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抢夺
    第404章抢夺

    从茅草屋中走出一个女人,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不过薛讷却是看不出来她的年龄。因为这个女人的脸蛋,如同婴儿般白嫩,但是头发却是银丝满头,似乎经历了岁月的苍苍。

    “晚辈薛讷,拜见古前辈。”薛讷知道眼前这位就是钟越璃前辈让自己来找的古云儿了,不过薛讷心中却是非常震惊。按照钟越璃前辈的年龄推断,这位古云儿应该已经快一千五百岁了,也就是说马上就要到大限了。

    “不必多礼,听说是越璃让你来找我的?”古云儿嘴唇轻微颤动,激动的看着薛讷。

    看到古云儿激动的样子,薛讷心中非常难过,看来这个叫古云儿的人,对钟越璃前辈真的是爱的很深,可惜造化弄人,钟越璃被困在《九阴九阳大阵》中一千年,最终变成了天人永隔。

    “是的。”薛讷点头道。

    “越璃他还好吗?”古云儿浑身的痕力波动,周围的天地元力似乎都受到了她的影响,变得有些狂暴。

    “前辈,我们能进去说吗?”感受到周围天地元力的暴动,薛讷最终决定还是进屋里面去,再告诉古云儿钟越璃去世的消息,至少那座茅草屋中有着阵法守护,即使古云儿情绪不稳,产生的痕力波动也不会造成什么大的破坏。

    “好!你们在外面守着,小伙子,你跟我进去吧!”古云儿交代曦若一声,带着薛讷进入了茅草屋。

    没有让花小溪和贝莉琪等人进去,刚好和薛讷的心意,万一到时候古云儿听到钟越璃去世的消息,控制不住修为,薛讷还要分身去保护花小溪她们。

    古云儿居住的茅草屋,和钟越璃在《九阴九阳大阵》中搭建的茅草屋一模一样,甚至屋内的布置也是一模一样,一张桌子,两个蒲团,再无他物。

    “越璃是不是已经去了?”古云儿看着薛讷,嘴唇轻微的抖动着,泪水从她光洁的脸上开始滑落。

    刚才从薛讷的话语中,古云儿就已经猜到了结果。

    薛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从痕戒中拿出了装有钟越璃骨灰的坛子,放在了古云儿前面的桌子上。

    “越璃……”

    古云儿颤抖的双手轻轻抱住了装有钟越璃的骨灰坛子,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一千多年的等待,却是等来的天人永隔。

    薛讷的眼睛也是酸酸的,他在蒲团上跪了下来,向着钟越璃的骨灰磕了三个头。虽然钟越璃没有收他为徒,但是从阵法上来说,却是薛讷真正的师傅。

    “越璃临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遗言?”古云儿哭了一会儿,这才擦干眼泪,转向薛讷问道。

    “钟前辈走的很安详,他只是交代我,将他的骨灰带到这里来,然后与您合葬。”薛讷说道最后的时候,声音变得有点小,关键是古云儿前辈还没有去世呢,怎么合葬啊!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古云儿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是的!钟前辈临终前,还念叨着您的名字的。”薛讷点了点头,心无杂念的看着古云儿的眼睛。

    “原来他是爱我的,我这么多年的等待没有白费。”古云儿喜极而泣,这一千多年来,古云儿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一千年的等待,纵然不是海枯石烂,那也是岁月沧桑,普通人最多活百年,古云儿付出的,是普通人十辈子的岁月。

    古云儿痴痴地愣神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抓住薛讷的手腕,语气激动的问道:“你在哪里遇到越璃的?这么多年,他为什么不来找我?”

    薛讷心中有些愧疚,因为钟越璃是被小九困在《九阴九阳大阵》中了,一千年的岁月,可以说小九也算间接害了钟越璃。

    “钟前辈被困在了一座古阵中,一千年的时间,他都在古阵中钻研那座古阵。晚辈意外误入那座古阵,钟前辈传授了晚辈《天云八阵》,并让晚辈将他的骨灰带到这里来。”薛讷委婉的解释道,他没有说出《九阴九阳大阵》,因为这涉及到小九,薛讷不想让古云儿去找小九的麻烦。

    “《天云八阵》!”古云儿身体一震,颤声问道:“他竟然传授你《天云八阵》了?”

