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暗流涌动
    第437章 暗流涌动

    第437章暗流涌动

    飞云山,擎天峰,一处天地元力浓郁的洞府中。

    罗飞鸿盘膝而坐,浑身痕力波动,不过伴随着痕力波动,还有强烈的灵魂力量的波动。随着罗飞鸿的修炼进行,他所在的洞府中,温度快速下降着,非常阴冷。

    “呼……”

    罗飞鸿呼出一口黑色的气流,缓缓睁开了眼睛。

    “终于达到三阶痕道圣者修为了!薛讷,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死!”罗飞鸿的眼神阴翳,在昏暗的洞府中,闪烁着森森寒光。

    “嗡!”

    罗飞鸿汇怀中的水晶球发出了微弱的亮光,如果不是身处光线较暗的山洞中,根本就发现不了这种亮光。

    罗飞鸿伸手在水晶球上面摸了一下,微弱的亮光就消失了,水晶球重新恢复了之前黯淡无光的样子。

    罗飞鸿起身走到洞府的一面墙壁跟前,伸手射出几道痕力,点在了几处特定的位置后,墙壁发出了迷蒙的光芒。

    “何事?”

    罗飞鸿面无表情的沉声问道。

    “你上个月收集的灵魂还没有给主人上交的,主人让我催促一下你。”从墙壁上传过来的声音有些沙哑。

    “出了点变故,上个月的灵魂估计不能按时上交了你给主人说一下。”罗飞鸿皱了皱眉,沉声说道。

    “变故?嘎嘎,不按时上交灵魂,你的修为可是要掉级的啊!”墙壁另外一侧的人影发出乌鸦般的怪笑声。

    “你给主人说一下,请求宽限几天,这边的帝国皇室已经注意到了我,这段时间我不能再有所动作了。”听到修为要掉级,罗飞鸿有些慌张,薛讷马上就要来飞云山了,如果他这个时候掉级了,怎么去干掉薛讷。

    “谁来调查,干掉谁不就行了,既然已经踏上了我们这条船,你难道还想回头?”墙壁那侧的声音有些不爽的说道。

    “这我会考虑的,你只需要给主人说明我这边的问题,下个月,我会将两个月的灵魂都上交给主人的。”罗飞鸿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厌恶,不亢不卑的说道。

    “你的话我会带到的,至于主人如何决断,就要看主人的心情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随着墙壁上的光芒消失,再没有声音传过来了。

    “白痴,等我掌控了飞云山,我还会听那个狗屁主人的话吗?”罗飞鸿的眼中闪烁着不屑的神色,重新坐回到蒲团上,闭上了眼睛。

    ……

    经过一天的赶路,薛讷和花小溪、小毛已经远远地看到了飞云山的山峰,虽然山峰被氤氲的雾气所笼罩,但是薛讷的目力惊人,依然能够看到在那些山峰中行走的飞云山弟子了。

    “终于要回到飞云山了!”花小溪紧绷的神经已经放松了下来,跟着薛讷出去这三年,让花小溪看到了外界的危险,只有在飞云山这种超级大宗门中,有着门派长老的震慑,在门派中修炼,才是最安全的。

    “对啊,小溪,这次你就在门派中安心修炼吧!”薛讷微微一笑,对花小溪说道。

    “薛讷哥哥,你难道还要离开吗?”花小溪心中惊讶,开口问道。

    “嗯!”薛讷点了点头,说道:“我和罗飞鸿之间的恩怨,注定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等到解决了罗飞鸿,我想去碧波大陆一趟,我曾经答应过我的第一任师傅,要替他照顾他的家族的。”

    “碧波大陆?”花小溪大吃一惊,她曾经在飞云山藏宝阁中看到过陨神界陆地划分,碧波大陆在随风大陆的南方,不过两块大陆之间,隔着一片汪洋大海。据说这片汪洋大海非常的广阔,在这大海中,生存着无数的海域魔兽,这些海域魔兽的数量,比大陆上的魔兽数量更加庞大,普通人如果渡过这片海域的话,很容易遭遇到魔兽的围攻。

    “薛讷哥哥,大海中很危险的啊,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花小溪连忙劝阻道。

    薛讷冲着花小溪挤了挤眼睛,说道:“你忘了我有陆地飞舟的,只要在陆地飞舟中放入足够的痕石,它的护罩可是能够抵挡十级魔兽的全力一击的。”

    “可是那样也很危险啊,你一个人在海上,都没有一个可以陪着你说话的人。”花小溪虽然一脸的担忧,但是她那亮晶晶的大眼睛却已经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从她的大眼睛中,薛讷分明看到花小溪内心在说:“让我跟你一起去。”

    “唉!”薛讷轻叹一口气,这次去碧波大陆,却是不准备带花小溪一起去了。正如花小溪所说的,随风大陆与碧波大陆之间的海域,非常的危险,薛讷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完好无损的到达,更别说再带上一个花小溪了。

