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田山南
    第45o章田山南

    “田公子不要逼我!”荷铁柱直起了腰,同样死死地盯着田山南。

    荷铁柱服用的回光丹的药效没有退去,还是一阶银甲尊者修为,为了女儿的幸福,荷铁柱不再一味屈服。

    “哦,怪不得你这么自信,原来是用秘法提升了修为啊!田二、田三,给我打残他。”田山南嘴角露出一抹狠历的笑容,吩咐道。

    “是!”田二和田三同时上前一步,五阶银甲尊者的修为完全释放出来,让荷铁柱的脸色一片惨白。

    “嘭!”

    “嘭!”

    田二陡然一脚踢出,荷铁山急忙用剩余的左手去阻挡,不够他忘记了田三。荷铁山虽然勉强挡住了田二的一脚,但是田三却是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荷铁山的丹田上,废了荷铁山的丹田。

    “噗!”

    荷铁山一口鲜血喷出,直接软瘫在了地上。

    “大哥!”

    “队长!”

    ……

    荷铁柱带着猎人队的人刚好回到了村子,一进村子,就看到荷铁山被田山南的人一脚踢飞出去,顿时又惊又怒,快向着荷铁山跟前跑来。

    “爹……”

    荷花惊叫一声,她没有料到这些人说动手就动手了,一个照面就将她的父亲踢飞出去了。

    “妹子,这回愿意跟我回去了吧?不然你爹的下场会更惨哦!”田山南走到荷铁山的跟前,看着伏在荷铁山身上哭泣的荷花,“温柔”的说道。

    对于荷花,田山南纯粹是抱着玩一玩的念头,在南海城,田山南玩过了太多的女子,不过像荷花这种在深山中长大,身上带着一种野性,让田山南心中有了一股想要征服的**。

    “我杀了你!”

    正在哭泣的荷花,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明晃晃的匕,向着田山南的胸口刺去。田山南派手下打伤了她的父亲,荷花对田山南恨之入骨。

    “有野性,我喜欢!”田山南一伸手,就抓住了荷花的手腕,然后手上稍一用劲,荷花手中的匕就掉落到了地上。

    田山南虽然是纨绔公子,但是却也是银甲尊者修为,岂是荷花一个普通女子所能杀死的。

    “畜生,放开荷花!”荷铁柱脾气暴躁,看到荷铁山躺在一旁生死不知,而田山南抓着荷花的手腕不放,当即舞动长矛,向着田山南的喉咙处刺去。

    看到区区三阶黑甲战士修为的荷铁柱,竟然敢挑衅自己,田山南眼光一寒,屈指弹在荷铁柱的长矛上,将长矛直接弹飞出去。

    “嘭!”

    田山南弹飞了荷铁柱的长矛,顺势一掌,拍在了荷铁柱的胸膛上,荷铁柱直接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杀了他们!”田山南对一旁的田二、田三,以及后赶过来的田四和田五吩咐道。对于敢于挑衅他的人,田山南不介意全部杀了他们。对于这些山野村民,杀死他们,没有任何的后患。

    “啊……”

    “一起死吧……”

    环山古村的人们,都是和山林中的魔兽厮杀的,身上有着普通人所没有的凶性。这段时间,田山南不停地逼迫着环山古村的人们,上山去帮他寻找化形草,环山古村的村民们心中本来就有怨气,现在,彻底被激了出来。

    不过田山南的人虽然只有四个,却都是银甲尊者修为,荷铁柱等人,除了一两个黑甲战士修为的村民外,其余的都只是强壮一点的普通人,所以战斗是一边倒的局面。

    “田公子,求求您,让你的人不要打了,我们环山古村都听您的!”看到不停地有村民受伤或者死亡,环山古村的村长石林峰跑到田山南跟前去求情。这已经不是战斗了,而是单方面的杀戮,如果田山南不让他的手下停手,要不了多长时间,环山古村的青壮年就会被杀光的。

    “滚!”田山南心中恼火,看到石林峰过来求情,当即一挥手,将石林峰拨飞出去。

    可怜石林峰六十多岁的老头,没有任何修为,飞出去后,脑袋刚好撞在了一块石碾子上面,顿时脑袋迸裂,只有出得气,没有进的气了。

    “村长!”

    “我们和你们拼了!”

    所有的村民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蜂拥而至,一起去围攻田二等人,更有甚者,直接张开嘴用牙齿去撕咬。

    不过荷铁柱等人的攻击,注定是无用功。银甲尊者修为的强者,岂是普通人依靠人海战术就能战胜的,不然,修炼者们也不会高高在上了。

    荷花跪坐在荷铁山的身体旁边,她被这一幕吓傻了,看到厉害的田二等人不停地杀戮着自己熟悉的父老乡亲,荷花第一次感觉到了实力的重要,要是有强大的修为,田山南等人就不敢随意对他们环山古村进行杀戮。

    “嗡!”

