讷这个想法让其他炼丹师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惭愧死。五级炼丹师,在炼制五级丹药的时候,都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更何况还是带有纹路的丹药了。

    “前辈,丹药炼制好了?”薛讷一走出房间,守候在外面的荷花就立即站了起来,激动的询问道。

    “嗯,好了,去给你父亲服用吧!”薛讷冲着荷花微微一笑,让荷花带路。

    看到薛讷冲着自己微笑,荷花的脸蛋莫名的一红,隐隐有些烫。

    荷铁山经过吞服生肌丹,亏损的精血已经得到补充,虽然右臂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他的脸色已经有了一丝红润。

    “薛少侠来了,请坐,荷花,赶紧奉茶。”荷铁山看到薛讷进来,急忙挣扎着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薛讷上前一步,按住荷铁山的肩膀说道:“你的伤势刚有所好转,还是安心躺着吧。”

    薛讷说罢,就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递给荷铁山,说道:“服下他,然后我给你运功疏通经脉。”

    “啊,好。”荷铁山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薛讷这么短的时间,就炼制好了丹药。

    荷花扶着荷铁山盘膝坐在床上,薛讷则是坐在了荷铁山的身后。

    “现在将畅穴丹服下去,然后运转你修炼的功法。”薛讷吩咐道。

    “好!”荷铁山没有犹豫,虽然他很想再观察一下这颗五级丹药,但是对于薛讷的吩咐,他还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着。

    “咕噜!”

    荷铁山的喉咙一动,龙眼大小的畅穴丹就进入了荷铁山的身体中。

    “轰!”

    畅穴丹一进入荷铁山的身体,荷铁山立即感觉自己的身体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太阳,释放着灼热的温度,下一刻,荷铁山裸露在外的身体,变成了通红的颜色。

    畅穴丹的药性,开始四散向着荷铁山的无数经脉中游走而去。

    “给我收!”

    薛讷双掌快贴在荷铁山的后背,用自己的痕力控制住了畅穴丹药效的随意游走。畅穴丹的药效是有限的,不可能将荷铁山身体中所有的经脉都打通。薛讷现在只能选择主要的经脉打通,另外就是修复荷铁山右臂断臂处的经脉,要是断臂处的经脉修复不好,那荷铁山以后的修为还是难以寸进。

    荷铁山感觉自己断臂处暖洋洋的,一股股暖流在断臂处流淌。站在一旁的荷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突然,她瞪大了眼睛,因为在荷铁山的断臂处,血肉快蠕动起来,伤口迅愈合,在断臂处,形成了光滑的肌肤,仿佛那里从来没有长过胳膊似得。

    两个时辰之后,薛讷这才舒了一口气,手掌从荷铁山的后背上离开,一离开,薛讷就迅从荷铁山所在的房间中蹿了出去,同时留下一句话:“你现在赶紧去洗澡!”

    荷铁山睁开眼睛,看到在自己身体表面,分布着一层黑乎乎,黏不拉几的分泌物,散着一阵阵的恶臭。从荷铁山身上释放恶臭开始,荷花就已经离开了房间,这种恶臭实在是太臭了,荷花都有了晕厥的感觉。

    听到薛讷让她父亲去洗澡,荷花下意识的就要去房间帮忙,毕竟她父亲现在还是身受重伤,行动不便。

    “不用去了,你父亲自己就可以了!”薛讷淡淡的交代道。

    荷花一愣,不过看到荷铁山从房间中步履轻快的走出来,荷花吃惊的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看向薛讷的眼神,更加敬佩了。

    一粒丹药,就让身受重伤的父亲重新恢复了健康,这已经不是医生的能力了,应该属于神仙的手段吧。

    荷铁山洗掉了身上的污垢之后,整个人神清气爽,感觉都年轻了十多岁,身体对外界天地元力的感知,提高了好几倍,这种感觉,荷铁山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强压着立即修炼的冲动,荷铁山快步来到薛讷的跟前,弯腰躬身感谢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荷铁山现在已经彻底被薛讷的手段所折服,五级炼丹师啊,很多大家族都没有一个。对于薛讷的称呼,荷铁山也换成了前辈。学无前后,达者为师,荷铁山这样称呼薛讷,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你的经脉已经完全贯通,可以直接修炼至铜甲武者修为了。”薛讷拿出炼制好的青竹玄元丹,递给荷铁山说道:“这是青竹玄元丹,等你修炼到八阶铜甲武者巅峰,突破银甲尊者境界的时候,服用下去,可以帮助你突破到银甲尊者修为。”

