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终达金甲圣尊
    第399章终达金甲圣尊

    一道成人胳膊粗细的冷月碧落液柱从水槽中飞出来,没入了薛讷的身体中,水槽中的冷月碧落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绿萝女皇看到快速减少的冷月碧落液,心疼的要命,这可是树人王百万年才积攒的这些啊。不过心疼归心疼,绿萝女皇还能理智到没有去打断薛讷。

    薛讷身体中的细胞欢呼雀跃着,刚才在树妖之矛的压迫下突破到痕道圣者境界的身体强度,再次缓慢提升起来。

    薛讷内视身体,发现自己晶莹洁白的骨骼上面,附着上了一层淡绿色的光芒,给人一种勃勃的生机感。阴阳玄火构建而成的火焰经脉,在冷月碧落液的加入后,火焰经脉的粒子结构再次发生了变化,重新构造后,分布的更加细密,经脉更加宽敞,如果之前的火焰经脉是四车道高速公路,那么加入了冷月碧落液后,薛讷的火焰经脉就变成了八车道的高速公路。

    薛讷的身体强度提升到三阶痕道圣者境界后,就不再提升了,毕竟薛讷的修为放在那里。

    冷月碧落液呼啸着涌进了薛讷的丹田中。薛讷的丹田可比花小溪的丹田大多了,薛讷现在的丹田容量,是同境界武者的八倍。海量的痕力,可以任凭薛讷挥霍,而不怕痕力耗尽。

    “轰隆隆……”

    薛讷的丹田中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伴随着轰隆声,薛讷的丹田开始扩张起来。这次薛讷丹田容量扩大,没有达到之前的两倍,但是却是达到了同境界武者的十倍丹田容量。

    水槽中的冷月碧落液已经减少了五分之一,但是薛讷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

    “身体能够提高的,已经全部提高了,剩下的,就是全力突破当前的瓶颈吧!”薛讷心中低吼一声,加大了进入丹田的冷月碧落液量。大量的冷月碧落液进入薛讷的丹田后,立即转化为了精纯的痕力。

    薛讷突破至八阶银甲圣尊,虽然打通了阳维脉、阴维脉、阳跷脉、阴跷脉、带脉、冲脉、督脉和任脉,但是要想突破至金甲圣尊境界,还需要将这八条经脉贯穿起来,才能晋级金甲圣尊境界。

    澎湃的痕力从薛讷的丹田中源源不断冲出来,在这八个经脉之间形成了一条纽带,将所有的经脉都联通了起来。不过联通后的经脉,依然有一层看不见的隔膜,阻拦住了薛讷晋级金甲圣尊的道路。

    薛讷等到经脉中集聚了海量的痕力后,用灵魂力量,控制痕力凝聚成破天枪的形状,枪尖呈螺旋状,快速旋转起来。

    “给我破!”

    凝聚成破天枪形状的痕力在薛讷的身体经脉中快速穿刺起来,试图冲破那层隔膜。

    “轰隆隆!”

    薛讷的身体中到处出现了轰隆的响声,如同开山破路一般,那是薛讷在冲破瓶颈,想要达到更高的修为。

    一次,两次,三次……

    薛讷都忘记自己失败了多少次了,每次冲击瓶颈失败后,薛讷都不会气馁,反正有着冷月碧落液的充足供应,薛讷消耗的痕力很快就会被补充满,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痕力的消耗。

    薛讷不担心,但是绿萝女皇却是心急如焚,看到薛讷不要钱似得吸收着水槽中的冷月碧落液,绿萝女皇好几次都想要冲上去阻止薛讷,不过理智让她止住了脚步。

    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对于修炼者来说,阻拦他们晋级,同样是大忌中的大忌。

    当水槽中冷月碧落液消耗掉一半之后,花小溪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从绿萝女皇的话语中,花小溪知道这个冷月碧落液是树妖族非常珍贵的东西,树人王百万年来的积累,也就才这么一点,他们作为外面的人,绿萝女皇能够让他们吸收冷月碧落液,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她的薛讷哥哥,没有丝毫的顾忌,大肆吞噬着树妖族的冷月碧落液。

    “女皇大人,那个,薛讷哥哥是要突破瓶颈,所以需要的冷月碧落液可能会多一点。”花小溪有些不好意思的向绿萝女皇解释了一句。

    不过就连花小溪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这个解释有些苍白无力,谁见过从银甲尊者突破至金甲圣尊,需要这么大的能量。

    在树妖族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利用吸收冷月碧落液的机会突破瓶颈的,就连很多金甲圣尊巅峰的树妖族人,在突破至痕道圣者的时候,吸收的冷月碧落液,也远不足薛讷吸收的二十分之一。

    “给我破啊!”薛讷的口中直接发出一道野兽般的怒吼声,数不清次数的冲击突破,让薛讷的耐心也消磨到了极点,最终调动全身的力量,连以前隐藏在薛讷身体中的祝融精血的残余能量,也参与了进来,最终,从薛讷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的能量,这股能量,就连痕道圣者境界的绿萝女皇也是变色。

    “轰隆隆!”

