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小溪苏醒
    第389章小溪苏醒

    薛讷的身影一出现在玄帝殿第一层,小红就兴奋的迎了上来,一直陪着昏迷不醒的花小溪,小赤火雀也有些无聊了,很想有人过来跟它玩闹。

    “小红,别闹了,我马上就救醒小溪,以后她就能天天陪你玩了。”薛讷轻轻推开亲昵的用脑地顶着他的小红,向着昏迷的花小溪走去。

    “啾啾!”小红的叫声中透漏着兴奋,一脸期待的蹲在花小溪的床头。

    薛讷拿出装有玄天木幸露的玉瓶,“啵”的一声,拔开了塞子,顿时一股淡雅的清香从玉瓶中散出来,小红迷醉的闭上了眼睛,陶醉在了这种芬香中。

    薛讷小心的将花小溪扶起来,将玉瓶中的玄天木幸露一点一点的喂进了花小溪的口中。

    薛讷给花小溪喂服玄天木幸露的时候,小九和黑石也来到了这里,在小九的指示下,薛讷喂服完花小溪玄天木幸露后,再次让花小溪平躺下。

    “九哥,小溪怎么还没有醒来啊?”薛讷有些着急的问小九道。

    “别着急,你以为玄木之体的觉醒会很简单吗?”小九淡定的安慰着薛讷。

    薛讷和小九它们正说着话的时候,花小溪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层翠绿色的光晕,紧接着,光晕颜色一变,形成了七彩颜色的光晕,将花小溪包裹了起来。

    七彩的光晕如同七条颜色各异的彩带,将花小溪从躺着的床上托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中。

    七彩的光晕释放的光芒越来越耀眼,薛讷等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花小溪在七彩光晕托着她悬浮起来的时候,花小溪身体中所中的千里追魂毒,就被玄天木幸露的所净化分解,没有了千里追魂毒的影响,花小溪很快就苏醒过来了。不过苏醒后的花小溪却是没有办法挪动身体,她的身体被七彩光晕紧紧地包裹着,玄天木幸露所产生的能量与天地间的元力交相辉映,逐渐地改变着花小溪的身体。

    花小溪原本是五阶银甲尊者的修为,不过在玄天木幸露药效的推动下,花小溪的修为一路上涨,一直涨到了二阶金甲圣尊境界,才停了下来。

    这就是玄木之体的好处,只要有提供修为的能量,修为可以无限制增长,而不怕有什么后遗症。

    围绕在花小溪身体周围的七彩光晕逐渐暗淡,花小溪也不再是平躺在空中,现在她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依靠七彩光晕的能量,静静的站立在空中,如同九天玄女下凡。

    光晕逐渐淡去,支撑不住花小溪的身体,花小溪缓慢的降落下来,洁白如玉的脸庞,映照着神圣的辉光,薛讷看到花小溪身上那种圣洁的气息,一时不禁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

    “哗……”

    花小溪身上的气势向着周围猛地一扩散,薛讷被这股气势直接掀飞出去三四米远。至于周围的桃树林和小木屋,则是有阵法保护,只是荡起了一层涟漪,没有什么变化。这里曾是黑帝颛顼生活的地方,黑石自然不会让这里有什么损坏。

    “薛讷哥哥,我还活着?”花小溪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直关注着她的薛讷。

    薛讷微笑着看着花小溪,向着花小溪张开了双臂,说道:“你可以来我怀中感受一下温度,听说死去的人是没有体温的。”

    没有任何的犹豫,一阵香风扑鼻而来,紧接着,花小溪如同乳燕回巢,投入了薛讷的怀抱中,将脑袋紧紧地贴在薛讷宽厚的胸膛上,感受着薛讷身上传来的温度。

    “薛讷哥哥,我不是做梦吧!”花小溪闭着眼睛,将脑袋在薛讷的身上蹭了蹭,让自己与薛讷贴的更紧一些。

    “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开放,当着我的面都做这些少儿不宜的事情,真是辣眼睛啊!”黑石感慨一声,伸出一只手,替小九挡住了眼睛,说道:“小孩子不要乱看。”

    “长相显老,还真当自己大了。想当初老子纵横宇宙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呢!”小九一把将黑石的手掌打到一边去了。

    “谁说我没你大了,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说道说道。”黑石吹胡子瞪眼,拉着小九向着玄帝殿的下面几层大6飞去。

    听着小九和黑石的打闹声,花小溪的脸蛋不禁一红,她刚才看到薛讷,也是太激动了,才没有注意到小九和黑石还在一旁,直接扑进了薛讷的怀中。现在听到小九和黑石在一旁的说话声,这才害羞的将脑袋埋在薛讷的胸膛中,不敢抬头。

