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针锋相对
    第439章针锋相对

    “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等过会儿,老夫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鲁长.

    “好了,鲁副谷主,薛讷是我飞云山弟子,一切还需要调查清楚才能下定论。”楚枫皱了皱眉,开口说道。鲁长天的态度太过于嚣张,根本就没有将楚枫这个掌门放在眼里,这让楚枫非常生气。

    “哼!”鲁长天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

    “薛讷,我来问你,鲁副谷主的儿子鲁申是不是你所杀?”楚枫看向薛讷,对于薛讷,他的神情有些复杂。

    薛讷的天赋在年轻弟子中,属于非常优秀的,但是偏偏他们飞云山已经有了罗飞鸿这个天赋很好的弟子,而且薛讷和罗飞鸿两人还有不可化解的恩怨,这让楚枫非常为难,最终,楚枫选择了罗飞鸿,放弃了薛讷,任其自生自灭了。

    现在看到薛讷不光恢复了修为,而且修为更进一步,突破到了二阶金甲圣尊境界,让楚枫心中有些惊讶。不过也只是惊讶而已,因为罗飞鸿短短几年时间,已经达到了二阶痕道圣者的修为,过薛讷一个大境界了。对此,楚枫隐隐为自己当年的选择而欣慰,看来罗飞鸿的修炼度,要比薛讷快很多的。

    “是我杀的!”薛讷调息了一下身体中的伤势,站起身来,神色淡然的承认了。

    对于飞云山,薛讷已经没有当初入门时的那种憧憬,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门派中弟子之间的竞争,会让一个门派充满生气,但是门派长辈的故意偏袒,却是会让弟子们在竞争中寒心。

    薛讷现在就已经对飞云山寒心了,刚才鲁长天拍向自己的那一掌,七阶痕道圣者修为的楚枫,完全可以阻拦下来。但是楚风没有出手,看着自己被鲁长天一掌拍飞,倒是绮莲峰主,替自己出手阻拦了一下鲁长天。试问一个门派不维护自己的弟子,不保护自己的弟子,那么让这些弟子那什么去拥护这个门派。

    听到薛讷承认自己杀了鲁申,罗飞鸿的眼中闪过幸灾乐祸的神色,心中暗自高兴:“哼哼,薛讷,这回我看谁能救的了你!你死定了!”

    楚枫听到薛讷的答复,同样是一愣,因为薛讷承认的太干脆了。

    “听到了吗?楚掌门,他已经承认杀了我的儿子,你们这回能给我一个交代了吧!”鲁长天放下茶盏,狞笑着说道。

    薛讷像似看傻子一般,看了鲁长天一眼,然后扭过头,对楚枫问道:“掌门,你难道不问一下我为什么要杀鲁申吗?”

    “还有什么可问的,杀人偿命,既然你杀了鲁谷主的儿子,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罗飞鸿皱着眉头训斥道。

    薛讷鄙夷的看了一眼罗飞鸿,没有搭理他,这让罗飞鸿心中又是一阵怨恨。

    “薛讷,你说一下,你为什么要杀死鲁申?”一直没有开口的绮莲开口说道,温婉的声音,让薛讷心中不禁一暖,在飞云山,至少还有一些值得他尊重的人。

    “鲁申想要抢夺镇云谷太上长老古云儿送给我的阵法心得,结果给我斩杀。”薛讷看了一眼鲁长天,开口说道。

    “一派胡言!我儿怎么会去抢夺你的东西!我们镇云谷什么宝贝没有,岂会贪恋你的那点东西。”鲁长天听到薛讷的话后,立即站起身来,大声呵斥薛讷。

    鲁申为什么会被薛讷所杀,鲁长天心中非常清楚,他这次来飞云山,只不过想要借助镇云谷的名头,压制飞云山,让飞云山交出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至于谁对谁错,鲁长天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就是,鲁谷主的儿子鲁申长老,在江湖上也算是铮铮好汉,作为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锄强扶弱,我辈修炼者谁不知晓,怎么可能会抢夺一些宵小之辈的东西呢!”罗飞鸿再次开口,大言不惭的拍着鲁长天的马屁。

    罗飞鸿早已将自己当成了飞云山下一任的掌门来看待,对于镇云谷,自然可以交好,以后等自己成为飞云山的掌门了,在几个门派之间,也能有个照应。

    “哼,真是个马屁精!”薛讷嗤笑一声,对罗飞鸿说道:“不知道我将你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抖出来,大家会怎么看你?”

