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花氏家族
    第42o章花氏家族

    “嗯,还是俊儿考虑的长远,你让你的兽宠留在城外,如果现花家的人,格杀勿论。??   ”西门狂狮晃动着脑袋,连连赞同,他门头草黄色的头,远远看去,如同一个狮子头。

    西门俊阴柔一笑,点头称是。西门俊,西门狂狮三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不过在修炼上却是非常有天赋,三十岁年纪,就已经达到了三阶金甲圣尊境界,并且在一次游历中,因为意外救助了受困的梼杌兽,得到梼杌兽的认可,梼杌兽成为了西门俊的兽宠。

    ……

    有6地飞舟代步之后,薛讷和花小溪赶路的度快了很多,在距离三年之约还有五天时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决明郡的城外。

    “薛讷哥哥,那里就是我们花家赖以生存的铁矿区,每年大量的铁矿从地底挖出来,贩卖到外面。”花小溪指着远处属于花家铁矿的方向说道。

    “嗖!”

    薛讷心意一动,6地飞舟调转方向,向着花家铁矿所在的位置飞去。薛讷很好奇,铁矿是如何挖掘上来的,而且现在距离三年之约还有几天时间,薛讷也不着急。

    “咦?怎么有些荒凉的感觉,周围有着地面坍塌的痕迹。”远远地,薛讷就感觉到一股荒凉的气息传递过来,那个铁矿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烟了。

    “这里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废墟。”飞到近前,花小溪脸色剧变,因为这里所有的房屋都已经坍塌,地面出现了很多数十米深的大坑。既然铁矿上面变成了这样,那下面必然全部都塌陷了。

    “这是我们花家赖以生存的资本,父亲不会轻易放弃这里的,花家一定出了什么事情。”花小溪心情激动,抓着薛讷的胳膊说道:“薛讷哥哥,你一定要帮帮我们花家。”

    薛讷轻轻拍了拍花小溪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你们花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帮的。”

    薛讷催动6地飞舟快向着决明郡城方向飞去,他没有现,在他们飞走的瞬间,一道土黄色影子从矿井下面钻了出来,冲着薛讷他们远去的背影咆哮。

    在决明郡城外面,薛讷就收了6地飞舟,和花小溪步行进城了。风月帝国所有的郡城,都有护城阵法,如果未经邀请,直接飞进城中,则会被视为挑衅,护城阵法随即就是启动。薛讷虽然不惧这护城阵法,但是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薛讷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

    决明郡城中,人流熙攘,热闹喧哗而又平静,如果决明郡城有哪个家族出现了重大变故,城中不会如此平静的。看到这些,花小溪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脚步不慢,还是快向着花家所在的位置行去。

    花家所有的族人都居住在决明郡城北边的那一片,占地大概有六七百亩地大小,鳞次栉比的房屋建筑,显示出了花家的强大。因为这里全部都属于花家。

    花家家主所居住的地方,自然是花家最重要的地方,这里的建筑高耸而庞大,薛讷神识扫过,地面下方无数阵基闪闪光,显然这里布置了很多阵法。

    “花家重地,来人止步。”在花家的大门口,站着两个黑甲战士修为的守卫,神色严肃的阻止薛讷和花小溪的入内。

    看到花家竟然让两个黑甲战士修为的人看守大门,这让薛讷有些唏嘘,想当初的薛家村,能够出现一个黑甲战士,都让全村的人举家欢庆,大家族和小山村之间的差距,真的不是一星半点。

    “放肆,去将花福喊出来,我回我家,都不让我进去。”花小溪到飞云山四年,跟随薛讷去大唐王朝三年,七年时间,让花小溪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大姑娘,很多花家的守卫都不认识花小溪了。

    很快花福就从里面出来了,作为花家的大管家,自然是认识花小溪的。呵斥守卫几句,就将花小溪迎进了花家。

    花府中布置的很典雅,跟他们这个姓氏非常的像,亭台楼榭,碧水小桥,偶尔还有一两条红色的鲤鱼从水中跃起。

    听到花小溪回来,原本坐在房间烦闷的花政顿时精神一振,花小溪回来,说明当初那个叫薛讷的小子也一起来了。

    “父亲!”看到匆忙迎出来的花政,花小溪不由得鼻子一酸,离家几载,父亲的头上已经隐约可见银丝。

    “小溪回来了,回来了好啊!”花政轻拍着扑进自己怀中哭泣的花小溪,他也不由的流出了两行浊泪。

    “父亲,我看咱们花家的铁矿完全塌陷了,生什么事了?”花小溪擦干眼泪问道。

    “唉,说来话长,我们先进屋去吧。”花政招呼薛讷和花小溪一起进屋,期间花政悄悄释放气息探查了一下薛讷,结果现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出去后,竟然现薛讷所站立的地方空无一物。

