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西门狂狮
    第421章西门狂狮

    “哼!”西门狂狮的狮子头摇晃,冷哼一声,说道:“花政匹夫,你们花家还要不要脸,竟然偷袭打伤我孩儿的兽宠,你们说这事怎么办吧?”

    花政等人根据西门狂狮的视线看去,不由得同时心中一颤,因为在矿井中追杀他们的那头梼杌兽,此刻正蜷卧在西门俊的脚下,冷眼看着他们,猩红的舌头还时不时在嘴巴外面舔上一舔

    看到梼杌兽,花政心中苦,不说西门家的人,就这一头梼杌兽,估计就能杀死他们花家所有的人。() | (八)

    “西门狂狮,你还要脸不?明明是这头畜生闯进我花家的铁矿井下吃人,你竟然说是我们打伤了它。”大长老花欧冶怒视着西门狂狮,因为这头梼杌兽,他们花家的二长老花焚天已经中毒死了。

    “家主,不好了,李家带人攻占我们的镖局!”突然,人群外冲进来几个劲装汉子,冲到花政的跟前后,“噗通”跪倒,哭诉道。

    “什么?李阳天,我花家与你李家势不两立!”花政双拳紧握,指甲深深陷进了掌心肉中,鲜血“滴答,滴答”落下。

    “家主,我们正在转移的族人遭到仝家的截杀,族人被杀,财物被劫。”还未等花政完全消化李家所带给花家的落井下石,又有一人冲进了花府,对花政密报道。

    “噗!”

    花政喷出一口鲜血,仝家的这招太狠毒了。要知道,花家转移的族人,都是一些修炼天赋非常高的少年,仝家截杀的这批人虽然只是花家其中的一部分,但是也足以让花家伤筋动骨了。

    “父亲,你怎么了?”看到花政喷血,花小溪急忙上前,搀扶住花政,同时一道精纯痕力输入花政的身体中,帮助他修复伤势。

    “哈哈哈,看来大家都喜欢落井下石,花政,你的人缘不怎么好啊!”西门狂狮哈哈大笑起来。

    “算了,我西门狂狮有好生之德,你们打伤我孩儿兽宠,就赔偿个三千万痕石吧,我们西门家族也不为难你们了。”西门狂狮睥睨的看向花政等人。

    “放你娘的狗皮!”四长老花易水破口大骂起来,三千万痕石,即使将花家刚刚炸塌的铁矿完全挖空,也不值三千万痕石。

    “你敢骂我父亲!”西门俊脸色一寒,身影倏地消失,等到再次出现,已经到了花易水的跟前。一个白皙的手掌印在了花易水的胸膛上。顿时,花易水如同遭受雷击,身体颤抖着向后飞去,口中鲜血,则是不停地喷了出来。

    “你敢!”花小溪俏目圆睁,青龙剑一挥,就向着西门俊斩了下去。

    “实力不如人,就该乖乖呆在家里养老,而不是跑出来乱出风头。”西门俊一挥手,一个月牙形的弯刃出现在他的手中,迎上了花小溪的青龙剑。

    “老匹夫,想开战吗?来啊,谁怕谁!”西门狂狮狂吼一声,就向着花政扑了过去。刚才他还正在苦苦思索开战的理由,谁想自己的儿子已经帮自己解决了这个难题,与花家的那个丫头战斗在一起。

    看到西门狂狮冲来,身上伤势未好的花政,咬牙就要迎战,不过还未等他有所动作,一道人影已经从花政的身后闪出,接下了西门狂狮怒劈出来的一掌。

    “你是谁?”西门狂狮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年轻人,甚至比自己的儿子都要年轻,心中有些惊讶,他刚才全力劈出的一掌,对方竟然轻松接了下来。

    “花小溪的朋友。”薛讷负手而立,淡然开口,同时眼神看向与西门俊战斗在一起的花小溪,看到两人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来,这才放心。

    “我劝阁下不要趟花家这趟浑水,今天,花家是一定要灭亡的。”西门狂狮开口劝阻道,他不知道薛讷的来历,谨慎起见,没有立即斩杀薛讷,而是劝阻薛讷离开。

    “哼,西门狂狮,薛讷小友是我们花家未来的女婿,而且是来自飞云山的。”大长老花欧冶开口道。刚开始他不知道挡住西门狂狮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不过在花政的解释和授意下,开口“好心”解释了一句。

    “飞云山?”西门狂狮大吃一惊,飞云山作为风月帝国的庞然大物,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家族所能撼动的。

    “父亲,飞云山弟子外出历练,如果死亡,飞云山不会追查的。”似乎知道西门狂狮的疑虑,西门俊高声解释道。

    “哼,战斗中还敢分心,真是找死!”花小溪娇叱一声,手中青龙剑舞动更加密集,如同狂风骤雨般,一时间逼迫的西门俊手忙脚乱。

    “既然这样,那么小子,你就去死吧!”大小了心中的疑虑后,西门狂狮狞笑一声,龙牙刀出现在手中,向着薛讷当头劈下。

    龙牙刀作为邪刀,炼制的时候,加入了很多恶毒之物,并且还有诅咒缠绕,龙牙刀炼制成功后,还需要在人血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方可成功。