    “是的!钟前辈没有收我作为他的弟子,只是说阵法上,可以算作他的弟子。”薛讷道。

    “呵呵,他还是这么痴迷阵法。你去将曦若和你的那几位朋友都喊进来吧。”古云儿凄婉一笑,对着薛讷吩咐道。

    不大会儿,薛讷就带着曦若和花小溪等人重新走进了茅草屋中。

    古云儿抱着钟越璃的骨灰,背对着大门盘坐在蒲团上。

    “师傅!请节哀!”曦若进来后,膝盖一弯,跪在古云儿身后,轻声劝道。

    听到曦若喊古云儿师傅,薛讷这才明白,原来曦若是古云儿的关门弟子,至于外面说曦若是镇云谷谷主的亲传弟子,却是镇云谷为了隐瞒古云儿的存在而为。

    古云儿所坐的蒲团缓缓转动,古云儿重新面向了薛讷他们。

    “这是我这些年对《天云八阵》钻研的一些心得,我抄写了两本,曦若,你拿着这本,薛讷,这本就送给你了。”古云儿拿出两本书籍,一本递给了曦若,另外一本则是递给了薛讷。

    “前辈,这使不得!”薛讷连忙摆手拒绝。开玩笑,作为镇云谷古董级的强者,古云儿拿出的东西,绝对是镇云谷的宝贝,如果让镇云谷的人知道自己拿了他们的宝贝,绝对会找自己拼命抢夺的。

    “拿着吧,你喊越璃师傅,自然要喊我师母的,这是师母的一点心意,你放心拿着就是。”古云儿身上露出了一股霸道的气势,让薛讷想起,眼前这位,可是痕道圣者巅峰的强者。

    “曦若!”古云儿转过头对曦若说道:“师傅已经等到了要等的人,心愿已了,以后你的修行要靠你自己了,这里你以后不用来了。”

    “师傅不要曦若了吗?”曦若的眼里簌簌的流淌下来,心中非常伤心。曦若是古云儿在外面抱养的一个弃婴,无父无母,从小就将古云儿当做最亲近的人。

    “傻孩子,师傅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过人都有生老病死的时候,师傅的大限已经到了,该离开了。”古云儿用手轻抚着曦若的头发,慈祥的说道。

    “师傅!”曦若还想再说话,不过却被古云儿打断了。

    “将他们安全的送出去吧!”古云儿突然一挥衣袖,薛讷等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一股大力传来,将他们都推出了茅草屋,随后茅草屋的木门“哐当”一声,就关闭了。

    “轰隆隆……”

    突然之间,古云儿所在的茅草屋燃烧起了熊熊大火,呼啸的火焰升腾起数丈高。

    “师傅!”曦若凄厉的喊叫着,快速冲向了燃烧着熊熊大火的茅草屋。

    “嘭”的一声,曦若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撞了出去,难以靠近。

    “砰!”

    薛讷在茅草屋外跪了下来,这一幕,和当初钟越璃坐化的时候,一模一样,不过现在古云儿前辈,应该是无牵无挂了吧。

    茅草屋中,古云儿盘膝而坐,在她的怀中,则是紧紧抱着钟越璃的骨灰。

    “越璃,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是多想念你,每次做梦,都是梦见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虽然我们分开了这么多年,但是老天待我不薄,又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古云儿抱着装有钟越璃骨灰的坛子轻声低语着。