    “我,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罗飞鸿有些紧张,虽然他没有给薛讷留下任何把柄,但是还是有些紧张。

    “回龙城、红河城,高阳城囚犯大批量死亡,是不是你干的?”薛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罗飞鸿问道。

    “一派胡言,我怎么会无聊到去杀死那些囚犯!”罗飞鸿故意让自己做出生气的样子。

    “就是,飞鸿师侄作为飞云山未来的掌门,怎么会去做那些宵小之辈才做的事情呢,再说杀死囚犯,那也是为民除害,能够成为囚犯,有几个是好人呢!”擎天峰的另外一位长老拈着花白的胡须插话道。

    “那么石坝镇、山神镇、九峰镇村民被人攫取灵魂惨死的事情呢?罗飞鸿,敢做就要敢当。”薛讷没有理会别人的话,一直盯着罗飞鸿。

    今天,薛讷决定要揭露出罗飞鸿的真面目,如果任罗飞鸿展下去,还会死去更多无辜的百姓。薛讷不是一个善人,但是面对草菅人命的大凶之人,薛讷没法忽略,没法让其一直逍遥在外,继续杀戮着无辜的百姓。

    听到薛讷说的这些地方名称,绮莲也是一脸狐疑的看向罗飞鸿。虽然在飞云山修炼,但是对于外界的信息,绮莲并不是一无所知。飞云山在风月帝国,本来就起着一个伸张正义,保证百姓安居乐业的守护神角色。生百姓大量莫名其妙死亡的事情后,风影卫除了汇报至风月帝国皇室外,同时也上报到了飞云山。

    “他说的是真的吗?”绮莲寒声问道。造成风月帝国人心惶惶的灵魂攫取者,竟然是飞云山的弟子,这让绮莲非常震惊。

    “绮师叔,您难道相信薛讷空口随意捏造的事情?”罗飞鸿急忙辩解道,同时转过头,看着薛讷,语气森然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就是那个灵魂攫取者,那么请拿出证据来。”

    罗飞鸿心中在冷笑,他不相信薛讷有证据,因为罗飞鸿自问在作案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难道凭借当初在蜗牛镇自己说的一句话吗?

    “我有人证!风影卫乐海统领可以作证。”薛讷开口道。

    “哈哈哈,真是好笑,乐海统领现在根本不在飞云山,随便你怎么说,你怎么不说风霄大帝能够为你作证呢!”罗飞鸿仰天大笑说道。

    “启禀掌门,风月帝国风影卫统领乐海求见!”就在这时,守在擎天殿门口的明峰再一次走进大殿中,开口禀告道。

    “嘎!”罗飞鸿的大笑声戛然而止。

    鲁长天这会儿不急着让楚枫给他一个交代了,而是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边喝茶,一边看飞云山弟子窝里斗的好戏了。

    “让他进来!”楚枫的脸色很难看。薛讷提出的灵魂攫取的这件事情,楚枫也有所耳闻,但如果说是罗飞鸿就是那个灵魂攫取者,楚枫无论如何都是不相信的。

    罗飞鸿从五岁进入飞云山开始,就拜在楚枫的门下,由楚枫悉心教导其修炼,可以说,楚枫将罗飞鸿当做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对于罗飞鸿的性格和言行,非常的熟悉。虽然罗飞鸿的嫉妒心有些强,但是要说他是灵魂攫取者,楚枫心中立即出现的是不可能三个字。

    “拜见楚掌门!”乐海龙行虎步进入擎天殿中,对着楚枫微微躬身行礼。

    “乐海,你突然来飞云山,可有何事?”楚枫看着乐海,淡淡的问道。

    乐海早些年也是在飞云山修炼的,突破到痕道圣者境界后,才离开飞云山,进入风月帝国的皇宫,担负起了保护皇宫安全的职责。

    “楚掌门应该知道前段时间生的监狱犯人灵魂被攫取的事件,我是追查这件事情来到飞云山的。根据我多日的追查,种种线索都指向了飞云山的……罗飞鸿。”乐海抬头看了一眼罗飞鸿,略微犹豫了一下说道。

    对于灵魂攫取者的疑犯是罗飞鸿,其实乐海也不知道,他也是按照薛讷交代的来说的,不过为了配合薛讷,乐海自进入擎天殿中,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薛讷一眼。

    “乐海统领,你不要血口喷人!”罗飞鸿差点跳了起来,指着乐海说道。

    虽然罗飞鸿自认为将作案痕迹都抹除了,不会留下线索,但是心中还是莫名的紧张,如果被现自己是灵魂攫取者,别说以后成为飞云山掌门了,今天估计就很难走出这个擎天殿了。

    “不能承认,他一定是瞎蒙的!”罗飞鸿心中不停地提醒着自己。

    “薛讷,只凭乐海一个人的话语,是证明不了飞鸿就是那个灵魂攫取者的。”楚枫皱着眉头看向薛讷,对于薛讷,楚枫有着莫名的厌恶,因为自从薛讷来到飞云山,罗飞鸿这里的麻烦事情不断。

    “我还有物证!”薛讷自信开口道。

    “物证?”罗飞鸿心中一秃噜,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