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进入太古山脉
    第429章进入太古山脉

    “你们也下去吧!”薛讷急速射出四道痕力,击破了彭汉山和另外三个长老的丹田。

    失去了痕力,彭汉山几人快速向着地面坠落而去。不过有了上次彭彦宇长老的前车之鉴,彭家早已有铜甲武者境界的人在下面,接住了坠落下去的彭汉山几人。

    “竖子,找死!”

    彭幽毅彻底愤怒了,薛讷刚才这一击,彻底废掉了他们彭家的高端武力,其中甚至还包括彭家的家主。

    彭幽毅一次性拿出了五支黑色材质的箭矢,搭在了金色弓箭上,再次拉满了弓。

    “咻!咻!咻!”

    三道黑色的箭矢呈品字形,幻化成了一条咆哮的蛟龙,在蛟龙的额头的独角上面,隐隐有着黑色的电芒萦绕。

    彭幽毅射出这三箭后,整个人仿佛被抽光了力气,虽然还能勉强保持痕兽悬浮在空中,但是他的胸膛不停地起伏着,粗重的呼吸声,连下方彭家的众人都能清晰的听见。

    “老祖宗一定会斩杀那个小子的,敢来我们彭家撒野,脑子绝对抽了。”下方彭家的众人,对他们的老祖宗充满了信心。

    “你的实力值得我使用武器。”薛讷认真的看着彭幽毅,手中光芒喷吐,破天枪出现在了薛讷的手中。

    “真是狂妄!”彭家的众人听到薛讷的话,顿时一个个愤怒的叫喊起来,认为薛讷是对他们老祖宗的侮辱。

    彭幽毅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薛讷,因为薛讷带给他的威胁感非常强烈。

    “螺旋锥!”

    薛讷手掌在破天枪的枪杆上用力一拨,破天枪就快速旋转起来,丝丝阴阳玄火从破天枪中渗透出来,在破天枪的枪头位置,形成了一个青黑两色的钻头,迎着幻化出来的蛟龙而去。

    “轰隆隆!”

    薛讷的破天枪与彭幽毅的三支黑色的箭矢碰撞到了一起,恐怖的爆炸声,让下方彭家的众人耳朵顿时失聪,有些修为弱小的,耳朵中甚至都渗出了鲜血。

    “一切都结束了!”

    薛讷的身影一个穿梭,就站在了彭幽毅的身前。

    彭幽毅口中发出“嗬嗬”的声音,不过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破天枪的枪尖,刺穿了他的喉咙,鲜血下雨般洒落下方,落在了彭家众人的脸上,让他们的脸色彻底灰白下来。

    “轰!”

    彭幽毅的尸体掉落地面,扬起一大片的尘土。

    薛讷缓缓降落地面,在他的手中,把玩着一枚痕戒,那是属于彭幽毅的痕戒,里面有彭幽毅这一辈的积蓄,虽然绝大多数东西,都入不了薛讷的眼睛,但是留给薛家村,却是最合适不过了。

    “老祖宗死了……”

    彭家一片寂静,彭幽毅一直是彭家的精神支柱,是神一般的存在,只要有彭幽毅在,没有人敢找彭家的麻烦。

    “有因就有果,不要妄图伸出太长的手,这样才能平静的生活下去。”薛讷再次出手,彭家只要是觉醒痕甲的,都被薛讷废掉了修为。

    看着自己家族的下场,彭家人有些仇视的看着薛讷,有些却是神情复杂的看着薛讷,各人有各人的想法。不过薛讷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对于彭家,没有必要赶尽杀绝,或许有小威胁的存在,会促进薛家村的壮大。

    这一夜,薛家村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薛讷的强势回归,让薛家村的人们看到了薛家村强大的希望。这一夜,薛讷陪着薛家村的那些强壮汉子,喝了个酩酊大醉,包括赶过来的新城主卡洛奇,同样醉倒在了薛家村中。

    男人之间的交情,必须用酒量来比拼,所以,薛讷醉倒后忘了一件大事,忘记将花小溪介绍给他的父母了。

    知子莫若母,看到跟在儿子身边,那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文雨彤隐隐明白了什么,之后再看到那个姑娘一直关切的注视着薛讷,文雨彤不再犹豫,走到了花小溪的身旁。

    “姑娘,你是跟小讷一起回来的吧?”文雨彤拉着花小溪白皙的手掌,瞥了一眼正在跟人喝酒的薛讷问道。

    “是的,伯母!”花小溪有些害羞的低声回答道,她已经知道这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是薛讷的母亲,在回答文雨彤问话的时候,小心肝不禁“扑通扑通”乱跳。

    “多漂亮的姑娘啊!”对于花小溪,文雨彤非常满意,直接从自己的手腕上摘下一个碧玉镯子,递给花小溪,说道:“这是我嫁入薛家的时候,薛讷的奶奶送给我的,现在我将这个镯子传给你。”

