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回归
    第417章回归

    “小溪,你没事吧?”看道花小溪从顿悟中清醒过来,急忙问道。

    “我没事。薛讷哥哥,我感觉这本功法给我的感觉好神奇,好亲切。我就选它好不好?”花小溪仰着脑袋,看着薛讷问道。

    薛讷微微点头,说道:“嗯,你就选择这个《旋木飘零功》吧,不过它只有上卷,只能让你修炼到痕道圣者巅峰,至于下卷,等以后我在帮你寻找吧。”

    “嗯,好的。”花小溪冲着薛讷甜甜地一笑,将这个《旋木飘零功》抱在了胸前。

    “初朶兄弟,我们再去看看第三区域吧。”既然花小溪和自己都选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薛讷决定再去第三区域看看。

    “好,跟我来吧。”再次经历了复杂的破阵程序,初朶才打开了第三区域的大门。

    第三区域存放的都是解赧平时搜集到的一些天材地宝和贵重药材。作为魔兽,解赧是不会炼制丹药的,所以他对这些丹药看的尤为重要,放在了宝库的最里面区域。

    “虚无之树的树心!”一进入到第三区域,薛讷一眼就看到了在里面架子上存放了一个玉盒,上面贴着一个标签,写着虚无之树的树心几个大字。

    对于虚无之树的树心,薛讷太熟悉不过了,这种东西罕见但是又非常有用,不管是炼制假丹还是炼制痕器,都需要用到。

    薛讷快步走到存放虚无之树树心的玉盒前,轻轻打开了玉盒,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灰白色固体,正是虚无之树的树心。

    “小溪,有这颗虚无之树的树心后,我就可以帮你炼制一件痕力铠甲了。”薛讷扭过头,高兴的对花小溪说道。

    薛讷的破天痕甲,已经帮助薛讷抵挡了好几次致命的攻击,效果非常的好,而且痕力铠甲穿在身上,没有任何的重量,可以随着心意自动收缩和移动。

    花小溪亮晶晶的大眼镜看向初朶,带着一丝询问,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宝库,虽然薛讷他们可以每人拿走两件宝物,但是虚无之树的树心太过于珍贵,所以还是需要主人同意的。

    初朶非常豪爽的一挥手,说道:“我父亲已经说过了,这里的东西,你们每人可以选两件的。”

    “那好,我们就拿走这颗虚无之树的树心了。”薛讷用手捧起了装有虚无之树树心的玉盒。对于其他丹药,薛讷并不怎么重视,薛讷现在就已经是五级炼丹师了,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五级以内的丹药,薛讷都能炼制出来。

    薛讷在第三区域转了一圈,看了一下这里收藏的宝贝,各种丹药占据了大半的位置,其余的就是一些比较罕见的药材和炼器材料了,虽然珍贵,但是对于薛讷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我们走吧,这里的东西,对我没什么用处。”薛讷带着花小溪,准备离开这里。

    看到薛讷只挑选了一件宝贝,初朶有些着急,心中暗自埋怨自己老爹宝库中的藏品不够丰富,让人家竟然都挑选不出喜欢的宝物。

    “薛大哥,这个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的。”初朶顺手在墙壁上的一处暗格一摸,将一件东西拿给了薛讷。

    薛讷闻言看向初朶,只见在初朶的掌心,放着一个核桃大小木头,木头的表面,雕刻着复杂的纹理,薛讷只是努力看了一眼,就感觉神识不稳。

    “这臭小子,怎么将这东西被拿出来了!这可是为你以后准备的啊!”解赧抬头看了一眼薛讷等人所在的方向,口中嘀咕一声,重新闭上了眼睛,对儿子的决定,解赧选择顺其自然。

    “这是什么?”一旁的花小溪将脑袋凑到跟前,好奇打量。

    “这是陆地飞舟,只需要放入痕石,就可以载着人快速飞行,而且还能在当船在水面上航行。”初朶解释道。这个陆地飞舟,初朶知道自己的父亲有两个的,所以才拿出来了一个。

    “这个很珍贵吧?”一听这陆地飞舟的解释,薛讷就知道这陆地飞舟绝对是非常珍贵的,至少薛讷在飞云山的时候,就没有见过哪个长老有类似于陆地飞舟的东西。

    “这是我老爹杀了别人抢过来的战利品,他还有一个呢,这个就送给薛大哥了。”说着,初朶将手中的陆地飞舟递到了薛讷的手中。

    薛讷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接过了初朶递过来的陆地飞舟,等到与罗飞鸿的恩怨了结,薛讷准备去碧波大陆寻找上华圣者的后人,而碧波大陆与随风大陆之间,隔着浩渺无际的大海。想要脚踏痕兽飞过去,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在大海中,没有可以落脚的礁石,痕力耗尽,就会落入大海中,成为海域众多魔兽的食物。