    “小溪,你还是在门派中安心修炼,我去碧波大陆,就是去看一下师傅所在的那个家族,如果他们生活的很好,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薛讷安慰花小溪道。

    “可是薛讷哥哥,此去碧波大陆,一路上真的很危险的。”花小溪不想和薛讷分开,想要陪伴着薛讷一起去碧波大陆。

    薛讷揉了揉花小溪的头发,说道:“我知道你想帮我,你如果真的想要帮我,就在门派中好好修炼,等你突破到痕道圣者了,我们还要一起去陨神界外面闯荡的,你不希望成为我的累赘吧。”

    “我当然不想成为薛讷哥哥的累赘的,等你从碧波大陆回来,我一定会突破至痕道圣者境界的。”花小溪握紧了她的小拳头说道。

    在薛讷和花小溪赶往飞云山的时候,在飞云山擎天峰的大殿中,却是来了另外一批人。

    “镇云谷副谷主鲁长天拜见楚掌门。”一个矮胖的老者带着四五个身穿镇云谷弟子服饰的人,站在擎天峰大殿门口,而飞云山的掌门楚枫,则是站在大殿大门处。

    楚枫邀请鲁长天等人进入擎天殿,分主宾入座后,开口问道:“鲁副谷主今天来,所为何事?”

    “楚掌门,我今天过来,是为了追查杀害我儿子鲁申的凶手的,他叫薛讷。”鲁长天向着楚枫拱手说道。

    鲁申去追杀薛讷的时候,曾私下里告诉过他的父亲鲁长天,对于此事,鲁长天也是默许的。不管怎么说,太上长老古云儿是他们镇云谷的人,她的遗物,怎么可能落在一个外人的手中呢。

    本以为以鲁申二阶痕道圣者的修为,追杀一个一阶金甲圣尊修为的人,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结果鲁长天却等来了鲁申死亡的噩耗。

    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修炼者来说,已经不算什么悲痛的事情,只要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人们的寿命就会大幅度提升。有的时候,爷爷还是黑发青年的模样,但是孙子却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了。

    不过鲁申毕竟是镇云谷的长老,如此不明不白的死去,镇云谷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从大唐王朝的七皇子李称念那里,鲁长天确定了鲁申是薛讷所杀,因为当时李称念亲眼看到鲁申去追杀薛讷了。

    自己的儿子去杀别人可以,但是别人杀了自己的儿子,鲁长天就不愿意了,当即请示了谷主古槐之后,带着人气势汹汹赶到了飞云山。

    对于鲁申的死因,古槐也能模糊的猜到,虽然知道鲁长天此举有些不妥,但是古槐不可能为了一个外人而寒了自己人的心,也就默认了鲁长天的举动。

    “薛讷杀了你的儿子?”楚枫有些疑惑的说道:“据我所知,你的儿子鲁申是二阶痕道圣者修为,而薛讷三年前离开飞云山的时候,却是丹田被废,修为尽失了。”

    “薛讷那小子奸诈狡猾,谁知道他当初离开飞云山的时候,修为是不是真的被废了,或许是伪装的。”罗飞鸿作为楚枫的亲传弟子,自然也呆在擎天殿中。从那天夜里,薛讷施展的《阴阳玄灭剑》伤到了他,罗飞鸿就对薛讷产生了警惕。

    听到罗飞鸿对薛讷的评价,楚枫不禁皱了皱眉,即使薛讷再不好,罗飞鸿也不应该在外人跟前进行评判。

    “楚掌门,我们大唐王朝七皇子李称念亲眼见到薛讷杀害了我的儿子。难道我还会诬陷贵门派弟子不成?如果楚掌门不相信,可以将贵门派的薛讷喊出来进行对证。”鲁长天看着楚枫掌门说道。对于飞云山,他们镇云谷虽然忌惮,但是并不害怕,镇云谷擅长阵法,如果两家开战,镇云谷在阵法的辅助下,自然是处于优势的。

    “薛讷自从三年前离开飞云山后,再没有回来过。”楚枫脸上出现了一抹愠怒。

    “哼,当初薛讷那小子杀了小儿之后,就向着风月帝国逃逸了,他没有回到飞云山,还能去哪里?”鲁长天冷哼一声,他根本就不相信薛讷没有回到飞云山,认为楚枫这是在找理由包庇薛讷。

    “除非你能让我搜查一下!”鲁长天话语一转说道。

    镇云谷与飞云山本来就是竞争对手,包括玄阳教和图腾宗,都想成为随风大陆的第一大宗派,能够在飞云山搜查,不管有没有搜查到,都会让飞云山没有面子,鲁长天自然不会放过。

    “鲁副谷主,你过了!”楚枫的脸色沉了下来,鲁长天现在提出的建议,已经属于无理取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