    明明人就站在眼前,但是自己的精神力却是什么都探查不到,这让花政又是一番惊喜,薛讷的实力越强,对他们花家渡过这次难关越有利。

    “什么?西门家族竟然敢打我们花家铁矿的主意!”花小溪脸色微寒,对于西门家针对她们花家的动作,很是愤怒。

    “不要冲动,现在西门家的那个小子回来了,听说已经达到三阶金甲圣尊修为,高阶武力上,比我们花家要强啊。”花政唉声叹气道。

    “才三阶金甲圣尊而已,我不怕他。”花小溪淡然说道。

    花政一愣,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花小溪,随着花政的大量,他的嘴巴逐渐张大,吃惊问道:“小溪,你,你达到金甲圣尊境界了?”

    花政一打量花小溪,立即现花小溪的修为竟然是六阶金甲圣尊,立即吃惊异常,要知道,他们决明郡城城主,也只是七阶金甲圣尊修为而已。

    “嗯!”花小溪微微点头,认可了花政的猜测。

    得到花小溪的确定后,花政非常高兴,刚才自己探查薛讷的修为,竟然都探查不出来。花小溪是六阶铜甲武者,花政能够查探出来的,但是薛讷却是不能,那么只能说明薛讷的修为要比花小溪高。

    花政感觉自己的小心肝微微颤,如果薛讷比花小溪的修为高的话,是金甲圣尊巅峰,还是痕道圣者。一想到痕道圣者,花政不由得呼吸都加重了。

    “那薛小兄弟现在是什么修为?”花政转过头,看向坐在一旁的薛讷问道。

    “父亲!”花小溪有些不满的看了花政一眼,刚一进门,就问薛讷的修为,花小溪感觉自己的父亲有点心急了。虽然他们这次回来是履行三年之约的,但是现在自己父亲的表现,未免太心急了。

    薛讷明白花小溪的意思,冲着花小溪使了一个眼色不碍事的眼色,撤掉笼罩在身体表面的灵魂力量,将自己的修为展现在了花政的眼前。

    “伯父,我现在是二阶金甲圣尊修为。”薛讷开口说道。

    “哦!”花政眼神中的那份热切消退下去,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修为高深,能够斩杀梼杌兽的人。上次他们五个人进入铁矿井下,结果付出了一死一伤后,狼狈逃窜回来,如果要对付西门家族,必须有人能够对付那头梼杌兽才行。

    “父亲,薛讷哥哥的修为虽然低了一点,但是实际战斗力很厉害的。”知道自己父亲心中所想,花小溪解释了一句。

    “您别看我现在是六阶金甲圣尊修为,但是在薛讷哥哥的手下,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的。”花小溪补充说道。

    “哦!”听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接不下薛讷的一招,花政心中有些惊讶,不过很快这个惊讶就消失了,他将花小溪的这番话,当做为薛讷开脱的借口。

    从花政脸上的表情,薛讷很轻易就猜测出他心中的想法,不过薛讷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做什么辩解。

    “好了,你们长途跋涉,应该累了,先去休息吧!”花政虽然对薛讷现在的修为有些不满,但是毕竟薛讷也是金甲圣尊修为,到时候至少还能帮上一些忙的。

    “轰隆隆……”

    突然,从前院传来一阵轰隆响声。

    “生什么事了?”花政问门外的奴仆。一名奴仆匆忙前去查看。

    还未等前去查看的奴仆回来,一名门口的守卫浑身是血,匆匆忙忙冲进了花政等人所在的大厅,躬身说道:“家主,西门家族带人打上门来了!”

    “什么?”花政的身形微微一晃,他早就预料到西门家族会找上门来,已经开始安排转移家族的财物和族人了,不过西门家族来的时间比预料中的要快很多,他们花家的财物和族人,还没有完全转移出去的。

    “真当我花家无人了吗?”花政深吸一口气,带头向着前院走去,至于花小溪和薛讷,自然是跟随。

    在花家前院,早已聚集了一大堆人,花家的族人守卫,和西门家族的族人守卫,各自持着武器,怒视而立。

    “西门狂狮,你带人闯进我花家,难道想要挑起两个家族的战争吗?”花政分开众人,走到了他们花家所有人的前面,在那里,大长老花欧冶等一众人,早已等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