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梼杌兽
    第418章梼杌兽

    花政身躯一震,想到了一个可能。?  ? 前几天外面传西门家那个具有妖孽天赋的小子从外面学艺归来,并且降服了一头异兽。花政当时将这个消息当成了一个笑话,异兽岂是那么好降服的。不过现在看来,能够在矿井下悄无声息的杀掉一大群人,也只有那些身具特殊能力的异兽所能做到了。

    “要不要让鱼儿在飞云山,寻找厉害的师兄弟前来帮忙?”花治想到了还在飞云山修炼的花小鱼,不禁出声询问道。

    花政一挥手,打断了花治的话,沉声说道:“召集花家所有的长老,除了坐镇家族的,其余都去铁矿,跟我下井,一探究竟。”

    “是!”花治没有再过多的询问,他知道他大哥准备倾家族力量,来对付地底的那只异兽了。

    第二天,决明郡城外北边的大山中,在一片简易房屋中,端坐着五个老者,四男一女。当中一人正是花家家主花政,其余的则是花家能够调动的长老。坐在这里的有花家的大长老花欧冶,二长老花焚天,以及四长老花易水和五长老花青莲。

    其中花政和大长老花欧冶都是二阶金甲圣尊修为,其余三位长老,则是银甲尊者修为。在花家,只要修为达到银甲尊者境界,就可以成为家族的长老,拥有一定的权利。

    “诸位,现在我花家所掌控的这片铁矿区域,出现了一只吃人的异兽,已经有几十人葬身于这异兽之口。现在矿工人心惶惶,都不愿下井挖矿了。没有了铁矿的销售,我花家也就岌岌可危了。”花政端坐在主位,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众人。

    “今天找大家过来,就是想集合大家的力量,一起斩杀矿井中的那头异兽。”花政说道。

    “那头畜生着实可恶,家主,我们什么时候出?”四长老花易水脾气火爆,听完花政的述说后,当即一拍桌子,就要跟着家主一起去斩杀那只异兽。

    “家主,那头异兽实力如何?”在座的唯一的女性花青莲开口问道。

    花政苦笑一声,说道:“没有人见过那头异兽,所以对于它的实力,我们无从知晓。”

    “家主,我觉得那头异兽只敢在矿井下动手,估计实力不会太强,如果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下去,恐怕会吓得它不敢出现,我建议找一个诱饵,等到那头异兽出现的时候,我们再集体出手,一起斩杀它。”大长老花欧冶开口建议道。

    “好!”

    花政他们挑选了一个只有铜甲武者修为的家族弟子,一行六人下到了铁矿井下。

    这个被花政等人挑选的家族弟子,名叫花阳天,他按照各位长老的吩咐,一个人独自在矿井下前行着,在他身后不远处,花政带着一干长老小心翼翼的暗中跟随着。

    漆黑的甬道中,零散的分布着为数不多的月光石,给这里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光亮。花阳天行走在这曲折如同迷宫一般的甬道中,周围没有任何的声音,只有他行走踩在地面碎石出的声音。

    花阳天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在他所在的这个甬道中,已经死去了四五十人,想到那些面容惨白,浑身血液被吸干的矿工,花阳天腿肚子有些抖,不过一想到后面还有家主等人暗中保护,花阳天感觉自己的身体中又有了一些力量。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甬道中除了花阳天行走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动静。

    “家主,那畜生是不是不在这里啊?”大长老传音给花政询问道。

    “应该在这里的。以前只要我们有人下来这里,都会被它吸干精血,我们再观察一会儿。”花政神情肃穆,气息牢牢锁定着前方的花阳天。

    “啊……”

    突然,前方行走的花阳天传过来一声惨叫。

    “出来了,赶紧!”

    花政身形猛地加,瞬间就来到了花阳天的近旁,不过这里还是只有花阳天一个人,或者说只是花阳天的一具尸体。

    花阳天仰天躺在地上,在他的喉咙处,有一个恐怖的伤口,伤口处没有一滴鲜血流出,他浑身的精血,早已被偷袭他的异兽全部吸食一空。

    “家主,你看到那头异兽的模样了没有?”大长老花欧冶急切的问道。

    看到花阳天的尸体,众人心中同时一寒,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击杀了花阳天,但是他们竟然都没有看到那头异兽的模样。

    花政脸色阴沉,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它的度太快,我没有看清楚,只是看到它跟一只成年的赤炎火狮那般大小。”

    “啊……”

    就在众人围着花阳天的尸体观察的时候,一旁的五长老花青莲出一道惨叫声。众人扭头看去,只见花青莲的一只胳膊已经断裂,被一头人面似虎的异兽噙在口中,满口獠牙,跟吃莲藕一般,将花青莲的一只胳膊咀嚼两下,就吞进了肚子里。

    “这是梼杌兽?”大长老花欧冶吃惊大呼道。

    “畜生,去死!”二长老花焚天的长剑一挥,向着梼杌兽巨大的头颅上斩了下去。

    “焚天,小心!”花政紧随其后,闪烁着绿色光芒的手掌,向着梼杌兽的背上拍了下去。

    “吼!”

