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树人王(上)
    第39o章树人王(上)

    赫连山脉中。? ?

    人影一闪,突兀的出现了两道人影,一男一女,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突然出现的这两个人,正是刚从玄帝殿中出来的薛讷和花小溪。

    “薛讷哥哥,我昏迷了多长时间啊?”花小溪看到外面已经是初春时节,嫩绿的小草正顽强的从石头缝隙中往外生长,不禁开口问薛讷道。

    “你已经昏迷了一年半了!”薛讷溺爱的用手刮了一下花小溪的小鼻子说道。

    “啊?我竟然浪费了一年时间,我得努力修炼,不能被别人给落下了。”听到自己昏迷了一年时间,花小溪有些紧张,害怕自己一年没有修炼,修为倒退了。

    薛讷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都比我的修为还要高了,谁能将你落下啊!”

    薛讷非常苦闷,自己恢复修为时,将修为压制在了银价武者巅峰,经过一年半的时间,中间还有不停耗费痕力炼制丹药的时间,但是他的修为始终在银价武者巅峰,难以突破最后的那点瓶颈。

    反观花小溪,吃了一颗薛讷炼制的玄天木幸露,修为直接由五阶银甲尊者一路上涨,毫无障碍的突破到了二阶金甲圣尊境界,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哦,也是!薛讷哥哥,那我们赶紧赶往大唐帝国吧,我们已经耽搁了一年半了。”花小溪想到薛讷和自己的父亲还定有三年之约,急忙催促着薛讷赶紧赶路,这里虽然已经算是大唐王朝的境内了,但是要赶到镇云谷,还有非常远的路程的。

    初春的阳光非常明媚,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既不让人感觉到热,也不让人感觉到冷。经历了一个冬季的沉寂,很多魔兽和昆虫都爬出了巢穴,在外面忙碌起来。

    薛讷和花小溪在赫连山脉中快飞纵着,即使他们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金甲圣尊境界,也不敢在空中飞行,赫连山脉中有数不清的魔兽,如果吸引了魔兽群,要摆脱非常麻烦。

    薛讷和花小溪现在所在的位置,在赫连山脉最中央的位置,这里的魔兽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能够生活在赫连山脉中央的,都是非常厉害的**级魔兽了,面对**级的魔兽,薛讷他们还是没有把握能够战胜,所以前进的度也并不是很快。

    “这里的树林比其他地方的都要茂密,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将这里整个都遮盖了起来,感觉好阴森啊!”花小溪和薛讷穿过赫连山脉的时候,走过的一片森林特别茂密。

    “我也有这种感觉,我们都小心点!”薛讷将神识延伸到周围方圆五里的范围内,时刻关注着周围的动静,在这里,让薛讷心中也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这的树木长得都好奇怪啊,树干上嶙峋虬扎,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花小溪不禁向着薛讷靠了靠。

    突然,花小溪惊叫起来:“我想起来了,我们应该是进入冷月森林了。”

    薛讷的脑海中自动出现了冷月森林的资料,这些都是他在飞云山闲暇时刻,翻看大6地理的时候看到的。

    冷月森林,传说存在于赫连山脉中,是一片非常特殊神秘的地方,在冷月森林中,生活着树妖族,他们与大树相辅相生,有树妖族的地方,那里的树木都生长的非常茂盛。在有敌人攻击树妖族的时候,经过树妖族的秘法点化,那些茂盛的大树都能化作一个个树人,帮助树妖族抵挡外来的入侵。

    “奇怪,冷夜森立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现在怎么突然出现了?”薛讷心中带着疑惑,心中更加警惕了,传说冷月森林中是有树人守卫的。

    “啊!”站在薛讷身旁的花小溪突然出一声惊叫,只见花小溪的身体突然向上方升起。

    “找死!”薛讷骈指如剑,一道痕力激射出去,瞬间割断了捆绑住花小溪身体的树藤,将花小溪救了下来。

    “薛讷哥哥,小心!”还在下落的花小溪看到薛讷身后突然出现了数十道树藤,急忙提醒薛讷。

    “滚!”

    薛讷的手掌向身后一挥,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一把抓住了偷袭他的这些树藤,巨大手掌一握,这些胳膊粗细的树藤纷纷断裂。

    “呜呜呜……”

    冷月森林中响起了莫名的声音,似风吼的声音,又似魔兽的嘶鸣声。地面上出了轻微的震颤,似乎有什么苏醒过来了。

    “这些树人守卫不怎么厉害啊!”薛讷轻松解决掉了偷袭他的那些树藤,开玩笑对花小溪说道。

    “薛讷哥哥,传说冷月森林中不光有树人,还有树人王的,树人王是十级魔兽的修为。”花小溪想起关于冷月森林的一些传说,脸色苍白。

    “啪!”

