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受伤
    第6章受伤

    “嗡!”

    从罗飞鸿的身体中,释放出一道道波动的痕力,不过不是纯粹的痕力,还夹杂着一些灵魂力量。 当这些痕力波动涉及到薛讷的时候,薛讷眼前的景象,就生了大的改变。

    “这,这难道是领域?”薛讷心中的震惊,直接展现在了脸上。

    看到薛讷震惊的模样,罗飞鸿舒爽的大笑起来,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用绝对的实力,碾压薛讷。

    薛讷看着周围的冰雪世界,变成了一片死寂的荒野,薛讷就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到了罗飞鸿的领域中。

    领域,是痕道圣者巅峰才能拥有的,而且还不是所有的痕道圣者巅峰都能领悟领域。领悟领域,说明已经开始融合意境,并且成功将两种意境融合到了一起。

    “哈哈,是不是很吃惊,我拥有的力量,要比你想象的强大的多,可惜你没有机会看着我一步步强大,然后掌控飞云山了。”罗飞鸿得意的大笑起来。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罗飞鸿一挥手,黑洞被他调动起来,向着薛讷飞了过来。

    在罗飞鸿的领域中,他就是无敌的存在,在领域中,罗飞鸿对黑洞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要是在外面,他根本就做不到将黑洞随意挪动,只能一点点的改变黑洞的运行轨迹。

    “一掌盖天,给我破!”薛讷深吸一口气,右掌突然向前拍出,刚才与罗飞鸿说话的功夫,薛讷一直在凝聚着一掌盖天。

    金色的小手印从薛讷的手掌中飞出,瞬间变大,一米,两米,三米……眨眼间,就变成了十多米大的巨型手印,一点都不比罗飞鸿的黑洞小。

    “轰隆隆……”

    灌输了薛讷一半痕力的巨型手印,拍击在了黑洞上面,爆出巨大的响声,让薛讷瞬间耳朵都失聪了。

    爆炸所产生的能领冲击波,向着罗飞鸿领域四周扩散而去,一直传递出去很远很远。

    “噗!”

    罗飞鸿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来刚才爆炸产生的能量太过于庞大,虽然在罗飞鸿的领域中,但是这个领域罗飞鸿刚刚领悟,甚至还不算完整的领域,因为这个领域并不是罗飞鸿融合意境领悟的。领域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刚才的爆炸,意境过了罗飞鸿领域的承受能力,所以这额外的能量冲击,就转嫁到了罗飞鸿的身上,让罗飞鸿受了一些轻伤。

    爆炸散去,黑洞依然存在,不过原本直径十米的黑洞,意境缩小到了五米。

    “薛讷,我要你死!”罗飞鸿愤怒的声音响起,在他的领域中,拥有黑洞,竟然还让他受伤了,罗飞鸿对薛讷的恨意又冲上了顶峰。

    罗飞鸿一招手,黑洞如同一个飞轮,呼啸一声飞了起来,向着罗飞鸿的手中飞去,在飞行的过程中,黑洞的直径再次缩小,最后缩小到了一米。

    黑洞的直径虽然缩小了,但是它所释放出来的吸力,并没有减小,反而有着增强的趋势。

    这就是领域的优势,在领域中,罗飞鸿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神,因为这是属于罗飞鸿自己的世界。

    罗飞鸿一把抓住黑洞,当做盾牌一般,拿在了手中,然后快飘移,来到薛讷的跟前,将黑洞向着薛讷的头顶砸了下来。

    “呼~~~”

    薛讷感觉自己身体中的痕力,开始不受控制的向着黑洞中涌去,黑洞的吸力太恐怖了,基本快接近无所不吸了。

    “火雷痕力,融合!”薛讷低吼一声,丹田中火属性痕力和雷电属性痕力快融合在一起,从薛讷的拳头中涌出,化作一只咆哮的麒麟,向着罗飞鸿的黑洞迎了过去。

    “轰隆隆!”

