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阴魂不散
    第373章阴魂不散

    “给我破!”薛讷怒吼一声,破天枪上瞬间燃起了阴阳玄火,火龙一般的破天枪“嘭”的一声破开了木刹供奉的藤杖,阴阳玄火顺着藤杖,呼啸着向着木刹供奉灼烧而去。

    “轰隆隆……”

    天空突然响起一个炸雷,噼里啪啦的闪电让周围瞬间变成了白昼。赫连山脉中的天气,基本上是说变就变的,刚才还挺空万里,下一刻,没准就是电闪雷鸣了。

    在闪电光芒的掩盖下,一道晦暗的剑光一闪,在薛讷的身后出现,向着薛讷的后心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刺了下去。

    薛讷的身体快速前倾,手中破天枪一个回马枪向着身后刺去。

    “噗哧!”

    “噗哧!”

    两道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同时响起。

    “咯……咯……”

    薛讷身后的单藤用手捂着胸口,口中“咯咯”几声,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直挺挺倒了下去,在单藤的胸口,有着一道碗口大小的窟窿。

    薛讷则是将手伸到后腰,一咬牙,从后腰上拔下来一根闪烁着蓝汪汪寒光的短箭。刚才单藤长剑偷袭薛讷只是虚招,真正的是想将这根带有剧毒的短箭射入薛讷的身体中。

    单藤的偷袭最终还是成功了,带有剧毒的短箭射入了薛讷的身体中,只不过单藤的偷袭不算太完美,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嘎嘎,你中了单老鬼的千里追魂,一刻钟后,就会毒发身亡。”木刹对于单藤的死亡,丝毫没有在意。怪笑着站在一旁等候着薛讷毒发。

    薛讷感觉从自己后腰的伤口处,一股火热的东西顺着血液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中,然后在自己的经脉中四处乱窜。这股火热的东西所过之处,经脉传来炽热的剧痛。

    薛讷心中惊骇,因为他的经脉全部是阴阳玄火构建的火焰经脉,并不是普通的经脉,即使这样,还能感受到这种千里追魂毒带给自己身体的痛楚,那么小溪岂不是?

    薛讷不敢再想下去,身体中阴阳玄火快速运转,千里追魂毒虽然不凡,但是遇到属于奇火的阴阳玄火,也是犹如老鼠遇见了猫一般,被逼迫到了一起。

    “噗”的一声,被薛讷从后腰伤口处用阴阳玄火逼了出去,带着血液喷出去的千里追魂毒落在薛讷身后的岩石上面,发出“滋滋”的声响,眨眼间,就在坚硬的岩石上留下了寸许深的小洞。

    “老妖婆,受死吧!”薛讷身形突然暴起,手中破天枪由上往下,以劈山之势,向着木刹供奉怒劈下来。

    “藤木人,出来!”木刹供奉袖袍向上一抖,一个枯木盘虬的东西突然出现在薛讷的破天枪下。

    “嘭!”

    薛讷的破天枪没有任何意外重重砸在了这个枯木盘虬的物体上面,枯木盘虬的物体向下落的时候,刚好盖在木刹供奉的身上。

    “给我坚持住!”

    木刹供奉已经感觉到了薛讷破天枪上传来的恐怖力量,压得枯木盘虬的物体吱吱作响。

    终于,薛讷怒批下来的这一枪力量耗尽,盖在木刹供奉身上的枯木盘虬的物体虽然被薛讷的一枪劈的眼中变形,但是终究是挡住了薛讷的这致命绝杀。

    “嘎嘎嘎,我挡住了,小子,受死吧!藤木人,给我杀了他。”木刹供奉发出有些疯癫的大笑声。

    “吱吱!”盖在木刹供奉身上的枯木盘虬的物体突然发生了变化,快速变成了一个人形生物,它的手臂和脚,都是枯木藤蔓组成,在它的身后,拖着大量的枯木藤蔓,摆来摆去,如同一个大扫把。

    藤木人的手臂向着薛讷一抓,本来藤木人距离薛讷有两米多距离,但是藤木人向薛讷一抓后,它的手臂急速伸长,瞬间就到了薛讷的身前,藤木形成了爪子上锋利异常。

    “滚开!”

    薛讷右手成拳,猛地一拳砸向藤木人伸过来的爪子。

    “嘭”的一声,藤木人只是后退了半步,继续向着薛讷抓来。

    薛讷正准备继续轰击藤木人的时候,突然身体中又是传来一股剧痛,让薛讷忍不住晃了几下,就这一晃,给了藤木人机会,藤木人的爪子瞬间抓住了薛讷的肩膀,紧接着,藤木人的爪子疯狂生长,绕着薛讷的肩膀部位缠绕了一圈,将薛讷固定住了。

    “怎么回事?千里追魂毒不是驱除出去了吗?怎么还会在我的身体中发作?”薛讷心中惊骇,因为刚才在他身体中产生剧痛的,正是千里追魂毒,而且数量不比刚才驱除出去的少。

    就在薛讷这一愣神的瞬间,藤木人已经紧紧地将薛讷缠裹了起来,全部都是枯藤缠绕,让薛讷难以移动分毫。

    突然,薛讷后腰刚才中了单藤供奉毒箭的伤口处再次一疼,却是缠裹着薛讷的藤蔓,将一根藤蔓伸了进去。

    “砰!”