    似乎验证花小溪所说的话一般,一根成人腰杆粗细的褐色树藤凭空出现,向着薛讷抽打过来。

    “给我破!”

    破天枪一闪出现在薛讷的手中,向着抽打过来的褐色树藤狠狠劈了下去。

    “嘭!”

    薛讷的身体如同一颗炮弹般,向着后方弹射了出去,接连撞倒了好几棵大树,这才止住了身形。

    薛讷的身体防御虽然强悍,但是这快撞断好几棵需要成人合抱的大树,也让薛讷身体中的气血沸腾,非常难受。

    薛讷向着刚才与他的破天枪碰撞的那根树藤看去,看到完好无损的树藤,薛讷的瞳孔微微一缩,这根树藤的坚韧程度,出了薛讷的意料。

    “木碎!”

    看到突然出现的这根树藤一下子就将薛讷抽飞了出去,花小溪娇喝一声,手中青龙剑携带者无尽气势,由上往下向着树藤劈砍了下来。

    “铛”的一声,青龙剑砍在树藤上,出一道金铁交鸣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无数火星四处飞溅。

    看到自己的全力一击对于这根树藤没有任何的作用,花小溪不禁微微一愣,不过就在花小溪这一愣神的时候,树藤向上一个反卷,将花小溪拦腰卷住,向着树林深处拖去。

    “薛讷哥哥!”花小溪惊叫一声,浑身力量爆,试图挣脱树藤的束缚,可惜连武器都砍不断的树藤,根本就不是花小溪现在的力量所能挣脱开的。

    “停下!”薛讷焦急如焚,脚掌在地面使劲一蹬,身形如同一道闪电,瞬间追赶上了拖拽着花小溪的那根树藤,赤手空拳向着树藤抓去。

    “噗”的一声,薛讷的两只手掌成功抓住树藤的时候,青黑两色的阴阳玄火从薛讷的身体中冒了出来,顺着树藤向上蔓延灼烧而去。

    “呜呜!”

    密林深处突然再次响起“呜呜”的叫声,同时捆绑着花小溪的树藤一松,放开了花小溪,向着薛讷的身体抽了过去。

    花小溪从空中直直的坠落了下去,四五米的高度,掉下去即使不受伤,也会摔得七昏八晕的。花小溪立即催动痕力,试图召唤出痕兽。不过花小溪这一催动痕力,立即现自己丹田中的痕力被控制住了,催动不起来。

    原来树藤在捆绑住花小溪的时候,树藤上细密的小刺已经刺入了花小溪的身体中,限制住花小溪催动痕力。

    “扑嗵!”

    花小溪没有任何保护措施,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

    “咦!不疼!”花小溪睁开了紧闭的眼睛,还以为会摔得很疼的,结果软绵绵的。

    花小溪打量了一下身体底下,原来这里的树林茂密,经年累月的积攒,地面上积累了厚厚一层的树叶,花小溪落在厚厚的树叶上,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啪!”

    燃烧着阴阳玄火的树藤再次抽在了薛讷的身体上,将薛讷抽飞出去。抽飞薛讷后,燃烧着阴阳玄火的树藤随即快缩了回去。

    “好疼!”薛讷龇牙咧嘴的轻轻活动者胳膊,刚才树藤那一击,抽在了薛讷的胳膊上面,衣服早已被抽的的破损开来,露出了一层和肌肤一个颜色的破天痕甲。

    薛讷心意一动,破天痕甲收回,薛讷的胳膊裸露了出来。虽然有破天痕甲的保护,但是薛讷胳膊上刚才被树藤抽中的地方,已经淤青一片,如果力道再大一点,就能伤到薛讷的骨骼了。

    “小溪,你没事吧!”薛讷没有理会身上的伤势,一个跳跃,就奔到了花小溪的身旁,关切问道。

    “我没事。薛讷哥哥,我们快走吧,这个一定是树人王的藤蔓,不然不会这么厉害的。”花小溪站起身来,和薛讷快向着冷月森林外面飞奔而去。

    “你们伤了我,还想跑吗?”突然,周围响起一道沧桑的声音,这道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的,让薛讷和花小溪分辨不清楚到底来自哪个方向。

    “小溪,来!”听到这沧桑的声音,薛讷心中一紧,立即一把抓住花小溪的胳膊,丹田中的痕力疯狂运转,飞奔的身体化为了一道连续的幻影,将度提升到了极致。

    薛讷知道,他们这次是真遇到危险了,十级的树人王,那已经是站在陨神界最巅峰的存在了,虽然随意一下,估计就能要了他们的性命。

    薛讷现在在赌,树人王作为植物生命,行动上是受到限制的,薛讷试图通过度摆脱树人王的追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