    “好了,它们已经走了!有啥好害羞的,习惯了就好了!”薛讷打趣道。

    “讨厌!谁和你习惯啊!”花小溪从薛讷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小粉拳在薛讷的胸膛上轻轻地捶打着。

    “咳咳!”突然,薛讷剧烈的咳嗽起来。

    “薛讷哥哥,你怎么了?你受的伤还没有好吗?对不起,刚才不该打你的。”花小溪看到薛讷咳嗽的脸都红了,一脸的焦急,甚至眼角都渗出了泪水。

    “小溪,我喜欢你,咳……咳……你愿意嫁给我吗?”薛讷一边咳嗽,一边艰难的对花小溪说道。

    “薛讷哥哥,你坐这休息一下,先别说话了。”花小溪手忙脚乱的将薛讷扶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下。

    “不,我……咳咳……我怕我现在不说,咳……咳……以后都没有机会说了。”薛讷的脸色越来越红,随时有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我愿意,薛讷哥哥,我愿意嫁给你!”花小溪搂着薛讷的脑袋,让薛讷靠在她的身上。

    这一刻,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徐徐风声吹过桃树林,带起朵朵桃花随风起舞。

    “薛讷哥哥!”

    花小溪突然感觉怀中的薛讷没有了动静,还以为薛讷出事了,扶正薛讷的身体大声呼喊起来。

    “小溪,我爱你!”

    花小溪扶正薛讷的身体后,刚好与薛讷四目相对,薛讷款款深情的对着花小溪表白道。

    “呼……”

    在花小溪和薛讷的头顶,突然下起了桃花雨,无数粉色的花瓣,从天空缓缓飘落,小赤火雀,则是在空中兴奋的盘旋鸣叫着。

    “薛讷哥哥,你真坏,你骗我!”花小溪再次挥舞她的小粉拳在薛讷的胸膛上捶打起来,不过花小溪虽然笑着与薛讷打闹,但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从她的眼角流淌下来。

    “小溪,你怎么了?对不起,我只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薛讷拉着花小溪一脸关切的询问着。

    “我没事!我只是太激动了!”花小溪紧紧地抱着薛讷,一点都不想放手,很想就这样抱一辈子,直至永恒。

    小红围绕着薛讷和花小溪飞翔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作为六级魔兽,它也知道自己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是个灯泡,所以就飞向玄帝殿中的其它悬浮6地了,在那里,还有很多让小红赶到新奇的事物等待探索。

    薛讷紧紧地拥抱着花小溪,良久之后,薛讷这才将花小溪的双手从自己腰间掰开,握着花小溪白嫩的小手,对花小溪说道:“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啊?”花小溪召唤出痕兽,跟着薛讷向着玄帝殿下面的悬浮6地飞去。

    “暂时保密!”薛讷和花小溪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已经听不见了。

    玄帝殿最下面一层的6地上,海角城中。

    薛讷和花小溪的身影出现在漓江旁边的一座山峰上,此刻正是傍晚时分,即将落下的夕阳平铺在碧波粼粼的漓江上面,半江瑟瑟半江红。

    “好美的夕阳!”花小溪倚着薛讷,看着远处夕阳与漓江重叠在一起的场景感叹道:“希望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要是这个景色一直都保持下去,该多好啊!”

    “这个好办!”薛讷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所用事物在这一刻,都暂停住了,即使是正在天空翱翔的雄鹰,也是停留在了半空,保持着正在飞翔的姿势。

    薛讷掌控玄帝殿,虽然只是掌控很少一部分,但是让这一处大6中的所有事物都暂停住,还是能够办到的。

    “这个怎么样?”薛讷低头问花小溪道。

    花小溪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刚才的意境了。”

    却实,刚才夕阳西下,鸟儿归巢,树木随风摇曳,一片安详。但是现在,薛讷暂停了这里的时间,原来的动景,变成了毫无生气的静景,顿时失去了那种希望无限好的意境。

    “啪!”薛讷打出一个响指,原本暂停了时间的漓江,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祥和气氛,鸟儿继续飞翔,漓江上的花船,继续前行。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句诗,本是一个叫李商隐的普通人所做,寓意美好的事物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普通人只有区区百年寿命,但是我们都是修炼者,达到痕道圣者,就有一千五百年的寿命,我们有着更多的时间去每天欣赏这夕阳西下的美好景色。”薛讷对花小溪微笑着说道。

    “嗯!现在我的修为还比你高了!”花小溪点了点头,她刚苏醒过来的时候,就现自己的修为已经不知不觉达到二阶铜甲武者境界了。

    “呵呵,以后就请我们的小溪多多保护我了!”薛讷向着花小溪作了个揖,开玩笑道。

    “没问题,以后我罩着你了!”花小溪一挥小手,大度说道。

    “哈哈,那以后我就成吃软饭的小白脸了!”

    “吃软饭好消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