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愤怒(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第372章愤怒

    “有毒!”

    薛讷瞬间封闭了呼吸,身形暴退,与吉山拉开了距离。

    “桀桀,怎么了?害怕了?能够将我逼到这个份上,你是第一个!”吉山的脸色狰狞,原本魁梧壮硕的身体竟然出现了一些萎缩,面部也有些发黑了。

    吉山舞动手中红色的大斧,吼道:“逼得我施展血泣**,今天,你们都要死,我要用你们的鲜血,来祭奠我的血泣狂斧!”

    这一刻,吉山的气势陡然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全身的气血都剧烈沸腾起来,源源不断地向着他手中的血泣狂斧中汇聚而去。

    吉山举起的血泣狂斧变成了一个耀眼的太阳,恐怖的能量波动从血泣狂斧中散逸出来,那是吉山所不能掌控的力量。

    “死!”

    吉山一声暴喝,手中的血泣狂斧猛地向着薛讷劈了下来,斧未至,无尽的气势威压就已经让薛讷有些喘不过气来。

    “阴阳玄火,焚烧虚无!”

    薛讷同样脸色狰狞,他已经被吉山的气机锁定住,只能接下来吉山劈落这这一斧。

    薛讷的破天枪突然变成了一条火蛇,上面缠绕是青黑两色的火焰,那黑色的火焰中隐隐还有一抹红色。不错,薛讷现在施展出来的就是阴阳玄火,不过这时的阴阳玄火有了一些变化,原本红色的火焰,变成了黑红色,更加接近阴阳玄火的本质颜色了。等到薛讷的阴阳玄火达到它本质黑白两色的时候,就是阴阳玄火最厉害的时候,那时候的阴阳玄火,才是真正的阴阳玄火,可以分阴阳,断生死。

    “给我破!”薛讷的破天枪似乎变成了射日神箭,化作一道流光,与吉山劈下来的血泣狂斧轰击在了一起。

    “轰隆隆……”

    吉山和薛讷两人这最巅峰的一击碰撞,发出的耀眼光芒,让周围吉山来过的人双眼瞬间失明,甚至是天色无光,日月暗淡。碰撞产生的碎石碎木形成了狂乱风暴,向着周围众人的身上脸上乱飞而去。周围的众人不停地后退着,直至退出去一千米远了,这股狂暴的能量乱流才小了很多。

    “薛讷哥哥!”惊呼一声,掀起小红巨大的翅膀,向着爆炸的地方冲去。花小溪作为银甲尊者修为,又有赤火雀这个六级魔兽的保护,刚才的爆炸余波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唯一悲剧的就是郭达了,他被薛讷废了修为,本来回去还能好好的做个普通人过完这辈子。不过他站立的位置距离薛讷个吉山战斗的地方比较近,刚才爆炸产生后,失去修为的郭达根本就来不及逃走,直接被狂暴的能量吞噬,尸骨无存。

    “咳咳!”薛讷努力让自己站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被狂暴的爆炸能量炸的破破烂烂的,要不是有破天痕甲保护,薛讷没准直接就被炸挂了。

    吉山在另外一边,同样在挣扎,想要站起来,不过他没有薛讷的破天痕甲,全身血肉模糊,很多地方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吉山一把抓住身旁的血泣狂斧,红色血泣狂父中一股股鲜血一样的物质能量,通过斧柄传递到了吉山的身体中,有了这股能量的注入,吉山原本鲜血淋漓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短短几个呼吸时间,吉山身体表面的伤势就完全恢复了。

    吉山开始施展的血泣**和这柄血泣狂斧,都是他年轻时,在赫连山脉历练的时候,无意中得到的,凭借着血泣**和血泣狂斧,吉山坐上了开山帮帮主的宝座。

    不过血泣**施展,对身体产生的副作用非常大,需要施展者将自身三分之一的精血注入血泣狂斧中,引动血泣狂斧的力量进行战斗。如果能够轻松战胜对手,那么血泣狂斧中剩余的精血还可以再度回到施展者的身体中,但是如果战斗惨烈,这些精血消耗一空,那么施展者就会彻底失去了这三分之一的精血,需要日后慢慢补充恢复。

    吉山刚才与薛讷一战,输入血泣狂斧中的精血已经消耗大半,剩余的精血,如果战斗,还能坚持一会儿。不过吉山已经心生怯意,只想保住性命,等真正研究透血泣狂斧,再回来找薛讷报仇,所以,立即将血泣狂斧中剩余的精血重新收回到了身体中。血泣狂斧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吸收回精血的时候,可以替施展者快速恢复身体中的伤势。