    梼杌兽出一道吼声,摆动头颅,一张嘴,“咔嚓”一声,咬住了花焚天劈下来的长剑。

    “咔嚓!”

    花焚天的长剑化为了两截,在花焚天的手中,只剩下半截短剑。

    “嘭!”

    就在花焚天一愣神的时候,梼杌兽猛地向前一冲,硕大的头颅撞在了花焚天的胸膛上。

    “噗哧!”

    梼杌兽嘴中延伸出来的两对锋利的獠牙,刺入了花焚天的身体中。

    “畜生,该死!”

    就在梼杌兽攻击花焚天的时候,花政的攻击也已经到了它的跟前,碧绿色的手掌重重的拍击在了梼杌兽的后背上。

    梼杌兽身上半米多长的墨绿色毛有规律的律动起来,花政一掌拍击在梼杌兽身上,却是浑不受力,梼杌兽后背上那一片毛向下一塌陷,就卸去了花政全力拍下的这一掌。

    “吼!”

    梼杌兽冲着花政怒吼一声,转身就向着花政扑了过去,两条一米多长的尾巴左右摇摆,隐隐控制住了花政所在的这一片空间。

    刚才花政拍下的那一掌,虽然没有对梼杌兽造成什么伤害,但是疼痛还是有一些的。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给他造成这种感觉的疼痛了,今天却意外遭受,这让梼杌兽很是生气。

    花政身体旋转,向着旁边一个横移,躲过了梼杌兽的锋利獠牙。借助转到梼杌兽身后的机会,花政双手一抖,两把墨黑色的短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两把短刀,是花政的成名武器,是花政一次游历中,寻找到的万年寒铁打造而成,锋利无比。

    “铛,铛!”

    转到梼杌兽身后的花政,两把短刀带着呼啸破风声,狠狠砍向梼杌兽,可是梼杌兽如同身后长了眼睛一般,后边一条腿伸出,弹出锋利的爪子,挡住了花政砍下来的短刀。

    “咻!”

    就在梼杌兽抵挡花政攻击的时候,一道细长的绿色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出,快若奔雷刺向梼杌兽的右眼,却是一旁的大长老花欧冶的攻击到了。

    “度再快一点,只要伤了它一只眼睛,它的视线就会大受影响。”花欧冶心中在低吼,同时带着一丝兴奋。梼杌兽可是比较罕见的异兽,它浑身上下都有很多珍贵的东西,即可以入药,又可以炼器。

    梼杌兽铜铃般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花欧冶刺过来的细剑。

    “给我死!”花欧冶低吼一声,不过旋即愕然现,他的细剑停止了向前,被什么东西给缠绕住了。

    花欧冶凝神一看,原来梼杌兽长长的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缠绕在了他的细剑上,拽住了他刺出去的细剑。

    “吼!”

    梼杌兽冲着花欧冶出一道巨大的吼叫声,这道吼叫声不同之前,这次出的吼叫声,带有音波攻击,尖锐的吼叫声瞬间让花欧冶五官中流出了鲜血,而且花欧冶在梼杌兽音波攻击的冲击下,暂时失去了听觉。

    “给我过来!”

    四长老花易水手中一条浑身是刺的长鞭缠住了梼杌兽的一条后腿,暂时控制住了梼杌兽的移动。

    “巨木撼天!”

    花政身形化作一串残影,两柄寒铁刀被他合在一起,化为一把巨型刀影,向着梼杌兽的脖颈处斩下。

    似乎感受到了危机,梼杌兽低吼一声,前爪伸出,提前向着花政的短刀拍去。

    “嘭!”

    花政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倒翻了回去,撞在矿井的墙壁上,让周围的岩石土粒簌簌下落。

    梼杌兽与花政硬拼了一记,身形不稳,后退两步倾倒在地上,不过还未等它起来,一道鬼魅般的影子紧随其上,一柄细剑悄无声息,刺在了它的脖颈上,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梼杌兽一大片的毛。

    “吼!”

    梼杌兽一个摆尾,将偷袭它的大长老抽飞出去,撞塌一堵墙壁。

    “二哥,二哥,你怎么了?”突然,旁边传来花青莲的惊叫声,只见二长老花焚天胸口被梼杌兽獠牙洞穿的血洞中,源源不断地向外流淌着黑色的血液,花焚天整张脸,已经变成了乌黑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