    薛讷的火雷痕力幻化的麒麟,与黑洞狠狠碰撞在了一起,或许是火雷痕力蕴含的痕力太过于狂暴,黑洞并没有吸收多少,薛讷百分之九十的攻击,都作用在了黑洞上面,让黑洞的吸力降低了一些。

    “有作用!”薛讷心中一喜,他最害怕的就是黑洞将他的攻击尽数吸收,这样,他真的就黔驴技穷了。

    既然有效果,薛讷就交替融合着火雷痕力、风雷痕力和风火痕力,将这些痕力全部转化为攻击,作用在了黑洞上面。

    薛讷现在的灵魂力量,虽然不能让他进行三属性痕力的融合,但是两种不同属性痕力的融合,对薛讷来说,还是轻而易举的,消耗的灵魂力量,也可以几乎忽略不计。

    轰隆声在罗飞鸿的领域中不断地响了起来,罗飞鸿的脸色阴沉,他没有想到,薛讷的攻击竟然如此强大,能够硬抗黑洞的吞噬。

    “不能再让他攻击下去了,不然黑洞的能量很快就被他打散了。”罗飞鸿心一横,控制黑洞避开了薛讷的攻击,划了一个弧度,快向着薛讷冲了过去。

    “它要干什么?”薛讷心中有些警惕,不过他还是用融合痕力向着飞过来的黑洞轰出一拳。

    “轰隆隆……”

    黑洞与薛讷的攻击刚一接触,就在罗飞鸿的控制下,彻底爆炸开来,一个黑洞的凝聚,消耗了罗飞鸿身体中三分之二的痕力,黑洞凝聚成功后,还吞噬了大量的天地元力,可以说黑洞蕴含的能量是海量的,远远出了薛讷身体中的痕力总量。

    现在黑洞突然的爆炸,薛讷自然没有防备,他没有想到黑洞竟然会爆炸。

    “咳咳!”

    薛讷的身体如同破麻袋般被炸飞出去,人还在空中,就已经喷出了半米多高的血柱,胸口处被炸得血肉模糊,露出了大片的森森白骨,甚至有些肋骨都已经断成了两截。

    薛讷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口中不停地往外咳着鲜血。这次是薛讷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了,不光胸膛处被炸得血肉模糊,双腿也是血肉模糊,不过幸好双腿的骨头没有问题,至少还能行走。

    罗飞鸿控制黑洞爆炸后,他也是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黑洞消耗了他丹田中几乎所有的痕力,完全引爆后,肆虐的痕力,对他的领域也产生了一定的冲击,让罗飞鸿的内伤又加重了几分。

    罗飞鸿休息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才勉强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薛讷的跟前。

    “我说过,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我要杀你,是易如反掌。”罗飞鸿只是丹田中痕力消耗过大,身体受的伤并不严重,所以站在薛讷跟前,有着十足的底气。

    “哼,你就这么肯定,你一定会胜利?”薛讷突然睁开眼睛,冲着罗飞鸿诡异的一笑。

    “哼,牙尖嘴硬,那你现在就去死吧!”罗飞鸿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危险的感觉。罗飞鸿也是果断的人,青虹剑瞬间出现,向着薛讷的喉咙处刺去。

    “火怒苍穹!”

    薛讷突然屈指一弹,一团指头蛋大小的灰色火焰,从薛讷的手中飞出,落在了罗飞鸿的青虹剑上,灰色火焰一沾青虹剑,快向着罗飞鸿的手腕处蔓延而去。

    罗飞鸿从这团灰色的火焰上面,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机,当机立断,手一松,扔掉了青虹剑,不过他反应的还是慢了一步,一点火星溅到了罗飞鸿的手背上面。

    “咣当!”

    青虹剑掉落地面,立即断为了两截,变成了两截漆黑的废铁。

    “啊……”

    罗飞鸿突然出凄厉的惨叫声,却是刚才溅到他手背上的那点火星,一遇到罗飞鸿的血肉,迅燃烧起来,罗飞鸿的血肉全部成为了灰色火焰的燃料。罗飞鸿用痕力驱赶灰色火焰,但是痕力一接触到灰色火焰,立即变成了灰色火焰的助燃剂,反而促进了灰色火焰的燃烧。

    眨眼间,罗飞鸿的右手手掌,已经被灼烧掉了一半,焦黑的手掌,弥漫出一阵阵的肉香。

    看到无论使用何种办法,都不能扑灭这个灰色火焰,罗飞鸿一狠心,左掌凝聚起痕力,一掌斩在了右掌的手腕处,将自己的右掌从手腕处齐根斩断。

    罗飞鸿快在右手手腕处点了几下,封住了喷涌而出的鲜血,看了薛讷一眼,快逃离了这里。他不知道薛讷还有什么手段,虽然薛讷现在看起了很凄惨,浑身到处都是伤势,但是薛讷施展出来的那种灰色火焰实在是太诡异了,罗飞鸿不确定薛讷还能施展多少。

    看到没有希望杀死薛讷,罗飞鸿立即果断选择了逃走,他现在已经断了一掌,一身实力很难完全挥出来。而且罗飞鸿被薛讷弹出的灰色火焰吓破了胆,万一刚才薛讷没有将灰色火焰弹到他的手掌上,而是弹到了他的胸膛上,会是什么后果?