    “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吉山伤势一恢复,立即留下一句狠话,身形几个闪纵,就向着赫连山脉外围奔去。至于他带过来的这些人,吉山根本没有管,对于吉山来说,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有实力了,在哪里都可以汇聚到一大批听从他命令的人。

    “不会让你再回来了!”薛讷口中低语,同时一柄透明小剑出现在薛讷的身前,透明小剑一闪后就消失在了空中。

    “啊……”

    下一刻,远处正在狂奔的吉山突然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无了声息。

    薛讷的身体同样晃了两下,幸好花小溪及时赶到,扶住了薛讷的身体。

    “薛讷哥哥,你没事吧?”花小溪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是灵魂力量消耗有些大。”薛讷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事。

    “小红,你去把那个人的尸体和他的大斧带回来。”薛讷转过头,对赤火雀吩咐道。吉山刚才施展出来的血泣**非常特殊,而且他那柄血泣狂斧也不简单,薛讷自然想要拿过来研究研究。

    “啾啾!”小红轻鸣两声,扑棱着翅膀去了。

    周围吉山带过来的人有些傻眼,这剧情反转太快了。刚开始的时候,眼前这个年轻人全身毫无修为,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他们的帮主和三位堂主以绝对优势力压那个银甲尊者修为的女子和赤火雀。现在那个毫无修为的青年醒来后,直接将他们的帮主和三位堂主全部斩杀。

    “嚓,嚓,嚓……”

    逐渐有人悄悄地向后退去,既然帮主和堂主都死了,那么开山帮就该有新的帮主了。一些有想法的人早已想好了效忠的对象,就准备回去献忠心。

    当然,也有一些人,害怕薛讷迁怒于他们,一怒之下,将他们这些人全部杀死,都想提前逃走,以免丧命于此。

    “你们这些人都听着!”薛讷平淡的声音突然在吉山带来的这些人的耳旁响起。

    “今天饶尔等性命,尔等以后不得欺凌他人,如若让我知道,定杀不饶。”薛讷铿锵有力的声音,在赫连山脉中传出去很远,让周围大树的树叶,都簌簌发颤。

    “是!”开山帮的众人如蒙大赦,立即一个个快速消失在了这赫连山脉中。

    “噗!”

    等到开山帮的众人消失在视线中,薛讷的身体再度晃了几下,从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

    “薛讷哥哥,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花小溪吓了一大跳,赶紧扶着薛讷坐了下来,手忙脚乱的帮着薛讷擦拭嘴边的血迹。

    “没事,刚才与吉山那一击碰撞,伤到五脏六腑了,休息几天就好了。”薛讷的声音有些虚弱。

    “啾…啾…”

    突然赤火雀发出急促而尖锐的鸣叫声。

    薛讷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只碧蓝色的短箭,悄无声息向着他激射而来。

    “薛讷哥哥,小心!”未等薛讷有所动作,花小溪早已本能的向前一扑,挡在了薛讷的身前。

    “噗哧!”

    碧蓝色短箭从花小溪的后背射入,在前胸位置露出了箭尖,蓝汪汪的箭尖,散发着令薛讷心颤的寒光。

    “小溪!”薛讷一把抱住花小溪,将她小心的侧放在地上,心中对痕戒中的小九急吼道:“九哥,帮我照顾她!”

    薛讷现在最放心的,就是阵灵小九了。

    光芒一闪,小九出现在空中,神情严肃的对薛讷点了点头,就去照看花小溪了。

    至于薛讷,则是怒吼一声,闪电般向着刚才短箭射来的密林中冲了过去。

    现在的薛讷非常愤怒,全身痕力疯狂运转,丝毫不顾忌身体能否负担。

    “竟然没有杀死他,真是可惜!”薛讷冲过来的时候,树林中同样走出两个老者,一男一女,正是奉命前来捉拿薛讷的单藤供奉和木刹供奉。

    “是你没用!”木刹乌鸦般的声音响起,嘲笑着单藤的失败。

    “嗵!”薛讷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单藤和木刹,破天枪呼啸而出,向着单藤和木刹的要害位置刺了过去,口中大喝道:“拿命来!”

    “这小伙子真鲁莽!”木刹嘎嘎一笑,手中的枯木藤杖向前一迎,抵上了薛讷刺过来的破天枪。

    “砰!”

    薛讷的冲势被抵挡住,而木刹则是浑身一震,脚下不由自主的倒退出去三步。

    “哈哈哈,还说我没用,你不也被人家打的倒退了。”单藤不放过嘲笑木刹的任何机会。

    “滚!”木刹瞪了单藤一眼,满脸褶皱的木刹,一瞪眼后,更加显得恐怖。

    “木马风牛!”木刹手中的藤杖旋转的如同风车,向着薛讷的头顶压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