    茅草屋内的火焰越来越多,古云儿的身影越来越淡,最终全部被大火吞噬了……

    古云儿所居住的地方,是镇云谷的禁地,现在这里燃烧起了熊熊大火,立即惊动了镇云谷的高层。

    “嗖,嗖,嗖!”数十道人影快速出现在了曦若等人的周围。

    “谷主!”若曦向着最中央那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行礼道。

    “太上长老这里是怎么回事?”古槐谷主看了薛讷他们一眼,就将目光汇聚到了若曦身上。

    古槐谷主能够来到这里,一方面是这里燃烧起了熊熊大火,惊动了众人,不过最主要的还是顾飞的汇报。

    原来顾飞从曦若那里离开后,就立即去找了他的师傅古槐,将薛讷等人拜见古云儿的事情告诉了古槐,并且还有钟越璃的名字,也都告诉了古槐。

    听到钟越璃三个字,古槐双眸深邃,当即带领顾飞,向着古云儿居住的地方赶了过去。

    古槐作为镇云谷的谷主,知道的密辛远比顾飞多。他知道古云儿太上长老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候一个叫钟越璃的男子。而且古云儿一生未嫁,也没有子嗣,一生的精力全部用来研究《天云八阵》了,可以说对《天云八阵》的理解上,整个镇云谷没有一个人能赶上古云儿。

    不过古云儿虽然在阵法的造诣上很深,但是却一直没有收徒,直到近几年,才收了曦若一个记名弟子,却也是没有得到古云儿的真传。

    从门派利益考虑,古槐希望古云儿能够将她一生所学阵法都传承下来,并且永久的驻守在镇云谷中,成为镇云谷的定海神针。

    早些年,古云儿也曾游历大陆,去寻找过钟越璃,不过都是无终而返。现在古槐听到钟越璃三个字,立即不淡定了,生怕钟越璃出现,将古云儿带走,这样,他们镇云谷的高端武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师傅坐化了!”曦若抽噎着说道。

    “什么?”古槐的脸色急变,虽然他知道太上长老古云儿已经快到大限,但是这太突然了。

    不光古槐吃惊,随同古槐而来的那些镇云谷长老,同样大吃一惊,镇云谷能够在随风大陆占得一席之地,主要还是有他们这个太上长老威慑。

    “太上长老坐化前可有什么遗言?”古槐开口问道。

    “《天云八阵》?太上长老送给这小子《天云八阵》了!”还未等曦若回答古槐的问题,一旁的顾飞当先惊叫起来,指着薛讷手中的书籍大呼小叫。

    刚才古云儿将关于《天云八阵》的心得送给薛讷,薛讷还没来得及收进痕戒中,一直拿在手中,恰巧被顾飞给看见了。

    “小子,将你手中的书籍还回来!”站在古槐身旁的一个黑脸老者突然出手,幻化出一个虚幻的手掌,向着薛讷手中的书籍抓了下去。

    “鲁长老,不可!”曦若看到鲁申长老直接蛮横去抢夺薛讷手中的书籍,又急又怒,立即玉手一挥,同样一个虚幻的掌印出现在薛讷身前,挡住了鲁申长老抓向薛讷的那一掌。

    “鲁申长老,你要干什么?这本书是师傅亲手送给薛道友的。你难道要违背太上长老的意愿吗?”曦若俏脸寒霜,怒视着鲁申长老。

    曦若作为古云儿的弟子,身份虽然比起谷主古槐稍有不如,但是按照辈分,却也是平起平坐的。只不过曦若现在的修为还差一点,只是半步痕道圣者。

    “这小子手中所拿的,是我们镇云谷的东西,我们镇云谷的东西,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拿走。”鲁申长老冷哼一声,道貌岸然的说道。

    一直沉吟不语的薛讷,嘴角突然露出一抹微笑,对着鲁申长老说道:“你真想要这本书?如果想要,就自己来拿吧!”

    古槐脸色严肃,一直站在原地冷眼旁观,对于鲁申抢夺薛讷手中书籍,既不出言制止,也不鼓动他去抢夺,仿佛一个旁观者。

    “曦若,听见了没,是这小子让我自己去拿的。”鲁申长老狞笑一声,大踏步向着薛讷走去。

    “薛讷哥哥!”花小溪有些担心的看向薛讷,不过薛讷递给他的却是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

    薛讷单手托举着古云儿送给他的那本《天云八阵》心得,静静的看着向他走来的鲁申长老。

    鲁申长老的一张黑脸上露出一抹火热的神情。既然是太上长老留下的东西,一定是宝贝,如果将这本书籍夺回来,谷主一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的。

    鲁申长老活了一把年纪,该有的谨慎还是有的,距离薛讷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然后用痕力幻化出一只巨大的手掌,向着薛讷手中的书籍抓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