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死伤惨重
    第419章死伤惨重

    “不好,他中毒了,青莲,带着焚天离开。”花政大吼一声,挥刀迎上了梼杌兽,同时指挥花青莲等人撤退。

    梼杌兽的厉害,远超花政等人的预料,才交手没多长时间,花青莲断掉一条胳膊,花焚天中毒生死不知,而大长老花欧冶刚才承受了梼杌兽的一次冲撞,受了不轻的内伤。

    “吼!”

    梼杌兽一抖困缚在自己一条后腿上的长鞭,四长老花易水立即感觉一股大力传来,手中的长鞭被梼杌兽撕扯了过去。

    “嘭!”

    梼杌兽的一只爪子拍在花易水的胸膛上,花易水顿时口中鲜血狂喷,向着后方飞去。

    “撤退,赶紧都撤出去!”花政焦急的大吼着,如果他们不从这里撤出去,下来的五个人,很有可能全部都死在这里。如果花政等五个人死了,那么他们花家,相当于失去了一多半的高层武力,很容易被其他家族灭掉的。

    花政和大长老花欧冶全力阻拦着狂暴的梼杌兽,其余人则开始快速向着出口处奔去。

    作为花家最强的武力,花政和花欧冶两人联手,拼尽全力,阻拦住了梼杌兽前进的脚步,不过两人也是接连吐血,梼杌兽的力量,比起花政和花欧冶,大了很多。梼杌兽的每一次撞击,都让花政和花欧冶步步后退。

    “轰!”

    梼杌兽的爪子上突然出现了迷蒙的土黄色光芒,一爪子,就将大长老花欧冶拍飞了出去,接连撞塌了三四堵墙壁。

    “这畜生的力量突然增大了!”看到梼杌兽突然变得更加强大,花政心惊,再也顾不得什么,身形一闪,就到了倒地的花欧冶身旁,一把搀扶起花欧冶,就向着出口处狂奔而去。

    “吼!”

    梼杌兽非常的愤怒,在它的面前,这几个人竟然都接连逃了出去,伴随着梼杌兽愤怒的吼叫声,让这一片的矿洞顶上碎石簌簌下落。

    梼杌兽化作一道风向着花政和花欧冶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弯道和岔道非常多的矿洞,对于梼杌兽没有任何的影响,遇到有岩石墙壁的地方,梼杌兽都直接是穿墙而过。这一堵堵坚硬的岩石墙壁,在梼杌兽的冲击下,如同豆腐一般脆弱。

    梼杌兽飞奔的速度很快,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追到了花政和花欧冶的身后。

    “吼!”

    伴随着梼杌兽的吼声,一道土黄色的光弹从它的口中喷出,向着花欧冶的后背射去。

    “给我破!”

    一直关注着身后梼杌兽的花欧冶,自然看到了梼杌兽喷出的光弹,在光弹快接近自己的时候,猛然一个转身,口中大喝一声,手中的细剑向着土黄色光弹劈了下去。

    “轰隆隆……”

    土黄色的光弹轰然爆炸开来,花欧冶的细剑寸寸断裂,恐怖的爆炸,让花欧冶的身体上布满了恐怖的伤口,无数蜿蜒的血液从花欧冶的身上流淌下来。

    幸好梼杌兽喷出的这个光弹,属于大面积杀伤的攻击,没有立即要了花欧冶的命,但是也让花欧冶立马失去了行动能力。

    “二叔!”

    花政急停住飞奔的身形,立即跑到花欧冶的身旁,将花欧冶搀扶了起来。

    “花政,我,我不行了,你赶紧走,花家不能没有家主。”花欧冶用手推着花政,让他赶紧逃走。

    “不行,二叔,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花政的眼中出现一丝狠色,之前的犹豫随着花欧冶的受伤,一扫而光。

    梼杌兽距离花政和花欧冶越来越近了,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了。梼杌兽土黄色的眼睛,泛着丝丝光亮,对于花政和花欧冶两个猎物,它是势在必得。

    “西门老鬼,既然你步步紧逼,那么,大家都不要得到这座铁矿了。”花政从痕戒中拿出了一颗拳头大小,赤红色的球体。

    “去!”花政一甩手,将手中赤红色的球体甩了出去。

    “轰隆隆……”

    一道爆炸声在这矿井中响了起来,大量尘土从坑道中散逸出来,让整个矿井下面,都布满了灰尘,无数岩石开始坍塌。

    “吼……”

    梼杌兽发出一道不甘的怒吼声,不过刚才花政扔出的赤雷弹,炸塌了这一片的矿井,大量的巨石从上面坠落下来,堵死了它与花政之间的通道。

    花政在扔出赤雷弹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背负起受伤的花欧冶,向着矿井的出口处飞奔而去,一边飞奔,一边继续向着周围扔出一颗颗赤雷弹。

    矿井中不停地响起爆炸声,地面上都发生了震颤,不停地有地面塌陷下去,掩埋住了下面的矿井。

    “家主和大长老怎么还没有上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花青莲感受到周围地面发出的震颤,有些担忧的询问四长老花易水道。

    “不好说!”花易水面色沉重的摇摇头,说道:“天要亡我花家啊!西门家族有这么一头梼杌兽,我们还怎么拼?”