    花小溪大羞,脸蛋变得通红,本来想要拒绝,不过听到是薛讷的奶奶传下来的,就接了下来,接下这个镯子,就意味着自己已经成为了薛家的准儿媳妇了。花小溪既然喜欢薛讷,自然要向这个方向努力了。

    薛讷在薛家村呆了十天时间,给薛家村留下了很多痕石、功法和术。薛讷斩杀了镇云谷的鲁申长老,西门家族的西门狂狮,烈火帮的烈通山,还有彭家的彭幽毅,得到的东西,足以让一个小城的城主眼红。尤其是镇云谷的鲁申,作为一个痕道圣者境界的强者,活了七八百岁,他的收藏可谓丰富异常。

    在薛家村的这十天,薛讷和他父亲薛大山验证了一件事情,发现《太古重生诀》除了薛讷之外,其余人是不能修炼的,即使薛大山勉强修炼到了铜甲武者,但是也是再无寸进。

    最后,薛讷无奈的接受了《太古重生诀》其他人不能修炼的现实,让薛大山改修其他功法。

    十天后,薛讷和花小溪离开了薛家村,薛大山、文雨彤虽然对儿子的再次远行有些不舍,但是他们知道雏鹰长大了,终须翱翔天空,如果只是禁锢在一个小地方,只会害了他。

    薛讷离开薛家村的时候,将他曾经拍卖的一对联络玉牌,留了一个给老村长,这是薛讷当初拍卖的,能够在随风大陆远距离传递消息的联络玉牌,另外一个联络玉牌,薛讷让初朶带着。

    虽然现在薛讷已经将薛家村打造的无比强大,而且将太古城的城主,也都换成了自己的人,但是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相对于人类,薛讷更加相信初朶,如果薛家村遇到重大威胁,就可以向初朶求救。

    “嗖!”

    陆地飞舟驮着薛讷和花小溪向着太古山脉中飞去,在去飞云山之前,薛讷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要找到当初帮助过他的小毛。

    从太古城出来,在进入太古山脉之前,沿途所有的村落,都是残破不堪的,岁月的痕迹告诉薛讷,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住过了。

    “看来这里还是经常性遭受兽潮的侵扰,所有的村落要么遭受魔兽的袭击,整个村子被灭,要么是整个村子都搬离了此处。太古山脉中,难道真如父亲所说的,发生了变故?”薛讷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向着太古山脉中飞去。

    进入太古山脉外围,随处可见一二级的魔兽,这些魔兽对于薛讷和华西小溪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但是对于生活在太古山脉周围的普通人来说,却是有着生命危险。

    “薛讷哥哥,是不是太古山脉中的王者死了,魔兽们没有了约束,才跑出来到处伤人的?”花小溪同样感受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同,因为在太古山脉外围,他们已经见过不下一百具被魔兽啃食的人类尸体。

    薛讷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

    小毛的神秘强大,注定不会是一只普通的魔兽,它很有可能来自太古山脉最核心的地方,一想到太古山脉中可能发生了变故,薛讷对小毛的安危更加担心了。

    就在薛讷和花小溪向着太古山脉中飞去的时候,距离上华圣者洞府不远的地方,一只形似龙马的魔兽,浑身布满了鳞片,四蹄健壮,快速飞奔。在它的背上,蜷伏着一只巴掌大小的毛球状魔兽,如果薛讷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个白色毛球状的魔兽,正是曾经帮助过他的小毛,七年时间过去了,小毛的体型没有任何的变化。

    “吼!”

    从望天犼身后的丛林中,冲出了五六头魔兽,有一个还是人身虎头的魔兽,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它们中间那只体型巨大的饕餮,如同小山丘一般,奔跑起来,看起来苯中,但是速度却是非常的快。

    “可恶,追杀了它们七年,还没有杀死它们,主上马上就要苏醒了,如果还杀不死它们,我们这次就很难活命了。”人身虎头的魔兽,一边快速飞奔,一边给一旁鹿首人身的魔兽传音,不过它俩的谈话,避开了饕餮兽,它们的主上曾经有言,如果抓不住勾陈的儿子,就让饕餮兽将他们吃掉。

    “这次应该能抓住那只望天犼和勾陈的杂种儿子了,那只望天犼已经受了伤,甩不开我们了。”鹿首人身的麝鹿眼泛凶光,狠狠盯着一直在前面奔逃的望天犼和小毛说道。

    “嗯,拼一把,这次一定要将它们斩杀。”虎头人身的青眼虎浑身煞气奔涌。

    “饕餮兄弟,你过会儿施展鲸吞海吸,我们从旁攻击,这次一定要将它们都斩杀掉。”麝鹿开口对饕餮兽说道。

    “好的,但是它们要让我吃掉。”饕餮兽摇晃着硕大的身躯,有些木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