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拒绝
    第9章拒绝

    狮吼谷的入口处。

    荷铁柱等人还在等候着荷铁山的归来。虽然荷铁山进入狮吼谷的时候,交代只让他们等候两个时辰,不过两个时辰过去后,荷铁柱等人见到荷铁山没有出来,自作主张,没有立即返回,而是继续等候着荷铁山。

    天光渐渐放亮,当太阳挂上树杈的时候,荷铁山依然没有从狮吼谷中出来。

    “铁柱哥,队长会不会已经遭遇了不测?”一个猎人队的队员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放你妈的屁,铁山哥那么厉害,怎么会遭遇不测呢!”荷铁柱没有等到荷铁山的归来,心中担忧,听到有人猜测荷铁山遭遇不测,当即破口大骂起来。

    不过骂归骂,荷铁柱对于荷铁山是否生还,心中也没有了底。要是荷铁山还活着,应该早就从狮吼谷中出来了。

    荷铁柱等人,从早晨又等到了中午,还是没有等到荷铁山,最终,荷铁柱等人无奈的接受了荷铁山遭遇不测的现实,开始返回环山古村。

    荷铁山被赤练蟒蛇一个能量炮弹击飞,笔直的向着悬崖底部落去。悬崖很高,在半悬崖的地方,甚至还有云彩萦绕,站在悬崖顶上,根本就看不清悬崖下面的情形。

    荷铁山一只胳膊被炸断了,身体受了重伤,飞出悬崖后,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自救。虽然银甲尊者修为,就能够凝聚痕兽,借助痕兽飞行了,不过荷铁山是依靠丹药将修为临时提升上来的,根本就不会凝聚痕兽。

    当荷铁山壁上眼睛等死的时候,却是惊喜的现,悬崖下方长满了大树,而他落下的位置,正好在大树的顶上。

    在求生的渴望下,荷铁山运转痕力,护住了身体的要害,“嘭”的一声,坠落进了枝叶繁茂的树杈中。

    “咔嚓,咔嚓!”

    树枝折断的声音不断地响起,荷铁山不知道压断了多少根成人大腿粗细的树干,浑身被树枝刷成了血人。

    “嘭!”

    在依靠树干减掉下坠的冲击力后,荷铁山坠落到了地面上。原本就折断的肋骨,又摔断两根。

    “我一定要活着回去,环山古村需要我,荷花也需要我照顾。”荷铁山挣扎着站了起来,虽然他浑身是血,但是内心强大的意志,一直支撑着荷铁山。

    回光丹的药效会持续一整天的时间,所以荷铁山现在还是一阶银甲尊者的修为,在强大意志的支撑下,荷铁山向着环山古村的方向琅琅跄跄的走去。

    ……

    “铁牛哥,快点,你怎么走的这么慢啊?”荷花不停的催促着铁牛。

    “我在想一会儿见到铁山叔,该如何说话。”铁牛的性格是那种比较木讷的,一路上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向荷花的父亲求亲。

    “哎呀,有啥可想的,你到时候就按我教给你的说就行了。”荷花拉着铁牛,快向着环山古村走去,村里的房屋已经隐约可见了。

    环山古村中。

    “咦?村里面人怎么这么少,难道都去打猎了?”荷花走进环山古村中,村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影。

    荷花正要向自己家里走去,不过一个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从村长石林峰家的院子里走了出来,恰巧看到了荷花。

    “哟,好水灵的小妞!”田大捏着自己嘴边的八字胡,一摇一摆的向着荷花走去。作为田家少主的贴身管家,田大没少做坏事。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呀?”田大笑嘻嘻的凑到荷花身旁问道。

    “走开,我要回我家!”荷花没有搭理田大,而是转身拉着铁牛的手,加快了行走的度。

    “小妹妹,我是田家的管家,我代表我们少主邀请你去做客。少主要是看上你了,后半辈子包你衣食无忧。”田大作为田山南的贴身管家,任务之一,就是帮助田山南拉皮条,物色漂亮女子。

    “走开,再不走,我打死你!”田大还想再跟荷花说话,不过却是脚下一轻,被铁牛拎着衣领给提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赶紧放我下来,不然我让你走不出这个村子。”田大虽然是田山南的管家,但是确实没有任何的修为,在铁牛这个肌肉汉子跟前,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小子,你干什么?快将我们大哥放下!”从石林峰的家中,又走出两个与田大相同打扮的人,看到田大被一个魁梧青年拎在手中,顿时大怒,快步向着铁牛奔来。

    “田二,你快去喊少主过来,田三,给我狠狠打这个小子。”田大虽然还被铁牛拎在手中,但是看到出来的两个人后,顿时胆气壮了。

    田山南身边一共有五个仆从兼护卫,除了田大没有修为外,其余四个人,都是银甲尊者修为。

    田二按照田大的吩咐,返回去找田山南去了,而田三,则是身影一晃,就来到了铁牛的跟前。

    铁牛只觉得手腕一疼,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田大的衣领,不过紧接着,就看到一只大脚飞出,结结实实的踹在了他的胸膛上。

    “噗!”