    西门狂狮之所以被人这样称呼,主要是他曾经为了炼制龙牙刀,斩杀了决明郡城附近的一处上千人的盗匪,这些盗匪虽然该死,但是盗匪窝中的妇孺婴儿,也全被西门狂狮斩杀了,目的就是收取血液淬炼龙牙刀。

    龙牙刀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刀还未至,但是这股血腥之气,却已是扑鼻而来,让薛讷吸入一口,顿时感觉脑袋胀,痕力运转后,才没有任何的影响。

    “小心他的龙牙刀,刀上有剧毒。”花政在一旁提醒薛讷道。

    “铛”的一声,薛讷伸手,抓向西门狂狮劈下来的龙牙刀。

    “真是找死,竟然敢用手抓我的龙牙刀。”西门狂狮冷笑一声,无尽的痕力灌输进龙牙刀中,让龙牙刀释放出耀眼的红色光芒。从龙牙刀身上传递出来的能量波动,刮起炽热的旋风,地面上铺设的大理石,在龙牙刀的压迫下,全部崩裂开。

    “这个叫薛讷的青年能不能抵挡住西门狂狮啊?西门狂狮可是五阶金甲圣尊修为,而这个薛讷,按你所说,只是二阶金甲圣尊修为,两人相差三个小境界的。”大长老花欧冶有些担心的询问花政道。

    “先看着,如果不敌,我们就出手,不能让薛讷死在西门狂狮的手中。”花政虽然眼睛一直看着西门狂狮与薛讷的战斗,但是注意力却是一直放在西门家族一直没有出手的大长老身上。西门家族的大长老西门怒,同样是五阶金甲圣尊修为。

    薛讷的手上戴着蚕丝手套,一拳轰向西门狂狮劈砍下来的龙牙刀。

    “铛”的一声,西门狂狮手臂一震,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而薛讷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是大踏步向前,向着西门狂狮的龙牙刀抓了下去。

    “小辈,放肆!”看到薛讷竟然要夺自己的武器,这让西门狂狮恼羞成怒,彻底激身体中的狂暴血液,整个人如同巨大的熔炉,要将薛讷生生烧融掉。

    “哼,雕虫小技!”薛讷冷哼一声,丹田中两仪阵运转,将痕力转化为寒冰属性,顿时,以薛讷的拳头为核心,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化身为熔炉的西门狂狮,身形重新显现出来,挥舞龙牙刀的度,也变慢了下来。

    “给我过来!”薛讷一个闪烁,就冲到了西门狂狮的跟前,带着蚕丝手套的手掌一把握住龙牙刀的刀身,一丝阴阳玄火从薛讷的手掌中出现,顺着龙牙刀蔓延到了西门狂狮的手上。

    阴阳玄火灼烧的剧痛,让西门狂狮不由自主的松开了龙牙刀柄。

    “咻!”龙牙刀化作一道火红色流光,插在了花府中的一棵大树上。

    “嘭!”

    西门狂狮还问反应过来,薛讷一拳已经轰击在了他的胸膛上,西门狂狮的胸膛直接塌陷了下去,口中鲜血和内脏碎片一起狂喷出来。

    “小畜生,下手竟然如此狠毒!”薛讷本来还想再给西门狂狮补上一拳,彻底击杀,不过对方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红脸老者,一支利箭划破长空,射向薛讷的喉咙。

    “嗡!”

    薛讷一把抓住了射向他喉咙处的利箭,巨大的力量,让利箭的箭尾快震颤着。

    “你竟然敢伤我父亲,我要杀了你!”与花小溪战斗在一起的西门俊狂,招呼梼杌兽一声,让梼杌兽去斩杀薛讷。

    看到梼杌兽加入战斗,花政和花欧冶两人脸色同时一变,顿时如临大敌,快集合在薛讷的身旁,想要联手对抗。

    “你们去解决那个射箭的老头,这头梼杌兽交给我。”薛讷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击败这头梼杌兽薛讷有把握,但是想要斩杀,薛讷心中没底,因为梼杌兽擅长钻地,如果被它钻地逃跑了,后患无穷。

    “贤侄,这头梼杌兽非常厉害,还是让我们帮你吧!”花欧冶开口说道,对于梼杌兽,他至今心有余悸。

    “无妨,我有把握击杀他,两位伯父还是去斩杀那个射箭的老头,今天不要让西门家族的人活着离开这里。”薛讷的身上陡然迸出凌冽的肃杀之气,战斗本是你死我活的事情,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斩草不除根,后患必无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