    薛讷向着初朶拱手说道:“初朶兄弟的恩情在下记住了,以后一定会有厚报。”

    “嘻嘻,薛大哥客气了,你能把我当成兄弟,我就知足了。”初朶用手勾着薛讷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

    初朶虽然刚化成人形,但是作为十级魔兽的后代,智慧怎么可能差呢,从薛讷展现出来的妖孽天赋,初朶就知道薛讷以后一定不会简单。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初朶相信,有了这个交集,等薛讷成长起来,一定可以成为比自己父亲更加强大的靠山。

    薛讷和花小溪都选好了宝物,自然不会在这里再逗留了,离开解赧的宝库后,薛讷和花小溪就告辞而去。本来初朶还想跟随薛讷他们出去闯荡一番,现在他已经化形,在人类社会中,只要不触及那些老古董级别的存在,一般没有任何危险的。

    薛讷在核桃大小的陆地飞舟中,输入一缕痕力,陆地飞舟迅速变大,伴随着“咔嚓”声,组合成了一个长约七八米的船。在船上,有着两间房间,可供休息。

    薛讷在陆地飞舟的动力阵法中,放入十枚下品痕石,顿时,整个陆地飞舟释放出了淡淡的光芒,陆地飞舟上面的阵法都被激活了。

    “走!”

    薛讷牵着花小溪的小手,纵身一跃,就到了陆地飞舟上面。

    “变!”

    薛讷心意一动,原本有七八米长的陆地飞舟快速缩小到三米长两米宽,上面让人休息的房间也重新折叠起来消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舟子。

    “好神奇的陆地飞舟!”花小溪好奇的用手摸了摸身边的陆地飞舟的船舷,入手坚硬,是一种不知名的树木炼制而成。

    “走了!”

    随着薛讷精神力控制陆地飞舟中的阵法,陆地飞舟外面升起一层透明的薄膜,将整个陆地飞舟都包裹了起来。这种透明薄膜有两个作用,一是可以起到防护作用,可以承受金甲圣尊境界以下强者的一击。第二个作用,则是在飞行过程中,可以遮挡外面的大风吹刮。

    陆地飞舟在薛讷的催动下,化作一道流光向着赫连山脉外面飞去,那速度,比薛讷使用痕兽飞行要快一些,不过还是比不过痕道圣者的飞行。痕道圣者是借助天地元力飞行的,而陆地飞舟和借助痕兽飞行,都是通过消耗自身痕力来进行飞行的,两者不是一个概念,产生的效果,自然也不尽相同。

    薛讷和花小溪乘坐陆地飞舟飞出赫连山脉后,直接向着风月帝国的决明郡飞去,距离薛讷与花小溪的父亲花政的约定,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了。

    ……

    决明郡,风月帝国十三郡城之一,比一般的城池都要繁华。作为风月帝国的经济支柱,决明郡盛产大量的铁矿石,这些铁矿石被挖掘出来后,源源不断的送往全国各地使用。

    依托铁矿石矿,决明郡的几大家族,一个个富得流油,但是他们依然不满足,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对手打垮,从决明郡中除名。

    花政这几天特别烦恼,整天蹙着眉头在房间中踱步思考。这几天,他们花家所掌管的城北的那片铁矿中,接连不断,每天都有挖矿工人在矿井中被杀,而且手段都一样,每个人都是被咬断脖子,吸干了身体中的血液死亡的。

    虽然花政已经安排花家的一个长老去查明原因了,但是花政的心中一直难以平静下来,隐隐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大哥,大哥,不好了。”

    就在花政心神不宁的时候,花治焦急的声音从房间外面传来,紧接着,房间的门就被花治一把推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花政心中本就担忧,现在听到花治慌张的声音,心中更是着急,一把拉住花治的胳膊问道。

    “刚刚接到铁矿那边的汇报,花烈长老,死在矿井下面了,和之前死去的其他矿工一样,都是喉咙被咬断,全身精血被吞噬一空。”花治焦急的说道。

    “啪!”

    花政一掌拍在茶几上,愤怒说道:“到底是什么怪物,在矿井中杀人,难道没有一个人见过那个怪物的模样吗?”

    “没有!”花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所有见过那怪物模样的人,都已经死了。”

    “大哥!”花治突然上前一步,到花政跟前,说道:“你说会不会是西门家族暗中搞的鬼,他们的铁矿紧挨着我们,一直想占领我们那片铁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