    花青莲一时间也陷入了沉默中,花家,现在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的。

    “轰隆隆……”

    外面原本矿工居住的房子,开始坍塌起来,无数岩石盖得房屋,全部塌陷进了地面以下,将地下矿井的坑道,完全掩埋了起来。

    幸好花家提前让所有的矿工都先离开了这里,不然,就刚才这一会儿,估计就要死去很多人了。

    “嗖”的一声,一道人影从矿井下方冲了出来,他浑身布满了尘土,同时后背上还背负着一个人。

    “赶紧走!”

    冲上来的人正是花政和花欧冶,他一上来,立即招呼花青莲等人,马不停蹄向着决明郡城中飞奔而去。

    梼杌兽再厉害,它也不敢在决明郡城中撒野,且不说决明郡城有阵法守护,就是西门家族,也不敢让梼杌兽进城,不然会让城主府联合其他三大家族,一起联手攻打他的。

    花政等人离开几个呼吸时间后,整个铁矿区域,整体都塌陷了下去,周围烟尘滚滚,如同末世来临一般。刚才花政在地下矿井中,扔出了痕戒中所有的赤雷弹,估计有上百颗,让好不容易挖掘出矿井的铁矿,重新被掩埋在了地底下。

    又过了半柱香时间,梼杌兽也从矿井中冲了出来,仰天发出愤怒的吼叫声。梼杌兽本身就擅长钻地,这些塌陷下来的岩石,对梼杌兽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没有杀死花政等人,让梼杌兽很是愤怒。

    决明郡,花家。

    花政等人坐在大厅中,花家八位长老全部都到齐了,不过在二长老花焚天的位置处,却是空着的。花焚天被梼杌兽的獠牙洞穿,并且中毒,最终没有救治过来。

    大厅中的气氛非常沉闷,无形的阴影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头顶。

    “大家都说一下吧,我们该如何应对这次的困境?”花政坐在主位,沉默良久,最终打破了寂静,开口问道。

    “我们联合李家和仝家,我不信他们两家,在知道西门家族拥有梼杌兽后,会没有任何动作。”花治开口说道。

    “估计没有用处。”大长老花欧冶脸色苍白,斜倚在椅子上,微微摇头否定了花治的意见。

    “自从小鱼和小溪被飞云山选中,收入门中后,其余李家和仝家,还有西门家族,隐隐将我们花家当做了潜在的威胁,毕竟只要加入飞云山,日后至少会是金甲圣尊境界的强者。如果我们去联合李家和仝家对抗西门家族,很有可能会被另外三家联手吞并。”花欧冶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家主,要不我们派人去将小鱼喊回来,借助飞云山来渡过此次困境。”断了一条胳膊的花青莲,虽然伤口已经包裹住了的,但是脸色依然非常苍白。

    “飞云山?”花政心中有些发苦,虽然花小鱼进入了飞云山,但是还只是一名登堂弟子,即使喊花小鱼回来,也帮不上什么忙。至于飞云山,更不会管一个登堂弟子的家中事务。

    “或许有一个人能够帮助到我们花家!”花政低声喃语,距离三年之约,可是只剩下几天时间了,虽然三年前那个人失去了丹田,修为尽失,但是花政相信自己女儿的眼光。

    在花家七嘴八舌讨论如何走出困境的时候,在决明郡的西门家族中,西门家族的高层同样汇聚一堂。

    “啪!”

    一盏青玉茶碗被人狠狠摔在了地上,滚烫的茶水冒着热气洒在地面上。

    “可恶!花政,你个匹夫,竟然孤注一掷,毁掉了铁矿。”西门家族的家主西门狂狮浑如铁刷的怒发根根竖起,看着前来报信的人怒声呵斥。

    一屋子的人,看到西门狂狮发怒,皆是低着头不敢说话。曾经有过狂狮一怒,流血千里的说法,只要是得罪了西门狂狮的人,都被西门狂狮满门斩杀,不留一个活口。

    “父亲请息怒,我们当前主要的还是灭掉花家,然后顺带灭掉李家和仝家。到时候我们西门家族在决明郡一家独大,还会在乎区区一座铁矿。”一个面色阴柔的青年站了起来,劝阻西门狂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