    荷花挂在脖子上的黑色小塔突然亮了起来,出了白色的光芒。

    “这是什么宝贝?”田山南就站在荷花不远处,看到荷花脖子下悬挂的黑色小塔释放出了淡淡的光芒,眼中顿时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作为常年跟随田山南的狗腿子,田大不用田山南吩咐,早已三步并两步,冲到荷花身前,伸手向着荷花脖子上悬挂的黑色小塔抓去。

    “唰!”

    一道人影闪过,荷花身前凭空出现了一道身着蓝色长袍的青年,一抬手抓住了田大的手腕。

    “你是谁?赶紧给老子放手!不然田家饶不了你!”田大使劲挣脱了几下,却是挣脱不开,不由得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出现的蓝衣青年自然是薛讷了,他在玄帝殿中疗伤忘记了时间。玄帝殿在外界存在是有时间限制的,现在随着薛讷修为的提升,虽然存在时间也相应延长了的,但是终究还是有限制的。

    薛讷疗伤花费了三个月时间,从第二个月开始,玄帝殿储备的能量就已经快消耗光了。为了不打扰到薛讷,黑石控制了玄帝殿的能量消耗度,不过也正是如此,玄帝殿开始由之前的沙子大小逐渐变大,长大到手指粗细的时候,被荷花现捡走了。

    “你想拿我的东西?”薛讷没有回答田大,而是反问道。

    薛讷在玄帝殿中醒来后,就看到了外面环山古村与田山南等人的战斗。现在环山古村的遭遇,和当初薛家村面对展辰时的处境何其的相似,环山古村村民的遭遇,触动了薛讷。

    “田二、田三,这小子古怪,快来救我!”田大招呼不远处的田二和田三过来。

    “放开我们大哥!”田二一拳向着薛讷胸膛处砸了过来。

    “看你们这般蛮横,应该没少杀人,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薛讷闪电般出脚,还未等田二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薛讷的脚尖却已经点在了田二的喉咙处。

    “咔嚓!”

    一道轻微的骨折声音响起,田二“嗬嗬”几声,瘫倒在地上就不再动弹了。

    “你也一起去吧!”

    薛讷身体一转,就来到了田三的身旁。这回薛讷是出掌,一掌砍在了田三的喉咙处,田三和田二一般,也瘫倒在了地上,没有了气息。

    “少,少主,救,救命!”

    看到薛讷轻松杀死了田二和田三,田大意识到自己踢到铁板上了,赶紧向田山南求救。

    看到薛讷的身手,田山南也傻眼了,田山南的修为其实也并不高,只不过是二阶银甲尊者而已,他之所以能够如此跋扈,纯粹依靠的是他们田家家族的名声而已。

    田大向田山南求救,田山南不可能坐视不管,只得硬着头皮,向着薛讷拱手说道:“前辈,在下南海城田家少主田山南,如有得罪前辈之处,还请见谅!”

    田山南不亢不卑的态度,让薛讷不禁一愣,刚才田山南的态度他可是完全看在眼里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欺软怕硬。

    “前辈,请您救救我们环山古村,救救我的父亲。”荷花看到田山南对薛讷的恭敬态度,立即跪倒在薛讷跟前,磕头求救。

    “贱人,闭嘴!”田山南心中有些恼怒,恨恨的瞪了一眼荷花,同时心中下定决定,等到薛讷一离开,他就带人来灭了这个环山古村。

    田山南心中怎么想,薛讷是猜不出来,不过他看到田山南蕴含狠辣的眼神,对于田山南下一步会怎么做,心中已然能猜个大概了。

    “罢了,既然遇上了,就帮帮你们吧!”薛讷心中瞬间做出了决定,不为别的,只因为薛讷也是从山野中出来的,有着相同的遭遇。

    “让你们的人都住手,然后离开这里吧!”薛讷看了一眼田山南,冷漠的对田山南吩咐道。

    “前辈,我们是南海城田家的,家族中有金甲尊者修为的老祖坐镇的。”田山南咬了咬牙,将他的家族搬了出来,想让薛讷知难而退。

    “十个呼吸的时间,不走,就是死!”薛讷没有搭理田山南,冷漠的说道。

    田山南的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跺了跺脚,对剩余的田大等人吩咐道:“我们走!”

    田山南向着环山古村的外面走去,不过走到荷铁山跟前的时候,却是停下了脚步。

    “将化形草拿出来!”田山南脸色阴沉的对荷铁山吩咐道。在田山南看来,化形草是自己吩咐荷铁山去寻找的,既然荷铁山找到了,就理应给他。

    “没有!”荷铁山用剩余的左臂扶着广场上的岩石,不让自己倒下去。

    因为一株化形草,让环山古村死去了这么多人,甚至自己都已经残废,以后的修为再难以寸进。现在田山南竟然张嘴就向自己要化形草,荷铁山自然不会给他。

    “你想要找死吗?”田山南语气阴森的威胁道。要不是有薛讷,田山南随手一巴掌,就能拍死荷铁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