    从薛讷身上释放出来的这股能量,属于无差别攻击,向着周围的墙壁和绿萝女皇、花小溪冲击了过去。

    绿萝女皇一挥手中的青绿色权杖,一片翠绿色的光幕挡在了她和花小溪的身前,挡住了冲向她们的能量。至于其余冲击向墙壁的能量,则是树人王出手,抵挡了下来。开玩笑,在自己身体中产生的能量爆炸,树人王当然要立即出手阻拦了。

    在能量冲击释放的那一瞬间,薛讷的气势瞬间冲上了一个新的高度,那是金甲圣尊境界。不过能量释放出去后,薛讷的气息顿时萎靡了下来,刚才冲击金甲圣尊境界的瓶颈,让薛讷的心神消耗过大。

    薛讷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气,浑身的衣衫已经完全湿透了。

    “薛讷哥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看到薛讷气息萎靡的模样,花小溪吓了一大跳,快速跑过去关切问道。

    绿萝女皇同样快步走到了薛讷的身旁,不过她的注意力不在薛讷的身上,而是在盛放冷月碧落液的池子中。

    看到池子中剩余的冷月碧落液,绿萝女皇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只是单纯想要报答一下对方对自己女儿的救命之恩,谁想薛讷是如此的不客气,直接吸收了三分之二的冷月碧落液,现在池子中的冷月碧落液,已经快要露出池子底部了。

    看到绿萝女皇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盛放冷月碧落液的池子中,薛讷心中自然非常清楚自己吸收了多少冷月碧落液,当即在花小溪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女皇陛下,对不起,用了你们这么多的冷月碧落液,出去后我会想办法补偿你们的。”薛讷带着歉意向绿萝女皇弯腰鞠了一躬。

    “算了,这算是我们树妖族对你救我两个女儿的报答,如果没有你救她们,我们树妖族在千年之后,就不会有女皇了,没有女皇的树妖族,很快就会灭亡的。你对我们树妖族的大恩,岂是这么点冷月碧落液所能弥补的。”绿萝女皇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非常诚恳的对薛讷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欠你们树妖族的一个人情,多谢了。”薛讷向着绿萝女皇拱了拱手。

    树妖族的议事大厅中。

    “多谢女皇陛下的招待,叨扰多日,我们也该离去了。”薛讷站起身来,向着绿萝女皇拱手说道。

    “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相对于你对小女的救命之恩,我们送出的这点东西,确实很微小了。”绿萝女皇端坐在主位王座上说道。

    “母后,我和妹妹想跟随薛大哥一起去外面历练历练。”贝莉琪突然和妹妹贝莉亚站起身来,向着绿萝女皇请求道。

    看着两个女儿,绿萝女皇本能的想要一口拒绝,不过想到树人王说的话,绿萝女皇又将要说出口的话压了回去,和颜悦色的问贝莉琪和贝莉亚道:“你们知道薛公子要去哪里吗?”

    贝莉琪和贝莉亚一起转过头看向了薛讷。

    薛讷摸了摸鼻尖,无奈开口道:“我们要去大唐王朝的镇云谷。”

    “大唐王朝,我们还没有去过的,薛大哥,带我们去好不好?”贝莉琪和贝莉亚一左一右围在薛讷的两旁,一人拉着薛讷一个胳膊,看的花小溪在一旁直皱眉头。

    “咳咳,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你们还是在这里好好修炼的,等你们的修为提升变厉害了,薛大哥再带你们去外面玩好不好?”

    开玩笑,知道贝莉琪和贝莉亚承载着树妖族的兴衰之后,打死薛讷,他也不敢带这两人出去了,万一有个什么意外,树人王一树干就能抽死他。

    “古树爷爷给我们防身用品了,除非有人的修为能够强过古树爷爷,不然任何人都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的。”贝莉琪和贝莉亚得意洋洋的拿出了一杆半米多长的小矛,树藤缠绕而成的小矛,看在薛讷的眼里,有那么一股熟悉的味道。

    突然之间,薛讷的瞳孔猛然一缩,“这是树妖之矛!”

    “不错,这就是我使用的本命武器,树妖之矛,不过它被我分成了两部分,分别赐予了贝莉琪和贝莉亚两人。这杆树妖之矛陪伴我已经有一百多万年了,它已经产生了一些灵智,拥有了自我意识,它所蕴含的力量,已经不下于我了。”树人王有些沧桑的声音在薛讷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你带贝莉琪和贝莉亚出去走走,让她们看看外面的世界,让她们尽快成长起来,因为我感觉我的时间不多了。”树人王的声音有些落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