    罗飞鸿打了一个冷战,不敢再想象下去。没有找到应付薛讷这种灰色火焰的方法之前,罗飞鸿还是决定离开这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花小溪还在飞云山,罗飞鸿不相信薛讷不会回来。

    想到花小溪,罗飞鸿的脸色露出怨恨的神色,薛讷让他失去了一个手掌,这个仇,必须得报,既然薛讷暂时离开了风月帝国,那么,就先在花小溪的身上收点利息回来。罗飞鸿在这一刻,已经将花小溪列为了报复的对象。

    随着罗飞鸿的逃离,罗飞鸿施展的领域自动消散,薛讷的身体重新出现在了外界,躺在了冰天雪地中。

    “唉,火怒苍穹的攻击距离还是太短,而且攻击度太慢,不然,这次就能杀死他了。”薛讷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对于罗飞鸿的逃走,薛讷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罗飞鸿竟然如此怕死。以薛讷现在的修为,只能施展一次火怒苍穹,施展后,薛讷丹田中的痕力,就几乎消耗一空了。此刻的薛讷,就算是想要动一下手指头,都做不到了。要是罗飞鸿知道薛讷知道薛讷现在的真实情况后,会不会被气死。

    “黑老,麻烦你将我收进玄帝殿中吧!”薛讷联系着玄帝殿中的黑石,现在的薛讷,已经没有办法自己进入玄帝殿了,但是也不能就这样躺在冰天雪地中,最终薛讷还是决定到玄帝殿中去疗伤。

    刚刚从玄帝殿中修炼出来,谁想刚出来就和罗飞鸿干了一架,然后又受伤回到了玄帝殿中。

    在黑石的操纵下,薛讷被送到了玄帝殿的第一层大6上,至于玄帝殿,则是化作了一粒尘土,飘飘悠悠隐藏在了一块巨石的缝隙中。只要薛讷进入了玄帝殿中,玄帝殿的本体,就不能再被薛讷收进体内,只能存放在外界。

    “开始疗伤吧!”薛讷从玉瓶中,掏出自己以前炼制的生肌丹,吞了两粒,然后就将《颠倒五行阵》布置好,开启阵法后,盘膝坐了下来,进入了修炼状态。

    “呼,呼。”

    随着薛讷开始进入修炼状态,玄帝殿中的天地元力,如同潮汐一般,向着薛讷所在的地方蜂拥而去。

    在薛讷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型的漏斗,周围的天地元力聚拢过来后,顺着这个巨型漏斗,灌输进了薛讷的身体中。

    薛讷的身体如同久旱逢甘露的田地,疯狂的吸收着这些天地元力,通过丹田转化成了属于薛讷的痕力。

    在痕力的运转下,带动薛讷身体中冷月碧落液的恢复效果,让薛讷受伤的身体,快恢复起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快愈合着。

    小毛本来在玄帝殿下方的大6中游玩,感受到玄帝殿中天地元力的变化后,就通过玄帝殿每一层的传送阵法,来到了第一层。

    薛讷早已将小毛介绍给了黑石认识,所以小毛在玄帝殿中,只要不去一些黑石禁止的地方,其余地方都可以去的。

    看到薛讷在疗伤,小毛没有上去打扰薛讷,而是寻了一处地方,盘卧下来,静静的为薛讷护法。虽然这里是薛讷的地盘,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小毛还是坚持守着薛讷。

    薛讷一疗伤,就忘记了时间,再加上调动起来了玄帝殿的元力,薛讷更是趁此机会修炼起来了。

    外面的时间静悄悄流淌,眨眼间,冬去春来,薛讷之前与罗飞鸿战斗的地方,早已积雪融化,柳树芽,一片春天的蓬勃生机。

    “铁牛哥,你走快点啊,你不是要向我爹求亲,再晚我爹就出去打猎了。”一个身穿翠绿色粗布衣衫的年轻女子,突然从树林中钻了出来,扭过头去,冲着树林中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