    进入薛讷伤口的藤蔓立即被薛讷释放的阴阳玄火灼烧成了灰烬。

    “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薛讷脸色涨的通红,喝道:“阴阳玄火,给我烧!”

    “噗”的一声,薛讷的全身燃起了熊熊大火,而且这种大火还不是普通的火焰,是天地间罕见的奇火。

    不过薛讷身体上的阴阳玄火刚灼烧起来,就骤然之间熄灭了,同时,薛讷的额头上渗出了密集的冷汗。

    原来薛讷刚催动阴阳玄火,就被藤蔓人控制一根藤蔓向着身体的任意处穴道刺入,藤蔓刺入薛讷身体穴道并不要紧,关键是这根藤蔓中竟然储存着刚刚从薛讷身体中吸收的带有千里追魂毒的血液。带有千里追魂毒的血液一进入薛讷的身体,立即让薛讷的身体产生剧烈的疼痛,难以控制阴阳玄火。

    “嘎嘎,继续挣扎吧,老身就喜欢看你这样垂死挣扎。”木刹供奉站在一旁,怪笑着看着薛讷在藤木人的缠绕下挣扎。

    薛讷没有理会木刹供奉,而是继续催动阴阳玄火灼烧身上的藤木人。

    一次,两次,三次……

    连续五次催动阴阳玄火,但是每次都是被藤木人用带有千里追魂毒的藤蔓刺入薛讷的身体打断。

    “呼哧,呼哧!”薛讷口中喘着粗气,他的痕力消耗巨大,已经有些难以支撑住。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小溪的性命还危在旦夕。”薛讷的脑海中飞快思考着。

    “阴阳玄火施展不出来,只靠痕力,还挣脱不开这个藤木人的束缚,难道要用《阴阳玄灭剑》?”薛讷心中略微有些迟疑,因为薛讷今天已经施展了两次《阴阳玄灭剑》了,如果再次施展,很有可能会让身体中刚刚建立起来的丹田再次坍塌。

    薛讷这次构建的丹田,是以灵魂力量为引线,天地游离元力为围堰,建立起来了一个丹田。如果薛讷的灵魂力量消耗过大,就会让丹田中的灵魂力量减少,导致丹田的坍塌。

    “薛讷,你真没用,小溪危在旦夕,你还在这里思考丹田会不会坍塌。再说了,已经建成过一次,坍塌了,再次重建就行了。”薛讷心中暗自责怪自己。

    “小子,挣扎啊,怎么不挣扎了?”木刹供奉一步步逼近薛讷,在她看来,薛讷坚持了这么长时间,已经达到极限了。

    “《阴阳玄灭剑》,去!”薛讷口中急叱道。

    “咻!”

    透明小剑瞬间在薛讷的山前成形,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木刹供奉的脑袋中。

    “你……”

    木刹供奉突然间双目圆睁,惊恐的看着薛讷,然后身体向后一仰,再无了声息。

    失去了木刹供奉控制的藤木人,薛讷的身体微微一震,就断为了无数的枯枝,散落一地。

    薛讷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木刹供奉,眉头微皱,自言自语道:“果然又是罗家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身体丹田中突然有一股热流散逸,接着,薛讷只感觉自己身体中的痕力潮水般退去了,虚弱感再次出现。

    “果然,丹田还是坍塌了,看来还需要继续提升灵魂力量。”薛讷转身快速向着花小溪所在的地方跑去。

    小九从薛讷的痕迹中出来后,立即替花小溪拔掉了千里追魂毒箭,又在花小溪的身体上点了几下,暂时封住了她的血液流动,减缓毒性的发作。

    花小溪的脸色变得青紫,眼睛紧闭,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千里追魂毒发作的时候,让中毒之人,感觉自己经脉如同用火灼烧一般疼痛,即使呆在冰水中,也没有作用。

    “薛…薛讷…哥哥,你…你小心…一点。”花小溪在半昏迷中,还在关心着薛讷的安全。

    “唉,多好的一个姑娘,小讷子有福气啊。”小九替花小溪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

    “啾啾,啾啾!”

    小红在花小溪的旁边,焦急的鸣叫着,花小溪中毒,它帮不上什么忙。

    小九被小红叫的心烦,抬起头呵斥道:“小红鸟,别叫了,小溪死不了的。”

    “啾啾!”

    听到花小溪不会死,小红立即不叫了,缩小了身体,蹲卧在一旁,可怜兮兮的看着小九。

    “薛讷回来了,能不能救活,还得小讷子去努力啊。”小九抬起头,远处,薛讷正步履蹒跚的奔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