    “我真的可以修炼到银甲尊者修为?”荷铁山双手颤抖的接过薛讷递过来的玉瓶,恍若在梦中。

    “你只要努力修炼,就是痕道圣者修为,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薛讷淡淡的说了一句。

    薛讷没有欺骗荷铁山,服用了五级丹药畅穴丹之后,荷铁山的经脉已经被彻底打通,修炼起来,修炼度是别人的两倍,如果荷铁山努力修炼,还真的是有可能突破至痕道圣者境界的。

    “好了,你回去修炼吧。田家这两天估摸也该到了。等我帮你解决了田家的隐患后,就会离开这里。”薛讷吩咐了荷铁山一声,就重新闭上了眼睛,他已经得到了化形草,而且也付出了与化形草相当的报酬,所以不想再与荷铁山有什么交集。

    “多谢前辈!”荷铁山躬身行了一礼后,就退了出去。

    能够达到银价尊者修为,荷铁山已经非常满足了。有自己这个银甲尊者修为的强者守护着环山古村,就不会再害怕其他的势力了。

    就在薛讷治疗荷铁山的时候,田山南带着田大和田四、田五三人回到了南海城的田家。

    田家,在南海城并不算什么大家族,仅仅有一个一阶金甲圣尊修为的老祖坐镇。所以田家在南海城中还是比较低调的。

    在南海城中,田家是弱小的,所以他们将欺凌对象,全部放在了南海城外面的那些村落里面。那些土著村子,都没有什么强者,但是这些土著村子的村民经常在山林中狩猎,倒是有一些稀罕的宝贝,所以田家经常会去这些村落中强买一些东西。

    当田山南将在环山古村的事情一说之后,尤其是那里还有一株化形草,让田家的家主田八亩立即坐不住了。田家在南海城中遭受那些大家族欺凌也就罢了,一个小小的土著村落,也敢欺凌田家的人,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没有任何犹豫,田八亩立即带着田山南去见田家唯一的金甲圣尊修为的老祖,田八亩的父亲田三亩。

    “你确定那个土著村子的人真的找到了化形草?”田三亩是一个枯瘦老头,看起来贼眉鼠眼,即使已经是金甲圣尊修为,也没有上位者的那种威压,放在人群中,没有人会相信田三亩是一个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

    “是的,爷爷,我亲眼所见!”田山南非常肯定的回答道。化形草的价值,田家的人是一清二楚,因为上个月在南海城最大的拍卖场,刚刚拍卖了一株化形草,直接拍卖了八千万的痕石。

    八千万痕石,顶的上田家三年的收入了。

    “对了,打伤你的那小子什么修为?”田三亩活了这把年纪,考虑问题自然比田山南考虑的要长远一些,听到田山南说薛讷轻松杀了田二和田三,立即询问起来薛讷的修为。

    “爷爷,那小子应该是银甲尊者巅峰的修为,我感受到他释放出来的气息没有爷爷您的气息强大。”田山南肯定的对田三亩说道。不过他不知道,薛讷当时是隐藏了气息,既然银甲尊者修为就能解决的问题,何必非要完全暴露出自己金甲圣尊境界的修为呢。

    “好,八亩,你马上召集家族铜甲武者以上修为的族人,立即随我去一趟那个环山古村,在他们将化形草卖出去之前夺过来。有了这株化形草,我们田家的实力,就会更上一层楼了。”田三亩意气风的吩咐儿子道。

    “是,招惹我们田家,这次我们一定要让那个什么环山古村从这里除名。”田八亩阴险一笑,转身安排了。

    田三亩等人离开南海城的时候,是分开静悄悄的走的,以免惹得城中其他势力注意。

    田家的实力和环山古村相比,无疑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田家除了田三亩是一阶金甲圣尊修为外,还有五个银甲尊者修为的人,其余七八个族人,则是铜甲武者的修为。这股势力,到任意一个山村中,都能轻易踏平那个村子。

    “爹,你说那个田山南回去后,会不会找他们家族的人前来报复啊?”一连好几天,环山古村都处在一个平静的时期,但是所有人都明白,田家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应该会来!”荷铁山有些迟疑的猜测道。荷铁山心中是不希望田家的人再来的。

    “他们已经来了!”一旁的薛讷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村口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