    铁牛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身体倒飞了出去。

    “铁牛哥!”

    荷花惊呼一声,赶紧跑过去照看铁牛。

    “啧啧,田大,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小美人吗?”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在荷花的身旁响起。

    荷花扭过头去,只见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正背着双手站在她的旁边,一双桃花眼泛着淫邪的光芒。

    “你们是什么人?我爹爹回来不会放过你们的。”荷花有些害怕,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父亲,荷花又有了底气,因为她的父亲荷铁山,在环山古村是最厉害的。

    “切,你父亲算个什么东西,我们少主家里,可是有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坐镇的。”田大得意洋洋的看着荷花说道。

    “长得还行,勉强收下你了。”田山南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荷花,扭过头对田大吩咐道。

    “把她带回去!”田大扭过头,对着身旁的田三吩咐道。

    “田公子,她是铁山的闺女,您放过她吧!”田三正要上前抓荷花,环山古村的村长石林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走到田山南跟前,作揖求情道。

    “铁山?铁山是谁?”田山南扭过头问田大道。

    “是这个村子的猎人队队长,帮您去寻找化形草了。”田大上前一步,在田山南耳旁低声解释道。

    “奥!”田山南露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让石林峰心中一喜,以为田山南要放过荷花了。

    谁知田山南语气一转,对田三吩咐道:“将她带回去,等到荷铁山找到化形草了,那就是双喜临门了。”

    “是!”

    田三答应一声,上前就去抓荷花。

    “放开我,走开!”

    荷花奋力反抗,不过面对银甲尊者修为的田三,荷花怎么可能挣脱开呢。

    “住手!”

    突然,一道怒吼声从村口方向传来。

    田山南等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缺了一条胳膊的血人,正站在那里,被夕阳一照,显得异常恐怖。

    “爹!”

    荷花最先认出那个血人正是自己的父亲,当即挣脱开田三的手掌,向着荷铁山的方向奔去。

    “爹,你怎么了?您的胳膊呢?”荷花跑到荷铁山的跟前,双手颤抖,却不敢去扶自己的父亲。因为荷铁山浑身是血,在有肩膀处,是一道恐怖的巨大伤口。

    “没事,受了一点小伤罢了。”荷铁山冲着女儿勉强一笑,然后向着田山南的方向走去。

    “田公子,您要的化形草我已经找到,您是不是可以带着您的人离开这里了?”荷铁山看着田山南说道。

    “找打化形草了,赶紧给我看看。”听荷铁山说找到化形草了,田山南顿时激动起来,催促着荷铁山道。

    “给!”荷铁山从怀中拿出用布包裹着的化形草,在化形草的根部,还有一捧泥土,所以到现在,化形草还保持着晶莹剔透的模样,并没有枯萎。

    “哈哈哈,真的是化形草,我给田家立大功了,回去后,父亲一定会重重嘉奖我的。”田山南拿着化形草大笑起来。

    “田公子,您可以带着人离开我们环山古村了吧?”看到田山南有些疯狂的样子,荷铁山微微皱了皱眉,开口催促道。

    “走,我当然要走。不过你既然给找到了化形草,我也不能亏待你。”田山南眼睛一转,对荷铁山说道。

    “我不要什么奖励,您只要让我们环山古村重新过生平静的生活,就行了。”荷铁山开口拒绝了田山南。

    “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决定纳你女儿为小妾,这样,我和你们环山古村就是一家人了,再没人敢来这里欺负你们了。”田山南得意的看着荷铁山和石林峰,在他看来,能够纳荷花为妾,是给了荷铁山天大的好处了。

    “我才不要嫁给你的!”没等荷铁山开口,荷花抢先开口拒绝了,对于田山南这个油头粉面的纨绔公子,荷花一点都不喜欢。

    “能够被田公子纳为小妾,是你三生才修来的福气。你要是不答应,田公子一句话,就能灭了你们这个小破村子。”田大瞪了一眼荷花,威胁道。

    “多谢田公子美意,不过小女自小生长在山野,恐怕不适应田家的生活。”荷铁山开口委婉拒绝。至于石林峰,则是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插话,荷花毕竟是荷铁山的闺女。

    “你要拒绝?”田山南的眼睛中迸射出一道寒光,冷冷的看向着荷铁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